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羽蛇神之死

作者:晚风枕酒
2021-02-24 11:00

死亡还在继续

“这是本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连环杀人案,在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共发生了五十起,死了五十个人,凶手作案无一落空。并且所有死者的心脏都被刨去,所有死者的身体都面朝北方,左手摊开,右手的食指放在额头,双目紧闭,你们看这个屏幕。”县里警察局的局长老盛站在会议室的屏幕前,对着枣红色会桌前坐着的两个人介绍。现在全县人心惶惶,现在每到晚上,街道只有淡黄色的路灯,寂静无人,从高处看更像是一个死城。上一任警察局长王永年已经被撤职,现在老盛是刚任命的警察局长。

“从照片的死者状况来看,这像是什么邪恶组织举行的一场献祭活动,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邪教的仪式。你刚才说死者被刨去了心脏,现场有没有死者的心脏?”李林说着,他是市局专门派下来协助调查这件事的警察,坐在他旁边的是他带的一个徒弟,叫林灵儿,大四的学生,来警局实习。

“没有找到死者的心脏,我们也抛去了种种杀人的可能性,最终也被认为是某种新型邪教的仪式。”局长老盛说,现在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疲倦。

“死者都是什么时候被杀死的,死者都是本地人吗,我看刚才的照片地上都没有血迹,应该是从犯罪现场转移过来,想必是为了隐藏谋杀现场!还有,我看到每个死者的旁边都有用血写成的数字‘52’,这不会意味着他们要杀五十二个人吧!”林灵儿看着屏幕询问。

“是,你说的很对,这些确实都不是谋杀现场,所有死人的地方都没有监控,这绝对是一批职业的杀手。死的人也都是本县的人。我们也认为他们估计会杀五十二人,所以,死亡还在继续!”仅凭几张照片就能发现这些东西,老盛不禁对她有些刮目相看,“还有前几天,我们抓到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但是,他已经精神失常了!”

老盛说着找人连接嫌疑人所在精神病院的监控,紧接着屏幕上就显示出一个精神病院的房间,房间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嘴里不断叨唠着什么,披头散发,眼神惊慌,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嘴里不断叨唠着什么。老盛在旁边解释:“我们从抓到他开始,他嘴里喊的像是‘羽蛇神’之类的话,也听不太清!”

林灵儿看到他师傅李林锁着眉头思索着什么,突然,李林看着屏幕,对老盛说:“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以前看到过一些关于邪教的东西,其中外国有个叫阿兹特克的邪教,羽蛇神被他们信奉为神祗,他们认为52年为一个周期,不然世界就会失去平衡,所以,他们每当52年时都会举行一次血祭,这件事可能就跟这个邪教有关系。”

“我他妈的,这都是一群神经病吧!”老盛听到后气愤得顾不得形象了,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五天之内破案,不然他的乌纱帽又保不住了。这时,门突然被人撞开,进来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彪悍的小伙子,老盛刚想发飙,浑厚的声音就传过来:“局长,又死了一个!”

“走,去现场!”老盛怒气冲冲,刚走几步,就又停下来,看着李林说:“这个是小耿,二十七岁,是我最信任的人。你们初来乍到,有什么事就找他!”然后又嘱托小耿保护好他们两个。

又一个死者

到现场时已经是傍晚,天边留着褚红色的云霞,披在太阳身上。死者在一个废旧的老住宅里,墙壁摇摇欲坠。随队的警察瞬间把整个地方都包围起来,李林跟在局长老盛后面,不出所料,死者依旧是被刨去了心脏,身体摆的姿势和前面死去的五十人都相同,地上是新鲜的血迹,同样是被杀人着转移到此处。

“局长,外面有个人说想要见你。”一个警官过来跑过来,报告给局长老盛。

“没看见我忙着的吗,不见!”老盛说着就看见他们的老局长王永年走了过来,他刚被上面撤了职,老盛马上满脸笑容,“老局长,您怎么来了?”

“不放心啊,听说又死了一个人,看哪儿能帮到你!多一个人总比不多强!”老局长满头白发,林灵儿眼睛紧盯着他的头发不放,想着自己不会老了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吧!

老盛和老局长共事过几十年,知道他的脾气,就委屈老局长做了个下手。接着,他又问李林:“李警官,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死亡时间大概是十二个小时,被挪到这儿大概是六个小时之前,做得利落干脆。”李林一直都在注视着用血写成的“52”,“我们先回去了,这儿估计不会有什么新发现!一会儿,你把关于这件事的所有案宗发给我,我晚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线索!”

