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异灵人——停车场异案1

作者:许杉ny
2021-02-26 21:00

七月半,夜已经深了,大街上荒芜一人,所有的店铺都禁闭着门窗,若是平常,这大街上必定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而现在,只有路两边各点的一排红蜡烛,还有路口拐角的路灯下插着的香火。

处处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红枫高中学校后门外的废弃停车场里,传出了一声惨叫,叫声传向天空,惊醒一轮红月。

早上,凌子星被人从床上扯到了地板上,他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躺回床上继续睡,感觉到自己的被子被人抽走了,不耐烦的吼道:“凌子行,你别闹了!”

凌子行被这么一吼,也感到了不高兴,抱着被子吼了回去:“凌子星,你赶紧起床给我做早饭,我要被饿死了。”

“自己出去买,”凌子星决定不管他了,凌子行听着可就不高兴了:“我不要,我要你给我煮粥喝。”

凌子行见他不理自己,就把被子扔在地上,爬到床上去摇他:“你管不管你亲弟弟了,你给我起来,”“我不”“起来”“我不”……

厨房里,凌子行在一旁等着凌子星给他盛粥,而凌子星则是一脸不高兴的拿着勺子往碗里盛粥,盛好后,便把碗塞到了凌子行的手上,头也不回的往客厅的沙发边走,刚坐到沙发上,拿走茶几上的遥控器,厨房里就传出了凌子行的声音:“哥,你粥里要是再放点糖就好了。”

“糖吃多了长不高。”

凌子星边说着边打开了电视机,电视屏幕上正播放一起凶杀案:“凌晨,在红枫高中学校的废弃停车场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死壮惨烈,死因尚在调查中,警方会尽快查明此案,请市民放心……”

凌子星快步跑回房间。

而厨房里的凌子行,不一会儿就吃好了,放下碗,走出厨房,就看见凌子星一阵风的冲向门口,听他喊着:“我有事先走了,中午要是我还没回来,就自己出去吃。”

还没等凌子行反应过来,凌子星便夺门而去了,好一会儿,凌子行望着门,带着一点怨念的语气说:“又把我一个人丢家里。”

凌子星来到红枫高中的校门口,因为是暑假期间,校门是关着的,也没人看管。废弃掉的停车场在学校的后门外,凌子星不想绕着校区跑一圈,所以干脆直接翻了校门进去,毕竟都在这个学校待了快一年了,对这个学校还是蛮熟悉的,翻进去之后直接向后门跑去。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后门竟然是开着的,他溜到了后门的内侧,因为警察还没走,所以他只能先藏起来,等他们走了再进去看看。凌子星靠在门后,看着那些警察进进出出的,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这些警察怎么这么磨叽啊!”

凌子星已经快热死了,虽然找了快影地待着,但只能让自己不被太阳晒着,却免不了被高温烘烤着。

凌子星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十分,但是现在正值夏季,凌子星感觉自己就要被烤熟了,他向停车场那望了望,终于,那些警察开始动身回去了。

凌子星走了出来,站在警戒线前看了看,然后果断的钻了进去,刚走进去就感到一阵风迎面吹来,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没有了刚才的燥热。

凌子星又向里面走了走,这是一个地下停车场,按道理来说,确实里面的温度会比外面的低一些,但也不可能低这么多啊!毕竟现在是夏季。

这个停车场也已经废弃几年了,当凌子星看清停车场里的样子后,他愣住了,只见地上有一大片的血迹,还有死者尸体的外廓。

血液溅落的远近来看,就像是从身体里喷溅出来的,整个停车场里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从白粉沫描绘的尸体外廓来看,尸体已经被扭曲到了一定的程度,可是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并不像有第二者的存在。凌子星越看越觉得这血迹溅落地像一个有规律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图案就不知道,拿出手机,把这摊血迹拍了下来。

凌子星在停车场,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发现,反而冒出了一大堆无法解释的问题。听说这个停车场废弃的原因是这里发生过一起凶杀案,警方一直无法破案,时间长了便不了了之了,然后这里接连发生了怪事,都在传这里闹了鬼,时间长了也就没人敢来这里了,这里也就废弃掉了,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都没人敢走后门的,虽然传的有些夸张,但也八九不离十。

这名受害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凌子星正想得入神,一转身,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孩正站在他对面不远处,着实被吓得不轻,但表面上只是愣了几秒,很快便平复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不过女孩带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帽子压的低,看不清她的样子,看着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温度感觉都低了,凌子星带着警惕地语气问:“你是什么人?”“明目张胆的进入案发现场,就不怕被发现吗?”若冰冷冷的说道,凌子星冷哼一声,似笑非笑:“那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

若冰抬起头看着凌子星回道:“尽管试试,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把你送到警局去!”凌子星看着愣了一下,心想:是警局的人吗?不像啊!

