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怪谈:电饭锅成精报告

作者:树子
2021-02-24 17:00

1

剁剁剁。

剁剁剁。

又来了,那个声音。阿程迷糊地抓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眼,凌晨三点半。

哪个傻逼又在深更半夜剁菜?

起初阿程没怎么在意,顶多拿枕头捂着耳朵就好了,可这一周快过去了,剁菜音量不减反增。难道没人出来反馈一下?就这么任由他继续扰民下去?阿程越想越窝火,顿时睡意全无,决定起来治治那傻逼。

目测是楼上。阿程套上拖鞋出了卧室,打算先上个厕所,却见自家厨房亮起了灯。

嗯?难道我忘关了?他向厨房走去,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剁剁剁。剁剁剁。

阿程屏住呼吸,细细地听。这声音……好像是从厨房里传来的。

谁会深更半夜在一个单身狗家厨房剁菜?想到这,阿程一阵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剁菜声停了下来,几秒后,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水声。阿程蹑手蹑脚地向厨房挪去,发现一个陌生的背影。

从背影来看,是个约十来岁的少女。一身标准的女仆打扮,套着条粉色围裙,动作娴熟地在砧板、水池和电饭锅三点之间来回切换。

那是谁?阿程在脑海里搜罗,正略觉熟悉,一股香气飘来。是蘑菇炖小鸡,阿程用力嗅着香气,肚子老实地发出一声“咕”。少女察觉到动静,警惕的一甩头。

阿程呼吸一顿,目瞪口呆地盯着那张脸。

“你……不就是那天被保安追的人吗?”

2

一切要从那场失恋说起。

疫情期间,许多宅男宅女将脱单希望寄托于社交软件上。看着身边陆续脱单的朋友,阿程蠢蠢欲动。

他有个心仪许久的对象,是他发小岚芝。岚芝比他小两岁,两人从出生起就住同一条巷,上同一个学校。岚芝是学校里的校花,很多男生都追求她,但岚芝只跟阿程亲。

阿程原想着等岚芝大学毕业就向她表白,谁知碰上了疫情。

因为没法见面,阿程只能每天在微信和岚芝聊天。可不知为什么,近段时间岚芝对自己有点冷淡,发了信息半天也不回。

直到对方发来一句,“我脱单啦!”阿程整个人懵了。

原来岚芝最近一直在打游戏。她的男朋友,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缘分就是这么不可微妙,两人同校,还同届。看着合影里两人幸福的笑容,阿程后悔得要捶胸口了。

好死不死,岚芝还补了一刀,“阿程哥,你也23啦,赶紧找个女票吧~”

暗恋的花还没结出果实,就蔫了,这让阿程伤心欲绝,开始自暴自弃,整日以买买买,吃吃吃颓废度日。

而那少女,就是在阿程前天下楼取快递时碰到的。少女五官精致得像瓷娃娃,扎两根马尾,风一般从他身旁掠过,身后还紧追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保安。

要不是扛着三箱泡面,他当即就把那小孩给拎起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不经意的擦肩而过竟是故事的序幕。

3

不知是老天垂帘,还是苦尽甘来,东方既白之时,阿程看到了自家桌上,摆着满满一桌菜肴。

虾仁滑蛋、糖醋排骨、上汤娃娃菜、清蒸鲫鱼……荤素搭配合理,色香味俱全。这对于连吃一个月泡面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阿程咽了咽口水,目光转向一旁静若陶瓷的少女。少女察觉到视线,回魂一般微笑道,“这是我琢磨了好几天才学会的菜式,还请多包涵。”

话音刚落,阿程便迫不及待地拾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入嘴里。

一嚼外酥里嫩,给人意外惊喜,二嚼酸甜醇厚,令人眉开眼笑。三四五嚼食欲大开,忍不住再来一块。

“你不吃吗?”阿程这才注意到少女一直站着,忙拉开椅子,“快坐。”

少女乖巧地坐下来。

“不吃一点?”

