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借尸还魂(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酒后真言
2021-02-23 17:00


我和几位作者朋友到山区采风,搜寻故事素材。

在牛家凹村老村长给我们推荐了70多岁的村民牛二楞,说他的故事足足有一大车,永远也讲不完。

原来牛二楞会武术、法术、能通阴阳,会问神、问鬼。

就是民间所说的“善友、巫师、法师”用现在的话说也就是“通灵师”。

今天他讲的这个故事,听得我一惊一乍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说他现在这个老伴,就是当年他年轻时救下的一个女鬼借他老婆的尸体还了魂!这事你信不信且听他慢慢道来。

下面就是二楞的讲述,我做了记录整理。

40多年前年轻时的二楞浓眉大眼,方脸庞黑里透红,身高体壮膀宽腰园,是个会烧砖的把式,也是个会垒墙的泥瓦匠。

二楞常年在外打工,在砖窑烧砖,赚钱虽不多却也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可只因那年年轻的妻子患上了一种不好调治的怪病,多年求医用药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

万般无奈,老母亲主动对二楞说:“愣子,不管咋样,你媳妇的病还得治,再难的日子总得过下去啊!你媳妇就由我来照管,你就放心出门设法赚钱去吧!”

二楞看看卧病在床的媳妇,再看看上了岁数的老娘,心里虽痛苦但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过罢年刚刚开春便狠狠心告别家人,来到城西魏家屯砖厂。

砖厂不小,是一个有20多个出砖口的转窑。烧砖把式有三个人,一个叫卢建功,另一个叫李三和。二楞和他们分工合作,每人干8个小时轮流值班。

供二楞他们休息的地儿,分别在砖窑南头、北头各有一个两间的小屋子。二楞住南边的屋子,建功住北边的屋子,三和是本村人,下了班就回家。

这天凌晨2点李三和接了二楞的班,二楞下班后从砖窑顶上下来回屋休息,当他路过西则废煤渣堆旁边时,看见有个人在从煤渣堆里捡煤核。(煤核可以二次燃烧)

二楞借着电线杆上昏暗的灯光细看,这是个20多岁的女人。女人长相看起来不算丑,因为是在煤渣堆里倒腾捡煤核,显得蓬头垢面,身上穿的衣裳也补满了补丁。

二楞心软看到这样一类穷人,不禁一阵心酸:哎!天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怎么还不回家呢?

女人看到二楞仿佛有点害怕的样子,急忙去背那已经捡满了煤核的荆篓。由于荆篓过于沉重,用了几下子劲也没有把荆篓背起来。

二楞热心肠,急忙上前几步,抓住荆篓用力帮女人背在肩上。女人背好荆篓,说了声:“谢谢!”

又伸手去拿身边一个盛满煤核的布袋。

二楞心说,这么瘦弱的女子怎么能肩上背一篓,手里再提一袋呢!便顺手提起布袋问:“妹子,你家住在那?我帮你送回去吧!”

女子苦笑道:“大哥好人啊!俺家就住在西边桃树林,离这不远。”

天黑,女子背着荆篓在前边走,二楞扛着布袋深一脚浅一脚在后边步步紧跟。不大一会儿功夫,二楞果然看见一片黑黢黢的桃树林。

这片桃树林二楞感觉并不陌生,桃子成熟时他烧窑下了班还常常到这里摘桃子吃呢!

二楞心里正想着桃子的甜味呢,眼前忽的一下子出现了一处宅院,看那宅院:院墙、门楼已经破旧不堪。

女子回头告二楞说:“大哥,这就是我家。”

二楞看着眼前的宅院,又惊又奇,白天到这里摘桃子吃,没看见这里有房子啊?

女子吱扭一声推开院门,冲还在发愣的二楞礼让道:“大哥,进来吧!”

二楞随着女子走进院子,女子冲亮着灯的北屋喊了声:“大伯,婶子有客人来了!”

