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心向光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23 20:00

第102章 心向光明



贺佟静静看着女儿,没有回答。

贺南风浅浅含笑,似这些话与她本身并无关系般:“女儿不懂朝堂之事,但是熙嫔娘娘提醒,具体如何,还要爹爹和大哥自己衡量。女儿只是怕爹爹一腔爱国热忱,反遭皇上误会,便真如熙嫔娘娘所说,成无妄之灾了。”

其实前尘到最后,皇帝都不曾疏远贺佟。且若非太子谋反事发,他还真促成了监国代政之事。但如今朝野都知,熙嫔娘娘储梦羽最是得宠。若她说出这样的话,只怕皇帝确实因为文敬候热衷太子监国代政之事,心有大大不满了。对方听到后,因为姊妹情意,才出于好心提醒。

贺佟一向最得景帝宠幸,认为身正不怕影斜,不曾想皇上真的会听信谗言,君臣生出罅隙。闻言难免心怀抱玉之悲,神色岑寂道:“皇上真的,对我不满么。”

贺南风道:“皇上虽为一代明君,到底还是凡人耳目。爹爹难道不知,众口铄金、三人成虎的道理?”

她之所以借用熙嫔身份来讲此事,就是为了大大增强可信程度,贺佟不在意旁人评说,却还是对皇帝如何看待,有所顾忌的。

忠臣难为,贺佟果然沉默许久,方抬眸缓缓道:“为父知晓了。”

“嗯。”

“你回头代我,多谢熙嫔娘娘提点。”

贺南风一笑,点了点头。

贺佟前尘也是这样行事的,惹恼瑞王和朝臣的地方并不少,但不知为何,或许大抵皇上维护,反正在新帝继位前,都没有过什么祸患。

贺南风有时甚至怀疑,若非对方登基后贺家还紧追不舍,三皇子都是可能放过他。加上如今有兵部尚书王守明为盟,随时传递朝内之事,更多一重保障在,贺南风自然不必担心,便也从不曾向父亲参言。

先前李昭玉劝阻时,虽知太子愚蠢虚伪,但她也不可能让仇人继位,是故立场依旧坚定,之后更自恃今时宫内宫外一切准备,都不会叫前尘“巫蛊之祸”重演,只时机还未到,就尚不必显露罢了。

她一直坚信即便善良之人,更该工于心计,也更该身居高位。而今时为太子力挽狂澜的从龙之功,必定让贺家、让她能够身居高位,这也是贺南风一向谋求。

但到今天,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迟疑。

她素来最厌,便是六亲不认的。太子治理无能、对下不仁、识人不明就罢了,而今还一早便有反心,于亲人无情无义,不比三皇子好出半点。但那又怎样?贺南风负着前尘灭门之仇,绝不会放过瑞王,最多只怪凌家王朝无一个好人罢了,谁继位都是一样。

可奇怪了,总觉心有戚戚,不得宁静。三皇子虽是虚伪阴险,到底顾忌自身贤名,前尘继位数年也曾做过些为国为民的好事,只无奈北燕积重难返,无济于事罢了。

大抵皇后处置周密,贺南风前尘并不知晓储君真实。如今明白太子并非仁慈君主,若继承大统,那么北燕之民定还不如前尘安生,可却因为贺家私仇,只能助纣为虐。

但她贺南风只是个女儿,心中一亩三分地只有所爱之人。又不真是舜帝歌中能解万民愁苦的南风,她也没有什么忧国忧民的胸怀,太子继位定会感激贺佟,她只要贺家上下安好便足够,管那些做什么?

可到底,还是来了书房,叫父亲缓言太子代政之事。不是顾忌三皇子一党的威胁,也不是因为宋轩早晨的话,而是隐约怕父亲一路前行不留余地,将贺家、将她带入完全不可回头的境遇。

她这厢依旧仇恨瑞王,却也不禁同李昭玉一般,轻视太子了。无奈这大燕天下两个继承人,居然都不是好货。未来还有藩王作乱、敌国环伺,朝廷内部再乱成一锅粥去,北燕还如何立足?偏她明明该不管不顾的,却又莫名其妙为之忧心忡忡。

离开书房后,贺南风站在夜幕笼罩的院中玉兰树下,久久沉吟。

一定都赖圣贤书之过,什么“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什么“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读得多了,使得她一个女儿家居然徒增这些忧虑,果真如昭玉姐姐所言,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她不由无奈叹了口气,随即就见听小丫鬟尺素在背后道:

“小姐,尚书大人回信到了。”

水香离开后,疏影阁又提了尺素、还珠两个丫头服侍,都是小小年纪却颇聪慧的,协助红笺流云打理得井井有条。

贺南风点头,转身接过,拆去信封打开,却见上头只写了四个字,不禁一愣。

“心向光明。”