“我没有消化系统,”少女摇头,“做饭过程就相当于在进食了。”

阿程这才想起十分钟前,少女说她是厨房里的电饭锅变的事实。

家里的电饭煲竟然成精了!

可他怎么也感受不到实感。

这又不是科幻电影,更不是什么聊斋志异,自己不过是个连表白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失恋的可怜单身狗,怎么看都不像是当主角的命。

“为什么偏偏是我呢?你不过是我从淘宝买来的几十块钱的杂牌电饭锅啊。”阿程依旧一脸懵逼。

“可能是因为……你真的太可怜了?”少女目光真诚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阿程,蓬乱的头发,邋遢的胡茬脸,还有套在身上那件印有熊猫头的睡衣。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4

阿程没想到,自己从网上淘来的放在角落积尘的电饭锅,竟是个大宝贝。

学习能力极强,煎炸炒焖完全不在话下。各种厨具无师自通,只要看过一眼菜谱,不到十五分钟就能高度还原出一样的菜式来。

托她的福,阿程有幸尝遍了国内大江南北的菜,且每天不重样。

阿程给少女取名饭饭。饭饭除了是个全能小厨师,还是个家务小能手。

每天只要阿程下班到家,饭饭都准时把菜端到餐桌上。饭后包揽洗碗、烧洗澡水、洗衣等家务工作。起初阿程觉得过意不去,提出是否要帮忙,结果饭饭乖巧地笑着说,“你工作忙一天了,剩下的交给饭饭吧。”

看着如此懂事的饭饭,阿程不禁露出老父亲一般的笑。

电饭锅成精听着挺令人难以置信的,不过阿程很快就接受了它。就这样,在饭饭五星级一般的服务下,他很快就放飞自我,过起了毫无节制的生活。

有天公司购置了两台冰箱,因为人手不够需要同事帮忙搬抬,阿程正摸着鱼,冷不丁被经理点名了。

阿程一脸懵,凭啥啊?前天抬水也是叫的他,难不成自己做什么让经理讨厌了?

“整个公司现在最壮的就数你了,赶紧的。”

阿程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向大门走去。经过前台时,他看到墙上那面镜子,吃了一惊。

镜中人宛若一个巨无霸。

短短一个多月,他竟胖成了那样。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阿程陷入回忆。大概人胖了,连着脑子也迟钝了,他只记得坐隔壁的同事阿灿曾开玩笑般地告诫了他一句。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小心跟千与千寻女主的爸妈一样,变成猪。”

当时的阿程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觉得那是天方夜谭。

人怎么可能变成猪呢?

5

人虽然不会变成猪,但一旦吃饱喝足,就再没了努力的干劲。闲暇的周末,阿程刚吃完一顿泰式料理,舒服地摊在沙发上看他家女神田馥甄的最新MV。

饭饭在厨房里辛勤忙活着。最近她在挑战鸡爪的79种做法。在尝试完焖、炸、烤、卤、凉拌、清蒸等等等78种做法后,第79种她怎么也研究不出来。

最后一种她想要在肉质上做一点突破。阿程和她吐槽过鸡爪肉太薄,口感不够爽脆,她就琢磨怎样才能让鸡爪的肉变得既厚又爽脆。

因为饭饭厨艺高超,阿程从中发现商机,把她做菜的视频po到网上,结果吸引了不少关注,还有很多人给她刷礼物,夸她是小美女。眼看屏幕里的饭饭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憋屈样,大家纷纷给她出谋划策,“饭饭,换成鸭爪吧!鸭爪筋比较多,更有嚼劲!”“干脆换成猪蹄吧!”

