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0章 鲁莽事

作者:看人间
2021-03-03 09:00

第90章 鲁莽事


夏夜晚风依旧凉,年汀兰戴了帽,披了甲,以往瞧着父兄戴的轻松,真正到了自己身上,方才觉得肩头沉重。

硬挺着身板,侧身上马,终究将门之后,年汀兰显得也不算是吃力。

“两军交战,少不得伤亡,届时你需警惕,最好是一直跟在我身边。”

玄渊终究是不放心,年汀兰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柔弱,但是终究忍不住叮嘱。

年汀兰僵着一张脸,点点头,她自有她自己的打算,她没有特别的功夫,平日里也只是比那些世家小姐,多了些锻炼,此番好不容易重生为人,她还是爱惜生命得很。

一旦战事开始,皇城紧闭,普通人根本就进不去,年汀兰不知道玄渊有什么具体的打算,但是她是想好了的,年家肯定是不能垮的,母亲不能有事,她也不能因此累及父亲。故而,年汀兰此番打扮,只不过是想要随军混入皇城,至少她需要见到母亲,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玄渊盯着年汀兰,看着她神情并不在意,还想要叮嘱什么,却被一长声打断。

“二殿下,完达带兵硬闯,皇上命殿下即刻带兵救驾。”

玄渊早已经备好了兵马,看了年汀兰一眼,“跟紧了!”

话音刚落,两人便一前一后直往皇城而去。

只是玄渊还未到达皇城,便有一队人马在半路相截。

“看来,他们这是早就料到了!”年汀兰瞧着面前那些人,个个蒙面,少说也有上百人。

眼看着蒙面人杀上来,年汀兰连忙大喝,“殿下,咱们闯过去!”

“驾!”

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年汀兰已经将马重重的策了一鞭子,马儿吃痛,加快飞奔。

玄渊吃惊,连忙吩咐,“副将领左队二百人断后,其余人,跟上!”

来人并未骑马,个个都算的好手,但是都没人想到,他们来的突然,那个人来的更加突然,骑着马就直奔他们,众人匆匆闪过,避开马蹄。

有年汀兰在前,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玄渊带着人,也就从她劈开的那一条路,径直追赶,等来人反应过来,正要厮杀的时候,巡防营的副将已经带着人混进了队伍,挡了他们的路,眼看着玄渊等人,带兵直冲皇城。

玄渊瞧着年汀兰方才一番举动,心惊肉跳,吓得加快速度,追上年汀兰。“汀兰你方才太鲁莽!”玄渊的话里少不了责怪,但是更多的是害怕,不过是片刻之间,她已经在一片刀剑里头走了一圈。

“吁……”

年汀兰勒紧缰绳,瞧着身后的将士们匆匆跑来。

“二殿下,我父亲说过,兵贵神速,只有在敌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做出最快的反应,才能给敌人最致命的一击,也才能让自己的损失达到最少。”

跟着大将军长大的孩子,从来就不会是普普通通的小丫头。

年汀兰看着玄渊,一双大眼睛,在月光的衬托下,亮晶晶地,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她微微抬着下巴,方才她不过是一个眼神,玄渊就明白她想要做什么,而且做出了最合适的安排,年汀兰喜欢这样的伙伴,莫名开始有些欣赏玄渊。

“是,你说的都不错,但是你不是来打战的,也不是我这巡防营的军师,你若是再这般鲁莽行事,你便脱下这身盔甲!”

玄渊心中仍然后怕,他的江山事业固然重要,但是就在方才那一刻,他恨不得丢了身后众人,只追着眼前的女子而去。看着她从刀剑中飞驰而过,那股子血往脑袋里冲的眩晕感,还久久不能消退。

年汀兰从未见过玄渊发火,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给了他最 快速的安排,制造了最合适的机会,如何竟会惹来他一通责骂。想着待会还要去救母亲,年汀兰倒也没有再多说,只将玄渊这莫名其妙一通吼,给忽略了。

“二殿下,皇上还在等着我们呢,先走吧!”

“我与你说的话,你可听明白了?”

“二殿下,我不是你的兵!”

年汀兰冷冷的说,这一回,玄渊却不再像之前那般忍者,“是,你不是我的兵,但你即将是我的妻,你若是再敢这般不将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从今往后,你便只能在王府后院待着!”

眼看着众多士兵已经慢慢聚集过来,年汀兰还想与玄渊争执什么,听出他话里似乎是隐隐的担忧,便也不再说话。

“跟在我身后,不准再鲁莽行事!”

