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7章 未冲动

作者:看人间
2021-03-07 09:00

第97章 未冲动


青鱼回来,似乎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并没有人表示惊讶,就是卫玲珑,都笑着说,“房间还是留着的,自行去擦拭一下,便可住了。”

年汀兰的脾性大家都知道,事情刚刚来的时候是各种脾气大,等事情缓和了,便也就过去了。对于青鱼,年汀兰一直都是偏爱的,就是何木珍,都未曾因为青鱼之前的行径,多做置喙。

“嫂子,父亲可有差人回来?”年汀兰心里还在记挂着玄渊进宫退亲的事儿,他此举实在是来的突然,惹怒了皇上是一回事,大不了就是训斥几句,关一下禁闭,偏偏这事儿,事关曾家,曾家在文官中的影响力并不算小,二殿下公然抗婚,拒绝曾家,这代表着什么,让人无法想象。

当年曾、年两家交好,这婚事虽说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但是毕竟,一没有文书定下,二没有圣上旨意,所以,就算是年阶执意娶了卫玲珑,却也算不得多大的事儿,顶多是两家人有了些许隔阂,走不到往日里那般亲近。

在朝廷里头,那些文官豪士,也奈何不得年寻年阶,两个武将,最多就是兵部略有为难,面上却也过的去的。

只是如今玄渊此番行径,忤逆圣旨不说,还彻底得罪了曾家,此事一出,愿意追随他的人,只怕是少之又少。

“未曾呢,想来是又会在宫中留食了。”按着一贯的习惯,若是年寻早朝之后,有心思要回来用午膳,不论要去做何事,都会派人提前回来知会一声,今日都快到午时了,年寻仍旧未曾派人回来,想来是宫里的事,将他给羁绊了。

年汀兰眉头微皱,神情凝重。卫玲珑将年皓轩支到别处去玩,转而看着年汀兰,“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年汀兰此时并未他人可以商议,不由得握住卫玲珑的手。“嫂子,今日有人来告知我,二殿下今日上朝,在大殿上退婚了。”

卫玲珑心头一紧,“退婚?退什么婚?”

叹了口气,“不知他是受了什么刺激,听说是要去退曾家的婚事。”年汀兰忧心不已,她如今也是有些懵的,只想着父亲能早日出宫回府,也好详细问问这二殿下,究竟是什么个状况。

“那混账东西,如何这般不知轻重?”卫玲珑情绪有些激动,把年汀兰都给吓了一跳,这玄渊做出混账事,她如何这般急?

“嫂子,你,怎么了?”年汀兰神色微微诧异,卫玲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些失态,连忙收拾好情绪。

“没有,只是觉得你曾家姐姐实在是可怜,遇着咱们府上这事儿便罢了,她本与二殿下都是好好的,偏偏二殿下又要去退婚,眼看着这婚期都临近了,也不知道她心里该如何难受?”

卫玲珑总不好对玄渊过多关心,言语里,自然是要拿曾素之来做挡箭牌。

年汀兰听着,总归是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可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父亲今日不回来,我这便只好去请母亲了,拿了她的牌子,才好进宫。”年汀兰此举,已经算是下下之举,他们此番进宫,流程走一圈下来只怕也是好几个时辰了。

到时候,皇上想是都会做了决定,只若是不去,就这般静候在府中,后果也不见会有多好。

卫玲珑略加思索,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只能是年汀兰进宫,因势制宜,才是最好。

“汀兰,如今咱们年府与二殿下,已经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万事咱们都需得以府中诸事考量。”卫玲珑说来说去,终究是说不到心中想说的重点。

年汀兰自是知道她的意思,她的心里自有一番考量。“嫂子,我心里明白,二殿下退婚一事,我自会阻止,万不会让他因小失大,毕竟曾家,是一支不小的力量。”

虽然曾家目前并没有占下阵营,但哪怕他们只是中立,那也是极好。

卫玲珑有些激动的笑了笑,模样状似松了极大一口气,“如此甚好,甚好,只要你想得透彻,便是最好。”卫玲珑是生怕,年汀兰趁此机会,不予阻拦,她独自入主王府,这岂不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了?

年汀兰这边刚刚想到要去请母亲,却还没来来得及往母亲那里去,宫里便来了人。

“年小姐,皇上有请小姐入宫,还请小姐随着奴家一道,走一趟。”

年汀兰心中暗道不妙,这皇上来请她去,也不知是要作何打算?一路上,年汀兰想了无数种可能,这心中实在是不安。

乾龙殿外,交秋之际,已经有凉风阵阵,午间日头不大,但射在身上,却是一种莫名的刺痛。

玄渊跪在殿外,墨发高束,腰背笔直,穿着一身绛红色的官服,蓦然望去,像是一段鼎立石柱。

“年小姐稍后,皇上还在里头议事,奴家进去通报一声。”皇上身边的程公公还是颇为客气,瞧着年汀兰来了,也并未傲慢。

“未曾!”玄渊立即否定了年汀兰的问题,此事他考虑了许久,只是未曾与其他人商议,身子一好,便径直入了宫。

年汀兰看向玄渊,她玄渊那个位置,正好是太阳有光束照过来,恍然给人的感觉,是玄渊自身在发射光芒。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年汀兰如今看玄渊,是越看越觉得,他的五官,颇为好看,到是比玄胤还耐看一些。