饭饭摇摇头。

末了,她决定倒个垃圾放空下。经过客厅,阿程摊在沙发上呼呼睡着了,手里还握着手机,饭饭便贴心地为他取出手机,放到桌上。取手机时她碰到了阿程胖嘟嘟的手指,愣了下,盯着手指看了好一会儿又摇头小声说了句,“不行,不够嫩。”然后出门了。

不知是否受到那几根手指的启发,回去的路上,饭饭一直盯着路人的手指看。有纤细的、粗糙的、白皙的、苍老的……但是饭饭都不满意地摇了摇头。

直到前方草丛处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

哭声不断,四周也没人,饭饭好奇地上前一探究竟。只见一个看起来肉嘟嘟的小男孩正伤心地哭着,脸上的泪水和鼻涕交织在一块。看起来很滑稽。

小男孩看到有人来,愣愣地看了对方三秒,低头继续呜呜地哭。

饭饭盯着那双沾满鼻涕的手,眼睛里有光一闪而过。末了,她说了一句。

“厚度,嫩度,刚刚好。”

然后露出个一点儿也不人类的笑。

5

阿程从沙发上醒来已是六点半。

窗外天空泛着深红色,像害羞的小姑娘。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嗅到一股奇香。

那是非常,非常特别的香味,凌驾于所有肉类之上,初闻清淡,多闻几下香味逐渐浓郁,却没有一点油腻。

他摸摸圆滚滚的肚子,满心期待地走到餐桌前,脸上笑意尚未褪去,就被眼前一幕膈应了下。

饭桌上,餐盘里盛着条形物堆积的小山,淋着金灿灿的酱汁,远看像朵渐开的金花。山尖还缀着几颗鹌鹑蛋。

乍一看是道赏心悦目的菜。

可当阿程走近,脸上的期待逐渐化为惊悚。

“这……是什么?”

“我给这道菜取了个名字,”饭饭趴在桌上,一脸虔诚,“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阿程哥,快尝尝。”

阿程咽了咽唾沫,像被一双手掐住了喉咙,说不出话。为了证明自己没看错,他揉了揉眼睛——

“你平常不是抱怨鸡爪肉太少,吃着没劲吗?这个肉多,且软,比鸡爪——”

“这……这是人的手指吧!”阿程惊恐地道。莫名的,他想起同事阿灿之前说的话,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这食材你从哪得来的?”

“买的呀。”

“你说谎!菜市场怎么可能卖……”人类的手指,阿程突然想起来,自己光顾着吃,忘给饭饭零花钱买菜了,那么一直以来……她的食材哪来的?

“阿程哥,你快尝尝,我这次的厨艺有了质一般的飞跃呢。”

饭饭似乎对阿程的恐慌毫无反应,夹起一根手指,放入他碗里。见对方无动于衷,又把碗向他推近了点。面对步步逼近的饭饭,阿程感到一阵窒息,条件反射地推翻了所有餐盘。

伴随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一向乖巧可爱的饭饭脸上首次出现了一丝冷漠。

“都是你,”看着碎片中映照出的胖到扭曲的自己,阿程觉得像极了一头猪,顿时心生厌恶,指着饭饭的鼻子道,“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现在公司的同事都叫我小胖,领导总喊我干苦力活,”阿程没出息地哭了,怨恨地对饭饭道,“都怪你,把我变得那么胖!”

“是我让阿程哥失望了吗。”

“对!没错!你这个扫把星,有多远滚多远!”已分不清恐惧还是愤怒的阿程吼道。

“……那我消失便是。”

留下毫无温度的一句话,饭饭起身进了厨房。不知过了过久,地上的酱汁已经凝固了,不知出自哪个人类的手指零零散散躺着,阿程小心翼翼拾起一根,一小节骨头掉了出来。

食物香气诱人,阿程却感到一阵反胃,起身冲向厨房洗手池。案台角落里,一只粉色的电饭锅安静的摆放着,折射出光芒,像极了一双眼睛。

6

日子逐渐恢复了平静。

阿程网购了两箱水果麦片,下定决心要减肥。期间岚芝邀请面基,他忍痛拒绝了,他可不想以这样的状态去见暗恋多年的人,以及对方的男朋友。

减肥之路何其艰辛,眼看一个又一个星期过去,体重秤上的数字纹丝不动,阿程火都上来了,干脆不吃晚饭,就上床睡觉。

半夜被饿醒,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只好爬起来冲一杯蜂蜜水。

都怪饭饭。他边碎碎念,边将杯中水一饮而尽,不经意间瞥到被塞至角落的方便面。

视线和食物接触的那一瞬间,就像有个隐形炸弹空降在他心中那根绷紧的名为自律的弦上,砰一声炸了。

胃得到了满足,失眠再也没找上门来。皓月当空,万籁俱寂,阿程来到了一个世界。起初前方雾色浓重,还夹带一股暖风,渐渐地,视野开始变清晰,阿程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躺在一个平地上。

