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都市怪谈:无头骑士传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顾念秦
2021-03-07 11:00

第一章 路灯下的幽灵

深夜的公路上,车辆少的可怜。呼啸的夜风夹杂着破碎的枯叶,冷冷地拍打在起雾的车窗上。

谢宇无奈地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此刻已经将近凌晨时分了,但自己却因为跑业务耽误了时间,这个点还在赶回家的路上。

就在这时,原本空空荡荡的公路前方忽然出现了一辆摩托车的影子。雾气遮挡了视线,他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戴着头盔的人影。

谢宇没当回事,他踩足油门,准备超过那辆摩托车。与它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谢宇特意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辆款式老旧的摩托车,品牌似乎是十几年前流行过的,而现在这个牌子早就销声匿迹了。摩托骑手穿着一身肮脏破旧、污迹斑斑的连体衣,戴着厚重的头盔。

不知为何,谢宇的眼睛忽然与骑手护目镜下的那片黑暗对上了。一瞬间,谢宇感觉那头盔后面好像空无一物。一股莫名的寒意随即涌了上来。

把车开出很久后,谢宇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件事:刚才那个骑手的衣服上似乎有很多铁锈似的暗红污渍,就像大量喷溅的鲜血。而自己刚才只顾着发呆了,一时间竟然没有想起来!回忆到这儿,那才那种恐惧感又一次加深了。

到家后,疲惫不堪的谢宇很快就睡着了。好在这一夜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第二天他就把昨晚的怪事给忘了。

起床后,谢宇订了一份外卖,无聊地坐在床上发呆。他随手拿起床头边的相框,里面是他和父母的合影。照片中的自己满脸憔悴,重重的黑眼圈下耷拉着一张沮丧的面容。

这张照片还是他高中时拍的。那个时候他临近高考,但自己家附近总有社会青年在夜间飙摩托车,巨大的噪声吵的他几乎神经衰弱,整夜整夜的失眠。好在后来的某一天,那烦人的噪音忽然间全部消失了。他的睡眠得到了改善,学习状态也变好了,这才得以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后拿到现在这份薪水高昂的工作。

就在这时,手机铃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父亲打来的。刚一接通,老父亲忧虑焦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昨天怎么走的那条路回家?”

谢宇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爸,你说什么呢?哪条路啊?我一直都是走原来那条路回家的啊?”

“你看看你发的朋友圈就知道了!”父亲烦躁的说。

“搞什么啊,今天又不是愚人节…”谢宇嘟囔着打开了自己的微信,却在一瞬间愣住了。

屏幕上显示,自己在昨晚十二点四十分发了一条朋友圈。那是一张自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配文。下面的定位信息写着“星桦路”三个字。

仔细一看,照片里的自己正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而透过身后的玻璃窗,可以隐约看到一个身影---那是一个戴着头盔、穿着破旧连体衣的摩托车骑手,而他正转过头来对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第二章夜幕下的钢琴线

谢宇吃了一惊,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昨天拍过自拍发了动态,也不记得自己到过星桦路。

星桦路是谢宇以前的家所在的地址,但父母在他上大学后就搬离了那里,那个地方也早在几年前就废弃了。现在,星桦路已经变成了一片荒凉破旧的城中村。而且,星桦路与自己目前的住址正好是方向相反,自己怎么可能绕那么远到星桦路去呢?

难以置信的谢宇调出了自己的行车记录,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昨晚真的绕了一大圈来到了星桦路,之后才转回了家。但是,他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了。难道自己失忆了,或者因为过度劳累而产生了幻觉?

然而,昨晚那个诡异的摩托车骑手却还清晰的印在谢宇的脑海中。谢宇颤抖着双手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电话那头的父亲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出了几个字:“你等着,我们明天就回家。”

原来,谢宇的父母在外地参加葬礼,因此暂时不在家。谢宇敷衍的答应了一句,不安的挂掉了电话。不知为何,父亲的语气有些怪异,他似乎在向自己隐瞒着什么。

因为这件事,谢宇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同事郭淼看到他满脸疲惫的样子,关切地问:“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没事,就是昨晚睡得晚了。”

