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小皇子的贿赂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07 20:00

第109章 小皇子的贿赂


他今日这样贸然造访,本就不合礼数了,哪能一个外男再跟人家未出阁的小姐,独处一室的?

绾夫人愕然半晌,神情迟疑道:“这,这只怕不合礼数。”

“什么礼数?”

“这……”

穆洛宸思量片刻,好像这才明白一般:“唔,你说礼数。”

绾夫人汗颜,还是恭敬回答:“是。”

穆洛宸想着,反而几分为难道:“可我有些话要私下问三小姐,这才特意出宫前来的,夫人就通融一回吧。”

绾夫人蹙眉,神情复杂地看向了贺南风。

不知她一个北燕贵女,怎会跟南陈皇子有交集的。然这小祖宗行为怪诞,今日之事若传出去,只怕又要生出闲话了,到时侯爷怪罪起来,她这新夫人难辞其咎。

贺南风却是淡淡笑了笑,示意对方稍安勿躁,这才向穆洛宸道:“殿下要说的事,可关于一个节日?”

“节日?”穆洛宸顿了顿,随即眼神明亮,点头道,“是,正是一个节日。”

贺南风领会,转身对一脸莫名的绾夫人温和道:“外头燥热,夫人且去里屋坐坐,喝点凉茶。”

绾夫人迟疑:“这……”

“无事的,夫人且去吧。”

绾夫人虽然忧心,还是只得随丫鬟进了里屋去,外头便余穆洛宸同贺南风在。

小皇子眉宇灵动,神色飞扬,人方一走便跃跃欲试地开了口:“三小姐,去年中元节,你在鬼市?”

“嗯。”

“向我喊话的是你?”

贺南风看着,心中暗自好笑,面上只平静地点点头。

“你长大了些,也更美了,”穆洛宸笑道,“但还是能认出来。”

贺南风当时特意把面具取下,对他表明身份的,闻言道:“殿下难道不问,我为何朝你喊话?”

穆洛宸思量道:“对,我是要问的。你当时就知道是本殿下?”

贺南风点头。

“如何知晓的?”

贺南风一笑:“猜的。”

世间恁般多人,独独猜到是他,穆洛宸却也不曾质疑,继续道:“那你为何要对我喊话?”

虽北燕女子比南陈略微自在点,这样大家贵女现身夜半鬼市,恐怕也是不好的。她偏偏刻意告诉她,她姓贺,旁边那黑衣女子,姓李。

如此年貌气韵,加上这两个北燕子民耳熟能详的姓氏,要对上双姝二人并不难,故而穆洛宸后来查出时兀自吓一大跳,若非微服在外行事不便,又被母后一道道诏令催促回陈,他去年就找过来了。

贺南风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淡淡道:“当时明明有两个人在,你为何只来问我。”

穆洛宸一愣,随即顿了顿,道:“你,你对我喊的话。”


“可出手救你的人是她呀,殿下怎么本末倒置?”

穆洛宸一噎住,随即耳根便有几分微微泛红,嗫嚅半晌,犹犹豫豫道:“我,我想问她来着,昨夜晚宴上,我就想问的……”

昨夜明德殿为南陈皇子接风宴,皇室子女、内阁众人基本都去了的,李昭玉作为禁军统领,自然也有资格出席,便是不感兴趣,也得去露个脸。何况,贺南风隐约揣摩着,今时她那般耳提面命,日日灌输,李昭玉哪怕冲着好奇,也会前往看一看穆洛宸。

然听对方的语气,却似依旧受了冷遇的。

“然后呢,”贺南风笑道,“她怎么说?”

穆洛宸神色丧气,闷闷道:“她说我话怎么这么多,叫我走开。”

那情形完全可以想见,贺南风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又顾及小皇子不虞的神色,生怕伤到对方自尊,便赶忙抬袖遮了半脸,但还是被穆洛宸察觉,受到冷冷一瞥。

果然是在李昭玉那里碰了壁的,难怪一大早找到侯府。贺南风收住笑容,假作不解道:“殿下堂堂皇子之身,昭玉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呢?”

穆洛宸深以为然,片刻,抬头道:“好在我大哥跟她说话,她也没有理。”如此,心头还好受了些。

一回北燕宫宴,两个南陈皇子碰壁。完了小的个还自我安慰,幸亏兄弟都一样,说明不是自己不好……

贺南风再次失笑,暗暗对这少年纯真心性喜欢不已,想了想,道:“所以殿下就想着,从南风这里下手?”

穆洛宸抿嘴,算是默认。

毕竟别说跟李昭玉对比,贺南风就算跟世间任何贵女放到一处,旁人都会觉得她更温柔可亲。

“我今早又去,她说我妨碍公务,让手下把我赶走了。”穆洛宸道,他也是回过神,想起中元遇到的,还有另一个女子,便兴冲冲找了过来。

贺南风一笑,心道你这般纠缠,她没动手已算好了,便摇了摇头:“殿下是想问昭玉姐姐什么?问鬼市上的人是不是她,还是她为何要救你。”

穆洛宸一时沉吟,片刻道:“都,都想。”

“那南风告诉殿下吧,”贺南风道,“确实是她,至于救你,不过顺手罢了,她当时不知你是谁。”

何况若她知晓你之后这般纠缠,必定不会救的,但这句话贺南风并未讲。

穆洛宸凝眉,想了想道:“但你知道是我?”