随后说道:“那你为什么在这啊?”

若冰瞟了一眼那摊血迹,淡淡的说:“凌子星,劝你别多管闲事,”凌子星也看了眼血迹,转过头去看若冰,却发现没人影了,转了一圈也没看到有第二个人,急忙跑了出去,站在停车场门口,结果还是没看到有第二个人,脱口而出一句:“我去,撞鬼了!?”

过一会儿,凌子星感到有些热,才反应过来,自己站在太阳底下,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家了,突然感觉好饿啊,才想起来自己连早饭都还没吃。想着回家之前,先去一趟离家比较近的超市,买了些东西再回去吧。

第二天清晨,凌子星趁着太阳刚起出了门,临走前做好了早饭,还给凌子行留了字条。一路上他总感觉有人跟着他,回头看了几回,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身影。到了学校门口,他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接着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凌子星悄无声息的走到了那个身影背后,抬手就揪上了那个身影的耳朵:“可以啊!都学会跟踪了是吧!?昂?”“哥,哥,松手,疼!”凌子行边喊边挣扎,凌子星送了手,问:“说说吧,为什么跟踪我?”凌子行揉着耳朵说:“谁让你老把我一个人扔家里的,都不陪我玩,”语气里充满了委屈,凌子星突然觉得头疼,非常无奈的说:“你先回去好不好?我现在有事,忙完了就回去陪你玩,”说完转身就走,随之感觉自己的腿被人拽住了,差一点没站稳,低头就看见凌子行正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别闹了,赶紧放开我,”凌子星假装不高兴的盯着凌子行,凌子行回应他的是一双很无辜的大眼睛,仿佛在说:你要是敢凶我,我就哭给你看。凌子星看着他也是无奈,问他:“你到底要干嘛?”凌子行摇着凌子星的腿说:“你带我一块办案呗!”凌子星被摇的脑袋晕晕的,伸手去拉凌子行,结果凌子行赖着不起,说:“你带我去嘛!我保证不给你添乱,”凌子星被摇的块站不稳了,说:“别摇了,脑子要被你摇出来了,带你去还不行吗!”凌子行猛的站了起来,吓得凌子星往后退了一步,凌子行扑到了凌子星的身上,别提多高兴了,“但是,”凌子星把凌子行从身上揪下来,道:“你必须听我的话,不许到处乱蹦跶,也不可以随便乱碰乱摸,听明白没?”凌子行兴奋的边点头边说好。凌子星转身走近学校的大门,凌子行跟在后面看着问:“哥,你这是打算翻进去吗?”凌子星愣了一下,看了看凌子行,想想不能教坏了他,于是,他们就绕着学区走了一条街,才走到了学校后门。

见到停车场外的警戒线,凌子行就向里面冲了过去,凌子星反应到是快,伸手抓住了凌子行的后衣领,直接拎了回来,厉声道;“跑什么跑,后面跟着,”“哦,”凌子行被扫了兴,只能悻悻的跟在凌子星后面。穿过警戒线,进去之后便看见死者被害的位置了,地上的血迹已经发黑。凌子行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说;“这气味好刺鼻啊!”凌子星站在血迹旁,看着这片血迹,脑子里一点思路都没有。昨天离开之后,凌子星有去查这个图案,但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可是直觉告诉他,死者的死因,和这个图案有一定的关系。

停车场的门口传来动静,有人要进来了,凌子星赶忙拉着凌子行躲到了一根石柱子后面,宽宽的石柱子刚好挡住了他们。接着便看见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走了进来,看样子才二十多岁,给人的感觉却是特别的成熟,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皮肤很白,长的很帅,此刻却是面无表情,他的眉宇间有着些许冷峻,白色的长衫扎进黑色的牛仔裤里面,紧身的牛仔裤显得他的腿又长有直,颇有些气势。

凌子行凑在凌子星耳边低声问:“哥,他是谁啊?”凌子星摇了摇头,接着示意凌子行别出声,凌子星继续打量着那个男人,。就在这个时候,凌子行的腿突然软了一下,整个人向后摔去,等凌子星反应过来,凌子行已经摔在了地上,闷哼了一声,估计摔的不轻,“你是什么人?”那个男人直径向凌子行走了过来,凌子星连忙把凌子行拉了起来,若羽看见凌子星不觉得皱了一下眉头,凌子星把凌子行护在身后,然后就听见凌子行小声的说:“哥,对不起!”凌子星不予理会,下一秒,便向若羽挥拳而去,两人打在了一起,凌子星从小便习武,又颇有天赋,身手那是没话说,不过比起对手,却占尽了下风,自从办案以来,凌子星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而凌子行那三脚猫的功夫,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看着。

