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七里巷

作者:静姝
2021-03-05 13:01

李宛说现在想来,她唯一怕的就是在这里七年没有听过一次争吵。
大家都说能住在七里巷是上辈子积来的福气,这里是所有人的天堂。


正值酷暑时节,太阳落山后,大家都喜欢在外面坐一坐,在一起唠些家常,这时候,铜叔的烧烤摊就是不二的选择,听着大家时不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正忙着的铜叔温柔的笑了一下,一派祥和。
铜叔是个很和蔼的人,他开了一家烧烤店,一到晚上,大家都喜欢去他在院子外支的烧烤摊里坐一坐,铜叔会给他们拿来啤酒和肉串,从来不收一分钱,大家都是十几年的邻居了。
烧烤架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洋娃娃,可是没有一个人取笑他,这个巷子里的人都知道,铜叔的女儿失踪了。
报案的时候铜叔说这是她最喜欢的娃娃,她总会回来拿的。
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大家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都说铜叔是个好人,女儿一定可以找回来的。可转眼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人都走光了,铜叔才拿起那个娃娃,温柔的抚摸着它,像以前抚摸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她一直都在。”呢喃了一下,铜叔便收摊了。
大清早,环卫的王大爷便开始清扫大街,路过时候,他会帮忙摆正前一晚被风吹倒的娃娃,“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王大爷真的老了,不然他怎么会没有注意到玩偶衣服后面的血渍呢?
夜深了,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但街上还有一人摇摇晃晃的走着,是陈警官。
换作以前,他是不会路过铜叔的烧烤店的,毕竟一年多了,小琳还没有找回来,他没有脸面对铜叔,铜叔没有怨过他,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难受。
如今,看着铜叔紧闭的大门,他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陈警官是从外地调来的,但是这里的方言说的却很地道,巷子里大大小小的事,陈警官都会帮忙,所以这里的老人都把他当亲儿子看。
家里包饺子了或者在外打工的儿女给自己带了什么好东西,大家都会想着他,时不时请他来家里坐坐,可他实在太忙了。
派出所并没有多少人,新来的几个都是刚毕业的孩子,老陈很细心又有经验,所以什么事交给他都放心。陈警官也兢兢业业做好每一项工作。
巷子很小,出了什么事都会像一阵风一样,从一群人的嘴里飘进另一群人的耳朵里。宋医生被抓成了近日来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警察赶到时,宋医生正在和陈奶奶话家常,看到警察他却一点儿也不害怕,镇定的上了警车,走的时候还叫陈奶奶多保重身体。
没有人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印象里,宋医生虽然不爱笑,但是是个负责任的好医生,他会定期来给养老院的老人们检查,他开的药也很管用。
审讯室里,宋医生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李宛刚毕业,性子火爆,忍不住骂他是个衣冠禽兽。事实上,他确实是。因为他私下里居然贩卖器官,是养老院那些已故老人的。
陈警官拦住了正在气头上的李宛。“我来吧。”陈警官走进审讯室,给他倒了杯水,压低声音和他说了些话,便出来了。
“天不早了,让他好好睡一觉吧。”没等李宛反驳,陈警官就离开了。这里的居民都很信任他,包括李宛。所以她只能愤愤的收拾好东西回家。
只剩宋医生一个人在屋内进退两难,他一夜无眠,同样的还有陈警官。

“小陈?是你吗?”陈奶奶试探的询问。
陈警官这才缓过神,此时他醉醺醺的站在街上,显得十分局促。陈奶奶说正巧她也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他看得出来,陈奶奶在担心宋医生,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告诉陈奶奶这个事实。
他从别人那里听过,陈奶奶从年轻的时候就经营这家养老院,如今年纪大了,也没有搬到城里和孩子享福,她舍不得这里的老人。
陈奶奶虽然老了,但身体还是很好的,她细心的照顾着养老院里的每一个人,他们走的时候都没有经历什么大病,大家都说是托陈奶奶的福,这里的老人从来不受苦。听到这些话,陈奶奶只是笑着摆了摆手。
如果她知道宋医生这样对待那些老人,一定会很难过的。陈警官送陈奶奶回到了养老院,最终什么也没说。
天刚蒙蒙亮,陈奶奶就起来给养老院的老人们熬粥。王大爷路过时会和她搭会儿话,等太阳露出半个头,粥也就熬好了。
一群年过花甲的人聚在一起吃饭,笑的却像个孩子。
与此同时,陈警官等人也正在审讯宋医生,他盯着宋医生的眼睛,眼神锋利的像一只鹫鹰,最终,宋医生还是妥协了,他确实割掉了那些老人的器官,还杀死了小琳。
他将那些器官卖给一家非法研究所做研究,但是他们一直暗地交易,从来没碰过面,他只需要放在他们谈好的地点,第二天钱就会打到卡里。一年前的晚上,被小琳看到了,单纯的小姑娘最终因为好奇心死在了自己手里。
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巷子里炸开了锅,大家纷纷去铜叔家吊唁,只有铜叔一个人眼神空洞。

