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9章 求服饰

作者:看人间
2021-02-26 09:00

第89章 求服饰


醉生楼,一夜的嬉笑忙碌,楼里许多姑娘都已经休息了,年汀兰一夜未眠,一直在考量着,母亲的安危,一想到他们会将母亲拿来,威胁父亲,年汀兰便忧心忡忡。

有小丫头给年汀兰送吃食进来,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年汀兰趁着她在埋头摆盘的时候,端起一盘的凳子,猛地将她给砸晕,匆忙将她的衣衫剥下来,换上了她的头饰,端着空的食盒,便往外头走。

一路顺畅,年汀兰径直往后院而去。

“你要是这样出去,墨卿桑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将你带回来。”

秦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年汀兰浑身一颤,一转身,果真瞧着身姿丰满的她,挽手站在那,脸上还带着隐隐的笑意。

“放心,我不会将你抓回去的。”秦阳先给年汀兰吃了一粒定心丸,年汀兰这才舒了一口气。

“多谢!”

“何必客气呢?咱们聊聊吧?”秦阳邀请,年汀兰面色却有些为难。

“你放心,不会耽误你的正事,如果你此时急着出去,待会守门的人发现不对劲,墨卿桑再想抓你回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秦阳劝说年汀兰,“随我去我的房间吧,等他们没有时间了,我会放你走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年汀兰不是笨蛋,她不相信别人无缘无故的帮助。

秦阳低头笑了笑,“就算你不相信我,我若是大喊一声,你此时此刻,也逃不了。”

什么叫砧板上的肉?年汀兰此时此刻,算是体会的明明白白。

秦阳其实是个顶美的女子,五官好看便罢来了,身姿丰腴,该有肉的地方绝不会吝啬长肉,不该长肉的地方也没有多余的一块。

墨卿桑说秦阳之前是有相公的,也不知,她的相公是如何的风流人物,能娶到这样的一个美人?

“也不知我是哪一处,长在你的审美点上了?偏偏你每次瞧我,那眼神里,都带着那些臭男人一样的好色。”

秦阳这话不是玩笑,年汀兰瞧着她的眼神里,实在是充满了颜色,想起她头一回见自己的时候,一个小女子,竟然都能喷出鼻血来。她若是个男人,只怕是恨不得扑上来了。

年汀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她见得美人不少,但是有秦阳这等风味的,却是少之又少。

“可惜我不是男子,我若是个男子,定得日日来你这醉生楼,就是夜夜瞧着你,那也是好的。”

年汀兰话音刚落,秦阳的眼神便瞬间落寞,“以往我家那死鬼在的时候,也曾说过,不说拥我在怀,就是夜夜瞧着,心里也是欢喜的。”

年汀兰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哀伤, 她无从安慰秦阳,只能闷声端坐,略有些不自在。“我,无心说那话”

秦阳的鼻尖一酸,吸了一口气,“无妨,今日不说我,且说说我那傻弟弟。”

“傻弟弟?”

“嗯哼,墨卿桑,他是我相公的弟弟,我的小叔子。”

竟还有这层关系在?难怪,墨卿桑当初说起秦阳相公的时候,会是那般神情。

“小丫头,我且问问你,在二皇子与墨卿桑之间,你更中意哪一个?”

秦阳凑近,年汀兰瞧着她那白嫩的皮肤,到是完全瞧不出,她是墨卿桑的嫂嫂。

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样问,“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要说,你没有瞧出来,我那傻弟弟中意你?”秦阳是久在欢场的人,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她早已经看得通透。

年汀兰摇了摇头,“实不相瞒,我当真没有瞧出来,不过是幼年给他吃了一顿饭,哪里会因为这般,就轻易看上了那个人?”

秦阳听出年汀兰这话里的意思了,略微有些惊讶,这小丫头,年纪轻轻,怎么听来对男女之事,这般无感?

要说少女怀春,知道有人中意自己,不该是羞涩窃喜的么?如何她就这般平静?

“年小姐,卿桑少年得意,却又一朝失意,如今这一身家当,几乎是他用命博来的,他看着温润有礼,实际,最是孤苦可怜。”秦阳低着头,“他放不下过去种种,总归是有怨恨在心,你若是愿意可怜可怜他,便给他一些温暖,让他知道,这世间,还另有温情所在。”

年汀兰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呵呵”一笑,“秦妈妈,你怕是搞错了,墨卿桑是要拿着我母亲去威胁我父亲的人,你这反倒来要我给他些温暖,莫不是当我有多愚笨?”

