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曾经的记忆:基因修改技术

作者:慕瑶
2021-03-07 15:01

楔子

反转录病毒:一种千百万年来,影响着物种进化的病毒。

正文

此时此刻,到了我必须要写点什么的时候了。虽然说,明日之后,我自己都无法相信我接下来记录的这些内容。

我叫陈念初,女性,今年30岁,是全国第6批被集中修改基因的公民。

天亮之后,我将要前往基因修改中心,在那里,我将会感染专门为我设计的反转录病毒,并且按照规定在那里隔离40天,直到我编码大脑皮层的基因全部被重新编码,我也将彻底重生。

在此之前,我需要写下这篇回忆录,尽管我知道这样做或许是徒劳的,但是我坚信,我们的经历是不应该就这样被湮灭。

我是我国基因修改工程诞生的第3代人。这就意味着,我从一出生就不是那么的纯粹。

我记得,我的妈妈告诉我,她为我选择了大眼睛,高个头,只可惜我妈妈的愿望太过大众化,以至于我们这一代人,眼睛那是一个赛着一个大,个子也是一个比一个高,完全超出了正常比例,反倒是小眼睛矮个头更为美丽。

虽然我不幸的成为了大多数,但我的生活还是有值得庆幸的事。

在我儿时那个时代,基因修改技术很有限,每个人还能保持着很强的个人特征,并没有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发展。

6岁之前的时光是快乐的。我们在那个年纪可以感受到难得的原始力量。原始的基因编码序列造就了天然的美丽,那样的美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你可以听到不同的口,不同的声调,你甚至可以通过一个嗓音就知道他是你要等的那个人下。只可惜,这些美丽的特征,都被后来那些冲昏头脑的人们,看成了低劣甚至是落后的象征。

不过我相信,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一切又将回到从前,回到那个最原始的开端,每个人拥有不同的外貌,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性格,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多姿多彩。

6岁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因为搬家的缘故,我们来到了省城,很可惜的是,父母来到新单位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几天,便被一个残酷的现实,弄的七荤八素。

我从来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笨的人,但是当我出现在人造天才的面前时,我相信自己渺小的连受精卵都不如。

省城的学校要求父母利用反转录病毒技术去修改我的大脑,以便使我的大脑可以达到90%左右的利用率。

这是我人生第1次接触反转录病毒技术。

在一家国外公司的服务部我住了100天,在这100天内,我深刻的体会到,大脑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次改变之后,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一目十行,彻底过目不忘,还能马上举一反三。这样的体验实在太有成就感了。或许我以后还会有些怀念,不过我应该再也不会拥有这些记忆了。

这家外国公司为了证明他们的服务很到位,在最后10天内,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飞快的学完了小学所有的内容。

再次回到那所小学,我的大脑被鉴定开发程度已为93%,至此我便顺利的进入了学校的生活,成为了一名学生。

我的经历和绝大多数同龄人是一样的,从此反转录病毒技术一点点潜移默化的合情合理的改变着所有人。

直到我15岁离开家去读大学时,我早就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了。

在那过去的9年时间内,我改变了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所有的内脏,我的皮肤,我的骨骼,是的,你没有看错,我几乎改变了我所有的一切。而那个原本的我可能仅仅只存在于身份证中,那一长串隐藏起来的基因编码数字。

此时此刻,我看着自己年幼时的照片,我很难想象那个5岁的小女孩和此时此刻的我,是同一个人。

不过这一切都将不再重要了。

在我15岁的那一年秋天,一件足以改变全世界的事情发生了。

或许即便所有人都会失去这段记忆,但我坚信这件事情也必然会被记入史册。

在那一年,众多国家同时出现了一股名为化神计划的浪潮,人们疯狂的痴迷于基因技术。

经过几百年的研究,人们坚信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基因的所有秘密,可以任意改变基因,让人类无限的接近于神。

