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借尸还魂 (下)

作者:酒后真言
2021-03-03 19:00

点击阅读上篇:借尸还魂(上)
点击阅读上篇:借尸还魂(中)

接上集   

二楞轻轻一个跳跃,跃上最后一个高台,迅速钻进窟窿里,禁不住“哇”的一声惊叫!


这个窟窿太大了!足足有3米高,3米宽。大窟窿两头贯穿透明,里头光线虽说不错,可还是不能把各处坑坑洼洼旮旮旯旯儿全部看清。

看不清东西,二楞只好运气睁开天眼。打开天眼,二楞双目立马放出两道金光,他清晰地看到坑洼不平的崖壁上倒挂着黑压压一大群,长着翅膀会飞的老鼠!

那些黑家伙胆子挺肥,见有生人来了不怯怕,不飞不跑。一个个睁圆发着幽兰色微光的小眼睛瞪着二楞!瞪得二楞浑身起鸡皮疙瘩。

二楞回手抽出桃木剑,大喝一声:“鼯鼠们听了,你们的太祖、掌门人银吴老太去了哪里?为啥不出来见我!”

二楞话音刚落,从大窟窿东头,扑落落飞过来一只展开翅膀足足有3米长的特大个头的鼯鼠。

那只大个头鼯鼠径直飞到二楞身旁落地,眨眼间变成了一位满脸皱纹一头白发,足足有一百多岁的老太太:“我刚刚出去一小会儿,迎大师来迟,万望见谅!”

二楞把桃木剑收回剑鞘:“不打紧不打紧,都是朋友么!我来时没有事先知会一声,有错在先。”

银吴老太礼貌的拱手道:“不知大师来此有何贵干?”

“无事不登三宝殿。是这样我今天来一是想买你一份你家特有的五灵脂(也就是鼯鼠的粪便)给人疗眼疾。再就是找狐仙金胡大哥,向他请教一点疑难问题。不知道现在他是否在洞中?”

“刚刚我就是和金胡老弟做伴儿出门,到城里集市买了点日用品,他还到医院看了胳膊,现在回狐仙洞中去了。我这就带你去找他。”

银吴老太在前边带路向窟窿东头走去,二楞紧跟其后。走出大窟窿向右拐,不到五百米出现了一个洞口。

二楞细看那洞口原来是个圆形门楼,两扇大铁门上分别镶嵌着两个金黄色的狮子头,狮子头嘴里穿着圆形吊环儿。



笃笃笃,银吴老太上前敲了三下吊环儿。门吱扭一声开了一条缝,走出来一个白胡子、白眉毛,同样也有一百多岁的老头儿。老头儿右手好像受了伤,用绷带挂在脖子上,

老头儿看见银吴老太,刚想开口说话,忽然又看见她身后的二楞:“不知二楞大师大驾光临,失敬失敬!”

忙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右手躬身施礼道:“快请,屋里请!”

其实二楞与银吴老太、狐仙金胡先前就打过多次交道,早就是熟人、朋友。一人俩仙先后相跟着进洞。

这狐仙洞是个宽敞装修豪华的大厅,几盏红灯笼把整个大厅映照的灯火通明。二楞、银吴、金胡围着石头桌子坐在石头凳子上,金胡一招手,立马过来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端过来茶水、瓜子。

“二位请用茶!”

金胡欠身示意。二楞端起茶盏轻轻嘬了一口,啧啧赞不绝口:“老哥不必客气,好茶好茶!”

然后放下茶盏,直入正题:“我这人心直口快不会拐弯抹角。是这样梁家凹的梁有财昨日找到我,求我与他医眼疾,还有他闺女一点事。
                                                                                                                
这家伙又想治好眼病,又吞吞吐吐不愿意透入真实起因。世界万事必有因果,神灵告诉我,他们家的怪事与咱们狐仙洞有关。金胡大哥,我清楚你不是坏人,这才跑过来问问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胡哎的一声长叹,脸色也很难看,眼眶里还滚动着老泪:“二楞兄弟,修行之人不打诳语,实话实说,那位梁有财是俺们狐族不共戴天的仇人!”

原来,梁有财自幼喜欢玩枪打猎,多年来杀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大小动物无数,猎伤猎死狐狸更是无法计算。修行早过千年的金胡作为狐族先祖、首领,当然有法力给子孙复仇,致一个凡人梁有财于死地。

可金胡心善,念梁有财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并没有狠心这样做。谁知道梁有财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每逢十五夜晚月上中天时,金胡都会出洞拜月,不知道梁有财如何得知金胡拜月的信息。在三个月前的四月十五那天晚上,金胡出洞拜月,没料到梁有财就埋伏在草层里,冲着金胡举枪瞄准勾动了扳机!