“嗯。”

“所以你对我喊话?”

“然。”

小皇子便灿烂一笑,神情自得:“你是不是喜欢我?”

贺南风汗颜,心道你那时带着鬼修罗面具,一举一动又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野猴子般,不晓得哪来自信得人喜欢?哪怕说因他身份高贵也要好些。

无奈苦笑一声,放下茶盏:“不是,我是觊觎殿下的面具,入时得很,堪称中元鬼中之魁。”

穆银宸听出话里嘲讽,这才讪笑两声,却半分不生气,依旧喜笑颜开的模样,起身走近道:“南风妹妹,我今日公主设宴都没去,特意来拜访你的。”

这就变成南风妹妹了,然贺南风并不买账,神色淡淡道:“那就多谢殿下了。”

昨天南陈皇子入朝后,便有不少亲近贵女收到邀请,今日入宫游园赴宴。但自从宋皇后年初对贺南风多加夸赞后,公主们便对她不甚喜欢,尤其六公主庆元,对这“举手投足,风韵天成”的双姝之一暗里十分避讳。

她今时未嫁萧琰,又被状元宋轩所拒,亲事还没定,昨儿见得南陈太子那般丰神俊朗秀器宇不凡,自然有些心思萌动,故而借游园名头,想多接触对方也在情理之中。既然目的为此,所邀贵女便不会是贺南风这般,易抢风头的了。

想必此刻,宫中花红柳绿正是欢快,一众鲜艳女儿围在穆洛风左右,可惜不知太子殿下早有属意之人,正黑衣玉立于宫墙之上。

这厢放弃见识广大北燕女儿,独独出宫拜访一位的穆洛宸神情真挚,从袖中拿出一只锦盒,小心打开,里头放着一枝颜色透红,质地不凡的翡翠玉簪,向贺南风道:

“南风妹妹,这是我从南陈带的见面礼,还请妹妹笑纳。”

这孩子是果真,半分不计较什么男女大防、私相授受。贺南风见那簪尾的五瓣兰花雕刻,便知他定是取了万俟皇后的首饰。指不定这厮从前微服出游,便是靠典当母后之物做资费,难怪未光手下人收到过好几回南陈皇室之物……

不由暗自好笑,脸上却丝毫不显,伸手接过盒子道:“无功不受禄,殿下可有什么吩咐?”

穆洛宸见她收下,脸上笑容就更盛了些,随即有几分试探道:“听说妹妹和李家小姐十分亲近?”

贺南风忍笑:“是,南风和昭玉姐姐情同姐妹。”

“那,”穆洛宸神情小心,继续道,“妹妹可能在李家小姐面前,替哥哥说几句好话?”

贺南风假意不解:“为何?”

“因为,”穆洛宸想了想道,“因为哥哥想感激她的搭救之恩。”

少年虽强自掩饰,每回提及李昭玉时,还是眸光就会变得顿时不一样。可见贺南风猜测不错,前尘今时,穆洛宸都在中元鬼市,便对武艺高强又清冷绝美的李昭玉一见钟情了。

他这样身份高贵的男子,身边不是嫔妃公主,就是太监婢女,个个温温柔柔、规规矩矩,偏偏自己性子活脱,定不喜欢那些拘谨束缚。如此,在鬼市遇到的李昭玉,简直就像天女下凡一般,怎么会不喜欢?

难怪当时就愣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傻得跟昨日见到云寒的贺凝雪,一模一样。

贺南风想着,笑道:“这般感激之事,还是殿下亲口讲要好些。不如南风一会儿传信给昭玉姐姐,约她明日去城东鹤鸣茶馆坐坐,到时候殿下一起?”

穆洛宸眼神明亮,抚掌赞叹:“这样更好,更好。”

贺南风便将锦盒一晃,继续道:“那这见面礼,我可就收下了。”

“应当的,应当的。”穆洛宸忙道,未料这贿赂之法能走得如此顺畅,脸上便是止不住的笑意。

贺南风自然知道对方所想,所以她为让其安心,才会顺水推舟收下簪子,否则这种带着万俟氏标志的首饰,除去鬼市,放哪里都是鸡肋。

便暗里摇了摇头,嘴上道:“那殿下明日要早些来,南风还有几句话叮嘱。”

“好。”

少年心满意足,这才礼貌告别贺家众人,含笑离开。

不知昨夜宫宴上,穆家兄弟都是如何试图接近李昭玉,又在冷遇后,是什么表情,但贺南风只要一想,就觉好笑不已。

穆洛宸昨夜碰壁后,今早又去,今早再碰壁,依然想另寻出路,是她相中的姐夫不假了。那,太子穆洛风呢?他前尘,可才是娶到李昭玉的人,今日宫宴,不知如何了。

贺南风沉吟,提笔写字。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