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引魂箫:半妖之祸

作者:桃十七
2021-02-26 08:00

1

黄沙遍地,燕支被一阵悠扬的曲子吸引而来,她不知这是何地,只是下意识的随着身旁的人向前走去。

“他们在哭些什么?”

“不舍,不甘,不愿……谁知道呢!”老妇人摇了摇头,“你不去看看?”

“看什么?”

“那里是望乡台,你可以再去看看自己的前尘,看过之后回来喝上一碗汤就可自去了。”

前尘?燕支接过一碗汤,一饮而尽,脑海中的血色却半分未能消退。她是燕支,西康州术士燕族之女,术士一族受天命与妖族制约,而她却救了一个半妖。

“姑娘不妨去那里坐坐!”老妇人指了指望乡台的一角,燕支看了看老妇人,点头过去。

又是一个苦命人!老妇人摇了摇头继续施汤,连孟婆汤都不能消除的恨,该是多么深入骨髓。

燕支走进黑暗,看着无垠的暗色,她心中没有半分波澜,这就是地狱,燕支恨不能让自己落入炼狱,什么刑法都好,她需要赎罪。

“你杀了他!”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燕支眼睛被晃,再次睁开便看到了一片火红,就如那日的鲜血,浸湿了她的眼睛。

燕支不由得又回到了那个午日,她一身血水从深渊爬出,亲手斩断那怪物的头颅……

一个面若桃花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她停在燕支身前,素手一扬,一片花瓣飘过,燕支不由自主的伸手去碰,却只余一丝灰烬。

“你是妖?”燕支快速去拔自己的配剑,却只摸到一片空气。

女子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随我来!”

熟悉的街道,街道两旁店肆林立,夕阳余晖淡淡地洒在红砖绿瓦之上,寥寥几个行人,时不时传来的叫卖声,燕支不由得眼含泪花。

“来!”女子向她招手。

跟在女子身后,燕支越发觉得哪里不对,直到她看到墙角蜷缩的身影,一个小小的孩童被一个术士堵在角落,他绝望的朝外望着,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他,他是妖孽,是异类,不该留存于世。

一个珠圆玉润的女孩停了下来,她疑惑的往这边瞧了瞧,“不准过去!”燕支眼睛充血的冲了过去,却没能阻止女孩的脚步。

燕支一遍一遍的去拉小女孩的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走向燕北,将他护在身后。

她终于力竭瘫坐在地上,燕支闭上眼睛捂住耳朵,眼泪珠子狠狠地砸在地上,留下一片涟漪。

“你在想些什么?”女子素手一挥,她们又回到了那片火海。

“为什么?”燕支绝望的看着女子,为什么还要把那残忍的一幕放在自己的眼前?那是她一生最后悔的瞬间,如果不救那孽障,是否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女子却不以为然,她清冷的看着悲痛欲绝的燕支,“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燕支想要赎罪,可是上刀山下油锅哪有比这般还诛心的?

2

燕支将半妖救回了燕家,为其取名燕北。燕北是不容于世的半妖,却也是个孩子,燕支不觉得他坏,她总觉得若是能好好教养,燕北一定可以和其他人一样良善。

即使族里的占卜师断言燕北是祸害,燕支依旧将人护在了身后。

燕北表现的很好,三年中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乞丐变成了如今风光霁月的翩翩公子,世人皆忘了他半妖的身份,只知少年英才燕北。

“清世,你这个呆和尚也被赶了出来?”燕支与燕北历练之际遇上了清真寺的和尚。

“不止是贫僧,据说浮碧海也被谴了出来。”清世淡定的抚着手中的珠子。

要说这西康州,最出名的莫过于渔村古隐,水国浮家,还有就是这清世里的清真寺。古隐渔村多是隐世的大能,燕支是不晓得的。

但这清真寺和浮家她却再熟悉不过,清世因是在清世里被捡所以名清世,之所以燕支唤他呆和尚,是这和尚实在不通人情,淡然脱俗。

至于浮碧海,只能说少年傲物,清高的很。他们几人也算是从小一起混大的。

“你可是要去安陵?”燕支眉眼带笑的看向清世,“这地方本姑娘占了,你还是去他处吧!”