“也是,你们做了几个小时的火车肯定疲惫了,我让小耿送你们去酒店!”老盛回答。

刚到他们居住的酒店,李林看见小耿已经走了,林灵儿马上质问李林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不让她说话,两人已经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有了相当的默契。

“刚才,那个曾经的老局长王永年偷偷给了我一张纸条。”李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纸条,上面写着:晚7点,丽珠饭店,小心盛。下面是一个电话号码。

林灵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张白色的纸条:“他什么时候给你的纸条,我怎么没有一点察觉。小心盛,这是说那个警察局长有问题?”

“现在什么都不能确定,我们现在谁都不要信!这件事一定很复杂,走,我们去吧!到那儿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看看他到底要说什么!”李林打开房间的门,林灵儿跟在他后面。

丽珠饭店处在城市的闹区,但是现在因为死人的案件,天刚黑,街道上就已经不见什么人了,他们到达那个饭店打通了电话,果然是原局长王永年,他们两人来到他住的一间房里,王永年跟他们热切地寒暄。

李林坐到房间里的椅子上,还没开口,局长王永年就先开口了:“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有很多疑问,并且不相信我,你们先让我说完,这个案子死到十几个人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整件事情不对劲,好像敌人对我们警察局的情况了如指掌,我们有什么动作他们完全知道,这导致我们一直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我就料想到警局里可能出了内奸,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那次,我终于找到一个犯罪嫌疑人,一直对这件事保密,只找了几个信得过的警察对他进行抓捕,逮回警局之后对他连夜审问,但他只知道一些边缘的消息,但是矛头指向我们县的首富蒋太,这样一切也能说得通,我就对她进行调查,才知道这人极其神秘,网上对她的消息微乎极微,甚至都找不到她的照片。我调查发现她曾经在外国待过几年,但是找不到那几年关于她的任何消息,这更加深了我对她的嫌疑。但是第二天我就被上面的人撤掉官职,这个时间未免太巧了点,后来我了解到,在我撤职之前,那个犯罪嫌疑人只见过老盛,见了他之后据说犯罪嫌疑人就疯了!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抛尸现场

王永年一句话说了这么多,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李林的眉毛成八字形:“你是说,你的上面还有那个蒋太的人?”

“是。”局长王永年说。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又为什么相信我们!你为什么把这些告诉我们!”林灵儿接着问。

“因为我现在身患绝症,医生说最多还有一年的时间,我处理这件事只是想要抓出幕后凶手,不让那么多死去的百姓蒙冤,我今年已经快六十了,完全可以什么也不顾地度过这最后的一年。我为什么会信任你们,因为我把你们的资料完全调查了一遍,觉得你们完全可以信任,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可找的人了。”局长王永年说。

“好,我相信你。”李林说,“接下来就是我所发现的东西,刚才来的时候,我有看老盛发过来的资料,发现一个问题,王局长,你拿张本县的详细地图过来。“

王永年拿来一张大地图,李林拿起笔在把所有死者的位置在地图上标出来,渐渐他们两

人也发现了问题,地图上出现了一个似“虫”的符号,李林解释说:“这个符号在阿兹特克邪教里代指的是‘52’,并且每个死者相隔的距离都相等,所以,最后一个尸体的抛尸地点应该就是这个位置。”李林说着在地图上标出一个位置。

“那还是没什么用啊,只是抛尸地点,并不是杀人地点,我们知道也没有什么用啊!”林灵儿反问,她一直都知道李林懂一些邪教的知识,并没有王永年局长震惊。

“不,最后一个人现在已经死了,他们杀人一般都是只隔十二个小时,并且,今天是月圆之夜,根据阿兹特克邪教的说法,月圆之夜神祗的力量会比以往更加强大,所以,血祭会在今天举行。”李林说着,他们三人前往目的地。

根据李林的说法,他们找到这次的抛尸地点是在一栋哥特式的别墅里,只是这个房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以往,凶手一般都把尸体抛在院子里,他们三人撬开窗户跳进去躲起来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他们等了很长时间,林灵儿的肚子忍不住在叫唤,李林看了看表,发现正好子夜,院子前突然慢慢骑过来一个垃圾车,李林想着用这种车子装尸体真是巧妙,神不知鬼不觉。车上下来一个人,戴着口罩,但是也能看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先是观察了周围,然后轻而易举撬开了锁,把垃圾车骑进院子,像是之前都规划好的一样,他带上防指纹的手套,然后从垃圾车里拽出来一个人,月光之下可以看到被他拽出的人心脏也被挖去。

李林对着他们两个使个眼色,他们两个默契地和他同时从另一个窗户跳出去,还没等那个带口罩的年轻人反应过来,他们三人就已经将戴口罩的人控制住了。

“别动别动,警察!”李林把他的手控制在背后,林灵儿一支枪顶在他的头上,拿掉他的口罩,是一个蓄着胡子的青年,厉声询问:“你是谁,谁让你来的!这人是你杀的?”