就在梁有财勾动扳机的一刹那,金胡完全有能力举手反击,施法术让梁有财枪膛爆炸自己伤到自己,可他还是不忍心致梁有财重伤或死地,而是在他右胳膊受伤后,只是弄出点臭味,糊住了梁有财的眼睛,让他看不见东西,受到一点点惩罚!

二楞听罢金胡的讲述,感慨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从怀里掏出5000元钱,递给金胡:“这是我故意让梁有财出点血给你的赔偿,不必客气收下吧!”

金胡推拖不过只好拿住钱,然后又把1000元钱交给银吴老太:“你收下这笔钱,赶快去加工特效药,请二楞拿去给梁有财治疗眼疾。”

二楞忽的又想起一件事,忙问金胡:“我说大哥,你看我这记性,把重要事忘掉一件。给梁有财治疗眼疾的灵药有了,那他闺女那事是怎么回事呢?”

金胡拍一巴掌自己的脑壳儿,也像忽的想起了什么:“你瞧我这记性更不行了,这件事忘了给你解释。那是我那个不懂事理得小孙子三黄,他看到我被无辜打伤,气愤极了,为了给我报仇偷偷跑到梁有财家实施报复,撒嘎并做下龌龊之事,致使梁有财闺女坏了怪胎。”

金湖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二楞兄弟,你把这粒丹药带回去给有财闺女服下,怪胎便可解除,还她一个女儿身!”

两件事都已办妥,茶也喝足了嗑也唠过了,二楞便告辞下山。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其实二楞上山下山都不怕,他略使轻功一步迈过5个台阶。下山后没回自己家径直去了梁家凹。

梁有财两口子见二楞主动上门服务,早忙的手忙脚乱,又是酒又是菜摆了一大桌。

二楞摆手制止:“我说你俩都甭忙乎了,今儿个我把给你治疗眼疾的特效药以及给你女儿治疗怪病的药全都带来了。不过,若想这药100%灵验还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如实说出你那眼疾在何时何地因何而得。如有半句瞎话这特效药便会无效,闹不好你那眼睛恐怕会瞎掉!”

二楞这番话说得有财冷汗直冒,本来不愿意开口说的话,为啥不说药就不灵呢?

有财有所不知,这是二楞故意为难他哩!万般无奈,有财只好结结巴巴一五一十向二楞吐露了实情。

原来,狐仙金胡说得没错,梁有财喜欢打猎,死在他枪口下的动物不计其数。他心狠手辣恶事做绝,多年来仅凭出售野味、动物皮张赚到不少钱。

三个月前有财到城里卖野味。城里人有钱,烧包,看见野味就想尝个鲜。那天有财带来的野鸡、野兔不到半天时间就被抢了个光。

有财蘸着唾沫把钱数了一遍,揣进怀里回家。当他路过县供销社时,看见一群人围在墙根指指点点不知道在看什么。

有财挤到人群前头去看,原来墙上贴着一张告示。告示大意是:最近供销社仓库物资多次被盗,奇怪的是大锁,库门没有被撬动的痕迹,窗户上防盗的钢筋也完好无损。

守夜巡查的保卫人员说盗窃仓库的不是人,而是修炼多年成了精的狐仙所为。他们中有人亲眼所见,半夜两三点钟一只红毛狐子从墙头跳下,摇身变化成一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儿。

老头儿掐个诀念个咒,用手指锁大锁脱落,用手指门库门大开。老头儿用一个布袋装了仓库里的那么多吃的、喝的、用的各种物资,轻轻巧巧背上布袋扬长而去……

告示还说如果谁能拿住这个盗贼狐仙,赏人民币5000元。

看罢告示有财心想,5000块钱不算小数目,可到哪里去找那能变化会偷盗得狐仙呢?

他转念又想,哪里有什么狐仙啊,纯碎是守夜巡查的人员抓不住毛贼,公安破不了案,他们为糊弄领导编的瞎话。就没有把告示当一回事,高高兴兴回了家。

第二天有财扛着枪在山上转悠,遇见邻村的猎人朋友老三。老三神神叨叨告诉他,说窟窿山旁边狐仙洞里的老狐狸每逢十五那天夜里月上中天就出洞拜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财一听这话,不由心中一阵窃喜:真的有这好事啊!我发财的机会到了,不管是不是这只老狐狸盗窃供销社仓库,我打住它去冒领一笔奖金才说!