这是前尘凌释与王守明书信来往中,对方也常提及的四个字。

那时她并不是个好妻子,夫君面对母亲、幼弟,和朝堂诸事,心中忧虑却无人可诉,便只能写信予千里之外的老师。而王守明回信之中,便经常带着这“心向光明”几字。

她无意看见,出于好奇询问时,凌释就解释,道王先生开创的新学说,便旨在这心字上。认为不论外物如何,都由心而起,便是宇宙无垠,每个人也终究不离本心罢了。所以前人格物致知,最后都落在自己良心上。

如一朵花,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既来看此花,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

人存于世,心向光明,则外物不可伤,于天地亦无愧。

一旁红笺看得不解,她家小姐写了那样两大篇送去,尚书大人居然只回了四个字,便蹙眉道:“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贺南风一笑,淡淡道:“尚书大人认为,我之心向,正属光明,所以无须苦恼,自随心而去便好。”

她重回今时,于前尘之事讳莫如深多加遮掩,唯一只在寒山上,对王守明显露过几分玄妙。不想对方居然不以为怪,安心接受了,果真是有大智慧、行大事的一代伟人,丝毫不会纠葛拘泥。

于是晌午回府,便先写信予先生,说了太子私藏龙袍一事外,苦恼道自己向来心无是非,只有在意之人,却如今因为太子和瑞王都是无仁无亲之徒,而莫名忧虑难决。

论身份,她只是个闺阁女儿,不做官也不当政,不干天下大事;论希求,她一切行事,也只盼所亲所爱安好,更无须自寻烦恼。故而一反往常地絮絮叨叨两大篇字,却不想对方只回了这么一句话。

红笺愕然,越发不明白了:“什么是心向光明?”

贺南风想了想,侧头道:“你可记得苏轼词云,此心安处是吾乡?”

红笺点头。

“尚书大人以为,此心所安处,也是良知,是为本心。”贺南风继续道,“孟子云,人皆有恻隐之心、是非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所以人人可为尧舜。但不是人人能够持守,当然便也有狠毒之心、奸佞之心等等。心之所安为良知,但也怕非其所安而安,助长自身邪念,便难免祸害天下。所以,心之所向,要往光明之处。”

而这四字与她,则是告诉她不必为此苦恼。因为这些想法存在,正是心向光明所生,她更不该拘泥于男女身份和眼下心境格局,而提前给自己设限。

王守明之前丝毫不觉她小小女儿家,暗里一切行事出格,如今也不觉她心生这般思虑,是杞人忧天无稽之谈。他能理解她,同时表示认可她所思所想,也用这短短一句话,便叫学生心结豁然开朗。

果然是才德兼备、允文允武,精通儒释道三家自成心中沟壑的千古大人物,贺南风想着,不由淡淡勾唇,心中对王守明的崇敬之情更甚万分。

原来在这旷古名臣、文武双修的一代大儒眼中,她贺南也算光明之人呢!但凡日后讲学提到几句,她可就要跟着流芳万世了。

重回后,就算诸事顺利,贺南风也一向认为自己不过仗着前尘便利,读了诗书又有些小聪明,能在即将发生的事上给予旁人些许帮助罢了,但论起来才能本身来,王守明和李昭玉才是真正的两个大人物。

她渺渺人生,能结交得大人物如这二位,已算此世不负了。随即不免带上几分得意笑容,内心雀跃,面上就喜笑颜开地回身将书信递与红笺道:“你将此四字挂在床头,日后晨昏定省,我都要看上几回的。”

红笺见状,虽是诧异,却还是接过应了下来,暗忖这尚书大人着实厉害,小姐对他可比对自己父兄都还要信服。但不过短短几字,就让小姐自己想着想着这般兴奋,倒着实令人看不明白。

贺南风也不解释,迈着欢快地小步子就走在前面,似又想起什么,对一旁尺素道:“你去月晖阁叫二姐和姨娘过来,就说我有好消息告诉她们。”

“是。”

贺凝雪若知自己将成为侯府嫡女,不定欢喜成什么模样。

说起来,之前是贺南风疏于体贴亲人心事,居然从不曾想到这个方法。直到今早宋轩再提嫡庶之别,才叫她蓦然醒悟,加上绾姨娘扶正之礼,正好给父亲在侯府找点事做,可谓一举多得。

接下来数日,文敬候府里都笼罩着喜悦气息。绾姨娘为扶正之事将上上下下封赏个遍,又宴请了府内外各家亲人,连瘫痪在床口不能言的祖母邱氏,都被丫鬟推出屋来,感受了一番这喜悦氛围。

只邱氏五官呆滞,也分不清她心中如何作想。只目光落在亭亭玉立的贺南风身上时,瞳孔似乎突然大了不少,但无奈说不出话,“呃呃”半天小丫鬟听不懂,便将她又推走了。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