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1章 终相护

作者:看人间
2021-03-04 22:00

第91章 终相护


玄渊终究是落了下风,那些闯宫的人,训练有素,武功高强,就是整个巡防营的将士抵挡,也不是对手。

年汀兰躲在墙角,这个门一旦打开,后头便能直攻乾龙殿了。年汀兰有预感,完达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父亲,也不知道会不会死守在正门?

玄渊受了伤,几乎没有再继续战斗的能力。

巨大的火把燃起,照亮了整个皇城。完达骑马而至,跟着完达一同出现的,还有三皇子玄宸。

年汀兰脸色一变,玄宸这个时候就出现了?

“来人啊,破门!”

完达一声令下,那些个蛮人奋力撞向城门。

“完达王子!”年汀兰躲在城墙处,看着正阳门上,父亲一身银白的盔甲,身板笔挺。父亲来了正阳门?

“年寻!”完达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嘴角上翘,“你来的倒是时候,这一回,咱们在你们的地盘上,好好较量一番!”

年汀兰看着正阳门上,那些个站满的士兵,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影。按理来说,父亲的人,应该在正门守着的,怎么会在这里来了这么多人?

年寻大笑三声,“完达王子,你已经输了,你还如何与我较量?”

“放屁!老子这里还有上万的人,你就是就翻天的本事,老子也不信你还可以在这种局势下,以少胜多!”完达是个急性子,他此番前来汉国,为的就是取下汉国皇上的首级,在他们的心里,以往的汉国皇上都是以和为贵,偏偏如今的皇上在位,扶持了年寻这个大将不说,就是自己的儿子也扔到了军营里头。

这十多年来,将郑国欺负的实在是太惨。

年寻冷笑,“完达王子,汉郑两国交战多年,又不是没有以少胜多过,你若是此时投降,我还可以留你全尸,就当是与郑国交好,将你送回去,不然,届时刀剑无眼,你在尸体存在与否,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年寻带兵作战的时候,与在府里头完全是两回事,年汀兰从未见过这样的父亲,凛冽又狠绝,有足够的底气,也有威慑他人的魄力。

完达冷哼一声,他此番前来郑国,完全是一意孤行。

郑国已经停战两年,年寻在一日,他们想要通过硬拼打过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完达想了许久,才想出他直入汉宫,引起汉国内乱,汉国如今的皇帝厉害,那他就换一个皇帝,扶持一个与自己交好的人坐上皇位,这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只要事有所成,他再入郑国,那就不是只会依仗蛮力打战的小王子了。

“哼,年将军,你也不看看,我身边的盟友,可是皇后嫡子,你们的三殿下,如今我们已经包围了整个皇宫,你觉得你还有多少兵马可以与我们抗衡?”完达信心满满,他一脸傲慢的看着年寻。

“我也劝诫你一句,你若是乖乖打开宫门,放我们进去,那我还可以为你求求情,只要三殿下被我扶持上位,你还是可以做你的大将军。”完达言语里尽是傲慢,“年将军,你骁勇善战,我也是佩服,到时候郑汉两国交好,你我还可以成为朋友,好生切磋一番。”

透过黑夜火把的光亮,年汀兰注意到父亲脸色的僵硬,父亲一般那副神情,就表明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是年汀兰都还是未曾想明白,如今完达与三皇子派人包围皇宫,方绍云的的御林军肯定是在守着皇上的,年阶已经被指派去了边关,那皇宫正门,究竟是谁在守?

年汀兰头绪有些乱,她头一回经历这种纷乱,总觉得今夜这事儿,似乎是个局中局,可是这个局究竟是谁和谁在下?却又难以想得明白。

手臂上的疼痛,似乎已经变得没有那么明显,这脑袋里,当真是一片浆糊,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对了,他们都来了,那墨卿桑呢?墨卿桑去哪里了?

“三殿下,你当真要与完达王子,一起与圣上作对?”

年寻的声音不大,但是低沉又毫无情绪,三皇子明显有些紧张,许久都未曾回话。

“怕他做甚?等你做了皇上,一句话就能将他给斩了!”完达急了,“你看看你的二哥,已经被咱们给砍成那副样子,那皇宫里,也就你最大,这皇位,今日是无论如何,也得落在你的头上。”

“年寻,我就问问你,宫门,是你自己开?还是要我撞?”完达大喝一声,周围的士兵跟着起哄!

“开!开!开!”