他试着挣扎了下,发现徒劳,于是开始观察四周。自己似乎置身一个小岛上,周围是一片汪洋。不远处还有几座白色岛屿,不过形状略奇怪,像是……某种动物的骨头。

他尝试坐起来,感到底下传来一股热量。低头一看,地上散落着一堆蘑菇,它们在这股热量中开始缓慢膨胀,个头快变得和自己大了。

铿锵,铿锵。地面开始震动起来。阿程这才看清楚,所谓地面,不过是一个不锈钢材质做的蒸盘。

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阿程抬起头,看见了一只大手,吓得差点喊出声。那大手抓着一把沙子,快速挥洒了几下就不见了,其中有几粒粘在阿程脸上,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咸的。

蒸盘上的温度越来越高,阿程终于反应过来,他在一个锅里。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谁把他带到这儿来的?阿程热得汗水哗啦啦直流,夸张得就像身上每个毛孔都安装了水龙头。“喂,来人——快来人啊——”

下一秒,他猛地睁开眼睛。目之所及处,一片黑暗。他慌张地向旁边伸了伸手,伴随“啪嗒”一声,微黄的光瞬间洒向屋子每个角落,阿程大口喘着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原来是梦。

接下来的日子,阿程陆续梦到同样的场景,每次都在同一个节点醒来,并且感觉一次比一次热。梦境过于真实,以致于他以为自己刚完成了一场穿越。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细思,他又一次来到了锅里。最近他的睡眠质量越发的好,几乎倒头就睡,且睡得熟,有时闹钟响了好半天他才醒来。他发现蒸锅温度虽高,但只要适应了这个温度,整个人就会变得轻松。更何况上面那只大手不时撒下一点食物碎屑,清甜又爽脆,只要一张嘴便能享受这五星级般的服务。

但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

就在他吞下最后一口食物,懒洋洋地闭上眼睛等待梦醒时,周围的热气不仅没散,反而越来越多。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被五花大绑的状态,周围的蘑菇眼看就要炸了。

“醒醒,蒋程,到时间了啊!”

他对自己吼道。无果。情急之下,他使劲挣扎了下,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身上的绳子瞬间就断掉,仔细一看,那绳子竟是发菜做的。

原来不是逃不了,而是他一直安于现状,懒得逃。

“大门就要关了,再不跑就来不及啦。”就在这时,离他最近的一朵蘑菇说话了,“你是第12883个即将被煮熟的人类。”

“什么?”阿程以为自己出现幻觉,“这不是梦吗?”

“之前那是用中火炖,好逃跑,这回可不一样,”蘑菇突然拖长了音调,“是——大——火——”

话音刚落,头顶再次出现那只大手。只不过和之前不同,那手没抓着吃的,而是一个硕大的锅盖。阿程暗道不好,赶紧挥动双手呐喊:“喂——等一下——喂——”

阿程的呐喊起了点作用,锅盖在半空中停顿了会儿,便退回去,紧接着出现了半张脸。那双眼珠子黑溜溜的,大得吓人,有点像奶茶里的黑珍珠,不过他很快就从对方那双马尾发型认出,此人正是饭饭。

“饭饭!我是阿程哥!快帮帮我!”阿程像抓住了希望,使劲冲饭饭挥手。

饭饭像没听见似的,面无表情地哼着歌,盖上了锅盖。

7

水开始沸腾。

阿程已经热得顾不得形象了,他扒掉身上的T恤和短裤,浑身只剩一条内裤,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跳来跳去。

回顾过往25年人生,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活得太过安逸,不会做饭可以依靠外卖,外卖没了还有饭饭,失恋了可以寄托好吃的,工作没完成明天可以继续,可要是明天不来临了怎么办?