没几下,凌子星便招架不住了,被一脚踹到了石柱上,“哥!”凌子行见此慌了,跑过去扶凌子星,他从没见过自家哥哥和别人打架挨过,不由得对对面那个不明人心生厌烦,凌子星咬着牙,刚才那一下,挨的是真不轻,只不过按着他的性子没喊出声来,凌子星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咳了两声,感觉整个胸腔都要炸开的疼,凌子行被他往身后拉了拉,拦着凌子行,不让他冲上去,自己则站直了身子,准备接着打,若羽开口冷冷的问道:“还想继续?”正在他们准备接着打的时候,停车场门口有个声音喊道:“住手,别打了!”接着一个身影出现,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的头发是银色的,头发有点长,中分,穿着粉色T恤衫,白色的休闲破洞裤,很清新的风格,长相不能用帅形容,而是很美,那种不屈的美(俗称:妖而不娘),凌子星看着他倒觉得有一些眼熟。寒风快步走到若羽身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对凌子星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凌侦探,你没事吧?”凌子星突然想起来了,在一起挖心案上见过他,当时他是警局的法医,“寒法医!”“叫我寒风就好,”寒风微笑着说,接着走又向凌子星介绍若羽:“这位是若羽,来帮警察办案的,刚才都是误会。”

凌子星看向若羽,他好像在看……自己?不对,凌子星扭头去看凌子行,发现凌子行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若羽,而若羽也盯着凌子行,只不过没有表情而已,寒风也注意到了,用胳膊捅了一下若羽的胳膊,若羽又看向了寒风,寒风陪着笑问凌子星:“你……没事吧?”凌子星看了若羽一眼,说;“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就说不准了,”凌子行则是很生气,奶凶奶凶的说;“了不起啊!会办案怎么了,会办案就可以随便动手打人啊!”若羽看了一眼凌子行,便转身出去了,经过血迹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血迹,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什么心情。

寒风愣愣地看着若羽走出去了,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看不见他了。寒风连忙笑着帮若羽打圆场:“他这个人吧……脾气就这样,别和他计较,”凌子星往前走了两步,头有点晕,凌子行再后面扶了他一下,寒风见状走到凌子星旁边,说:“我帮你检查一下吧!”凌子星忙说:“不用了,我没事,”他可不想让一个法医帮自己检查身体,感觉怪怪的。突然,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凌子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凌子行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看样子都快要哭出来了:“哥~”

凌子星看凌子行这个样子,赶紧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子行,”凌子行往凌子星身上一扑,哭腔说道:“哥,你吓死我了!”

凌子星拍了拍凌子行的背,哄着他,真怕他一会儿哭出来了,凌子星可受不了。“你醒了,”凌子星看向门口,发现寒风正站在那里,凌子星问他:“我怎么了?”寒风向凌子星的床边走,面带微笑,回答道:“你?晕倒了,不过,不妨事,就是低血糖,平时要记得吃早饭哦!”

然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补充一句:“当然,在不用检查尸体的情况下。”

说完便面带微笑站在凌子星的床边看着他,凌子星突然感觉耳边飘过一句话:“下次再办这种人命案的时候,记得要空腹呦!”

随后就看到自己蹲在尸体旁呕吐的狼狈模样,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抬头看向寒风,他正对着自己微笑,明明很和善近人的微笑,却让自己脊背发凉。

“叩”“叩”“叩”,他们同时向房门口看去,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出现在那——若羽。若羽走到床尾,与凌子星正对着,旁边的凌子行则一脸想要咬死他的表情,刚起身往若羽那边走,脚还没落下,就被凌子星一把拽了回来,虽然凌子星看若羽也不爽,但表面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被拽回来的凌子行直接往凌子星大腿上一趴,不做声了。

凌子星和若羽一直对视着,空气仿佛都一点一点的凝固了,寒风在旁边则是两边瞅瞅,然后看了看表,打破了着即将完全凝固的空气,说:“中午了,不打算出去吃点东西吗?”