化神计划一经提出受到了全世界所有人的追捧。在所有人的努力下,世界上古今中外的所有神仙都被一一列举了一遍,无数的科研机构开始针对不同的神仙展开深入研究,不到一年的时间,第1批化神反转录病毒便被研究了出来。

此时此刻我必须要承认,在二十岁之前我也是一名狂热的化神崇拜者。

那个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记录我发现的新神仙,并且不停的对比着哪个神仙更好,更完美,憧憬着未来成为一名无所不能的女超人。

这个美好的梦想一直持续到20岁,当我走进工作岗位时,我才恍然发现,过度的改变或许并不一定仅仅只是美好。

我是一名医生,我的主要工作是为人们检测基因的稳定性,修复突变基因,所以我也间接的成为了一名基因程序员。

在10年前的那个时候,人们对反转录病毒技术的研究已然达到了顶峰。

世界各国的科学家,狂热的从事着各种惊心动魄的实验,但不得不承认人类的创造力被无限的激发,没过多长时间,飞天遁地早已不是一个梦想。

“人类基因承受能力是有一定范围的,一旦修改力度超过了这个范围,便会产生难以控制的突变,基于这样理论进行的试验是有背人伦的!”这是我国发言人在国际大会上的原话,但可想而知,当时没有一个人理会他。

在那个时候,人们彼此之间谈论的最多的话题从来都是,我可以看见紫外线红外线,他可以利用电能,她可以进行光合作用……

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看似不可思议的能力,很快就变得根本不值一提。

大家看后千万不要惊讶,毕竟我26岁时的生日礼物就是得到了一个无懈可击隐身的能力。

尽管基因修改技术突飞猛进并且一本万利,但好在我国领导高瞻远瞩。当时在我国明确立法规定,这种超级基因修改项目每人每生只能进行一次。现在看来,真是幸亏如此。

自从化神计划的科研结果被大量地用于商业经营,人们的基因稳定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我所在的医院就接连送走了几十位,因为基因消融而离世的患者。

我写到这里,想必你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化神计划,或许从最初开始就只是一个阴谋。

在那个年代里,从事基因修改服务的公司有很多,多到就像历史书中那随处可见的餐厅一般。各种反转录病毒修改基因的商品。充斥着人们的生活,人们可以像选择衣服一样任意的选择自己的肤色,身高,说话的音色以及自己的消化道。

就在反转录病毒基因修改技术走进千家万户的时刻,一场战争正悄然的来到了舞台的中央。

那是一个必须被记录下来的日子,也是最想被遗忘的日子。

那一年我28岁。

地球南边的一个小国家突然出现了全国公民集体失忆,消息一出,震惊了全球。

那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土著民族国家,但最奇怪的是,在这场悲剧中,除了本土国民以外,外国大使一个也没有受害。

这是公然的宣战,但很惋惜的是,在当时那个时候全世界人民竟然都没有做出正确的反应。

无数的科学家在第一时间对这个奇怪的现象作出各种解释,甚至有人说这是因为种族进化不够高级而导致的,谁都没有朝着战争的方向思考过一下。

人们纷纷试图恢复这些人民的记忆,各种举措层出不穷,但最后都毫无疑问的徒劳无功。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些人的基因被扣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

说实话,我现在都能听到,敌人们在那个时候发出的尖利的笑声。

有幸见到我这些文字的后人们啊!你们很难想象,那些敌人的科技已经进步到了何种令人恐怖的地步。

他们的科技进展就像杂草一样疯狂,并且充满了侵袭性

你们很难想象,无数的人可以自行将身体分解成原子结构,仅凭借着一股能量相互联系,并且可以任意拼装回去。

凭借这个超越人类极限的能力,世界原本一切物理规则都不再合理,他们完全做到了和神一般凌驾于凡人之上,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甚至可以征服时间。在他们面前飞天遁地,根本不值一提。

