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我等你一年

作者:天黑不怕黑
2021-02-24 08:00



“小文文,你说我会不会在文一尖子班呢”,夏苗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问,“我估计我这次悬了,不过你肯定会在文一的”。

“苗,我报的理科班”,文予趴在桌子上和夏苗对视,“我从高一一直努力,希望能进理一班”。

“你没开玩笑吧”,夏苗震惊了,“你不会……因为他才报的理科吧”。

“嗯,我也想努努力,万一我在理科班激发了潜能呢”,文予笑了笑,“明天就出成绩了,我们都祈祷吧”。

文予喜欢的男生叫纪宁,以第一名考进胜武高中,之后每一次的大考小考,纪宁永居榜首,而且每次比第二名高了二十几分。大家都说纪宁是考试发挥失常才进了胜武,都为他可惜。

只有文予,半忧半欢喜。和初中喜欢了三年的男生同校怎会不欢喜。可是也忧愁,纪宁还是那个纪宁,永远这么优秀,即使同校,自己和他的差距依然那么大。

文予决定,努力一把,不管是因为情之所向,还是因为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都要努力一把。高中以来,文予都在为进理一班努力着。

和纪宁同班三年,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和他说过话,算是文予初中三年最大的遗憾。文予要求不高,既然这次给了她一个机会,她好好把握一下,希望能将同学身份转变成朋友身份。

第一次和纪宁的相遇是在地铁上,人来人往。

偏偏文予的旁边是纪宁,两人被挤得紧挨在一起。那个时候的纪宁青涩,偶尔地铁停下了,纪宁会不自觉朝前一倾,文予就会用手扶住他的手臂。

纪宁抿嘴一笑,“谢谢”。

那是同班以来纪宁对文予说过的第一句话。大概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文予被他笑容吸引了,更确切地说,喜欢上他了。

正如那句话,始于颜值,爱于才华。初中三年,文予对纪宁的喜欢诠释了这句话。

很巧的是,文予以最后一名考进了理一班。这给了文予莫大的鼓励。

“分科学习已经开始了,现在高考已经倒计时,给大家一周的时间,想想自己心仪的学校,周五的时候统一交给班长。班长,你记得收一下”。

“是,李老师”,文予回答到。

没错,文予以十二票之差成功竞选了班长,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和纪宁交流了。

“对于高考,我们班每一个人都不能落下。以后每一次的座位安排,都以大考的第一名和最后一名作为同桌,相互带动,大家抽课间换一下位置”。

夏日的热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吹起了文予的碎发,吹亮了文予的眼睛……和纪宁成为同桌了吗?真好。



侧脸看过去,纪宁的睫毛很长,鼻梁很挺。高中的纪宁褪去了初中时期的青涩,逐渐变得成熟。也似乎更爱学习了。

在文予印象中,纪宁变了很多,但似乎什么也没变。

“纪宁,就差你的高考学校没有交了”,文予对着纪宁灿烂一笑,晃了晃手中五颜六色的便签纸。

纪宁抬头看了看文予,迎着夏日夕阳,映衬着她的笑容。拿出便签纸,写下“A大”。

“咦,真巧,我写的也是A大”。

纪宁看了看手中的便签纸,笑了笑,“那一起努努力,考上A大”,说着把便签纸递给了文予。

“纪宁学霸带带我可好?我冲刺一下A大”,文予微微向前倾了一倾,问到。

“……好”。

文予知道纪宁会被保送,但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学校,按照纪宁的成绩,哪个学校都不是问题。走廊上,文予写下了自己的奋斗目标,“A大,加油!”。

自从纪宁答应文予后,文予遇到不懂题的都会侧身去问纪宁,纪宁也会耐心地解答。即使是类似的问题,纪宁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

有时候纪宁讲题讲到一半,文予会突然按住纪宁的手,急急忙忙地说,“我懂了我懂了”,接着会提笔写下自己的思路,生怕下一秒就会忘记。纪宁就会拍拍文予的头,“真聪明”。

文予有时候会忍不住想,纪宁说不定对我也有好感呢。文予有时会想,要不要把对纪宁的期许从朋友关系上升一下?