万一自己快要死了呢?他该依赖什么?

“我不想死……快放我出去啊。”阿程滑稽地跳着,哭了出来。

“要是不怕烫,可以用汤里的大骨头,把锅敲碎。”一旁的声音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蘑菇那没有五官的横切面皱了皱,像是陷入忧伤,“我也曾是人类啊。”

阿程抬头观察了下,才发现锅是陶瓷做的。眼看沸腾声越来越大,他的皮肤由深红转变成暗红,形体也越发变得像……一头猪。除此之外,脑壳里的神经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撕咬,似要把他的灵魂从这肉体剥离出来。

“啊啊啊啊!!!”

阿程伸手去取汤里的骨头,接触的瞬间听到滋啦的声响。坏了,手指上的皮肤黏骨头上上去了。他不敢松手,怕下一秒自己的手指会断掉,于是强忍住烫和疼,凑上前抱住大骨头,试图将它举起来。

“快点、给我起来啊!——”

此时他的手臂和肩膀开始麻痹,力量逐渐变小。如果出不去的话,自己真的会死在这里……活了23年,阿程从未想过死亡,他的世界简单得很,没受过情伤,也没遭过背叛。可现在竟跃过了这么多障碍,直接抵达终点,这让他非常不知所措。

想到自己即将死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空间,他怒了,不甘心让他使出身体最后一股力量,抽出了插在汤里的骨头。

他将骨头往瓷面砸去,一下,两下……瓷面依旧光滑无损。双腿变成了猪蹄,且失去知觉的他,因为失去支撑力而跪倒在地。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阿程哭喊着,手上的力量几近于无了,还是抱着骨头不放。

“快看,这里,有个裂缝。”就在他彷徨无助之际,蘑菇突然说,“往这敲,准裂。”

“你不早说……”阿程无力地回头,看到蘑菇所指示的方向。就在离他两步距离的汤平面上,有处小小的裂纹,大概四五条,不长,但总的来说是个bug。

两步很近,但对双腿没了知觉的阿程来说,无疑天涯海角。但求生欲望支撑着他一步步向前爬去。手掌上的皮全掉了,他忍着痛,抱着大骨头,用体内仅剩的最后一点力量,砸向裂纹处。

砰。

伴随震耳欲聋的碎裂声和潮涌般灌进来的光,锅碎了。

阿程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大。

与之相对,周围的景物在缩小。起初四周一片模糊,几秒后,视野变得清晰,他拼命眨着眼睛,觉得一切是那么熟悉,却令人意外。

这是住处附近的一条街道,靠近菜市场。

还没来得及四顾,阿程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野兽般的喘息声。

这声音实在太突兀,以至于他以为自己幻听,直到回过头。

只见一头约两米高的黑色巨兽,浑身上下能辨别的只有那双红色的眼珠,正张着满是唾液和獠牙的大嘴,朝他走来,并逐渐加快脚步。

这……有完没完!

有了被关汤锅的经历,阿程没有丝毫犹豫,拔腿就跑。跑着跑着,他发现自己除只穿着内裤,身体完好无损。

察觉到路人异样的目光,他羞愧地挡住前胸。身后巨兽穷追不舍,和他仅保持着三步左右距离。他回头看了一眼,吓得差点没尿出来。

等等……这怪兽到底是什么,还有……我为什么要被他追啊!!

奇怪的是,整条街除了他自己,所有人都对巨兽毫无反应。

“喂!你们看不到这个怪物吗!”阿程冲一女路人呐喊。

“变态!”女路人厌恶地白了他一眼。

跑到前方转角处,阿程看到一名巡逻的警察,然而对方反应和路人一致,觉得他是神经病。

看来,能看到怪物的人只有自己,而且十有八九是饭饭变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饭饭翻脸速度比翻书还快,不过是打翻了一盘菜,至于那么记仇吗?