直到这个时候,大众才渐渐苏醒。我们意识到,这些人早已将人体的能量激发到了最大化,任何物质在他们面前都是形同虚设,战斗力简直所向披靡。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人体不能长时间稳定的处于这样高能耗状态。几十天后,第1批和全人类为敌的超级人类便只剩下了不到100人。

尽管如此,全球大部分国家还是被迫沦陷。毕竟这些超级人类制造者本人的能力,并不比这些雇佣的士兵弱多少,有的超级人类甚至就是科研人员本人,战争趋于白热化,以至于在极短的时间内,无尽的恐慌便笼罩了整个地球。

半个地球成为了沦陷区,恐慌的人们总是在抱,死去的人们就此消逝,但活着的人却永不得安宁。

敌人们宣称为了尽到神的职责,他们需要净化所有人,得到所有人的信奉,于是不计其数的人被篡改了原有的记忆,成为了敌人的奴仆。敌人不停的向我们展示着他们强大到变态的武力。

超级人类的存在对于我国而言也是压倒性的威胁,毕竟想要在短时间内制造出这么多可以与之抗衡的超级人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世界上没有一个科学家会心甘情愿的认输,但是在我29岁初春的时节,最让人们感到悲伤绝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一天阳光晴好。

一个名为初始之神的男子,突然间同时出现在了世界各国的首府,他扬言他是人类共同的神,所有人都将成为他的子民。

他的样貌我记得很清楚,所有人都不愿相信那张大义凛然的脸上挂着令人望而生畏的笑意,并且没有人会怀疑,他诺言的真实性。

他所言不虚,全世界从那天开始进入了为期51天的暴乱。世界各国都是全民皆兵,尽管实力太过悬殊,但是。还是争取下一段难得的时间。有太多痛苦的回忆,停留在那段时光当中,尽管没有硝烟,没有战火,但是对战争的恐惧依然折磨着活着的每一个人。

在那一段时光中,人们甚至在想,或许我们最开始就应该和敌人一样,任由科技发展,而不是加以束缚,也许那样的话,此时此刻并不会有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不会连反抗都没有能力。

悲观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直到一群人的出现。

赵成平,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

我的这个故事讲到这里,结尾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

我自然是活了下来,不然我也没有机会做这件事情的见证人。

但是赵成平,我必须要提一提,必须要让后人记住他的存在。

他是我的老师,他并不是全国最顶尖的基因专家,但你不得不承认,他一定是脑子转得最快的那个人。

有一句很古老的话叫做解铃还需系铃人,用在此处,我觉得很是妥当。

就在战争最为焦灼的时刻,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如何提高人体能量值的时候,世界上有一小部分人,成功的想到了后退一步,看到了那些被所有人都忽略掉的景色。

没错,就是6天的时间,仅仅只是6天的时间,一种并不复杂,但全新的反转录病毒,作为武器被投放进了人群。这种病毒传染性极强,感染后并不会出现明显的症状。

我觉得这是釜底抽薪的一招,也是铤而走险的保命方法。

这个病毒会感染所有人,被感染者的细胞能量都将得到提升。如此一来,对于那些原本就处于一种临界高值状态的人而言,都避免不了爆体而亡,消散的无影无踪。

这的确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直到今日,敌人的势力已经得到了遏制,但是世界并未和平。

我记得有人跟我们说过,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的脑子都跑的实在太快,以至于我们的心早就与之脱节,我们没有能力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便永远无法改变未来。

或许修改基因技术,可以让我们拥有近乎神一样的能力。但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样的能力并不能像神一样保护我们。

我们应该回到从前,回到从前去找,会被我们遗失掉的心。

就在两个月前,全世界统一开展一项名为记忆清除计划,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反转录病毒基因修改技术将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人类的未来将会走向另一条轨道,没有不受控制的超级力量,每天都能生活的自由自在。

我是你们的朋友,也许我现在并不叫做陈念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