“那二殿下是在打什么主意?”年汀兰特意蹲下身来,想要听一听玄渊的想法,她颇为好奇,玄渊不可能是毫无理由,便做出这个决定。

玄渊突然转过身,微微抬头,看向年汀兰,目光炯炯,看得年汀兰脸色一阵发热。

“你!”玄渊的嘴唇其实算不得多么好看,唇色有些深,嘴皮有些薄,但是莫名看得年汀兰脸红心跳。

不由得转过脸,“二殿下是什么意思?”

玄渊依旧紧紧看着年汀兰一字一句,“以前我无法理解你,为何对我总是淡漠无感,经过城门一战之后,我忽然便理解了。”

玄渊忽然一把拉住年汀兰,逼迫她看着他,“汀兰,你父亲能对你母亲一心一意,悉心相护,你相信我,我也能,不论生死贫富,一生一世,一双人。”

年汀兰被玄渊忽然而来的表白给吓到了,慌乱的抽出手,脑海里乱成了一团。

如果说她以前一直在坚持,对玄渊没有过多的情感,但是经过这么多,她的心里,已然在慢慢接受他,更甚者,已经有了他的一席之地,所有的表象,不过是自己在刻意控制。

如今玄渊这般直接,不顾一切,要说不感动,那简直是骗人。

“二殿下,你不该如此冲动!”

良久,才心情平复,眼瞧着程公公已经出来,请年汀兰进去,年汀兰幽幽同玄渊说了这么一句话。

年汀兰入殿,曾志帆,曾素之,年寻,已然都在殿内,年汀兰刚刚行礼,玄渊也跟着进来,依旧是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皇上冷着一张脸,看了看年汀兰,又看了看玄渊。

“朕,还没有与你们算账,你们倒是先来给朕寻些烦心事了!”

年汀兰明白,皇上这是在说那一日临时变道的事儿,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判定的,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年汀兰是规规矩矩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未曾说。

耳边还有着曾素之隐隐的啜泣声,颇有些同情的看着她,本是怜惜,奈何曾素之正好看向她,眼里却充满了怨恨。

“父皇,此时与汀兰无关,是儿臣自己的主意。”玄渊将事情独自揽下,年汀兰颇有些无奈,要说与自己无关,皇上会信吗?

果不其然,“哼”高高在上的皇上冷哼一声,“你要与她成一对鸳鸯,你还敢说与她无关?朕赐给你的曾家小姐,你还嫌多了!”

皇上这话说的有些生气,众人的头低的更低,“父皇,汀兰并不知晓儿臣的决定,还请父皇莫要殃及他人!”

“殃及他人?!”皇上腾地一下站起来,一把抓起桌子上的奏折,一把甩向玄渊!“你还敢说朕殃及他人,你看看曾家丫头,自朕赐婚以来,你们两人什么时候不是出双入对的?这京都,人人都说你看中曾家的,如今你毁了别人的名声,又跑来说不娶了,你是置朕于何地?又是置曾家于何地?”

皇上是真的生气了,脸色涨得通红,那本奏折打在玄渊的头上,又被弹在地上,落在年汀兰的脚边。

程公公走来,年汀兰连忙捡起来寄过去,程公公给她使了个眼色,又微微摇了摇头,这意思,是要他莫要说话?

“年家丫头!”这边年汀兰还没有理解透程公公的意思,皇上立马便喊到了她。

“皇上!”

“唉!”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朕知道,你是个心气儿高的,但是你与曾家丫头一同长大,你们一同嫁给一个夫婿,也正好做一双真正的姐妹,这也无甚不好。”

年汀兰笑了笑,回话,“皇上说的极是!”

“你也不要太多心思,莫要说是皇子,就是外头那些富户,哪一家不是三妻四妾?玄渊只是多一个平妻,日后还会有侧妃,妾室,你毕竟是侯门嫡女,还是该大度些!”

“是,皇上说的极是!”年汀兰只能应和着,莫要说她没有要玄渊只娶她一人的心思,就是有,那也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皇上脸色有些僵,这年汀兰句句应和,他也找不到错处。“日后,你可莫要再怂恿玄渊悔婚了,就是日后成了家,也不许做妒妇,要学着放宽心态,为他多纳妾室,也好开枝散叶。”

年汀兰一听皇上这话,感情是把玄渊所请,都直接安在自己身上了?要自己背下这“悔婚”的骂名?

“咳咳”程公公略微咳嗽两声,年汀兰便只能忍着气,陪着笑脸应下,“是,汀兰谨遵皇上教诲!”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