“不知道!”

“证据就在眼前,你还不知道!送警察局你就什么都知道了!”王永年局长控制不住一下踢在他的肚子上,“还不知道!你知道你们害了多少人吗!”

“小心!”李林突然喊了一声,话音未落,黑暗中一颗子弹射在被擒的青年身上。林灵儿迅速反应,对着黑暗中就是一枪,然后又连续发射几枪,跑向黑暗中去。

李林完全相信林灵儿的枪法,看着身下的青年口吐鲜血,但还没有死去:“你看看你的人是怎么对你的,你还在保护他们!他们在什么地方完成最后的仪式!快点说,我会替你解决他们!”

中弹的青年艰难地说:“城北......城北旧火车站仓库,还.......还有这个,还有魔鬼,魔鬼,魔鬼的力量,一个小时!”青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暗黑色的刀。李林把刀拿过来回翻看。

“这是什么?”王永年局长问。

“黑燿石磨成的刀,是用来刨心脏的吗?”李林问青年。

青年点点头就倒了过去,李林摸了摸他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那一枪正好射在他的心脏上,这时林灵儿也已经回来:“那人已经死了!”

“你知道城北旧火车站在哪吗?”李林扫视月光下的院子,问王永年局长。

“知道,我带你们去,那个地方只有一个旧火车站仓库。”王永年局长看了李林手里的黑燿石,“我现在没有枪,就让我拿这个先当兵器吧!”李林把刀递给王永年,三个人乘着月光往那个旧火车站赶。

祭祀仪式

旧火车站地方并不大,房屋已经塌陷,是上个世纪的木建筑,他们躲过布在周围的暗哨,悄悄躲进一个木房子,透过破旧窗户看见仓库的中间是片空地,中间摆了几张铺着红布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长着黑翼,身体像蛇一样的生物,眼睛被涂成红色。桌子上一个容器里装着的像是人的心脏,被当做了祭品。祭祀已经开始,两个戴着鬼怪面具的人在桌子前面跳着奇怪的舞蹈,像是古代巫师跳的舞。中间一个戴着面具的跪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刀在不断敲打着桌子。周围几个穿着红衣服的赤膀大汉拿着枪巡逻。而更令人恐怖的是,他们走进这之后就听见虎似的叫声,声音还有点像马啼,不断有煽动翅膀的声音。

“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王永年局长轻声说,手指向一个方向,他们两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透过杂物看到院子的另一边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生物,那东西身上有很长的毛。

“我过去看看。”王永年局长说着就弯腰跑了过去,他们想要阻拦时,他已经潜入另一个房间。

突然,那个不知名的生物突然没有了叫声,只剩下那两个戴面具的人“咿咿呀呀”唱着听不懂的歌,跪在中间的那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羽蛇神啊,我们伟大的神灵,请接收的我们的祭品吧!”

话音刚落,几个巡逻的大汉就抓来一个人,李林仔细看时,发现他们抓来的人就是王永年局长,林灵儿想要开枪救王永年,被李林拦了下来,示意她再等一会儿!

两个面具人停止舞蹈,几个大汉拖着王永年局长把他压在祭桌上,几个带着面具的人拿起黑燿石刀就要去剖他的心脏。

李林和林灵儿感觉大事不妙,两个人合作瞬间把几个大汉射倒,瞬间哀声一片,几个带着面具的人惊恐起来。

李林他们两个刚冲破木门,看见这辈子再也忘不了的画面,祭坛上突然飞来一只巨大的野兽,它有一双黑色巨翼,展开足足有两米长,身子像蛇,头就像古代传说中的“龙”,浑身长满灰色的毛,扑打着翼飞在半空中,脖子像蛇身一样弯曲扭动,对着天空发出虎啸般的叫声,然后朝着带面具的几个人噬咬。