铜叔的妻子因为癌症很早就过世了,这么多年,铜叔又当爹又当妈的,好不容易把小琳拉扯大。却不料出了这种事。
好在铜叔很坚强,一个人继续经营着烧烤店,时不时还会给巷子里的流浪狗扔一堆骨头。黄昏后,大家又聚在铜叔的烧烤摊,邻居好奇的问道:“铜哥,这里生意那么惨淡,你又不收钱,真的不会赔本吗?”铜叔笑着摇了摇头,李宛刚来不久,很快也融入了进去,不住的夸铜叔家的肉串好吃,和别家的味道都不一样。
可是没等他们查明研究所,宋医生自杀了。
陈奶奶知道这些事情后,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抹眼泪,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他还那么年轻。”
可同为人类,你就是永远无法从表面窥探到别人的内心。
没几天,老人们又聚在陈奶奶的院子里谈起了宋医生,说没准儿是他故意害死了那些老人,陈奶奶摇了摇头,“不是的,他没那么做过。”王大爷笑她太善良了,总把人想的太好,陈奶奶低着头不说话。
案子虽然没有彻底结束,但报道上还是照实刊登了宋医生偷偷倒卖老人的器官给非法研究所并杀死了小琳的事。
晚上,拿着报纸的人看到这里松了口气。月光撒在地上,他透过窗户向外望去,路旁是那个洋娃娃。
又到了星期天,每到这个时候,陈奶奶都会去城里买一堆新鲜的果蔬,变着花样的给养老院的老人们做菜。她笑着和老人们道了别,便上路了。他们都庆幸遇到陈奶奶这样的好人啊。
与此同时,研究所收到了一条消息,一直以来给他们提供器官的人突然停止了交易。晚上来了一位男子,事实上,他们不止一个合作人,医院的医生也有给他们提供年轻新鲜的尸源,可他们只需要器官,所以当他们烦恼如何处理掉肉体时,这位男子解决了这个难题。

其实并非宋医生撒了谎,一切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已经下班了,陈警官还没有走,李宛摇着头说他太敬业了。此时陈警官正在调查监控,眼前正是那天在监控室里的画面,监控里,陈警官走进宋医生所在的房间,递给了他一杯水,说了几句话,宋医生一脸纠结,当然,监控可不会拍到他出去时扬起的嘴角。
所长被调去了外地,陈警官众望所归的成了新任所长。他继续调查研究所的事,可没过多久,却出了意外。
邻县的一位肇事者逃到了这个小镇,陈警官在抓捕过程中受了伤。这个案子便移交给了李宛。
日子很快又恢复如常,王大爷按时清扫这片街道,陈奶奶细心的照顾着养老院的老人,铜叔依旧把洋娃娃摆在那里。邻里间互帮互助,一切都那么静谧。
李宛毫无头绪,她仔细排查过他们之前交易的地点,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她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那个人对七里巷很熟悉。
他们之前也曾按照宋医生给出的时间去电话亭拨号,但对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显然是知道了宋医生的死亡。
转眼几个月过去,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她问过这里的住户,除了做生意进货的人,没有人会固定时间到县城里去。而那些人陈警官已经调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案子貌似陷入僵局,李宛叫苦不迭,嘟囔着要是陈警官在就好了,旁边的同事给她递了杯水,微笑道:“总不能一直依靠陈队的,没有头绪就从头再开始思考一遍吧,总会看出破绽的。不过有的事情太清楚反而会更痛苦,珍惜现在的感觉吧。”


