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奇闻故事:守木人与树灵

作者:长安花
2021-02-24 15:00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01

象郡,在大陆的西南方,是个四季如春的地方。

象郡外有连绵的山林,百姓们代代依山而居。

传说有位祖先曾在山中救下仙人坐骑,被带入过仙人居所,仙人赠他一棵神木,可保佑一方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颗神木被种在象郡小葛村的中心,世代由守木人看护。

这一代的守木人,是一个叫蔓的姑娘。

蔓出生的时候,上一代守木人刚逝世,一直以来守木人都靠生命接续的形式来选择下一代,上一代的通灵能力在生死瞬间会转移到下一代身上。

守木人地位尊崇,有专门的居所,无尽的供奉,一生只需要完成三件事。

一是祭祀,每年春分,人们在神木下举行祭祀大典,守木人主持。

二是预言,以人身,通神旨,守木人要感知灾难并预告百姓。

三是守护,守木人不为私欲,一生只为守护神木存在。

蔓曾意外发现象郡外山中有处温泉眼,周围花开繁茂,景致幽美,这天正想偷溜去玩,路过山脚,几位农人在开垦荒地,看到蔓,恭敬地行礼,其中一位老农顺口问道:“蔓大人,您来此是有什么要事?”

蔓一怔,一脸严肃地摇摇头:“倒是没有,只是近来神木郁郁,想是怀念故土,我进山中代为一观——”看着荒地上仅剩的几颗树,蔓接着说“这地开到这里为止吧,这棵树已有通灵之相,不宜再动土。”

农人们大为庆幸,谢过一番便离开了。

蔓看着他们的背影,笑的一脸狡黠,朝山中走去。

荒地上一个隐约的身影晃了晃。

桃是一棵树,他是树灵。

在山下修炼五百多年,将将可以凝神,差点被一锄头撅了根基,幸好守木人一句话救了他。

跟了蔓好久的桃,发现一个很诡异的事情,这代守木人好像没有通灵之力,看不到自己,也无法交流,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灵界修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有恩必报,偿还恩情还会功力大增。

桃决定跟着这位守木人,在她有需要的时候还了她的恩,尽快回到山中,修炼成形,然后赶紧把自己往深山里移移。

02

“蔓大人,蔓大人!”

神木居所前,一个小孩气喘吁吁跑过来。

“前头祭台摆好了,请您出行。”

蔓缓缓走出门,服饰庄严而沉重,脸上画着特别的祭祀妆,青黑色的上衣衬得脸色格外白净,桃看她小声嘀咕祭祀服太重的样子,满脸的新奇。

小葛村的神木祭祀,历来是在春分的戌时进行,天将黑未黑,正是借日月通灵的好时机。

蔓轻轻提着裾裙,登上了一人高的祭台,夜色从远方铺陈过来,篝火的光开始明亮,她唱着古老的祝祷词,跳起了祭祀舞:“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明明上天,听我言兮;天地一木,予我求兮;四时之丰,万姓诚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明明上天,听我请兮;见于圣贤,献而进兮;降灵一人,轩乎舞兮。”

音调古怪又神秘,穿透小小的村庄,萦绕在更遥远的山林里,百姓们仰头望,敬畏又虔诚。

桃也看得入迷了,原来人间的舞这么好看,不像他们,只会随风摆动,这个守木人,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

祭祀舞后,蔓将携带神的祝福给到下面的百姓。

她捧着一抹香灰,给走过的每一个人额头上点上灰色的痕迹。

下一个是怀胎八个月的妇人,桃记得这妇人,太担心自己怀中的孩子,每天都来神木前祈祷,不过她腹中的孩子确实是有不正之相。

蔓走到妇人前,轻轻抹了一道木灰在她鼓起的肚腹上,然后抹在妇人的额头上,声音坚定又有种奇特的柔和:“神木之灵会保佑他平安。”

桃咂舌,这人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什么都敢说。

他有点着急,但是没有实体,他的躁动也只是带起了难以察觉的一缕微风,没有人发现。

03

祭祀大典后几天。

蔓盘腿坐在自己居所的木椅上,嘴里啃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青色果子。每年祭祀大典后的一段时间,她总是很闲。

懒懒地看着外面阴沉的天气,蔓自言自语道:“今年的天不同以往呢。”

“是啊,应该问灵了。”桃径自回话,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见。

“往年这时候可没这么多雨……”

“今年的庄稼可别涝死才是。”桃接着感叹下去。

“今年的果子要不好吃了。”蔓轻轻嘟囔。

桃面无表情地看过去,这个不足他岁数零头的小姑娘,是真正的守木人吗,怎么和他几百年前看到的不一样?

