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归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丁小诺
2021-03-03 17:00

我不知道在等什么,在等一个结果还是等一个永远都等不到的人。


时间就像是一杯浮生酒,刚开始的时候浓烈的让人难以放手,但久而久之,就慢慢记不起最初的味道了。

“不就是四年,我收获的远比在国内读博多。”
“四年你以为是四天?”我嗤笑的看着跟我蛮不讲理的男生,“这一走会有多少未知你了解吗?”
我双手环抱在胸口,不知道他会讲出什么话,“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不跟你说了。”
看着他缓缓离去的背影,像极了电视剧里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故人。
柳絮还在春风的沐浴中寻找自己的落根之地,我探了探头,发现他没有回来便戴上了口罩准备回宿舍。

何静走的时候跟我说让我下午三点陪她去健身,但我发现下午三点正好有一场报告要做,无奈之下只能往后推迟健身的时间。
“静静,我下午三点还有一场报告,”我看着手里的菜谱,把电话开到免提准备给自己来个龙虾之旅,“我晚上跟你去健身吧!”
“你怎么又有报告啊?”电话那头的何静怨天尤人的喊着:“自从你从美国回来后,你的报告就一直不断,一直不断......”
我把小龙虾洗净后开始研究怎么配料,但是还不能太辣,不然下午的报告就要哑着嗓子去了,这样会严重影响自己的评分妨碍自己往教授的职称晋级。
“你不知道,我这是在为了评职称做准备呢!”我兴奋的告诉何静:“你知道吗?学校跟我说我要是评上了教授,你猜怎么着,就把李教授的那套家属楼给我,李教授不是要退休吗,要回老家去养老了。”
我能感觉到电话对头的何静那种惊讶的神情在面部绽开。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自己一个人在努力什么?”何静的声音一句话便震惊了我内心建设的围墙,摇摇欲坠的围墙。
“我不就是为了好好生活,开开心心的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吗?”我搪塞的说着。
“那你开心吗?”
“废话,老娘现在过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达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我哈哈大笑着告诉何静,我在这里过的很开心,开心到都要溢出来了。
 
下午的报告很成功,我感觉到我离着评上教授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很快,我就可以得到李教授的那套房子了。
“后来,我们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我的手机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响了起来,因为我正要准备下一次的报告,就在后天,一场关于心理学与人工智能的分析报告。
“喂喂,是何静的朋友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阵骚乱并且嘈杂的喊声,“你朋友在A啦酒吧喝多了,你能来一下吗?”
我当时真想破口大骂,但又担心何静这个丫头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只能放下手中的任务赶紧穿上衣服开车去A啦酒吧,这么远,我真的不想去。
一路上的车来车往,但在我这个方向上就那么零星的三三两两的车跑着。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自己一个人开车也是挺无聊的,便打开了车载音响,听几首音乐也好比在漫漫长夜中自己一个人思考人生强。
不过后来我发现,有些音乐特别不适合半夜一个人在车上听,尤其是有关过往的那些歌词,让你不思考人生都难。
A啦酒吧在十年前就已经建成了,当时作为大学生的我只敢远远的看看,从未敢踏进一步,因为电视剧给我造成了一个刻板印象就是,酒吧里容易出事情。
 
“你们他妈的别拦着老娘。”我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何静手里拿着一个摔碎的啤酒瓶晃晃悠悠的指着面前一脸难色的男生,“老娘今天不打爆你的头我就跟你姓。”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着何静耍这么大的酒疯,为了不让事情发展的更加严重,我加快步伐上前拦住她:“走了,我带你去我家,给你醒醒酒。”
何静点了点头,抬起头冲着我傻傻的笑,头发上或多或少的沾着些啤酒沫,已经乱的不成样子,我扶起摇摇欲坠的她,一脸心疼的模样像极了当初我的样子。
“你知道吗?李杨要结婚了,他妈我还是朋友圈最后一个知道的。”何静说。

“今天我就走了,四年,可能还会读两年的博士后。”凌晨5点,我的手机闪了一下,然后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就像我的生活,在他选择离开的那一瞬间,便失去了原本的色彩而变得暗淡无光。
9:40的飞机票,飞纽约,这一走,说不定就是后会无期。
在季晓阳离开的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食堂吃饭,只是感觉自己丧失了味觉,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恐慌的我以为自己的味觉消失了,急急忙忙的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用一直在颤抖的手拨通了何静的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的声音循环似的穿进我的身体,我晃晃悠悠的看着手机屏幕,原来手不由自主的打成了季晓阳的电话,我为了方便,在他的名字前加了个“啊”字,以便着急的时候可以容易找到,像现在这样。
我关掉了手机,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打通这个电话号码了。
“浅爱,如果我走后,你结婚了,我不怪你。如果你等我,我回来便娶你。”我最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删掉这条最后的短信,因为我们约定,这四年的时光或者六年的时光,谁也不要联系谁。
 