年汀兰其实很想告诉玄渊,她并没有鲁莽行事,她已经很好的分析过,那一队人,并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的将士,队形不够整齐,脚步不够有力,她有七八成的把握,那些人之中,就算是有人反应过来,乱砍一通,也不见得能将她砍到。只是瞧着玄渊那张黑脸,年汀兰也没了解释的心思,毕竟她还要仰仗这个人,带着自己去救母亲。

越是靠近皇宫,兵器相接的声响来的是越发响亮。

“停!”玄渊突然大喝一声,微微侧头,看了眼年汀兰,“这声音,是从正阳门传来的?”

年汀兰早听出声音不对了,但是她毕竟是没有作战经验的,总不能去影响了他吧?

“二殿下,若是你要想攻皇宫,会从哪里入手?”

年汀兰这般问,若是敌方大军来袭,只怕是会直攻皇城大门,毕竟人多势众,就是硬攻,也是可以与之一拼的。但是此番完达带来的人,只怕不足千人,在有内应的情况下,也断不可能会直攻大门。

玄渊脸色微变,兵力尚且不足的状况下,他自然会选择最为便捷的道路,要想直捣黄龙,只有从正阳门攻入,那里离乾 龙殿最近,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对皇上形成围攻之势。

“殿下,皇上下了口谕,要二殿下前往皇宫正门救驾,殿下不可违逆旨意。”

玄渊的副将忽然开口,这意思是要玄渊听从圣旨,直接到正门了?

年汀兰侧头看了眼那副将,方才那百十个小喽啰对他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困扰,可以说是轻轻松松就控制住了态势,追赶而上。

那副将也不怯场,只一眼看向年汀兰,这意思很明显,皇命是最为要紧的!

玄渊沉默片刻,“改道,前往正阳门。”

“殿下,违逆圣旨,可是杀头大罪!”副将大喝一声!

“万事有我顶着,走!”

玄渊调转马头,那副将心中犹豫,年汀兰瞧着那人,“若是连人都没了,还怎么定杀头大罪?”

就算是要问罪,那也得要等皇上还有命在,就算是皇上有了旨意,玄渊未曾听命,被人拿捏,那也是后话。

副将知道年汀兰是女扮男装,本就不甚高兴,听见她此番一说,虽说心中仍有顾虑,却也想开了许多,下令追随,一行人直奔正阳门。

就像是二人预料的那样,正阳门的守卫几乎是落于下风的,毕竟皇上最为主要的兵力,都用在了正门,哪里还有更多的兵力用在侧门?

只是完达等人颇为狡猾,竟然想到擒贼先擒王,想要从正阳门直捣乾龙殿,逼迫皇上。

年汀兰看着玄渊带人,直接加入战斗,独自躲在一边,眉头紧锁,那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看这样子并不是一时间的计划,他们的实力,不说以一当百,但是眼瞧着玄渊的巡防营将士,也陆陆续续在失势,年汀兰不由得心中更是一片担忧。

她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完达,看样子,他们身后都还有一批人。

巡防营的人,显然因为前一夜,皇上寿宴的值守,精力没有那般旺盛,许多人都渐渐显出弱势。

年汀兰弃了马匹,绕过作战的众人,想着趁着黑夜,从边缘处绕过去,谁知她鬼祟的身影,却被一名敌军看见,随手一刀砍来,年汀兰连忙躲闪,刀尖砍在左臂的盔甲上,一阵痛,来不及细瞧,连忙撒开脚便跑。

玄渊一直在关注着年汀兰,瞧着她下马的时候,便已经在一路向她奔来,却仍旧瞧见她险些做了刀下亡魂,一时间着了急,发了怒,挥刀越发用力。

绕过众人的包围,玄渊急吼吼三两步,喘着大气,拉住年汀兰。“你到底在干嘛?你要是想死就给我死远点,不要在这给我增加伤亡!”

年汀兰瞧着他身后,有人暗中靠近,连忙一拉,“小心!”

嘭!的一声,那人的刀砍在年汀兰的肩头,索性盔甲僵硬,生生挡住了那一刀。

玄渊吓得面色惨白,手起刀落,一刀割了那人的脖子,一股鲜血喷到年汀兰的脸上,温热血腥,年汀兰虽然在边关长大,见多了士兵伤亡,但是这种近在眼前,被那人的鲜血直喷脸上,却是头一回,一时间也是吓得僵硬。

“汀兰,可有受伤?”

年汀兰半晌回过神来,方才她急着救玄渊,又被那人的鲜血所摄,全然未曾觉得这肩头的疼痛,这会被玄渊一扯,被惊觉左臂似乎受不得力。

顾不得许多,年汀兰连忙扶住自己的左手,“殿下,我要寻一隐秘处藏身,你且安心杀敌!”

这个时候,谁还顾及得了责备?玄渊连连点头,将年汀兰藏在宫墙底下,自己又转身进入战斗。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