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漫漫的报恩路,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很快。

水患即将来临。

山精走兽们都感知到了,桃也感觉到空气中的潮气特别重,一些低处的妖灵们已经在往别处搬迁,而他的守木人还是每天闲逛啃果子。

桃慌了,他虽然法力不弱,但灵无法插手人间事,如果不是报恩,他也不会天天混迹在人类聚居的地方,灵只有被看见,才可以对见者施展法力。

可是守木人根本看不见他。

他这几日每天在桌案上写着“洪水将至”,但蔓只能看到笔的位置动了动,她从出生便未感知过灵的存在,一时之间也无法想到,只以为是最近风更急了。

几日下来,有灵的生物都走得七七八八了,大水等不到蔓的觉醒,像灵物预知到的一样,咆哮着向小葛村而来。

天地无情,洪水吞掉了这个几百年不曾有过灾害的村子,近一半的村民都还没来得反应,就卷进了水里不知所踪。

听到轰隆的响声,蔓站在窗边看着咆哮而来的水浪,怔怔的,无处可躲,在人力无法抵抗的天灾前,像个无辜稚童。

夹杂着茅草、碎石和植物的水浪,越来越近,近在眼前,蔓绝望地闭上眼睛,冲击过来的力量打得她浑身剧痛,涌进来的水浪把她狠狠推到了墙上,即使她紧闭着双眼和嘴唇,也能感觉水在朝她身体里撞,让她呼吸困难。

我要死了吗,她意识涣散地想着,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村里人怎么办啊……无尽的黑暗吞噬了她。

桃长长地叹息。

04

蔓在一片狼藉中醒来。

她挂在一棵树的枝丫上,就在小葛村边上。

艰难地顺着树干滑下来,尽管狼狈得早已没有守木人高贵的样子,她还是亦步亦趋地往村子方向挪,她要回去看看村子里怎么样。

桃坐在树上,目送着她远去,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不过这恩终归是报完了,该回山里修行了。

村里的景象让蔓觉得慌张。

一圈尸首围在神木周围,其中不乏熟悉的面孔,哀嚎与哭声像深夜的雷鸣直往她脑海里钻。还有许多村民茫然地四处跑着,寻找没被发现的家人。

“蔓大人!她回来了。”

“是她是她,快问问!”

最先发现蔓的村民叫了出来,一会儿蔓就被团团围住。

“蔓大人,这次灾祸是怎么回事?神木没有警示吗?”

“蔓大人,爹爹不知下落,您能不能帮忙看一下他在哪里?”

“蔓大人,我们以后可怎么办……我的天老爷啊,什么都没有了。”

蔓无法回答任何问题,她空有守木人的名,但是她担不起守木人的责。十多年来,她不过是个空有名头的普通人而已,最多不过拥有善良的心,却没有翻云覆雨的能力。

村民的表情由期盼、信赖到焦躁不满,蔓只能紧紧抓着自己沾满污泥的裙角,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是从村子外面回来的,是不是她知道洪水要来了,却没有告诉乡亲们?”

有个村民激愤之下怀疑出声。

失去亲人的村民们瞬间丧失了理智,像堵塞的水流需要泄洪口,蔓成为村民们寄托悲痛和怪罪的对象。

蔓惊恐地向后退着,但无论她怎么解释,群情激奋中没人听到她说,也没有人愿意听,平日里高贵圣洁的守木人,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和普通人一样的恐惧、惊慌,百姓们对这样一个普通的守木人,再不复过往的尊重。

蔓死了。

被村民用乱石砸的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当人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守木人身体已经冷了,人群散去后,有好心的村民帮她殓尸,埋在了神木树下。

蔓死去的时候,她曾祝福过的妇人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婴,村民们大喜,更加坚信蔓是占据守木人身体的妖物,除了祸害这才迎来了新的守木人。

新一任的守木人住进了神木居所。

小葛村被水淹过的神木,彻底枯萎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