“几点了?”我在落地窗那里坐了一整夜,把何静丢到床上后我本来打算去整理报告所用的资料,谁知道大脑也会有罢工的一天。
我晃了晃脑袋,声音有些沙哑的回了一句:“7点。”
“什么?”听到七点后,何静立马清醒了,轻车熟路的跑去洗漱间并且还一边喊着:“爱,给我倒一杯牛奶。”
我看着着急忙慌的何静有点奇怪,“今天周末,你们中学要加班吗?”
“不加班啊?”
“那你......”
“今天,是,李杨的婚礼,我去,看看。”
“何必呢!”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想评上教授?”

看着面前的那对新人,我是一个都不熟悉。
但身旁的何静却跟我表现出了一样的神情,那就是面无表情。我想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在家里哭上一宿,才不会来自己喜欢的人的婚礼。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司仪衬托氛围的颇有拍马屁意味的语气正好映衬了何静的内心,我不放心的凑到她耳边问道:“你还好吗?我们走吧,我请你去吃牛排。”
“再等等。”
我不知道何静在等什么,在等一个结果还是等一个永远都等不到的人。
“你不会要抢亲吧小姐!”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抢亲”两个字,“这可不是江湖。”
何静转头看着我,那笑容就好像是放下了身上所有的包袱,“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看看,这跟我当初想象的婚礼有什么不同?”
“是何静吧?”我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我和何静同时转头。一个看起来40多岁的阿姨正在慈祥的看着何静,穿在身上红色的蕾丝礼服却闪瞎了我的眼睛。
“阿......阿姨,你好。”
“别怪阿姨,阿姨也是没有办法啊......”

我那个报告做的很成功,之后校长还专门找我谈过话。我翘着二郎腿看着对面喝着奶茶的何静,在那场婚礼过后,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居然简单的说不出来了。
“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心理学博士怎么样?”我拍了拍还在刷微博的单身黄金女,“人家对你印象很不错。”
咽下一口奶茶的何静抬起头白了我一眼说道:“得了吧,你们学心理学的总能通过细节推导结果,我才不要。”
“你都29了大哥,”我放低声音喊道。
“你都28了大姐。”何静头也不抬的回击我,“你在等什么?”
突然的问句把我问住了。
“你在等什么呢?”何静放下手中的微博和嘴里的奶茶,直截了当的对我进行了扫射。
“我在......我在等学校给我评职称呢。”我顾左右而言他。
“你就放......你就撒谎吧你。5年了,季晓阳还没有回国,你还要再等吗?”
已经过去5年了吗?时间真的好快,转眼间我从当初哭着喊着不让他出国的女生变成了当今也可以登上国际会议做报告的女强人。
当初的我不敢在众人面前讲话,连小组例会都是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气的导师当场翻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开始学会自信的表现自己,努力学习英语和编程,并且提前一年完成了硕士文凭。
看着突然长大的自己,我既兴奋又恐惧,我还是希望,我能够像从前一样,至少那样证明,我还是我。

我晃着手里的酒杯,在A啦的酒吧里,何静搂着我开始唱歌。
“爱,都说,物以类聚,你看咱俩,那还真的是事业一帆风顺,感情万般坎坷啊。”
我一句话没说,呆呆的看着面色红润的何静,笑着摸着她的脸:“小妞,你说,我是不是该不评教授了,北京我自己也待不下去了。”
“嗯?”何静迟疑的看着我,“那套李教授的房子不要了?你的回忆不要了?”
我喝了一口酒,真难喝。
“你说,季晓阳都不回来了,我还要那套房子干什么。我真的要跟个怨妇一样的过这么一辈子啊。当初,我就是想着,我好好努力,好好学习。等,等有一天他回来了,我还可以帮他。这样我就还有利用的价值呢。”
听到这里,何静突然把我推开,面露怒色的看着我:“利用?你这是在卖你自己吗?”
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卖我自己。
“那是晓晓告诉我的,男生找女朋友,要么漂亮,能够领的出去,要么聪明,能够在事业上帮助他。”
“你能跟晓晓一样啊,她受过情伤。”
“我们不一样吗?”
酒吧的嘈杂声和欢声笑语好像跟我俩的死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虽然在同一水平面,同一个维度,却无法拥有同样的快乐。
面前的人影好像开始重叠,我推着何静想让她把我扶起来,可没想到她比我先醉了,算了,反正这个酒店24小时开门,就在这里凑活一夜也可以,顶多再点两杯鸡尾酒。
 
