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8章 姐弟谋

作者:看人间
2021-02-25 09:00

第88章 姐弟谋


刚刚走出年汀兰的房间,墨卿桑便扶住自己的心口,秦阳来的时候,瞧着他脸色一片苍白,就是这醉生楼里,满堂红色,也无法给他的脸色增添些色彩。

“还不快将你主子扶着,想他倒在地上吗?”

秦阳是看不惯墨卿桑这模样的,分明是舍不得拿那人来开刀,偏偏又要逼着自己去做,这做了吧,偏偏又放不下,非得要折磨自己,如今倒好,将自己这心疾,又给折磨出来了。

墨邪眼疾手快,他是瞧出主子的不对劲了,但是没有主子吩咐,他又怎么敢上去?

“秦阳,经此一道,她怕是会怨上我了。”墨卿桑的声音有些虚弱,他的身子算不得好,当年受父亲临终指点,前往玉龙山,拜师杏林,他一路被人追杀,寒霜冰冻,烈日火烤,又在多次大战之中,伤了身子的根本。

情绪波动一大,便是绞心一般的疼。

秦阳叹了口气,这人就是倔强,满身的国仇家恨,却又忍不住期盼深情厚谊。

“那也是你活该,知道她本就是关键的,偏偏要自己去招惹。”秦阳知道年汀兰对于墨卿桑来说是特别的,这种特别,并不仅仅局限于当年的供食之恩,更多的,是对她的着迷与喜爱,墨卿桑没有遇到过年汀兰这样的女子,他没有这样对一个女子有兴趣过,他自己已经弥足深陷,却仍旧要自我麻痹。

墨卿桑笑了笑,那笑容苦涩又僵硬,一边是自己的心意,一边是父母家国的血海深仇,他该怎么选?

“当初你师父去世前,就交待过你,万事随心,前程往事,若有机会放下便放下,偏偏你是个放不下的。”秦阳心里头不无埋怨,她又如何没有恨?她又如何不想报仇?

看着这汉国日益发展,自己的家国却早已经没了,要说不恨不怨,那才是假的。可是再恨再怨,那又如何?死的人活不了,活的人也不想死,如今在这世上赖活着,只想看着这个画地为牢的人,可走得出以往的阴影?

第二日,一切尚早,因为皇上的生辰刚过,大家都兢兢业业守了一夜,所有人都担心皇上生辰这一日,因为太过繁琐,所以出现意外,索性一夜平安。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玄渊到巡防营的时候,众人都有些懒散。

看着天色尚早,玄渊命人带了许多吃食,只告诉众人,今日不换班休息,众人吃饱喝足后,只在营中休息。

有些人略有微词,却也不敢过多发言。

卫玲珑骑马到巡防营,有人报玄渊,“报,二殿下,年府少夫人,来寻年少将军。”

玄渊眉头一皱,这年阶据说昨日连夜往边关赶去了,这卫玲珑如何这个时候来?

“年少将军已经连夜赶往边关,你如何这个时候来了?”

天色尚早,按理来说,这些妇人应该尚在休息。

卫玲珑神色有些焦急,“他往边关去了?也没人回来报个信!二殿下,汀兰不见了,我们寻了一夜,也不见人影,就是年侯夫人,也是一夜未归。”

“汀兰不见了?如何会不见了的?”

卫玲珑摇了摇头,“昨日我们遍寻宫中,都没有人,不敢惊动皇上皇后,我们只当她先回府了,可回来一看,根本就没有人。公公往宫中去禀皇上,婆婆在府里急的不得了,还未等公公的消息回来,便带着青鱼一同去寻人了。”

玄渊听着卫玲珑的描述,这年汀兰不见了人影,也无人给他通报啊。

“谁知道,婆婆刚出去,公公便派人回来了,说是皇上派汀兰去做事,要我们无需担忧。可是,这一夜过去了,汀兰和婆婆都不见了人影,二殿下,我府中的人都在外头寻了一夜了,若不是实在没有法子,我也不会来巡防营找年阶拿个主意。”

年寻在宫里,一直没有回来的意思,卫玲珑找不到人来商量,一时间着了急,想来巡防营找年阶拿个主意,谁知道,年阶竟然连夜走了。

玄渊一时间也难以相信,情急之下,“我去找!”

