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夜幕审判·猎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离陌尘
2021-03-07 19:00



对面又搬来了新的邻居,山泽是在楼下买菜的时候遇到的,这个人长了一米八的大个子,身段修长,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看起来文质彬彬,一看就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山泽回到家里,估摸着对面也上楼了,就走到窗边,将眼睛凑近了望远镜去看。

这个男人应该还在处理工作吧,或者是喜欢写写东西或者打游戏,总之大多数时间,他一直都在电脑旁边坐着,手边还放着一个白瓷水杯。

山泽觉得,男人应该不是在处理工作的事情,因为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他依稀可以看见,男人停顿的时候,会把修长的手扣在手边的杯子边上,看起来很安逸。

像是在构思着什么一般,突然有开始敲敲打打。

山泽第N次对男人的身份做出个各种假设之后,开始注意男人的生活。

这一天,依旧是没有什么收获的一天。

山泽看着男人伸了个懒腰,然后把电脑合上,起身进了卫生间。

这个小区是中高级别墅,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山泽想,这个男人一定是一位高级白领,闲暇下来,还是一位小说家。

他喝了一口手里的红酒,这个时候,男人从卫生间走出来了,山泽再次把眼睛凑了上去。

男人上半身的六块腹肌非常好看,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然后走到窗边,伸手关上了窗户,走向卧室。

山泽喝完手里的最后一口红酒,离开了立在窗边的望远镜。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个无聊透顶的白领,山泽这样想着,就打算今天回去之后,把望远镜换一个位置,看一看住在后面的住户或者什么的,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值得他第一手看到。

从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山泽看见了对面的男人。两人打过几次照面,相对比较熟悉,于是都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哇,女朋友很漂亮呀。”山泽摆出来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嗯。”男人也笑的如沐春风。

男人的身边跟了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浓妆艳抹,但是偏偏生了一张娃娃脸,甚是好看。

果然是个精英,谈恋爱也这么不一般,要是他,就喜欢胸大屁股大的。

山泽这样想着,提着大袋大袋的东西就上了楼。

夜晚的风很凉,山泽把阳台上的窗户关上之后,又看了一眼住在自己身后那家正在揪着老婆的头发往墙上撞的男人一眼,然后又把望远镜抬起来,继续看对面那个男人。

今天他带了妹子来,看他那文质彬彬的模样,应该也就是给妹子做个饭啥的吧。

即便这样,山泽还是对那个男人充满了好奇,总觉得他不应该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对面烛光摇曳,那个妹子果然还没有走,她似乎是喝了一点就,娃娃脸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红,有点可爱。

如果是他,看到此情此景,怕是要忍不住了呢!

可是那个男人倒是真的沉得住气,他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子,又夹了一些菜在女孩的碗里。



正经人的生活,果然很无聊,山泽觉得,还是背面那个正在打人的男人更有看头。

山泽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正准备离开,隐约看见,对面的男人似乎抱起了女人,放到了沙发上。

哎呦,有趣!

山泽这样想着,就凑近了一些看。

果然,该有的情节还是少不了的。

男人开始在女孩的身上摸索,然后压了上去,山泽喝着红酒,看着对面一场有些朦胧但是依旧震撼的活春宫,不由自主的吹起了口哨。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

对面的那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难道是不胜酒力,已经醉倒了?

山泽继续好奇的盯着对面。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只见男人结束之后,竟然伸出手,探向了女人的脖子。

他身下的女人立刻挣扎起来,是那出于本能求生的那种挣扎,这一点更证明了刚才女人是处在昏迷的状态。

什么仇什么怨啊喂!

山泽嘟囔了一声,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觉得一阵恶寒。

但是好奇心驱使他继续看过去。

女人已经没有了动静,男人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抱起女人进了卫生间。

这是要处理尸体吗?碎尸之后扔进化粪池吗?

山泽突然想起来之前某小区的一则新闻,他有些害怕起来。

如果这个男人也干了同样的事情,那么这小区还怎么继续住下去?

山泽无奈极了,也没有心情再看了。

但是他还是想在望远镜里面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这样好歹,好歹到时候可以给警方提供点线索什么的。



男人出来了,他依旧披着他惯常的睡衣,只是怀里的女人一丝不挂,身段姣好。

可是,这是一个死人啊。

山泽看着对面的情景,觉得吓人极了,这个男人,是要干什么?

男人拿出一身粉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就像是玩具店里面芭比娃娃穿的那种吧。只不过,穿在一个真人的身上,显得有些奇怪。

男人又拿出一个化妆盒,等等,化妆盒?

然后,他就像是美妆博主一般,给那个女孩子画了一个特别精致的妆。

最后一道工序,是黄色的假发。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展现在山泽面前的,就像是一个从故事书里面走出来的芭比娃娃。

好美,这个女人那张娃娃脸,配上这样的妆容和打扮,简直绝配。

山泽忍不住啧啧称奇,直到他感到一道带着寒意的目光朝着他看过来。

他顿时觉得后背生凉。

男人看了一阵,起身把窗帘拉上了。

山泽站在黑暗中,半天不敢动。

不会的,那个杀人犯不会看到自己的。毕竟,自己这边连灯都没有开,全凭着自己的望远镜给力。

没开灯,在黑夜里,怎么看得到对面的人呢?