凌子星和若羽齐齐看向他,寒风则是向他们俩回了一个微笑。

凌子星打量了一下寒风,在这之前,凌子星虽然见过他一两次,却没怎么注意他,这时候才发现他不过才20岁,他的长相和给人的感觉是很亲近人的,他和凌子星以往所见过的法医都不太一样,如果凌子星没亲眼见过他解刨尸体的话,估计是不会相信他是一个法医,转而想到,他现在应该还是一个大学生才对,怎么会是警方的法医呢?

寒风见凌子星盯着自己发愣,就在他面前发了一个响指,凌子星回过神,定了定眼神,看着寒风,寒风笑着问道:“怎么了?”凌子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又见他指了指凌子行,问道:“那你弟弟没事吧?看样子不太好哦!”

凌子星看了一下腿上的凌子行,说:“可能是饿了吧!”心里却想:哼!这是被气的饱饱的吧!这时寒风却逮到要去吃饭费机会了,因为早上匆匆忙忙的就被若羽拽去案发现场了,连早饭都没来的及吃,早就饿了,于是热情的说:“那……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这时候若羽看了他一眼,觉得一提到吃,寒风眼睛里都要放光了。凌子星看了看凌子行,又看了看若羽,对寒风抱歉的笑了笑,说:“待会儿我还有事情处理一下,就不一起了吧,”寒风有些失落的回道:“好吧,”随后用自己觉得很凶狠的眼神瞪了一眼若羽,若羽则是把头扭到一边,不看他。接着回过头微笑着对凌子星说:“那这案子你还想继续查下去吗?”凌子星点点了头,看着他的眼神很坚定,若羽回过头,眯着眼睛看凌子星,颇有一种觉得他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味道。

凌子星注意到了若羽的眼神,便和若羽对视上了,同时,气氛也在慢慢的变化。寒风见气氛变得很奇怪,便往若羽身边挪了挪,以一种凌子星看不见的方式,用手掐了一下若羽的后腰,这一下可不轻,若羽咬了咬牙,扭头看着寒风。这次轮到寒风对他熟视无睹了,寒风依旧微笑着对凌子星说:“那你下午来趟警局,我给你看下尸检报告!”凌子星愣愣地点了点头,心道:这么笑着不累吗?

下午两点半后,凌子星头顶着烈日高阳,迈着沉重的步伐,带着无法言说的心情,独自跨进了警局的大门。其实,本来凌子星是想让凌子行陪他一起来的,以防回头凌子行又抱怨他把他自己一个人留家里了(其实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听局长“念经”,想拉一个人陪自己一块听),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凌子行就自己提意,不去了,凌子星想了想,应该是不想看到若羽吧!

行,不愿意去就算了,自己一个人去就自己一个人去,还怕了他不成?

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被打脸的凌子星,刚跨进警局就看见寒风往外走。寒风一看见凌子星就开始了他的微笑模式,等走近了,寒风便一手揽上了凌子星的肩膀,这么一站,凌子星才发现寒风高了他大半头。

寒风笑着说道:“呦,来这么早的啊!”

“想早点把案子解决掉,快一分钟是一分钟吧,”寒风见他这么回答,不由得轻笑出了声。转而凌子星又问道:“关于尸检报告,要有警局的批准,我才能看吧!?”寒风接着又轻笑了两声,道:“凌侦探还真是细心那!”凌子星被他这么一称呼,不由得有些不习惯了,凌子星有些不自在的笑着说:“你还是叫我凌子星吧,”“嗯?是不习惯吗?”

凌子星点了点头,表示是的,寒风看着这么乖巧的样子,笑了笑,接着皮了一下,应道:“好的,凌侦探!”

凌子星不急,反而感到很高兴。寒风又道:“你放心好了,警局可是很高兴你能协助办案呢,一听说你要来,立马就把手续办好了。”

可能是因为和温柔的人待在一起也会变得温柔的原因吧,凌子星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好。那一刻,凌子星忘记了他是一个法医。

聊着聊着就快到解刨科室了,但在到了拐角的时候,寒风却搂着他往反方向去了,“嗯?不是去解剖室吗?去痕检科干嘛?”

凌子星一脸的问号看着寒风。寒风听闻停了下来,他左看看,再又看看,才发现自己走反了。接着便搂着凌子星调了一个方向,继续走,凌子星此时已经不是满脸问号了而是满脑子的问号了。寒风却不觉得尴尬,笑着说:“你对警局都这么熟悉了!?”

