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2章 何强求

作者:看人间
2021-03-04 22:01

第92章 何强求


郑国王子带兵入汉国,被三皇子设计,一举擒拿。

要说这汉国,这些日子,最为离奇的传说,就莫过于此了。三皇子一时间如日中天,径直因此封了亲王,距离太子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年汀兰在府中养伤,听着卫玲珑说着各种外头的流传。年汀兰的左臂脱臼,又有了刀伤,需得好生养着,何木珍不许她再出府,时时都派人在监督着。

“你身边那个青鱼,母亲问你,用还是不用?咱们可要花些心思,去寻一寻?”卫玲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年汀兰在心里头暗自考量。

这青鱼……事情发生已有三日,按理来说,她早该回来了,可她至今未归,年汀兰猜想到她在哪里,可能只是,在等自己找上门吧?

“不用,等我缓和些个时日,再去寻吧。”

许多事情,年汀兰还未曾想明白,比如,为何作乱的三皇子会一转眼成了功臣?为何墨卿桑会没有出现?为何皇上对二皇子的功劳,熟视无睹?又为何,皇上分明知道,玄宸与完达勾结,反而依旧将玄宸晋封?

墨卿桑啊墨卿桑,你说你要找你的那个仇人,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你又究竟想要做什么?

“嫂子,渊王府,可有消息来?”

到是难得,卫玲珑等了这许多天,忍了这许多天,终于是等到年汀兰问一问,她那未婚夫婿了。

“还当你当真狠心,问也不问那人,究竟是如何光景?”卫玲珑这话像是在调笑,更多的,却是有一种轻松,只要一个女人,在主动关心那个男人了,那么这个女人的心上,多半是有那个人了。

这一回,玄渊为了护下年汀兰,受了极重的伤,年汀兰虽说也受伤不轻,但毕竟欠着玄渊一份人情,卫玲珑还真当年汀兰又选择视而不见呢。

“毕竟是因着我受了重伤,又不是冷血之人,如何就不会问了?”

年汀兰的语气并没有半分其他的意思,卫玲珑是听出来了。“妹妹,咱们说句实在话,你对二殿下,当真没有半分心思?”

年汀兰奇怪的看了看她,“又有如何?没有又如何?我既然已经与他定下亲事,与他成为夫妻,那也是必然。”

卫玲珑脸色有些奇怪,“就是,你对二殿下,有没有像当初喜爱柳中和那般的心思?”

年汀兰轻笑出声,“嫂子,我又不是小女孩了,哪里还会有那些青涩无知的心思?”

卫玲珑深吸一口气,半天吐也吐不出来。她其实,还是一个小女孩呀,若不是……

卫玲珑将脑海里的念头转了转,“汀兰,二殿下对你算的真心,你们二人大可琴瑟和鸣,婚后的日子,想来不会差的。”

玄渊在年汀兰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卫玲珑最是清楚不过,只是如今他有更为要紧的事情,儿女情长,自是紧要,但不能因此坏了往后余生。

年汀兰只笑笑,琴瑟和鸣?那要置曾素之于何地?

“嫂子,我与素之姐姐,是打小的情谊,你该知道吧?”

“莫不是,你还在计较,我与你兄长……”

年汀兰摇了摇头,“不,哥哥能娶到你,是我们年家的福气。只是我与素之姐姐不一样,我有爹娘,有你与兄长,有没有夫君,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年汀兰将想要坐起来,卫玲珑连忙将她扶着,生怕她动着了手臂。

“但是她不一样,她打小失去了父母,若是再没有一个待她一心一意的夫君,那她便太可怜。”

年汀兰与曾素之是不一样的,年汀兰从小在爹娘恩爱,细心呵护下长大,有求必应,生来便没有什么事她想做却又做不到,想要却又要不到的。但是曾素之,她从小便比年汀兰懂事的多,这种懂事,便不是她自愿的,而是被逼的。

就像是这场婚事,曾志帆几乎没有为自己的孙女做过更好的打算,他甚至没有考虑过,在外孙与孙女婿之间,他该如何抉择?或者说,他根本就是一心在自己的事业上,至于谁当皇帝?他根本就不曾想过。

“你因为这,便对二殿下冷淡至极,将他往曾家小姐那里推?”

卫玲珑始终不明白,年汀兰对谁都算是好脸色,为何独独对玄渊,从来都是冷脸冷眼,每每玄渊都是一张热恋贴了冷屁股。

年汀兰摇了摇头,这哪里会是最要紧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她自己对男女之事,并无信任感,才会将自己的内心锁死,说为了曾素之,也不过是给自己寻的一个借口。“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至少,我如今的日子,是最为惬意的。”

年汀兰有些害怕,害怕就像是上一世的柳中和一样,自己与年家,全心全意的付出,最后得到的,却是……满府血水!