错觉,一定是错觉。

山泽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上床睡觉了,梦里隐隐约约,有女人的哭声。

他不知道是背后那个被家暴的女人在哭,还是对面那个被杀死的娃娃脸女人在哭。



背后那家家暴的男人失踪了,女人贴出来寻人启事四处找她的丈夫。

山泽这些天隔着望远镜,却看到女人在家里,终于不用再挨打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

山泽这样想着,又准备下楼去采购一些吃的。然后看到后面房子的门口,几个记者正在采访那个可怜的女人。

“请问,有人说你的丈夫经常家暴你,是不是真的?”一个记者举着话筒,眼睛里面似乎还闪着光,似乎想要证明什么猜测。

女人拉了拉自己穿着长袖的胳膊,山泽知道,她的手臂上,有很多皮带抽出来的伤痕。

“是。”良久之后,女人说话了:“他经常打我,就在失踪的前一天,他还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山泽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正准备走开。

“我知道那个男人在什么地方。”身后传来特别轻的耳语,山泽被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却见对面的男人穿了一身海蓝色的西装,温柔的看着自己。

“什么?”山泽有些奇怪的看着对方:“你要是知道,应该去跟记者说,和警察说啊,跟我说又有什么用啊。”

男人轻笑了一声:“我是开玩笑的,我搬过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想请身边的邻居吃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赏脸到我家里坐坐呢?”

山泽吓得瞪大了眼睛,其实他长得很是好看,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就像是童话里面的王子一般。

但是他自己看不到,他想到的是,那个男人杀死的那个女人,那个被做成芭比娃娃的女人。



“改天吧,今天我有点事儿。”山泽礼貌的推脱了男人的邀请,提着采购好的东西往回走。

是不是得搬家了呢?

“这周末吧!”身后男人的声音传来:“你应该喜欢吃川菜吧,我会做,到时候亲自下厨给你,你一定要把别的活动都推掉哦!”

山泽的脚步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心情,这下转身,对着那个男人扬起一个天真无邪的笑脸。

回到家,山泽就把门反锁了起来,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之后这才放心的坐在沙发上。

他有些害怕,但是又觉得,这个男人叫一个男人去,总不至于还有着同样的打算吧?

山泽想,看来这回要打一场硬仗了。

他这样想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优哉游哉的下了地下室。

总得有点儿准备吧,不能坐以待毙。

周末,山泽尽可能的打扮的学生气了一些,毕竟他年龄本身也不是很大。

他提了礼物给男人,这是在他的家里最常见的红酒。

男人似乎已经等待多时了,他是系着围裙给山泽开的门,一开门,山泽就闻到了好闻的川菜香味。

厨艺的确不错,山泽这样想着,就递上了红酒:“这红酒是平时我就常常喝的,给你送来分享一下,就当是答谢你的饭了。”

男人冲着山泽温润一笑,依旧是如沐川风。



一顿饭吃的很香,山泽看着眼前已经晕倒的男人,费力的把他抬了起来。

若不是目睹他上次的行为,山泽可能真的会着了他的道儿。

下药的方式果然高明,可惜啊,他也是有准备的。

山泽把男人绑好,这才打开电脑。

这个男人,原来不是搞创作的啊!山泽啧啧道:“这些视频,都是他自己拍的吗,他手底下,竟然有这么多条人命吗?”

电脑里,是一些聊天软件,和一个放着血腥照片的文件夹。

文件夹都是命名好的,山泽在末尾的一个新增的空文件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人,杀人动机是什么,又为什么会选上他们?

山泽有些费解,再次检查了一下绑着男人的绳子,这才放心的下了地下室。

地下室放着好几个冷柜,而这些冷柜里,站着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芭比娃娃。

除了娃娃,还有,王子。

山泽站在那个黑色西装,打着领结的王子面前,他突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男人会盯上自己。

他哑然失笑,他的确比这个王子好看多了。

背后似乎有什么声音,山泽警惕的回头。

只见刚才明明已经被绑住的男人正扶着受伤的脑袋,颤颤巍巍的走下来。

嘴角,还挂着笑。

“很美吧,你想要成为我的艺术品吗?”男人的声音想起来,在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室,显得格外渗人。

山泽的脸上依旧挂着王子一般的笑容:“你以为,我不会想到,你能下来吗?”

就在男人愣神的瞬间,山泽扑了上去。



山泽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打开冰柜,从包里拿出一双手臂,放在面前仔细端详了半天。

这双手,修长又好看,还会化妆,还会杀人······真真是一件充满了罪恶的艺术品。

山泽把手放了进去。

全了,真的全了呢!

山泽的眼神有些欣喜。

这颗头和上身,就是前两天失踪的那个家暴男。他打女人的时候,那凶恶的嘴脸,让山泽觉得,他那颗头,就是世界上最罪恶的头。

胳膊自然不用说了,最新鲜的。

这个腿啊,尤其是那个玩意儿,这是前阵子到处奸淫少女的那个犯人的。你说,这种人的下半身是不是很罪恶啊。

把最为罪恶的东西发现,然后拼接在一起,算不算一场,审判呢?

山泽盖上冰箱的盖子,慢悠悠的上楼去了。

太困了,得睡会了。

后记

本市新闻,在某别墅区发现一住户失联。警方开门之后,在地下室发现几个冰柜,冰柜里的人都被化妆成芭比娃娃,手段残忍无比。

警方怀疑,是房子的住户行凶后潜逃,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山泽关掉电视机,看着对面,笑道:“不会有人发现你在哪里的,亲爱的王子。”

他突然想起来,男人咽气之前盯着他,笑的依旧好看:“那个男人在你那里吧,我们不过是一样的人。”

一样吗,一点也不一样好吗!

他觉得,下一步要把收集罪恶的方式细化一下了,比如那些搬弄是非的嘴巴,喜欢偷听别人墙角的耳朵。

这样的话,他这双总是偷窥别人的眼睛,是不是最终也得安排上啊。

隔着玻璃,山泽看着自己的眼睛,微微一笑,就像天使一般。

猎杀,依旧在继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