这女子不喊爹娘,不喊大伯、伯母,怎么喊大伯、婶子呢?

二楞心里正觉的奇怪,从屋里走出来一男一女。

男人50来岁,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蓝布篮褂;女人虽说穿的是碎花衣裤,但也补了不少颜色不一样的补丁。

男人一眼看见扛着布袋的二楞,疾步上前接过二楞肩上扛着的布袋,埋怨道:“小娟啊,你怎么能让客人替你扛布袋呢!”

男人把布袋放在地上,热情的招呼二楞:“兄弟快,快,快进屋歇歇!”

二楞拍打拍打扛布袋扛的有点疼的肩膀,跟随男人进屋。他注意到屋里灯光昏暗,原来照明用的还是50年代的煤油灯,虽说屋里桌椅板凳常用家具都有,但也都十分简陋、陈旧。

看这一家人的穿着,屋里摆设及炕上睡觉的铺盖,二楞认为这一家人生活肯定不富裕。

男人把二楞让在迎门桌左侧上座,拿出烟叶、卷烟纸让二楞卷烟抽。

二楞礼貌的推辞:“大伯不必客气,我不会抽烟。”

男人主动介绍说:“我叫张老三,捡煤核的年轻女人叫郑小娟,她婶子叫朱晓梅。其实,俺们并不是一家人。”

这时小娟给二楞端来一碗白开水:“大哥,俺们家穷没有茶,你就将就着喝一碗白水吧!你心肠好,是个大好人,今儿个俺们三个人都会给你说实话说心里话,你千万莫要害怕!”

“妹子,看你这话说的,能有什么可怕的?我这人历来信奉为人不办亏心事,不怕半夜三更鬼叫门。”

二楞瞅瞅屋里的三个人“难道你们是鬼?我看你们若真是鬼,也不是恶鬼不会害我吧?”

小娟含羞的嫣然一笑:“大哥,俺们不瞒你,你还真说对了,俺们确实是鬼,是落难得屈死鬼、穷鬼!我们为啥害你?我们是想求你帮帮俺们哩!”

接下来,三个人,不是,是三个鬼你一言我一语讲述了他们的遭遇。

原来这三个人都是在砖厂干活的农民工,5年前因为一次土崖塌方,15个负责拉土的除了腿快跑掉的6个人,剩下9个人全被埋在土里闷死!

事后6个能找到家人的尸体被亲人认领拉走,只剩下小娟、晓梅、老三因为离家远,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灵,砖厂联系不上他们的家人。

再说他们的家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客死他乡,也就没有亲人过来认领,被砖厂老板草草掩埋在桃树林里。

横死的鬼魂不能投胎转生,天不收地不留。这三个鬼因为没有亲人每年清明、寒食(旧历10月1日)给他们送钱送衣物,他们缺吃少穿在桃树林里挨冻受饿已经整整煎熬5年!

讲到这里,男鬼张老三诚恳地说:“兄弟,说实话,自从你第一天来到砖厂上班,俺们就注意到你了。我们看到你很多次出手帮助过那么多逃难要饭吃的穷苦人,连流浪的小猫、小狗你都出手搭救。注意到了你心善好施,俺们就有了一种想法,认定你肯定能帮助俺们脱离苦海!今儿个俺们早就预料到你保准会帮助小娟送煤核,早早就在这等你了。”

二楞看着眼前这三个穷鬼,不由得又是一阵心酸。听男鬼提出要他帮助他们脱离苦海,不禁犯愁说:“我这人确实心善,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心软,见不得可怜人可怜事。听你们说的也实实在在可怜。可我一个凡人,一个平头老百姓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你们‘鬼’脱离苦海呢?”

“大哥,你有办法!”

小娟插话说“你那个烧砖得伙伴卢建功就有这个能耐。你可以找他帮你,你再帮助俺们啊!”

“既然你们知道卢建功有办法搭救你们,那你们为何不直接去找他?”