也不知跑了多久,等阿程反应过来时,他发现自己跑到了一个死胡同。身后的巨兽发出一声获胜的呼喊,缓缓走向阿程。阿程浑身发抖瑟缩在一个角落,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呵……”巨兽张着唾液直流的大嘴,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

“救……救命……”一想到马上要死了,而且以只穿了一条内裤的状态死去,阿程不知该先绝望还是羞愧。

阴影投下,巨兽来到阿程面前,伸出满是白色唾液的舌头舔在他身上。巨兽的舌头又大又黏又臭,阿程于它来说不过一颗糖果大小。再见了,世界,他在心里默念道,涕流满面地闭上眼睛。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英雄出现了。

8

“嘴下留人!”

就像电影情节一样,背后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叫。阿程猛地睁开眼,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声音的主人来自岚芝。

巨兽顿了一下,吸了吸鼻子。不一会儿,它好像听懂了对方的话,直起身子,回头向岚芝走去。

“岚芝!小心——”

岚芝穿着一身海绵宝宝睡衣,手里提着一个盛满食物的锅,画风看起来怪异极了。她见了巨兽也毫不畏惧,反而兴冲冲迎了上去。

“啪嗒。”岚芝两手一甩,那锅像飞碟似的冲进巨兽嘴里。

阿程以为岚芝会被吃掉,也顾不得形象了,一个箭步上前挡在她身后。然而奇迹发生了,巨兽停止了攻击,两只火红大眼眯成两道月牙,看似开心地咀嚼起嘴里的食物。

阿程惊呆了。

与此同时,巨兽的身体开始缩小,烟气散去,最后化作一只粉色电饭煲。

“让你变成这样的,原来是电饭煲精啊。”岚芝蹲下身,拍了拍锅身。

“电饭煲精?难道说……你也碰到过?”

“嗯,”岚芝平静地点头,“不过,我遇到的是沙发精。去年失业后有一段时间,我迷恋上瘫沙发,结果沙发成精了,变成一个帅哥,每天除了上厕所,我都摊在沙发上吃饭,睡觉,追剧,帅哥会给我按摩,唱歌,还会哄我睡觉。”说着,岚芝脸红了一下,“我对沙发越依赖,我的惰性就越强,结果就是——”

“所以这就是你那会拒绝和我见面的原因?”阿程恍然大悟。

“对,我胖成了130斤,门都不敢出,但沙发精一直给我催眠,我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女生……有天我忍不住和它吵起来了,它一怒之下,要吃了我。”

“还好被一个路人救了。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不能再堕落下去了,我要振作起来。”

“阿程,丢掉拐杖去生活吧……话说,你咋没穿衣服就跑出来了……”

9

三个月后。

尽管疫情尚未结束,各地经济已经逐步复苏。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阿程掐掉只喊了一遍的闹钟,深呼吸三下,起身洗漱。

楼下的早餐铺都开了,豆浆油条,包子烧麦,肠粉一应俱全,但阿程只要了两个包子。

“吃这么少?不像你啊。”卖包子的老板娘笑道。

“健康生活。”阿程憨笑道。

等红绿灯时,阿程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呼救。他回头一看,一个只穿着条裤衩的的大胖子,拼命往十字路口跑来。

路人皆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救命……救命啊!”

阿程突然想起手里来拎着自己做的午饭。自从丢掉拐杖后,他把家里的垃圾食品全扔了,在岚芝的指导下,开始虚心学做饭。期间闹了不少笑话,但一切都在变好。

他又瘦回了之前的体重,颜值身材水平重回公司的中上水平。

而岚芝和男友因为性格不合分手,这意味着阿程又有机会了。

“帮帮我,谁能帮帮我……”

没有片刻犹豫,阿程打开饭盒,捏着鼻子,套娃一般往那张大嘴扔去。

电饭煲精凝视了阿程好一会儿,眯起眼睛吞下阿程的食物,竟向他比划了下大拇指。

竟然是饭饭。

阿程突然回想起那盘金手指,没忍住浑身一哆嗦。绿灯一亮,他头也不回地快速扎入人海。

吃免费的午餐是会变成猪的,动画片果然没骗人。以后还是自己动手吧嘤嘤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