等到四月十五,有财早早吃饱饭,带上充足的火药、铁砂,扛着枪上了窟窿山。到了山上找到狐仙洞,在洞前小广场边埋伏在草层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圆圆的月亮慢慢升起。有财一眼不眨盯着狐仙洞口,盼望老狐狸快快出洞拜月。

果然,月亮升到正南方向,狐仙洞口出现了一个个头硕大的红毛狐狸!那狐狸跑到洞前小广场站定,就像人一样用前爪点亮香烛,后腿跪地双手合十朝着月亮便拜!

梁有财看得心跳加速目瞪口呆,也早已迫不及待,把枪瞄准正在拜月的老狐狸毫不犹豫勾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火光一闪,有财没有看见被打死的狐狸,却闻到一股腥臭味,鼻子不能呼吸,眼前一片模糊!一下子昏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财觉得鼻子通了气终于醒了过来,可俩眼睛却仍然看不见东西。心说难道偷鸡不成舍把米,眼睛瞎了吗?就算眼睛瞎了也得回家啊,绝不能在这里等死!

眼看不见了,往回走下山可就成了问题。有财一个一个台阶摸索着下,摔倒了干脆往下爬,爬完999级台阶,又连滚带爬走了10多里路,第二天天黑才摸回家!看到有财那一身泥土眼睛也看不见了的狼狈样,老婆孩子老父母都快急死了。

急没用,看眼要紧。三个多月跑遍了南北各大医院,遭钱无数没有半点效果。

二楞摆摆手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这样贪得无厌杀害精灵知道多么危险吗?那狐狸仙修炼千年,是因为他的心过于善良才没有致你于死地,知道不,你打伤了他胳膊,我把你那点亏心钱给他做了补偿。”

二楞把银吴老太给的疗眼疾神药递给有财:“你把这些药分一半口服,分一半点到眼里三天后必见奇效。还有你女儿那事你两口子谁说说?”

“是这样,昨天夜里俺跟闺女作伴睡觉,她到底顶不住我好话哄赖话蒙终于给我说出了实情。”有财老婆这才把他闺女遇到的怪事从根到捎仔仔细细讲给二楞听。

有财想发财去打狐狸,没料想狐狸没打着却落下一身骚,眼睛看不见了。

一家人估摸着既然有财受到了惩罚,日后可能不会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可惜他们想错了,更怪、更坏、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边呢!

有财二女儿艳霞20岁,还没有出阁,自个儿住在西厢房。

这天艳霞干了一天活确实也是累了,吃过晚饭早早就回屋休息了。艳霞昏昏沉沉睡到半夜,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咋回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看到明明屋门没有开,却从门缝里挤进一个人来!

这人穿一身绣花的绸缎衣裤,白净脸庞,粗眉大眼,就像古时候的读书人。是个人见人爱的大帅哥!

大帅哥只是冲艳霞笑笑也不说话,径直走到桌子跟前,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一件一件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钻进了艳霞的被窝。

说起来也怪,艳霞一个没有出嫁的大姑娘,她看见深更半夜有人不请自到,一进屋便脱光了衣服钻进自己被窝,自己不但一点都不吃惊不害怕不怕羞,反而觉得兴奋异常一把把大帅哥搂进怀里……。

一连三天,天天夜里如此。艳霞一个大闺女,夜里做这种梦她不敢,也害羞不好意思对家人讲述。

不说也瞒不住人啊!日子一天天过去,艳霞觉得自己的衣服瘦了。等再过了一些时日,她发现不是自己衣服瘦了,而是自己肚子大了……。

有财老婆把闺女这种怪事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楚明白。二楞心说看起来有财老婆讲的和金胡说得全都对上号了。

便把金胡送的那颗丹药放进有财老婆手心里:“你把这颗丹药让你闺女用温开水服下,不肖三日肥胖即消除恢复女儿身。”

临走二楞又告诫有财两口子说:“千万记住,为人不办亏心事不怕半夜三更鬼叫门!越是见不得人的怀事,不能说出口的怀话,越是要把这坏事摆在桌面上,把坏话讲给大伙听!只有这样出了丑败了兴内心感觉到了疼,才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有财两口子点头如鸡啄米,连连称是那敢说半个不字。


完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