卫玲珑猛然挡住他,“你去找,那这巡防营怎么办?”卫玲珑不是傻子,事情突然到了这样的境况,那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的,玄渊这个时候不能擅离职守。

“我顾不得了,此事,极有可能是玄宸等人做的,保不齐,他们想利用年汀兰母女,威胁年侯,以此直逼皇宫。”

卫玲珑一听,“你的意思,是玄宸与人勾结,要逼皇上……”

卫玲珑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内容却是颇为震惊,瞧着玄渊点头,她更是不敢相信。

“这三皇子,才刚刚诞下皇长孙,他怎么敢?”

玄渊冷哼一声,“正是因为他诞下皇长孙,所以,已经等不及要坐我父皇的位置了。”

卫玲珑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殿下,此事,皇上可知道?”

玄渊点点头,父皇肯定是心里有数的,不然也不至于会派母妃来与他说了。“我今夜,会进宫!”

卫玲珑却一把拉住玄渊,“不,殿下,咱们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等着他们鹬蚌相争,咱们也好……”

卫玲珑的渔翁得利,都还未曾说出口,便有人打断了卫玲珑的话。

“年少夫人,你可是忘了你的身份?”

灰衣道人再一次出现,他似乎是无时无刻隐身在玄渊身边,只等着玄渊做出一个不利的决定的时候,就出来阻止他。

就如同这一次,卫玲珑的出的主意,灰衣道人明显是不赞同的。

“我是什么身份?不论我是什么身份,至少我最要紧的身份,是他的姐姐!”看样子,卫玲珑并不待见灰衣道人,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敌意。

灰衣道人并不再理会她,反而是转向玄渊,“殿下,做好你自己的事儿,年汀兰母女不会有事的,你若是置身事外,这件事你便讨不到半点好处。”

“尤为!你是什么意思?”卫玲珑是着急的,她一心想要自己的弟弟登基为帝,这样她这个姐姐说不定才有生活在阳光之下的可能,她也才有可能去叫宫里那个女人一生娘。

“二殿下,今夜你守皇城,最好是败给玄宸,若是身受重伤才好,后头还有许多好戏可以看得。”

尤为并不将卫玲珑放在眼里,若不是她师从郝丹,有着一手的好医术,尤为才不会允许,玄渊与她相认。

“你,若是有心帮,便在府里等着,玄渊此次,总得吃些苦头,才能得他父皇心软。”

玄渊听着他们二人,你来我往,一人一句,“那年汀兰,怎么办?”

“她如今还有父亲,她的父亲,总会救她的。”

尤为并没有更多的话,他只说了他该说的,便再次消失了。他每次出现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玄渊来说,却是颇为重视的。

卫玲珑看着玄渊,“你要听他的?还是挺我的?”

若是听卫玲珑的,玄渊几乎是可以看到,皇位就在眼前,等到皇上和三皇子,因为争皇位而两败俱伤的时候,一旦他出手,那便是最容易的时候。

可是,那个皇位若是那般轻易便能得到,玄渊也不至于会隐忍这么久了。

“阿姐,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欲速则不达?”

卫玲珑脸色一僵,他这意思,是要放弃这一次大好的机会了?

“那你可听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玄渊脸色一沉,下定了决心,“阿姐,昨夜,母妃来寻我了。”

卫玲珑眼角一颤,想起了昨日在大殿之上,惠嫔与皇上一同出现在宴厅,她是她想象中的模样,温婉高贵,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她,可有提到我?”卫玲珑嘴唇有些发颤,这许多年,她从未瞧见过自己母亲的模样,昨日突然看见,这心里当真是激动又无措,若不是身边有自己孩儿在,她怕是恨不得一双眼睛,都长在惠嫔的身上。

玄渊摇了摇头,“我与她也只略说了几句,时间紧迫,她待的不长。”

卫玲珑笑了笑,为她开解,“无妨,她既然已经出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见得。”

卫玲珑与玄渊不一样,就算惠嫔未曾喂养过自己,但是师父一直都说,惠嫔是爱护自己的,若不是她求着师父,师父也不会壮着胆子,将自己养在身边。故而,卫玲珑对惠嫔,充满了各种美好的想象,她的所作所为,也只想要惠嫔日后能与自己相认,母女二人,能坦然相见。

“玄渊,你要等,便等罢。只是,这个尤为,你还是莫要事事都听他的,偶尔也该有自己的想法。”

卫玲珑瞧着玄渊,“殿下,这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阿姐与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殿下,汀兰是个侯门嫡女,黄花大闺女,一夜未归,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卫玲珑的话,提醒了玄渊,他的心中有江山,但是也有年汀兰,“阿姐,我不会嫌弃她的。”

卫玲珑摇了摇头,这哪里是嫌弃不嫌弃的事儿?“殿下,人言可畏呐!”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