“阿弥陀佛,师父之意不可违。”清世也不理会燕支,继续往安陵的方向走。

燕北一路上看着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心中不免有了些阴霾,但是他面上还是一副君子之风。

安陵,燕支三人刚到一处村落就看到一片狼藉,燕支与清世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浮碧海!”两人接住倒飞而来的人,一看,这不正是友人。

“退,退出去……”浮碧海厉声喊到。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股旋风将几人卷了进去。

“浮碧海,清世,燕北……”燕支谨慎的走在村落里,她抽出佩剑进入一间房子。

燕北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被打翻在地,他吐了一口血,倚墙而立,一阵飓风袭来,一个影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何方妖孽?”燕北沙哑着嗓子,手中攥紧法器。

“妖孽?我们难道不是同类?”影子笑着看向他,“你还真是被人族蒙了心,我们是巫族,世上最强大的巫族……”

巫族?燕北曾听说过,巫族乃穷恶之族,残害生灵无数,人人得而诛之。

“盘古薨,元神化三清,肉身精血大部分化为十二祖巫,还有一小部分流转于六道轮回之中,附着于人类、妖族魂魄之上,再生出来,为大巫……”影子神圣的说道。

燕北却是不信的,“你说我们都是巫族,那你可敢现身?”

“吾乃大巫九凤!”一个人面鸟身的身影逐渐显现。九凤乃祖巫强良胞妹,巫族残余势力以九凤为首。只是可惜巫妖之战以后,巫族再无消息。

燕北看着眼前的怪物,“你找我是为了何事?”

“复仇,向人族复仇。”九凤活到如今,就是为了灭掉人族,当年的巫妖之战,巫族妖族尽数衰败,而这一切又有人族多大的手笔?

3

“不可能!”燕北摇头,身子却冲了上去,只是以卵击石如何成功?

“你会愿意的!”九凤没有逼他,只是将他囚禁在这座屋子里。

燕支进了屋子就被困在其中,一批接着一批的黑影朝她扑来,她力竭半跪在地上,撑着佩剑的手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清世身带佛光,鬼魅妖魔不敢近身,他一路找来,却看到昏迷的燕北,“阿弥陀佛!”清世犹豫一瞬,将佛珠塞进燕北手中,转身离去。

他必须要去找到燕支与浮碧海,至于燕北,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燕北眼睁睁的看着清世放弃地上的‘燕北’,他捂住胸口,捡起地上的佛珠攥在手心里。

“看到了吗?他放弃你了,你说其他两人会不会也是如此,毕竟你在他们眼中只是卑贱的半妖!”九凤眼中闪过一丝恶意。

燕北嘲讽一笑,半妖啊!从小到大衣不蔽体还要任人宰割,他真是受够了被丢弃的感觉。

若刚才来的是燕支,她也会如此吧!毕竟他只是她的一时怜悯,他的命不如那两人来的珍贵,“我答应你,只要你放过他们!”

九凤见其颓废,趁他心神不定,一抹元神悄无声息的探入他的身体。

她抬眸冷笑,她一定亲自动手,让这些自大的人类看看,巫族会凌驾于众生之上!

“燕支!”幻境尽散之时,燕支三人已经失了力气,燕北衣着凌乱的走到燕支身旁,“你没事吧?”

“幸好呆和尚及时赶到,要不我真的要往生去了!”燕支苦涩的摇了摇头。

浮碧海靠着清世暗自打量燕北,他总觉得这人身上不对劲。燕北注意到浮碧海的打量,对着他微微一笑。

“你是觉得燕北不对劲?”燕支没想到自己被浮碧海拉出来只是为了离间他们,“燕北哪里不对劲,浮碧海我看就是你疑心病犯了!”

浮碧海自小看不惯燕北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她能容忍他的高高在上,只是众生平等,燕北纵然身为半妖,又有何错?

浮碧海心高气傲,“你不信我也罢!”他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去。

清世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屋里的燕北一眼,“贫僧这就回去了,碧海自小就这脾气,燕支你莫要与他置气了。”

几人告别,燕支急忙领着燕北回了家族,这次事情太过诡异,她必须尽快禀明族中。

“真的一线生机都没有吗?”燕族族长看着族中的长辈。

占卜师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吾与命师相师推算许久,大局已定,族长还是早些做打算。”

燕族族长下定决心,遂将年轻一辈全部送出,燕族之劫是逃不过了,只愿这天下众生还能有一线转机。

“爹,我干嘛一定要去浮家?”燕支还没坐下就要被赶走。

燕族族长强硬的看着她,“你去就是!”

燕支与浮碧海自幼定亲,燕氏一族命数已尽,但愿浮家能庇佑燕支一世平安。

“燕北呢?我要带他走!”