谢宇不敢让郭淼知道这些事,因为他觉得郭淼也很有可能会被牵扯进来。郭淼正是自己当年在星桦路的邻居,他和自己同岁,那时也正要高考。他爸爸老郭和自己父亲的关系也很密切,只是搬家后就极少联系了。

“哦,以后注意休息啊。我先开车回去了。”

郭淼拿起公文包,转身离开。望着他的背影,不祥的预感忽然在谢宇脑海中蔓延开来。

在单位忙完一天的工作后,谢宇准备开车回家。今晚他格外注意了自己的行程,确定自己走的是正确的回家路线。

拐入与自己家相邻的街区时,谢宇才如释重负的放下了悬着的心。这下应该不会有差错了吧。

可就在这时,刚才还月朗星稀的夜空忽然升起了厚重的浓雾。谢宇暗叫不好,急忙猛踩油门,想赶紧回家。

然而,周围的景物却渐渐变了样。熟悉的社区建筑变成了一片荒凉的城中村,眼前出现了一块破旧的路牌,上面赫然写着几个暗红色的字:“星桦路”。

谢宇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只想立刻冲出这该死的诡异地方。就在他要加速的瞬间,眼前的景象却吓得他猛地刹住了车。

凄清透亮的夜光下,道路两旁的路灯之间缠满了透明的、坚硬的钢琴线。它们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泛着冷酷的金属光泽,像一张嗜血的巨网。

钢琴线虽然与钢琴联系在一起,却并不唯美。钢琴线是特种钢丝,韧性极强,这种线磨锋利后能承受巨大的冲击力,加上巨大速度下产生的张力,会具有巨大的杀伤性,甚至能瞬间削断人的骨头。

望着由钢琴线织成的巨网,谢宇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刚才若是自己加速冲了过去,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可怕的后果呢。

夜色里,根根生锈的钢琴线上似乎正带着斑斑暗红的血迹。

第三章 旧报纸

远处隐约传来了摩托车引擎发出的刺耳声音。谢宇惊讶地转过头去,看到昨晚那个摩托骑手正在自己身后。

摩托车加速向他驶来,在将要超过谢宇车子的一瞬间停了下来。骑手用腿把车子支在原地,戴着头盔的头转向了谢宇,缓缓吐出几个字:“你是谢宇?”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谢宇紧张的问。

“你可能还记得我。”骑手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举起手套,示意谢宇看这里。

谢宇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他的手套,某些尘封已久的记忆似乎又被唤醒起来。

那是一双印有品牌图案的联名款手套,在十几年前的青少年中非常流行。

但是由于价格昂贵,爸妈一直没有给他买。那天,放学回家的谢宇在等公车时偶遇了一个社会青年,他的手上正带着一双谢宇梦寐以求的手套。好奇的谢宇便带着艳羡的目光凑了上去。

青年不比谢宇大几岁,两个人以手套为话题,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后来谢宇坐公交车回家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青年。这么多年了,想不到青年还记得自己,而他却早忘了对方的名字。

不过他为什么要一直戴着那十几年前的手套呢?

满腹狐疑的谢宇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骑手的动作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他缓缓取下了自己的头盔,而他的脖颈上,竟然空无一物!

他的头颅去哪了?谢宇剧烈的颤抖着,连握紧方向盘的力气都没有了。

头盔之下,骑手空洞的脖颈似乎还在向外渗出鲜血。

停了一会儿,骑手没有再理会谢宇。

他又戴上了头盔,踩足油门向前方驶去,瞬间就超过了谢宇的车。很快,疾驰的摩托就消失在了谢宇的视线中。而那个低沉的声音又在谢宇背后响了起来:“我超过你了。”

谢宇惊恐地回过头去,却发现身后空无一物。转过头来,他看见眼前的景象已经变回了自己熟悉的街区。惊魂未定地谢宇回家后立即给父亲打了电话。

这一次,父亲的反应更加怪异。

他沉默了很久,最后也只是短短地说了一句:“我们马上回去,你再等几天。”

谢宇觉得父亲肯定知道些什么,却一直隐瞒不说。可他逼问了半天,父亲还是不愿意多讲。无奈之下,谢宇只得挂断了电话。

他静静地坐在床上,开始思考一切获知真相的办法。当年在星桦路上一定发生过什么,只是那时父母没有告诉自己。而当年发生的事,也一定和那个没有头颅的社会青年有关。最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谢宇就来到了附近的一家旧书摊。他花高价买了十几年前的旧报纸,仔细翻找着关于飙车族和星桦路的新闻。

