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亲,你需要一个许愿机吗?

作者:晓晨zero
2021-02-25 06:00

“亲,许愿机需要吗?”

一个暧昧轻柔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荡了一下。

我从冬日温暖的被窝里探出了脑袋。

“谁,是谁在说话?”

我望了一眼空旷的宿舍,又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应该是上午第二节课,舍友们都去上课了。前两节是无关痛痒的就业指导课,不太重要,我不打算去。刚才是做梦吗,那个撩人的声音是从哪来的。

我叹了一口气,难道是最近压力过大,所以精神上出现幻觉了?

我又钻回了被窝。

“喂,我在叫你唉!”

这次那个声音更大了,我被这埋怨的语调吓得一屁股坐了起来。

然后就看到被子上面,放着一个通体发着刺眼绿光的长方体小盒子,尺寸刚好够装进一只裤兜。

“这是谁放在上面的,一大早上见鬼了。”

我在脑海里使劲搜索,想不出是谁会做这样无聊的恶作剧。潜意识告诉我,刚才的声音是从盒子那里发出来的。

我顺手拿起了那个发绿光的小盒子。

“别东张西望了,本大爷就在你的眼前。”只见那小盒子的表面十分平滑,如手机面板,上面赫然显现这一行红字。

正在我纳闷时,小盒子又写了几行字在上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拥有本大爷我的人了。接下来透露能改变你一生的秘密,不要被吓着哟。”

“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冲它喊道。我怀疑这小盒子,有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人在监控我。

小盒子又开始写了。

“你有很多疑问,我知道。但你要是扔了我,你得后悔一辈子。”

虽然很害怕,但我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想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世人曾经给过我无数的称呼,许愿机,圣杯,阿拉丁神灯,神龙......你可以把我当做能许愿的任何东西。”

“你是怎么跑到我被子上的?”

“我在人间随机出现,神无聊的时候就丢我下来。亲爱的骚年,你中大奖了,知道不?”

“我怎么感觉你像个骗子,许愿机这种东西,鬼才信。”

我冲着这个小盒子发火。耽误我睡觉的时间不说,还调戏我,气死我了。

“我免费给你实现三个愿望,看完效果后再谈合作如何。”

虽然这情节有点科幻,我还是努力去接受了事实。

我思索了片刻,认真的说道:“好,那你让我做世界首富如何?”

盒子写道:“我们许愿机的原则是等价交换。我确实可以让你做世界首富,不过以你的能力,代价是世界毁灭,你要不要?现在许愿机会还剩两个。”

我冲它大喊:“还说不是骗子,出尔反尔,满嘴胡扯。”

盒子继续写:“这位客户,请你冷静冷静。只要我们力所能及,并且您遵守了等价交换原则,我们可以帮您实现的。”

盒子顿了顿。

“这样好了,我来帮你说第二个愿望,据我所知,你应该有10万块的网贷需要还吧。作为即将毕业的你,这个是够压死骆驼的致命稻草。”

这破盒子说的确实不错。我本人没有什么物欲。我的家庭虽然普通,但也足够支撑我的学费。说到底还是因为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刘曼,家里是开外贸公司的,据说公司年利润上亿。我和她交往才三个月,为了装阔,我已经花掉了10万块钱。在女朋友的眼里,这甚至不算阔,不过是她的日常生活罢了。我为了能陪着她,便经常和她的一些朋友一起进出高档酒吧,KTV,星级酒店。怕她看不起我,我便从一开始瞒下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只说自己家里有钱,不需要她担心。

现在面临毕业,网贷确实令我头疼。

盒子写道:“就这么定了,第一个免费愿望替你实现。现在,打开你的手机,看看你的网贷欠款余额还有多少。”

我慌忙打开了手机,在财宝宝网站个人账户上,找到了待还余额一栏。

我惊讶的合不上嘴。以前显示100000.00元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数字0.00元。我激动的从床上直接蹦了下来,跑到宿舍门外的走廊上,疯狂叫喊。

等我冷静了下来后,便问那个盒子道:“不会有什么代价吧,听你之前说是等价交换。”

盒子回答道:“确实有代价,只不过有的人少了10万而已,和你无关吧。”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许不切实际的愿望。等价交换就是,你许的愿望越大,最后让你损失的代价可能也越大。这个我不能干涉,你自己衡量。”

“好了,现在说出你第二个愿望。”

盒子催促道。

我思前想后,非常惧怕愿望的反噬。前人不都说人不要太贪嘛,所以还是谨慎些好。

“第三个愿望,很简单,不会难为你的。我想知道,能嫁给我,并且陪我终老的人是不是我的女朋友?”