李宛瞬间清醒,半路接手陈警官所给的资料,但自己好像没有完全过一遍案子呢。李宛再次走访了养老院,问起了宋医生的事。
老人们说那些犯病的人都是由宋医生带去县里医院的,和之前与陈警官一起走访时讲的差不多,没什么新的信息,他确实和医院的工作人员串通好,伪装成医院的医生,在太平间内取走器官,再删掉监控。因为只是个小县城,所以那么久并没有谁注意。
此时老人们又说,那些人肯定是宋医生害死的,李宛又询问那种老人发病前有什么异常,这时他们才突然发现近年来,除了刘大妈在跳广场舞的时候突发心脏病,冬天陈爷爷不慎摔倒之外,其他人出事的时候都没人看见。回过神后,大家更加坚信这一切都是宋医生干的。
这确实是一大疑点,告别了老人们,李宛回到局里,打算重新翻看当时宋医生所说的证词,可是这些东西她已经翻了很多遍了,想了一会儿,她打开了监控,这一举动,使她有了更大的发现,有一天的监控录像不见了。
正是抓捕宋医生的那一天。可是那天全局都在忙这件事情,而且也没有问出什么东西,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晚上,李宛使劲回想当天的经过,但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疑点,当天的宋医生一直一言不发,表情都没怎么变过,除了……对啊,陈警官和他说过话,案子迷雾重重,期待的同时,李宛又有些害怕了解真相。
第二天,李宛去医院探视了陈警官,关心了几句,便进入正题,问他当时和宋医生说了什么。陈警官笑着回答是他的一些家事,不宜过问。见他不愿意开口,李宛只能失望的回去。
不过这时,宋医生的妻子却带来了一份有力的证据。是一封很久之前的信。看样子是刚开始和嫌疑人沟通时留下的,可是他说过他已经烧了,为什么还会留一张呢?
宋医生妻子说她打算搬家时,从床缝中找到的,想来应该对警察有帮助。
回到办公室,李宛迫不及待的仔细浏览了几遍,信中表示很想和宋医生做笔交易,研究所正在做关于人体衰老的研究,他愿意高价聘请宋医生,只需要切掉器官就可以了,而下手的对象,就是养老院里无人赡养的老人。


如此看来,老人们的死并不简单,一定是七里巷的人,所以李宛打算暗地里秘密调查。并嘱咐宋医生妻子一定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
她首先排查了老人们的子女,都是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没有作案可能,老人们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镇子。
他们的死亡证明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尸体不是火化便已经入土了,所以也没有机会进一步检查。李宛决定还是从养老院入手。
过年那天,趁着同事和老人们一起看烟花,李宛悄悄溜进了他们的房间,并没有什么收获,却在查看厨房时发现了特别之处,某个罐子里装着淡黄色粉末,李宛带了一些回警局,经过鉴定,那是亚硝酸盐。
他们的饮食起居都是陈奶奶和一个哑巴女孩在负责,那个女孩从小就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应该不会是她采购的,另一种可能性着实让李宛吃了一惊。
她摇摇头,心里暗道:怎么可能呢?
她调查了本县亚硝酸盐的销售点,一个老板表示确实有一位老奶奶来过几次,最早大概在几年前,不过有几个月没见过了。因为是位老人,所以印象很深。李宛给他看了陈奶奶的照片,果然是她。
警局里,陈奶奶始终眉眼带笑,听了她的供词,大家都无比震惊,实在难以想象,印象里善良和蔼的人却做出如此恶毒的事。
陈奶奶并非不愿意和儿子搬去城里,她的儿子患上了克罗恩病,需要大量的钱治病,这些老人死后很少有人管,所以她才想出这种办法,每天在他们的三餐中加一点,如同慢性毒药,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说:“反正都快要死了,一辈子默默无闻,最后能救回一个人的性命,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而且就当作我尽心尽力照顾他们的报酬吧,这人世间的账啊,是算不清楚的,你以为你给他们申了冤?事实上,只是破坏了这里美好的气氛罢了。”
李宛一时间不能消化,以前种种,怎么能轻易装出来呢?大家都在这片宁静祥和的土地上卖力的藏好自己的尾巴,殊不知这里就是炼狱。
可就在这个时候,宋医生的妻子却来了。签了字,她便进去探视了陈奶奶。
只是李宛忽略了她和宋医生极为相似的字迹。
根据陈奶奶的供词,陈警官出院后很快便找到了研究所,可惜逃了两名女研究员。
这确实是一场大案,不过庆功宴上,大家情绪都十分沉重。第一次觉得寻求真相是一件痛苦的事。
宴后,陈警官突然问了一句:“监控录像怎么少了一天的呢?”
李宛愣了一下,对啊,还有好多谜团没有解开呢,这片土地上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