年汀兰并不知道,自己还在院子里养伤,曾素之早已经每日都往渊王府跑,照顾玄渊,似乎已经成了她每日必做的事儿,只是费尽心力,玄渊的伤口,在这炎炎夏日里,依旧恶化了,开始发起高烧,整个人迷迷糊糊,意识模糊。

“小姐,曾小姐来了。”

紫燕打断了年汀兰与卫玲珑的谈话,这人,当真是经不得念叨的,前一刻还在说着,这一刻,人便到门口了。

卫玲珑陪着年汀兰,还未走出汀兰小院,已经有人领着曾素之进来了。

“素之姐姐……”曾素之今日看起来异常疲惫,平日里温婉精致的妆容,此时看来都有些花了。

“汀兰妹妹,年少夫人。”三人相互见礼,不过数日未见,却莫名多了几分生分。“听说妹妹在那晚战事中,伤了手臂,我给妹妹寻了些上好的牦牛筋,妹妹莫要嫌弃。”曾素之如今说话,都带着些客套,年汀兰看了看卫玲珑,这曾素之从来情绪隐藏的极好,就是之前自己刻意的冷漠,她都是笑脸相迎,如何这个时候,便这般莫名客套了?

年汀兰给卫玲珑使了个眼色,“嫂子不是要去看轩儿吗?”

卫玲珑也是机灵的,连忙笑笑,“是了,是了,你们小姐妹聊聊,我先走了。”

眼瞧着卫玲珑走远,年汀兰才伸手,牵上了曾素之,“素之姐姐,怎么了?”

曾素之心里头五味杂陈,面上也是不好受,声音哽咽,“二殿下,高烧不退,烧糊涂了。”

年汀兰手尖微微一颤,莫名一股担忧,涌上心头。瞧了瞧曾素之,“既然如此,姐姐不该来瞧我,姐姐心系二殿下,该好生照料才是。”

曾素之轻声一笑,笑容却有些苦涩。“自打知道他受伤,这三四日,哪一日我不是在王府待到深夜才回?”话音里,多少是有些委屈。“可是就是我没日没夜的守,别人也要领这一份情才是。”

“素之姐姐,你,究竟怎么了?”年汀兰知道曾素之,一向心思重,有时候,就是她都看不透。

曾素之吸了一口气,眼眶微微带红。

“去看看他吧,虽然你也受了伤,但你毕竟还可以行走。”曾素之突然这样说,年汀兰更是一头雾水,看事肯定要看的,但是总得玄渊身子好些再去不是?这会子发着高烧,她有什么好去的?

“他如今高烧昏迷,口口声声念着的,都是你。”

曾素之这话,饱含了太多的无奈与苦涩,她不是笨蛋,瞧的出来,玄渊对年汀兰更为上心,但是她也相信,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自己只要真心付出,如何他就看不到自己的心意了?

年汀兰颇为诧异,这一出,她是的确没有想到。

“我……”

“你不用愧疚,这人心所好,其他人是勉强不来的,我不怪你!”曾素之嘴上是这样说,实际上,这心里却又嫉妒死了,瞧着年汀兰,家世,美貌,才情,没有一处,她比年汀兰差了,只是她始终不明白,为何?为何同人不同命?

她年汀兰时时刻刻都有人记挂,而她曾素之,总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头一回两人谈及这样的事,年汀兰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化解,两人之间的这份尴尬。

“走吧,说不定你一去,他便能好些了。”

曾素之这话,也不知是说给年汀兰,还是说给自己的。

从小一同长大的姐妹,被赐给了同一个人,都还没有入府,如今都显得有些生分,这若是一同入了府,还不知会有多少……

年汀兰心情有些沉重,坐上去往渊王府的马车,这气氛便显得更为压抑。

“小姐,夫人说了,探望了二殿下,咱们需得径直回府,不可再去别处逗留,免得碰着手,于伤势不利。”紫燕小声提醒,她不是青鱼,没有青鱼那等伸手,她陪 年汀兰出门,夫人本就不放心,这也无形中,给紫燕造成了压力。

年汀兰点点头,“好,咱们去去便回。”

“你母亲待你,可真好。”曾素之忽然开口,“打小我便羡慕你有那样的母亲,许多时候,我都在幻想着,有朝一日若能嫁给年阶,能得一得她的关怀,那也是极好。”

年汀兰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素之姐姐,我母亲向来喜爱你,若是你不嫌弃,可拜了我母亲为干娘,日后你我姐妹之间,更是亲厚。”

曾素之笑着拒绝,“不是我的,何必强求?”

一语双关……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