年寻持剑,在宫门上慢慢来回,有人拿来弓箭,年寻直直地对准了完达。

完达见此也不急,“年将军,此时就想拿我出头了?你且看看,这一箭是射中我?还是射中你家夫人?”

一山更比一山高,完达相信年寻的的箭术极好,但是他也相信关心则乱,年寻这个夫人,可是他的心头肉,完达一把抓起何木珍,将她放在自己的马背上,自己躲在他身后,不可谓是,对付年寻,最好的盾牌。

年汀兰看见母亲被抓了出来,忽然便开始紧张,何木珍此时发丝凌乱,明显被人打了,整个人显得很没有力气。

“木!珍!”

年寻这两日,一直都在宫中,府中消息,他都未曾探知。

“侯爷,汀儿,不见了。”年寻关心着自己的夫人,何木珍却又心心念念着自己的骨血。

“完达!你个卑鄙小人,竟敢拿妇人来两军阵前威胁!”年寻气急了,只道郑国虽然好战,但好在都是未曾拿过妇孺做梗,却不想,这一回,这完达竟敢挟持了自家夫人!

完达大笑,“年将军,所谓兵不厌诈,将军应该是知道的吧?再说了,咱们这是在夺位,可不是两国交战!”

“完达竖子,你若敢动我夫人分毫,看我不将尔等碎尸万段!”

就像是年汀兰所猜想的,母亲是父亲的软肋,一旦母亲遇到了危险,父亲便会失去了理智,父亲方才的稳重明显没了,转而现出了焦急。

完达看年寻气的松了弓箭,心中更是得意,“年将军,开宫门吧。”

年寻被逼得僵在那里,何木珍见他犹豫,“侯爷,莫要管我,快擒住这贼子,想法子救出汀兰!”

“你闭嘴!”

何木珍的话无疑让完达着急了,此时,何木珍可是她最好的棋子。

年汀兰瞧着母亲那模样,想起母亲曾经说过,她需要做的,便是照顾好自己,只要保护好自己,便能不影响父亲,可若是她遇到了危险,只怕父亲会乱了心智,她决计不会成为父亲的拖累,若是当真有那么一日,她一定会想法子自杀,只是会可怜了她一双儿女,要成为没有母亲的孩子。

想到此处,年汀兰心生惧意,她重生一世,断不会再眼睁睁瞧着母亲在自己眼前消失。

瞧着不远处有一匹马,趁着众人不注意,慢慢的朝马匹挪动,不远处受伤的玄渊一直在关注着年汀兰的举动。

瞧见她开始行动,不停的摇头,年汀兰却视若无睹。

玄渊此战,本就没有那么弱,他身上多处伤痕,也不过是皮外之伤,不过是听了尤为的话,战事不可尽全力,要受看起来很重的伤,却又不能让自己伤及根本。

此时此刻,玄渊顾不得尤为的叮嘱,更顾不得那些伤,左右手,稳稳拿起了身旁的剑,既然她要冲动行事,那么他就得拼尽全力相护。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一个人,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若是那个女人没了,他也无法想往后了。

年汀兰翻身上马,动静并不大,但是众人都是屏气凝神,在等年寻做出决定,年汀兰这动静也不算小,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年寻是最先认出自己女儿的,满脸震惊,曈昽放大,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重新拉弓上箭。

年汀兰大喝一声,“驾!”马蹄声起,“父亲放箭!母亲跳马!”

年家的人,都喜欢一个快字,个个反应迅速,就在完达听到年汀兰的话,想要将人禁锢的紧一些的时候,何木珍已经直接一个鲤鱼打挺,直挺挺地硬摔下马,年寻的箭,也在此时,应声而下。

完达的人开始反应过来,猛然向年汀兰扑去,玄渊也就在此时,挡下了诸多砍向年汀兰的刀剑,完达肩头正中一箭,气的拔了箭就要向马上的年汀兰砍去。

玄渊一剑砍在完达的马身上,马儿吃痛,将完达直接摔了下来。何木珍被他一把推上年汀兰的马上,“快走!”

要说年汀兰再是无心,此时看着玄渊为自己杀红了眼,这心里也是震惊,如今年寻在宫内,决计不会开宫门的,玄渊以一己之力护着,她们母女,就算是靠着快马冲出重围,那马下的玄渊……

“走!”

玄渊大喝一声,将马屁股重重一拍,母女二人再次在众人的躲闪中,冲了出去!

就在年汀兰脑海里一片空白的时候,只听见三皇子的声音,“众位汉国将士,保护二皇子,杀了郑国蛮贼,一个人头,十两金!”

三皇子,临时变卦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