偶尔会有其他同学来问纪宁问题,文予会半开玩笑地笑着说,“你同桌呢,你同桌呢”。

当然肯定会被反击,“我同桌不是学霸纪宁,难不成你想独霸纪宁吗”。纪宁也只是笑笑,并未反驳。

文予当然想独霸纪宁了。

每天文予都会给纪宁一颗糖,美名其曰“感谢费”。文予分享着自己喜欢的东西,糖是甜的,希望能甜进纪宁心里面。就像每次偷偷看纪宁一样,甜到了文予心里。

每次的小考文予的成绩都会以肉眼可见的分数上涨,可是到了大考,文予竟然“发挥失常”地考成最后一名。文予和纪宁成了同桌最久的一对儿。

懵懵懂懂的青春期,大家似乎都闻到了高中禁忌的爱情,大家都在议论,文予和纪宁谈恋爱了。这件事情,也传到了夏苗耳中。

“小文文,不错嘛,和学霸纪宁谈恋爱了,梦想成真了”。夏苗打趣到。

“哪有,苗,你别乱说”,文予反驳道,但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还哪有,你是没听见你们班传出来的八卦,说你为了纪宁,期中大考考最后一名,纪宁为了你,把自己的专属笔记借给你,借给别人却是另一本”,夏苗用肩膀碰了碰文予,嘴里面不停地“啧啧”。

“别胡说,真没有谈恋爱”,文予推了推夏苗,红了脸。

那些“谣言蜚语”,让文予也慢慢觉得,自己是不是和纪宁谈恋爱了?是吗?是吧。也许纪宁也喜欢自己……纪宁知道这些事情吗……

要不找一个机会告白?文予心里面偷偷想着,慢慢计划着。

“文予,作为班长,我希望你能起到带头作用”,李老师手指敲了敲办公桌,“之前我问过你成绩为何总是没有进步,你解释说你发挥失常,现在老师希望你能说实说”。

“李老师……我……我会努力的,下次保证不是最后一名”。文予不能承认自己喜欢纪宁,她也不能说她和纪宁谈恋爱了,她不知道承认的后果是什么,万一影响了纪宁……

“文予”,李老师叹了一口气,“纪宁的目标不仅仅是A大,还有全国高考状元。我们学校A大的保送名额里面到时候肯定是有纪宁,但是纪宁放弃保送名额,他要自己考”。

李老师往门口望了望,似乎确定没有人进来,“保送到A大是没有奖励,但是如果考上了A大,不仅是A大会有奖励,同时胜武也会有奖励,若是拿到了全国高考状元……”。

李老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敲门声打断了,“进来”,进来的是纪宁,“李老师,我有些事情想要找您”。

“文予,你先回去吧,记得提醒同学把班费交了”。

文予呆呆地看着纪宁,直到李老师再次叫了她的名字,她才匆匆地回答了“好”之后跑出去了。

纪宁放弃了保送名额,是为了那些奖励吗?纪宁缺钱吗?仔细想想,似乎有同学说过,纪宁在做兼职,辅导初三年级的学生……

文予趴在桌子上,透过窗呆呆地望着天上的云,十一月的天已经凉意渐深了,窗外的乌云越来越厚了,风雨欲来……

“文予”,不知道过了多久,纪宁回来了,拍了拍文予的肩膀,“糖,我刚刚在小超市买的”。

文予侧过头看了看纪宁递过来的糖,拿起来捏在手心里面,“谢谢”。

一阵沉默……

“文予,别听他们胡说,我们的目标是A大,不是吗”,纪宁认真的眼神灼伤了文予。她似乎这才意识到,纪宁好像都是在帮自己努力靠近A大。

那些“流言蜚语”,让文予乱了心,扰了理智,还好,没有表白。

纪宁的目标是全国状元,自己的目标是A大,是纪宁。

“对,我们的目标是A大,所以我们都得努力”,对着纪宁一笑,“纪宁……下次考试我可要努力了……”。

夕阳透进来,打在了文予的后脑,背着光,看不清文予的表情,眼睛似乎比之前明亮了些,在文予转头的那一刻,掉落了一颗水晶。

文予感觉到纪宁把手放在了她的头上,“等高考结束后……”后面的话文予没有听清,不知道是纪宁声音太小,还是教室的嘈杂声太大。

时间徐徐往前走着,带走了开学时的酷暑,也带走了文予告白计划。大约是喜欢一个人,更希望他愿望成真吧。期末大考,文予考了全班第二十四名,被李老师“抓”上讲台当成了模范例子讲。

“高三离我们不远了,作为班长,我先‘抛砖引玉’一下,既然我都可以进步这么大,你们肯定可以的”,文予的眼神扫过纪宁,原来,纪宁的眼神这么清澈,“加油同学们”。

之后文予和纪宁不再是同桌,交流也逐渐表少。不变的是纪宁桌子上每天都会有一颗糖,纪宁的专属笔记本也会准时出现在文予桌上,有时候会出现纪宁鼓励的话语,“加油,未来A大校友”。

变了的是,文予和纪宁常常会一起回家。文予提前一站下车,等到车完全看不到尾巴的时候,才离身走去。

文予的成绩从二十几名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不急不慢。纪宁的成绩依旧是第一,不过与第二名的分数相差越来越大了。大家都在进步。一个冬去春来,高考如约而至。