泛黄的纸页间,一则新闻标题忽然吸引了他的目光:“多名飙车党惨死星桦路”。他赶紧看下去,一件陈旧的往事渐渐清晰起来。

第四章尘封的往事

原来,恰好在十几年前的今天,星桦路上发生了一起极其惨烈的事故。

有人蓄意在当地飙车族必经的道路之间拉起了一条锋利的钢琴线,而几个深夜飙车的社会青年则在不知情的状态下正好撞了上去。

摩托车极快的速度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把钢琴线变成了嗜血的断头台。一瞬间,摩托骑手们的头颅就被锋利的钢线整齐切断,平静祥和的街道瞬间被染成了一片血红色的地狱。

因为缺少证据,放置钢琴线的人一直没有被找到,这件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坊间一直流传着几种说法,有人认为与飙车族敌对的小混混集团是凶手,也有人认为是周边的居民因为无法忍受噪音才想出来这样一个复仇的办法。

放下报纸,谢宇的心情十分沉重。他隐约觉得父亲肯定参与了当年的事件,而且自己现在遇到怪事也应该与此有关。他再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却没人应答。就在他要挂断时,手机订阅的市内新闻软件忽然弹出一个提示框:“今日头条:星桦路发生惨烈车祸,造成两人死亡。”

谢宇赶紧打开新闻界面,遇难者信息一栏提供的照片里赫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正是郭淼和他的父亲老郭!根据报道,车祸极为惨烈,现场惨不忍睹。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谢宇一看,是父亲打来的。“小宇啊,我跟你妈回来了,现在正准备打车回家呢…”

“不要打车!”谢宇忽然发疯似地大吼起来,“你们就呆在原地,不要离开!我现在开车去接你们!”

说完,他不顾一切地冲下楼,奔着车站的方向疾驰而去。如果父亲真的是当年事故的凶手,那他现在一定非常危险。就算他害死了人,可毕竟也是为了让儿子不受噪音的干扰。谢宇发誓,自己绝不能让最亲爱的父亲受到鬼魂的伤害。

由于太过激动,谢宇已经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就在他准备冲过最后一个十字路口时,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了一个熟悉身影。正是那个无头骑手!此刻他并没有带头盔,空空如也的脖颈连着躯体,看起来格外恐怖瘆人。无头骑手正加足了马力,朝着自己直冲过来!

谢宇急忙打方向盘,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霎那间,无头骑手猛撞向他,在将要接触碎裂的一瞬间,竟然像虚空一般直直穿过了谢宇的车身。

目瞪口呆的谢宇望着超过自己的骑手的背影,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汽车就失控似的往斜前方撞去。等到谢宇看清那是一辆疾驰的大货车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伴随着巨大的碰撞声和撕心裂肺的疼痛,谢宇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听到了一句熟悉的耳语:“我超过你了。”

醒来时,谢宇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身旁坐着焦急等待的父母。看到儿子醒了,他们赶紧凑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虚弱的谢宇看着神色复杂凝重的父亲,缓缓吐出几个字:”…爸,我都知道了。”

父亲听到这话,低下头去,默默不语。半晌,他才缓缓抬起头来,对谢宇讲述了当年事故的真相。

那时,谢宇和邻居的几个孩子正临近高考,但是附近的社会青年们却总是在深夜飙车,严重影响了孩子们的休息和学习。忧虑的家长们曾多次找飙车族协商,但叛逆的青年却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最终,无奈变成了愤怒,忍无可忍的几个家长想出了一个残忍的复仇计划。

用这种方法既能除掉飙车族,还不容易被发现。于是,由谢宇父亲和老陈带头,家长们一起设置了这样一个残忍的杀人陷阱。

而被杀的几个人中,就包括那个曾与谢宇交谈过的戴联名款手套的青年。

说到这里,父亲早已泣不成声。“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忏悔,为此还故意不相互联络。本来以为这事最后会慢慢淡去,谁知那些死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们,现在又出来复仇…”