寒风搂着还在发懵中的凌子星就进了解剖室,刚进解剖室寒风便问:“你弟弟没有跟来吗?”提到这,凌子星就叹了口气:“没,他说他不想来了,不过也好,有些东西还是不让他看见的好。”

寒风松开了凌子星,任由他在解剖室里转悠,而寒风则跟在他后面,听了他的回答笑着说:“你弟弟,还真是个标准的宠弟弟啊!”可惜凌子星站在解剖台旁,拿起了尸检报告,看的太认真没听到。

“啪”凌子星突然把尸检报告合了起来,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一阵青一阵紫的,寒风在一旁一脸温柔的看着他。

“呕”实在忍不住了,凌子星趴在解剖台旁的垃圾桶边吐了起来,寒风在旁边面不改色的看着他,把早就准备好的纸巾递了过去。凌子星接过纸巾,习惯性的说了句谢谢,然后问道:“知道死者身份了吗?”

“嗯,死者名叫唐小米,29岁,目前在IT公司上班,现在还是单身,前段时间刚分手,父母都在乡下,现在一个人生活,租了一间单人公寓,就在距离学城区两条街的嘉禾小区里,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天的凌晨零点左右,可根据死者所在的公司的记录来看,死者前天还去上班了,还有其同事表示,在下班后见到死者独自一人在商场中闲逛。”

寒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白大褂,正双手插兜的站在凌子星的背后看着他,凌子星双手扶着解剖台的台沿问道:“那个……,”“嗯?”“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把尸体拧成这样!骨头都拧碎了!凶手到底和死者有多大的仇啊?能下这么狠的手!”

寒风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死者的尸体并非是死后被拧碎的,而是生前被活活拧死的。”

寒风的语气中没有了温度,凌子星心中一紧,然后察觉到了寒风的变化,便转过身去看着他,只见寒风接着说:“如果是人的话,自然是不可能做到的,可若是别的东西就说不定了,”凌子星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别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那?”

寒风却是直接戳破,问道:“子星,你应该知道的,你看的到的,不是吗?”

是的,他看得到,看的到那些鬼魂,而且不但看的到,他还和它们交流过,从三年前开始。凌子星从未和别人提起过,更是很回避这种话题,因为他还不想被人当成异类围观。

此时的凌子星已经不知道该有什么动作了,他不知道寒风是怎么发现的,明明隐藏的很好。凌子星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继续继续掩饰道:“你在说什么啊?”

寒风却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两种空间界,第一种是普通人,他们只存在一个空间界,并且只能存在一个空间界,无法窥探所处在的之外的空间界,我们称那个空间界为人界,储存生命的空间,第二种是死了的人,也就是所说的鬼魂,它们处在人界的对立界,鬼界,充满死亡的空间,它们可以在每个固定的时间段,来到人界,它们触碰不到人界的任何东西,但是人界的生物可以通过一些联系两界的东西来操控它们,这第三种人,他们可以在两个空间界里自由穿梭,与鬼魂交流,他们的存在则是为了维持两界的平衡,维持鬼魂在人间的秩序,同时,用他们自身的异用能,来帮助那些迷失在人界的鬼魂,或者消灭那些用着自身所剩与的能量来骚扰人界生物的,他们被叫做灵人。”

凌子星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那如果活人不小心掉到鬼界了那?”“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那是鬼差的是和我们没关系,”嗯?凌子星敏捷的捕捉到了“我们”的两个字,刚想开口追问,就听到门外有人过来了。是林局,林局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凌子星快速回想了一下,确定没见过这个人。

“林局,”凌子星开口叫道。林局,林璇请,警局的头,身材胖胖的,挺着啤酒肚,总是眯着眼睛笑,让人感觉很亲近。林局看起来很高兴,走到凌子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子星,来,给你介绍一下。”

随即把身后的那个人让了出来,“这个是新任职的法医科的科长,罗森,”罗森与凌子星正对着,他看着凌子星的眼神冷冷的,接着向凌子星伸出右手,示意他握手,又自我介绍道:“罗森,”凌子星对上他的眼神,同样没有温度的回应,伸出右手回握了一下,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凌子星。”

收回手后,罗森微微勾起嘴角,说:“早听说,凌顾问帮警局破过很多案子,到没想到凌顾问这么……年轻,”凌子星看着他皮笑肉不笑,表明他是在怀疑自己的能力,回敬道:“毕竟这年纪大小,不代表能力的多少啊!”“对!哈哈哈。”

林局在一旁笑着说,完全没意识到他们话里的意思,“这就叫年少有为啊!”然后他们三个人就这么听林局一人说了两个小时,凌子星后悔了,如果凌子行在的话,一定会把林局直接送出去的,下次一定要把他拉过来,不,绑过来也行,他暗暗的想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