“我……我……我……这是什么鬼东西,从哪来的!”林灵儿惊叫着不自觉退回房子。

林灵儿在房子里往外看,她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来,满头都是冷汗,紧紧拽着李林的衣服,李林强装镇静,头上也都是冷汗。

外面那怪物还在撕咬着他们几个人,外面已经响起了枪声,李林冷静下来准备开枪时,看见那怪物突然冷静了下来,一个血人从地上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把黑燿石的刀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另一只手拿着把枪,那个怪物收起来黑翼慢慢安静了下来。

李林冲出去,想要帮助王永年局长,谁知他的后面突然冲过来几个人,喊住他不要动,他扭头看见林灵儿的头上已经被顶上一支枪,几个黑衣人冷冷喊着:“放下枪,不然一枪射死这个女孩!”

羽蛇神之死

李林看着王永年看着他哈哈大笑,一瞬间所有的事都明白了过来。王永年依旧有节律的敲打着黑燿石控制那只怪物,一边对着李林解释:“哈哈,没想到吧,看在你帮我找到这个地方的份上,我给你解释一下,我其实也是阿兹特克教的一个成员,这几十个案件都查不出结果,其实都是我在里面做内应,谁知老盛抓了那个神经病嫌疑犯之后,蒋太就把我驱除出教会,还把我的局长给撤了!我只好找你帮忙,果然我最后的赌注是正确的,为了这个赌注,我刚才差一点被这羽蛇神咬死!哈哈,时间到了,我就要完成最后的血祭!我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我他妈不想死!血祭完成之后我就能获得力量!”

月光变得更加浓烈,像牛奶一样洒在地上,王永年局长跪在祭坛前在着咒语,而那只“羽蛇神”飞到祭坛前,对着夜空嘶吼,空气像是凝固了起来。李林再往头上看时,发现这时的月亮竟然渐渐变成了绿色,心中暗骂这又使的是什么巫术。祭坛旁的王永年局长拿出那把黑燿石的刀,在手上割开一个口子让血流进一个碗里,他把乘着血的碗放在祭坛上,站了起来,展开双臂,大声说着听不懂的咒语。

过了一会儿,王永年突然惊慌起来,叫嚷着:“不可能,怎么没有成功!”

李林这时看到月亮又变成了银白色,暗自嘲笑着这人已经疯了,而他身边的大汉突然倒了下去,转头看见林灵儿身边的大汉也都倒在地上,知道他们中了麻醉弹,老盛带着警察已经来到他的身边,笑着说:“还好吧,老同学!刚才还在奇怪暗哨怎么都死了,原来被这帮人干掉了!”

“还好!你再来晚点,我就命葬此地了!”李林笑笑。

老盛走上前,突然看到院子里那个长着羽毛的怪物,大叫着:“哎……哎……哎……那是什么!”

王永年局长转身看见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周围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俩计划好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骗的原来是自己,突然不再敲打黑燿石,刚拿起桌子上的枪时,林灵儿一枪已经射在他的胳膊上。

那只“羽蛇神”突然肆虐起来,李林大喊着“射死它射死它”!周围的警察也都先是一惊,然后整个天际都弥漫着枪声。

终于,李林看到那“羽蛇神”倒在地上,几个警察过去把王永年抓了起来,他疯疯癫癫大笑着,嘴里说着不知是什么语,像是真疯了。

李林走到祭坛旁,他把三个戴面具的人都摘取,原来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就是这里的首富蒋太,而他再摘取其中一个跳舞人的面具时,老盛惊叫了一声:“县长!”

结局

一天后的下午,电视里播放着本市昨天出现罕见“绿月亮”现象,专家还在一旁解释着原因。窗外下着小雨,淅淅沥沥落在窗户上形成弯曲的水线,林灵儿一直在叽叽喳喳问着李林这个案件的一些细节,包括他什么时候联系上的老盛,怎么她都不知道……

李林他们二人今天就要离开此地回到市局了,老盛来到酒店里送他们,一边说着老同学几年不见想不到这么快就分开之类的话。

林灵儿好奇扑闪着眼睛打断他:“老盛同志,你不用这么假情假意的,你快点对我说说那个‘羽蛇神’到底是什么东西呗,快点告诉我吧!”

“告诉你其实也没关系,但是你不要乱说,整个案件现在还不能公布给社会。”老盛压压嗓子,“其实,那东西从来不属于现代生物,应该是恐龙时代的风神翼龙,那个黑燿石确实可以控制住它,它跟西方一些人信奉的羽蛇神长得很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