看着父亲苍老憔悴的面容,谢宇心情复杂地握紧了他的手:“没事的,爸。我觉得那个鬼魂还记得我,我以前和他聊过天,他可能不忍心害我。你看,我经历了这场车祸,却没有丧命。所以咱们都会没事的。”

父亲半信半疑地盯着他,最后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五章 梦中的无头骑士

因为伤势很轻,谢宇很快就出院了。

令人惊讶的是,那场事故中的碰撞非常剧烈,汽车的车身都被压扁了,而谢宇却只受了点皮外伤,这简直堪称奇迹。

从此之后,他格外的小心谨慎,连上下班都是坐公交车,平日里也尽量不出门。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谢宇都没有再遇到什么怪事了。

他的生活开始一点点回到正轨上来,父亲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只是他还无法彻底从郭淼死亡的悲伤中摆脱出来,有时依然会回忆起这个老邻居兼同事。

又过了半年,就连郭淼也渐渐从谢宇的心中淡了出去。他给自己买了辆新车,又能像从前一样开车上下班了。

这晚,结束了一天辛苦工作的谢宇像往常一样喝了杯热牛奶,准备美美的睡个好觉。

第二天起来后他还要安排家庭度假的事呢。

谢宇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然而,今晚的梦境似乎有些熟悉,又有些怪异。梦中的谢宇开着自己原来的那辆旧车,正漫无目的地行驶在荒凉破旧的城中村里。

忽然,眼前的路牌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上面正写着“星桦路”。

谢宇一惊,感到了巨大的恐惧与不安。他能明确的感知到自己现在正在梦里,但他用尽各种办法,却还是醒不过来。就像身陷巨大的梦魇一般,谢宇痛苦地挣扎着,反复睁眼闭眼,却还是无济于事。

这时,身后传来了引擎发出的隆隆声。谢宇绝望地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依然没戴头盔,缺了头颅的脖子孤零零的立着,就像一只畸形的怪物。

忽然,谢宇猛然想起了无头骑手曾经说过的话。如果自己不被他超过的话,是不是就能摆脱危险了?这样想着,谢宇使出浑身力气猛踩油门,心里祈祷着不要被他超过。

然而,透过后视镜,谢宇看见无论自己如何加速,身后的骑手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靠近。超过他的一瞬间,无头骑手似乎向谢宇举手示意了一下。那双手上,正带着谢宇熟悉的破旧手套。

接着,他的背影迅速消失在远处的强光中,谢宇耳边传来一声低语:“我超过你了。”

刺眼的强光瞬间消失了,谢宇的眼前猛地出现了一座深不见底的悬崖。他还来不及刹车,失控的汽车就猛地冲了下去。

看到漆黑深渊的一瞬间,谢宇的心仿佛被人握住似的停止了跳动,接着就陷入了永恒的沉寂。

第六章尾声

谢宇的葬礼上,他的父亲像失了魂一样紧紧抱住儿子黑白的遗像。憔悴枯槁的脸上,他绝望的眼神空洞的像一张白纸。

几天前,一向身体健康的谢宇却因为心脏病突发死在了家中。

据说,他是在梦境中死亡的。他很可能梦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在那瞬间心脏骤停,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处理完儿子的后事,谢宇父亲便开始整夜整夜地做起了噩梦。他说梦里总有几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在自己耳边不停地说话,那嘈杂的声音直到天亮才渐渐褪去。

因为担心老伴的情况,谢宇妈妈便带他到另一座海滨城市旅游散心。自然美景似乎缓和了他的悲伤,谢宇父亲终于不像平时那样阴沉了。

从景点回宾馆的路上,谢宇父亲打开车窗,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冷冷的海风吹过面颊,把他冻的猛一激灵。就在这时,耳边隐约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

后视镜里,一个穿着破旧连体衣、带着头盔的骑手正在向他驶来。

他像失了魂一般呆呆的望着那个身影,直到摩托骑手超过了自己,化成远处一个模糊的点。

后来,一则耸人听闻的都市传说开始在城市里流传开来。

据说,深夜行车的人会在某些路段看见一个穿破旧连体衣的摩托骑手。他戴着头盔,而那头盔之下并没有头颅。

如果你被他的摩托车超过了,就会因突发的诡异车祸而死去。

所以,深夜出行的人一定要格外小心。说不定此时此刻,你的身后就默默跟着一个没有头颅的骑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