晓晓看着喝成六亲不认的我俩气的牙痒痒,恨不得拿酒瓶子甩我们脸上。
“一个个的,”晓晓费力的把我们两个丢到床上后,我隐隐的听见了一句“何必呢...”,不知道是我出现了幻觉还是真实的,我感觉到了晓晓的悲伤,很深很深的都要溢出来的悲伤。

“大冤家,还认识我不?”正在星巴克准备填写申请表的我突然听见一阵阴风一样的叫声,我愣了1秒后立马转身,久违的身材,久违的寸头。
“李睿?”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头对着我傻笑,“想当初还一起上大学,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在申请教授了。”
“那借您的吉言,希望我能顺利评上。”我头也没抬的撇了撇嘴角,虽然并不清楚当初晓晓和他的恩怨,但确实之后的晓晓便不敢再接受任何男生的表白。
记得去年一起去酒吧的时候,我试着用刚刚从国外会议上学的的心理咨询的技巧,想要问出点什么,然后就在晓晓闭上眼睛昏睡过去的前一秒,我听见了“突然分手”和“出轨”的字眼。

“那,我有事情就先走了。我女朋友还在车上等我。”李睿冲我摆摆手,在收款处顺便把我的咖啡给结了。
“李睿,”我突然停下手中敲键盘的笔,“你从来没有感觉自己对不起晓晓吗?”
看着门口的身影稍微一顿后,便再也没有回头的离开了。窗外的黑色宝马一闪而过,我想到了包养二字,但我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人家李睿可是富二代啊。
 
“浅爱吗?”我接到校长的电话,“你的申请表怎么样了,今天可要交了。”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天,已经4点了。慌慌忙忙的赶到后,我气喘吁吁的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校长......不好意思啊,有人,我一会儿再进来。”
“不用了,你来的正好,跟你介绍下我们新来的客座教授。”李校长冲着正要推门而出的我挥了挥手,面带笑容的对着我喊道。
我整理了一下服装,从书包里拿出何静刚送我的迪奥口红,还是限量版的,在我的嘴唇上图了厚厚的一层。一定不能丢了我这个准教授的形象。
有时候呢,事情就是这么巧。就跟找手机一样,当你像吸毒一样找它的时候,它好像在跟你玩躲猫猫,到处都找不到。而当你想到找不到就算了的时候,它就静静的躺在你能看见的地方。
那一双运动鞋是6年前我在淘宝上买的,当时双十一的时候大减价。本来我对鞋子没有那么多的考虑因素,舒服加好看就是我的标准,所以对我来说买一双这样的鞋子就好像在一堆黑色的衣服里面调出一套偏灰一点的。
“季晓阳,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的博士,”李校长看着对面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季晓阳,脸上的笑容都出现了难得一见的褶子,好像在看自己女婿一样。
“真好,李校长您真会找人才,加州大学这么,这么好的学生都被你拉来了。”我用申请表压住内心的激动,心里却有着数十万只小鸟在飞,我又想起了他走时候给我说的那句话——如果我回来你还没有结婚,我就娶你。想到这里我就情不自禁的笑出来声音。
“对不起校长,我先走了。”我把申请表轻拍在桌子上。
在我关门的时候,我还看见了季晓阳对我微笑以及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我连忙的点了点头,一边打通了何静的电话一遍打开淘宝界面,我一定要在婚礼上用我当年最喜欢的捧花,我记到我放到了购物车里的。


后记//
“你这双鞋挺旧的了吧!”
“嗯,在美国一个同学送的,他说这是他女朋友送的,不过他应该也不回国了。我就穿走了,还特别舒服。”
“啊?我以为……”
“以为什么?”
“……”
李教授的房子,就是当年我考上研究生后闲着的时光来季晓阳学校对面租的房子,就是这儿,我拼劲全力就是要得到这里,这里有我很多的回忆。
五年了,我们还像当初一样,一个走了,一个也没有等。我说,不然我们还像以前一样,等你回国再来找我。
有些人真的就是一见钟情,都说时间可以抹去心里的一切伤痛,但有些人,就算时过境迁,也只是在上面盖上了一层薄砂,风一吹便原形毕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