“你一个靠网贷与富家小姐交往的人,你自己不是知道答案吗?”

“可恶!”

“不要着急嘛。给你重新许第三个愿望的机会。有了我,多少女人不得倒贴你身上吗?”

“姑且信你一次,你能帮我搞到多少钱。前提是这个愿望,在未来不会伤害到我。”

“想要一点反噬都没有,你得到的钱不会很多。我可以从你女朋友家里搞到1000万给你,而且在账户上,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察觉。反正他们家那么有钱,你不会介意吧。”

我想了想,说道:“好,1000万就1000万。”

盒子陷入了沉寂。虽然只有十分钟,但我却无比煎熬。

然后盒子用红字写道:“打开财宝宝网站,看看账户余额。”

我颤抖着掏出手机,打开网站。我的网站账户余额上,赫然出现了10000000.00元的字样。

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久久伫立。

拿到这笔巨款之后,我请了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去酒吧喝了个烂醉。

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绯红的微笑。同宿舍的胖子向我问道:“王同学,今天是不是家里有喜事呀。平时除了花在你女朋友身上外,你从来没有阔手过啊。”

我不禁有些飘飘然,向其他人道:“知道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混不出来吗,因为你们不知道发财的秘密。”

我指了指自己:“看看哥,学着点。”

其他人装模作样的附和着,我知道他们心里都在鄙夷我,都以为我喝醉酒了,在说一些混话。

胖子继续问道:“王哥,你说的发财的秘密是不是像你一样傍一个富家小姐啊。”

“胡说,就你这智商,根本跟我不是一个等级的,我都懒得理你。”

不过胖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让我如鲠在喉。

盒子竟然说,我和刘曼不可能走到最后。对于我来说,钱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婚姻。在前三个愿望里,我竟然忘了把我和她的姻缘放在里面。我越想越恼火,回到宿舍后,简直无法入眠。

第二天中午,我离开宿舍,找到了学校的一个安静偏僻巷弄。我将那个许愿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对着黑黑的屏幕说道。

“昨天我太急了,还有一个重要的愿望。现在如果许愿的话应该不是免费的了吧。”

小盒子黝黑的机体又开始泛起了绿光,平滑的面板上显示出了它的回答。

“之后的愿望不会再是免费的了。我来说一下交易规则,拿你十年的寿命抵一个愿望。不过和上面的愿望一样,如果许的愿望太离谱,本大爷有权拒绝交易。而且愿望的实现程度,以及实现情况等一切解释权归我所有。”

我不禁有些惊愕。

“怪不得之前你这么卖力的推销,原来代价这么高。”

看到这里我的思绪开始陷入了混乱。到底交易还是不交易呢。明明之前有机会免费得到这个愿望的。现在要让我付出十年的寿命,简直就是在割我的肉。

如今已经走到这步,让我当许愿机不存在,我做不到。想到这里,我只好狠下心来。

“好,我决定交易。拿我十年的寿命来换取我和刘曼的婚姻,并且让我们能够相守到老。”

“好感人呀,不过以我对你人品的了解,你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人呢?你们人类还真是有趣。”

“这个不用你操心了。做你该做的事。”

许愿机写道:“OK,交易成功。接下来实现愿望的事,需要你自己做。我只管结果成功。不过,我们的服务质量绝对是有保障的。期待下次交易。再见。”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就收到了刘曼约我晚上到操场散步的短信。

那晚的操场,星光洒满天际。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刘曼竟然单膝跪地向我求婚。并且提前买了钻戒,让我给她戴上。虽然程序好像不对,但我觉得,我拥抱她的那个时刻是幸福的。

“这个周末,一起去见我爸妈吧。”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像我这样的穷小子,去见有钱人家的父母,本能的会自卑。尽管我一再拒绝,但是刘曼却一点不让步。

最后,刘曼有点生气了。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再拒绝,毕竟该来的总会来,还不如顺其自然。

时间很快,一眨眼便到了周末。刘曼让他家保镖将车开到宿舍楼下。两保镖坐在正副驾驶座,大灯泡两个,确实有点碍眼。

在车上,我跟刘曼说,即使她父母不答应我,我也不会放弃她的。她的眼里仿佛笑出了星光,而我的眼里只有她。

我不知道刘曼的父母住在城区的哪个方位,我也懒得想这些。但是车子开进了废弃郊区的时候,我傻眼了。

直到车子停到了一处废弃工厂的前门才停下。刘曼说,你看,这就是我家。

我的惊讶还没表现出来,旁边的那个保镖一把将我扯出了车门外。

我的脑海里,飞快的闪现出许多念头。但不知怎的,有一个想法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面—她的父母要杀我灭口!