“大兄弟你是不知道内情。”

本来就不好说话的年长的女鬼朱晓梅忙给二楞解释:“卢建功不光会武术还会法术,他屋里墙上挂的,桌子炕上放得全都是辟邪的物件。俺们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进不了他的屋,够不上给他说话啊!”

“原来是这样啊!”

二楞如梦方醒:“我只知道建功大哥喜欢习武,还真不知道他还身怀驱邪拿妖那些奇方异术。”

二楞起身告辞:“这事好办,我回去立马去找建功,求他帮帮你们,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三个鬼终于露出了笑脸,他们边说着谢谢一直把二楞送出大门。二楞回头看时,身后哪里还有房子、宅院,只有三个长满了荒草的坟茔。

三个鬼正站在坟堆前向他挥手致意:“好人慢走!”

二楞摸着黑跌跌撞撞往回走,怀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他用手指头掐一下自己的脸蛋子,生疼!这不是梦,这三个鬼日子过得实在是穷,实在是太可怜了,我得立马去找卢建功设法救救他们。

二楞边想着这些,没有回自己屋休息直接去找卢建功。

现在是下半夜,卢建功肯定正睡得香甜。

二楞走到屋门前刚要伸手敲门,只听卢建功高声问道:“门外是二楞兄弟吧!”

二楞惊得只咂舌:“好哥哥真神人啊!我一句话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是我?”

“这太简单了!”卢建功边说着话边打开了屋门。

二楞两只脚刚迈进门槛,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刚刚在桃园遇鬼,鬼们求他找卢建功救他们脱离苦海这些事,就像竹筒倒豆子一点不拉全部讲给卢建功听。

建功听罢二楞的讲述一点点都没有显出惊奇:“其实桃树林里有鬼这事我早就晓得,只是他们的具体情况我没有深入了解。这样吧,该帮忙的咱一定帮忙。兄弟你在我这里暂坐一时,我先‘过阴’也就是到阴曹地府去调查一下,然后再去桃树林找鬼们仔细谈一谈。”

卢建功让二楞落座暂等。他自己并不出去,而是从床头木箱子里找出来一套清朝的官服、官帽,衣服套在身上官帽戴在脑袋上,然后在蒲团上端坐,双手合十两眼微闭,看样子像是昏昏睡去。

现在的卢建功就好像鬼电影里那种僵尸,只不过僵尸是手伸直两条腿向前蹦,他却是一动不动端坐蒲团。

多亏二楞胆子大,看着眼前僵尸打扮的卢建功一点都不害怕,心里在琢磨:卢大哥啊,你说去找鬼谈话,怎么只装成个鬼样子端坐蒲团没有动静了呢?

“我说老哥哥,你坐在这里就能给鬼说话了吗?”

卢建功一声不吭不搭理他。二楞更加好奇伸手去拉卢建功,摸到卢建功手掌冰凉,身子僵硬的像死人一般!

二楞不敢再问,也不敢去拉卢建功了,只好满脑子疑虑耐心等待。

夜深人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估摸着过去了大概有一个多钟头,卢建功身子动了一下,手放下眼睛慢慢睁开:“兄弟,让你久等了。我刚才过阴到阴曹地府做了调查,又去桃树林见到了那三个鬼。他们现在的状况确实是困在这地儿5年了,是该找人家投胎转世了!”

“什么?刚才你去了阴曹地府还去了桃树林?见到了三个鬼并给他们谈了话?”

二楞十分惊愕:“你明明就在屋里打坐,难道你的灵魂去找了他们不成?”

“是的,我用的这招叫‘灵魂出窍’”

卢建功嘿嘿一乐:“是这样,那两个年级大点的鬼,我可以帮着他们投胎转世,可那个叫小娟的另有打算。”

卢建功说他可以帮两个年纪大点的鬼投胎转世,那个叫小娟的另有打算。小娟打算干什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