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再话别已深秋

作者:设x=y
2021-02-23 15:00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与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有道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怀揣各自的心思回到学校,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假期后我分手了。

上完几节让人昏昏欲睡的电路分析,晕晕沉沉地熬完从入门到入土的C语言后,除了前排学霸和后排睡觉的人外,大家对我俩神秘牵手又无征兆地分手心照不宣。

相识只要一眼,相忘好似要无数个听歌流泪的夜晚,无数场一个人的电影。我喜欢你喜欢的不是很久,只是三年,可总觉得已经尝遍酸甜苦辣的滋味,你值得,而我心甘情愿。

你的一切都印在我脑海里,使我快乐又惆怅。

QQ出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匿名功能,每晚去骚扰你,说你像极了仙剑三里面的魔尊重楼,自从我出现后游戏对你也是索然无味,只想等着我和你东扯西扯。

“我好像知道你是谁了”,你说。

“那你需要一个有趣且温柔的女朋友嘛?”我很正经地问你。

于是那晚,你在宿舍宣布:“以后我有小X同学了。”

402男生宿舍震惊欢呼到一夜没睡,集体八卦唯一交集只有抄作业的俩人怎么“勾搭”在一起。后来,你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说因为你好看,走路好看,坐着也好看,这是真的。

和大众的校园恋爱一样,吃饭看电影散步看月亮。不同的是,患得患失,或是不自信,总想在你身上得到安全感认同感,磕磕绊绊,缠缠绕绕 ,我们分手了。

是不甘心,还是心动未散,之后,我绞尽脑汁地讨好你,费劲心思地想让你回心转意。

冬天寒冷而浪漫,小女生的心思单纯像雪花,舍友曾嘲笑我:“你们都分开了,还给人家织什么围巾?”尽管如此,她们还是会陪我去找店家修改一个又一个织错的花。那个冬天,整个宿舍都在织围巾,有对象的在织,没对象的也在织。送完围巾又绣抱枕。

在挽回魔尊感情的路上,文体两开花,除掌握古代女子的绣工工艺外,也需熟读四书五经,因为我知道挂科的你需要我,各种实训课需要我。我也许从来没有达到过那个位置,只是被需要时才被想起。

春去秋来,你我一起看过的荷花莲蓬被摘了一波又一波。凡人的力量还是未能挽回你。

小小的意外,右手肌腱断裂,厚重的石膏让我不便照顾自己,没法化妆,头发还跑得乱糟糟。

“有人陪你去医院么”,你的微信头像显示加1。

舍友一脸嫌弃地问我是谁取代了她照顾残障人士的机会,我说魔尊。她们对我恨铁不成钢表示习以为常了。

陪我去医院,喂我吃饺子,取下我手上的发圈,绑好我散落的头发。趁眼泪还没溢出眼眶,我问你:“我妈都不会吃我的剩饭”,“你妈不会和你接吻吧”,揉了揉我的头发,顺势头抵在我的肩膀,像极了言情小说里面描述的男主。

同样的公园,同样的小路,你牵着我完好的左手,陪我又走了一遍。之后,我们又恢复以往,互不干涉。我告诉自己,是同情让你在帮我,是因为我帮助过你。

临近毕业还剩一年,曾经偷过的懒,都是要偿还的。意识到星辰和大海都需要门票,而诗和远方也都很贵,大家就都开始忙着考公忙着考研忙着回家子承父业。

研究了学校,贼心不死地暗自选好了你的家乡城市,还好,有专业有机会。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与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这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恰如我这样的努力学习,哪里是我真的喜欢学习,只不过是想离你近一点罢了。

我不停对自己催眠,既然给了我希望,我总没有放弃不用的道理。这样一直催眠,终于把自己催眠完毕。

咖啡混战,熬夜掉发。然天不遂人愿,种种偏差,我的志愿无缘你的家乡。

你说要给我们的开始一个结局,我按时赴约。

“你会想我么?”你望着校门口对面的马路打破了沉默。

“不会,但是在你没结婚之前我绝不会结婚”至今我都在怀疑后来的我被当时这句话诅咒了。

于是这成了我们最后一次逛大学校园,你抱我抱的好紧,不知道是因为不舍还是因为我说我不会想你。我也没告诉你,你曾是我的信仰,是那暗淡时光里让我坚持的希望。

毕业后,你回到了家乡,我来到了另一座城市。上课下课,这里再也没有人因为挂科而需要我了。

回味过往,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复,每一场相遇,都有意义。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不是偶然,离开你的人,是为了让你珍惜与你恰逢其时相见的人。

我还记得很多美好的事,也记得很多美好的对话,美好到只要稍微想一想,就可以像上瘾一样不能停止。年少时,因为用力过猛,堵上了所有的勇气,花光了所有的心思,便再也没有那份精力了。那个可以一针一针去织去绣的人永远停留在了旧时光的冬天里。

日复一日,万物皆变。大数据时代的好处就是,不管过去多久,旧相识婚配嫁娶的消息总能漂洋过海。话别深秋,订婚快乐。

而我一直在等,等着世界上唯一契合的灵魂,如果还没来,我会好好生活工作,想办法让自己开心,如果永远都不来,我还是会好好生活工作。

一定要问我这几年一个人生活学会了什么,我觉得是和自己相处,离开校园后,孤独便发挥到极致,那么多说不出来的无助感都被自己消化,经历过就要给它最大的尊重,遥望过去,谁都不是谁,谁都已经是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