又说来,墨卿桑如今与郑国的人联手,想要造成汉国内乱,于国于家,年汀兰对墨卿桑都不会有更多的好感。

“卿桑心悦于你,万万不会伤害你母亲,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秦妈妈,莫说我对墨卿桑有无心意,就算是有,如今我已与皇家定了亲事,除非皇上圣旨弃婚,不然,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年汀兰是绝对不会拿年家来开玩笑的,自己若是有违圣意,后果是什么,大家都是不言而喻。

秦阳点点头,“如此说来,若是圣旨做了废,你便会对卿桑有意了?”

年汀兰觉得与秦阳说话,自己有些表达不清。

“不会,我只会与有利于年家的人成亲,也只会对有利于年家的人有意。”

“话,可不要说的太满。”

两人的谈话,有些不欢而散,索性年汀兰胆战心惊,在秦阳的屋子里,一直待到了晚上。秦阳终于是趁着上客的时候,将年汀兰给放出去了。

年汀兰几乎没有半分停留,直奔巡防营,这个时候,二殿下会在那里。

见到年汀兰的时候,玄渊颇为激动,“你,你怎么出来了?”

年汀兰面无表情,看样子,这玄渊是知道自己消失了?他竟然都没有去寻自己?说来,心里莫名有一丝的失落感,可他毕竟只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又何苦对他有过多的要求?

“无人来救,总得要想些法子,自救吧?”年汀兰有些自嘲,她的兄长前往边关,父亲此时定在皇宫,至于母亲,应该是早就被墨卿桑的人给控制下来了。

玄渊被噎住,急于解释,“汀兰,我知道你会无事的,所以……”

“二殿下,你可准备好了?”年汀兰一路赶来,早就瞧着街道上,多了许多的壮汉,只怕是大家都在往皇城那边涌了。

玄渊在年汀兰面前,着实有些吃力,她几乎不会给他留下任何一点机会,“准备好了”

年汀兰点点头,“今夜一过,若是稳定下来,二殿下想来会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一些。”

“若是稳不下来呢?”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今晚,完达等人会被一网打尽。可是这双方交战,没有打过站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掉以轻心,说自己会大获全胜。

年汀兰冷冷一笑,“若是稳不下来,我年家自当满门殉国!”

在年汀兰的想法里,从来就没有玄渊的存在,玄渊有些失望,“年家,果真是,满门忠烈。”

今日完达作乱,大家都知道,肯定是三皇子在暗中帮助,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证据。完达若是胜了,当真将皇上斩杀于皇宫,玄宸会是第一个接到消息,进而进宫的人,他也会是最为有利的继承人。

可若是完达失败了,除非是皇上已经掌握了玄宸与完达勾结的证据,不然,此番乱事,依然引不到三皇子的身上。

“二殿下,你巡防营,只管做好你们的第一道防线,其余的,你只当不知便是。”

年汀兰心里是有底的,这一次,他们明白的都有些晚,而且墨卿桑做事,肯定不会留下把柄,三皇子,进可入宫当皇,退可继续做他的三皇子,唯一的损失,便是失去皇上的宠信。

玄渊自然知道,他这一道防线,还得做的竭尽全力,却又抵挡不住。

“不知殿下可有多余的士兵服饰?”年汀兰来此,可不是为了与玄渊聊天的。

“你,要做什么?”

“我母亲被敌人挟持了,他们到时候极有可能会用我母亲,来要挟我父亲,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儿发生。”年汀兰很坦诚,她并不打算隐瞒玄渊。

玄渊眉头紧皱,“战事一起,极为凶险,你不能穿。”

“二殿下,我父亲对母亲一往情深,一旦他们用我母亲来要挟,我父亲只有弃械投降,到时候,不论是什么结局,对你我,都不见得是件好事!”

玄渊动摇了,在年汀兰可能遇到危险这一事上,玄渊更加担心的,的确是年家失势。“那你,需得时刻跟在我身边,若是瞧着你母亲,咱们一同想法子救下。”

年汀兰头一回觉得,与玄渊做合作伙伴,当真是一件极为痛快的事儿,总归,他是一个分得清轻重的人!

年汀兰点点头,伸出右手,“听你的!”玄渊看着她的手,又白又纤细,偏偏又要做出一个男人家同心协力的手势,玄渊哭笑不得,伸手握住,两人就此达成共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