“不准!你若是还要认我这个父亲,就快马加鞭去浮家!”燕族长厉声说到。

燕支身形一顿,她从未见过燕族长如此严厉,她连行囊都未装,对着自家父亲一拜,转身离去。

4

哼~燕北得知燕支离去的消息,眼中阴狠更盛。他快马加鞭追上已经出了城的燕支。

“为何?”

他看着燕支如玉的面颊,这人说过不会丢下他的,如今做出这副为难的样子给谁看?

“回去吧!”燕支深深看了他一眼,捏紧缰绳,转身飞奔而去。

她不敢与燕北过多言语,他们一向形影不离,自己此去还不知何日能归,与其多说几句,害他伤心,不如就此别过!

燕北留在燕家还有她父亲照料,跟着她寄居他处,免不了多起冲突。若是惹了那方大能,她恐是护他不住!

燕北眼睁睁的看着燕支骑马离去,此时他恨燕支,恨她的绝情!却也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能力让她回首驻留。

“他们平常欺你最甚,用他们的血来偿还吧!”九凤笑着说道。

“住嘴!”

燕北装作若无其事的回了燕家,刚踏进家门却被一众长老围住。

“族长这是何意?”燕北踏进大厅,看着主位上的男人。

他说为何要支走燕支,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们要杀他?是啊!非我族类,其异必诛。那燕支呢?她对他一句不言,是否也知道今日之阴谋?

肯定是知道的吧,她是燕族少主,是站在妖族对面的术士,而他在世人眼中是卑微的半妖。

“燕北,我族中长老预言燕族大劫,你就受委屈在禁地待一段时间吧!”燕族族长闭上眼睛。为了燕族和天下众生,只能委屈这孩子了。

“我若不肯呢?”

燕北心中一阵悲凉,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眼前这些是他奉为亲人的长辈,如今他们仅凭一个预言,就要将他囚禁禁地。他不甘亦不愿。

燕族族长挥了挥手,所有长老拔剑以待,只要燕北有异动,他们必定合力将他斩于剑下。

燕北低着头,一股力量在他经脉游走,燕北的眼睛越来越黑,到最后竟不见眼白,燕北一身玄装,一手执剑,不到一刻,燕族变成了一片血海。

“燕北,你这是做什么?”燕族族长拼命上前。

不要,不要,燕北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臂,这是燕支的父亲,他不能如此。就在此时,燕族长一剑插入他的胸膛。

燕北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的艳红,他的眼中再不见一丝光彩,只余一潭幽深的死水。燕北一掌将人打翻在地,轻轻拔出胸口的剑,一剑挥下,燕族长气绝身亡。

燕北面容冰冷的坐在主位上俯瞰着一切,这一刻他不仅看到了燕族,还见到了黎黎众生!

不知是谁传了出去,世人皆知燕氏一族迫害弟子,长辈不仁,后辈不义,燕北灭了燕族,为天下除害!

燕家子弟听闻消息,纷纷赶了回去,羊入狼口,终是辜负长辈之心。

燕支一手执剑杀了回去,奈何功力尚浅,终是不敌,燕北处处留手,“燕支,你莫要与我作对!”

“为何?为何?”燕支剑指燕北,声声泣血,这些都是她的亲人啊,燕北自小在燕家长大,为何如此狼心狗肺,她难道对他不起?为何救他一命换来的是他屠她满门?

“因为我爱你!”是啊,不想再终日跟在她身后,他想如他人一样,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既然他为世人不容,那如今的燕支不是他的良配?

半妖与败类之女,他终于不用忍受她高高在上的怜悯,不用小心翼翼的接受这燕家满门嫌弃的目光,他是燕家主宰!

“妖孽!”浮碧海随之而来,他击退燕北,扶住燕支。

“浮家少主也来了!可惜,我还没有准备上好的茶水。”燕北又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

浮碧海冷眼看着他,纵身迎了上去。巫族之力岂是人族可比拟?浮碧海一下成了血人。

燕支抱住看不清模样的人,“浮碧海!”她轻轻擦拭浮碧海的脸颊,这人一向最爱干净,怎么能容忍自己这副模样。

“快走~”浮碧海轻声在燕支耳边说道。

燕支将他放在一旁,“你再等等,我等会儿就带你回家!”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冲向燕北。

燕北看着燕支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只能是我的!”他困住燕支,将她困在阵法之中,“你看着,浮碧海也好,还是那个清世,我会让他们彻底消失!”