“今天给大家提前放学,回家好好放松”,李老师拿着一摞红色的锦囊朝文予挥了挥手,“班长,来,把这个发下去,我在寺里帮大家求的幸运符”。

“记住,后天考试的时候,提前到考场,考试专用笔别忘记带了,准考证身份证一定要拿。遇到事情不要慌,我在考场外随时为你们服务,开考试先预览试卷……”

“纪宁,加油”,文予把锦囊递给纪宁时,握了握纪宁的手,“后天加油,未来A大校友”。

“文予,等高考完……你等我一下,有些话我想要告诉你”。

文予看着纪宁认真的眼神,粲然一笑,“好”。

纪宁没有参加高考,这个消息传遍了胜武……

听说纪宁被救护车带走了,听说纪宁见血了,好大一摊血……

文予去了几次医院,看见了床上昏迷的纪宁,脸色苍白。后来再去医院的时候,听说纪宁母亲把纪宁送到了更好的医院,但具体哪一个医院,大家不得而知。

胜武高三理一班,全班四十八名学生,二十一名同学考上了重点大学,二十五名同学考上了二本大学,一名同学考上了三本学校,选择了复读。还有一名,未参加高考……



“小文文,现在都大三了,全寝室都脱单了,你咋还原地蹦跶”。

“我说过啊,我有喜欢的人”。

“是啊,你不是说等他一年吗”。

“再等一年,他还有话没对我说”

“年复一年咯,那些追求你的人没希望咯……欸,你看那个学弟,我觉得是你的菜”。

文予朝着室友的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许是九月份的太阳太毒辣,辣得文予红了眼眶,湿了眼睛……

又许是文予的目光太灼烈,惊扰了那位学弟转过了头……

“A大校友,你好”……

高考前一天,跳河自杀的纪宁父亲纪强出现了,逼迫纪宁将房产证给他。纪强是一个赌鬼,在欠下巨额高利贷之后跳河“自杀”了,留下孤儿寡母和巨额债务,那些日子正是纪宁中考的日子……

纪强知道纪宁要高考了,觉得他肯定不会为了所谓的钱财耽误高考,趁纪宁母亲不在家,偷走了纪宁的身份证和准考证。拿着纪宁的准考证和身份证威胁纪宁交出房产证。纪宁没有妥协,近身去抢。

已是成年的纪宁远比纪强高大,纪强眼看手中的东西要被抢走,一个用力把纪宁推倒了,头磕到了桌子棱角上……血慢慢地从纪宁脑袋流了出来……

过了好久,纪强才想起打电话叫救护车。

“听我妈说,医生建议转到大医院,我苏醒的几率会更大。一年多的时间,我才苏醒,后来复读了一年”。

“原来……那个高考状元不是同名同姓,他叫纪宁,他是你”。

“当年,我想说……高考完我们在一起吧,不管是不是A大校友……现在我说,还来得及吗”。

文予微微仰头,纪宁的眼睛还是这么清澈。

“嗯,来得及,距离等你一年的时间刚刚够了”。

番外:纪宁篇

第一次对文予有印象,是在地铁上。地铁停下时,她总会扶着我的肩膀让我不至于摔倒,她会在踩到别人的脚时,连连说三个对不起,那时候我觉得她的笑容很单纯。

即使同班,我也没有太过于关注她的存在,因为巨额负债,我必须抓紧一分一秒去冲刺高考状元。偶尔抬头放松的时候,能够捕捉到她的目光,却一晃而过。

高中,她成了我的同桌,笑容依然单纯。她的目标竟然也是A大。看她认真的神色,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帮她学习,一起考A大。

我的时间分成了三段,兼职、学习、帮她学习。我还特意根据她的学习情况给她做了笔记本,标注她的易错,应该重点学习的内容,她不容易记住的公式……

她每天都会给我带一颗糖,慢慢地,甜进了我的心。什么时候开始传我们谈恋爱的事情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她的目标是A大,我的目标是状元。现在关键时期,不能分心。

后来她被李老师一脸严肃地叫进了办公室,迟迟未回来,我坐不住了,起身去了办公室……

窗外的乌云,风雨欲来,我好像是第一次看见她掉眼泪。她侧过头去,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说,等高考结束后……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来,高考,离现在还太早了。

后来她的期末排名是第二十四名,我们俩不再是同桌。每天早上,我的桌子上依旧有一颗糖,而我也没有忘记给她特殊笔记本。

有一天放学,我在校门口等她一起乘地铁,后来渐渐成了习惯,我们几乎每天都会一起回家,路上讨论学习的事情,讨论八卦,唯独没有讨论关于我们自己的事情。直到她下车,我才会拿起英语单词背了起来。

再后来,我昏迷了。梦里面,我听见一个女孩叫我的名字,和我说话。我依稀记得我答应了一个女孩,让她等我。可是我找不到那个女孩了……

后来,我在A大找到了她,她依旧笑得单纯,依旧在等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