我转走了她家的财产1000万元,他们怀恨在心。接着他们便假意答应他家女儿的婚事,诱拐我到此,想让我在这人间蒸发。我毛骨悚然,不敢再想下去。

尽管我反抗的很激烈。不过旁边的一个保镖确实彪悍,二话不说,上来冲我肚子上揣了两拳,我便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接着另一个保镖也下了车,我便由着他们架进了工厂。

我被保镖绑在了一个散发着油腻肮脏气息的房柱上。我愤怒极了,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刘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冲着刘曼咆哮着。

刘曼也不理我,缓缓的从她精致的LV包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许愿机。

我彻底懵了,这反转太大,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表情。我记得来之前,将许愿机藏在了图书馆储物密码箱里,难道这是那个?

“只许你有许愿机吗?”

刘曼冷冷的说道。

“你跟踪我。”

我愤怒的反问道。

我不能理解刘曼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自觉并不亏欠她什么,要说亏欠,也只是亏她老爸的1000万。对她,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我不否认有贪图她家财产的想法,但我对她的感情却是真心的。

我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想听刘曼接下来说什么。

“你为什么觉得,是我在跟踪你。你在将许愿机藏起来的时候,可谨慎得像个惯犯一样,应该没人可以在现场看到你作案吧。如果我说许愿机是自己跑到我手里的,你信不信?”

刘曼不紧不慢的说着,仿佛我是她嘴边的肥羊。

“而且你为什么认为许愿机是你的,你觉得为什么我能有今天的一切?是上帝眷顾我吗?告诉你吧,是许愿机眷顾。我所拥有的一切——美貌,身材,家财万贯,学霸身份。都不是我自己的。是我拿自己的寿命换的。就在今年我的寿命快到尽头了。然后你猜我和许愿机做了什么约定?提醒一下,和你有关哟。”

“所以你……”

我不敢细想下去。我已经成了待宰的肥羊,再挣扎怕也是徒劳,但是……不能放弃!

“你的愚蠢,让我享受了最有趣的游戏。许愿机本来就是我的。就在今年,我的寿命已经快到尽头。许愿机说,只要能找到比自己寿命还长的人,然后抽光那个人的寿命,它会将卖掉的寿命归还我。这多么符合等价交换原则。而且我知道许愿机是不会做出违反承诺的事。所以……等着挨宰吧!”

说到此处,刘曼的双眼已经透露出阴森的杀气。

到了这种程度,我的大脑已经彻底紊乱。怎么办?怎么办?一定要逃出生天!

此刻我的思路像是断了线的气球,满天飘飞。

我忽然意识到,许愿机要找寿命比刘曼还长的客户,并且同意将寿命归还给她,其实说到底许愿机不过是商人嘴脸,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已。

刘曼动手了,她向两个保镖使了使眼色。于是保镖们拿住我的一只手,和她的一只手,一起放到了许愿机的黑屏上。这是许愿时必须做的仪式。此时黝黑的许愿机屏幕闪起了刺眼绿光。

如果再不反抗就没有机会了......

我冲着许愿机飞快的喊道:“现在,我来许最后一个愿望。用我十年的寿命,换我终结刘曼的生命。”

那个盒子黑色屏幕上,写下了一行红字:“少年,老实受死吧。”

我简直要崩溃了。再次喊叫道:“拿我全部寿命来换!”

盒子亮出了更刺眼的绿光,屏幕上再次写了一行红字:“成交!”

“不……不可以……”

刘曼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

我按在许愿机的那只手,突然弹开了。双手凭空出现了一把三棱军刺。虽然我完全不会武器,但此刻却本能的将刀插进了刘曼的胸膛里,然后便是保镖的脑袋上。霎那间,鲜血像是墨水那样涂满了我的面容。

他们三人同时倒地。而我也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头栽到了地上。而这一过程也不过几秒钟。

终于,一切平静了下来。躺在冰冷腥臭的水泥地上,我仿佛听到厂房外面干枯的树枝上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一切都好安静。毕竟冬天,就应该有冬天的样子呀。

此刻我仿佛看到了时光的尽头。那里叶子片片凋落,刚下过雨的天空很纯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