后来,清世真的赶过来了,燕支却连拿起剑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目赤红,看着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清世。

燕支眼前一幕幕闪过,那是狂傲不羁却也能温柔小意的天才术士浮碧海,那是淡然出尘,不理世事的呆和尚清世……

她费力拿起佩剑,狠狠刺破自己的心脏,“燕支!”燕北阻拦不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燕支,她双目圆瞪,看着苍天。

燕北疯一样的抱住她的躯体,为什么?她宁愿自杀也不愿与他一起,燕北恨她,恨她救了自己,眼中却不全是自己,恨她明知他的心意,还要与他为敌,她的身边只有他不好吗?

燕支不知道在黑暗中走了多久,滴答滴答,只有她的血滴落的声音,她想亲手手刃了那个妖物,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挚友死在自己眼前。

燕支的眼睛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慢慢将黑暗染成了赤色,不出一刻,燕支浴血重生,她执着剑一步一步走到燕北面前。

“怎么会?”燕北看着冷肃如傀儡般的燕支,他没想过要她的命,“也罢也罢!”他丢下法器,她死他便陪着,这生生世世燕支是摆脱不了他了。

燕支一剑插入燕北心脏,燕北眼里的暗色慢慢消退,他望着燕支突然绽放一丝微笑,仿佛又变成了那个风光霁月的少年公子。

燕支丢掉手中的剑,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5

人成各,他日过,断肠泪落,千古恨!女子看着燕支身上滔天恨意,不由得轻叹一声,“今非昨,为何还不肯放下?”

燕支摇了摇头,如何放下?她这一生毁了家族,害了亲人,累了好友,满身罪孽加身……

“那便陪我留下吧!”女子淡然一笑。

燕支赤红着双目,“你是谁?”

女子看了看远方,“唤我凤凰吧!”

凤凰带着燕支再临人间,九凤现世,留她不得。

九凤阴谋破碎,又毁了一丝元神,心中越发愤恨,她找到燕北元神,一举将其捏碎,背叛她,就要付出代价。

她没想到燕北竟然能摆脱她的控制,更没想到一个女人就让他放下屠刀,“果然不堪大用!”

凤凰找到九凤藏身之地,召唤盛弓,一手持弓,一手用凤凰火幻化出箭,将箭搭在盛弓之上,箭头带着火焰破空而去。

九凤被逼着现出身形,她看着找上门来的凤凰眼中闪过一丝慌张,她如今重伤未愈,如何是凤凰的对手。

“凤君,我们同为凤凰,还请放我一次!”

凤凰却半分没有犹豫,将盛弓拉至满弓,一箭穿心,凤凰?就她也配自称凤凰,不过丧家之犬。

凤凰火乃天下至阳之物,可焚尽天下污秽,九凤东躲西藏数年,身上满是至阴至邪之物,正是遇到克星。

“凤芜,你凤族之仇皆因人族,你如何对得起他们!”九凤仰天大笑,好一个凤君,竟是投靠人族,她可还记得凤族灭顶之灾?

凤凰捏住九凤元神,“聒噪!”轻轻一用力,九凤彻底消失在了人间。

“给你一天时间,你自去吧!”凤凰转身挥袖离去。一天过后她只能待于自己身侧,但愿她早日洗去一身仇恨,还它一片净土!

燕支看着前方的虚无,燕家之仇已报。她回到燕家,久久不敢推门而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日升日落,当太阳再次从东方升起,燕支跪在地上拜了三下,然后亲手点燃燕家……

燕支不愿转生,也不能转生,惟愿冥界赎罪,以求亲朋挚友来世一生平喜安乐!

“为何不除了她?”

燕支人非人,鬼非鬼,附于利器,恐成邪兵,留在这世上恐怕多生事端。

“尤光,这可不像你会说出口的话!”

凤凰看着一身黑衣的老妇人,她不信孟婆看不出燕支附的利器是何物,她哪里是来让她除了她。

凡间利器如何能有如此神通,这世间能附于灵魂的,只有神器,燕族也是有大造化的,只是可惜了!

“这可是斩月!若是这人心生邪念,这世上还有谁能阻止浩劫再生?”

凤凰闭上眼睛,“是啊,这是斩月!她以后只能留于我左右,受我驱使,她若生异心,我必亲手诛杀。”

凤凰摇了摇头,手持引魂箫轻放在嘴边,悠扬婉转的曲子缓缓传出,却不见凤来。

孟婆听着这首引凤曲,久久不能回神,罢了,“随你吧!”

孟婆想起那位手持斩月的少年,她不愿斩月毁了他的名声,却也怕斩月毁于一旦,她该到哪里再去寻那人的气息?这世上还有谁记得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