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9章 细叮嘱

作者:看人间
2021-03-08 09:00

第99章 细叮嘱


出了皇宫,已然是傍晚时分了,年汀兰与年寻一道,玄渊紧随其后。

“年侯,可否容我与汀兰说两句话?”

年寻并不是很乐意,今日之事,他与曾家算是彻底结下梁子了,之前因为年阶之事,本就生了嫌隙 ,如今又是这一出,他就是再有心修好,那别人也不见得乐意。

“二殿下,你此举,着实是冲动了些,虽说你看中汀儿,我这个做父亲的颇为欣慰,但这般不计后果的行事,断了曾家这一大助力,实在是不该。”此时周围已无人,他们在皇宫门口说话。场地空旷,声音不算的大,四周无人,倒也说的没有太大顾及。

玄渊苦笑,点头应是,“年侯说的不错,只是年侯爷多年尚且只有年夫人一人,如何到了玄渊名下,便不能只有汀兰一人了?”

年寻看着玄渊,又看了看年汀兰,哪家的父母不想,自己的女婿独独宠爱自家女儿?只是,当初他既然听了年阶的意见,要将年汀兰与皇家联姻,便再无玄渊只娶年汀兰一人的想法。

他疼爱了年汀兰多年,年家如今处境颇为尴尬,按着皇上的意思,郑国一平,几乎就是年家年金弓藏的时候了,若是此时再不为年家做下打算,这些年他辛苦拼下来的基业,只怕是一场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年寻宠爱自己的女儿,但是也更加看重家族基业,“殿下,你心若是老臣的王侯一类,老臣便多谢殿下对汀儿一番情谊,可你若是有更多的想法,还请事事慎重,莫要再冲动行事。”

年寻说完,便转身,“汀儿,为父在马车内等你。”

年寻上朝,向来骑马,这会子在马车内候着,想来是要提醒她,莫要久聊。年汀兰点点头,她听着父亲的话,如何也听出了些眉目,还当父亲是个置身事外的,不曾想,自己竟是不慎了解自己的父亲。

所谓的与皇家联姻之事,他也是早有打算,哪里是玄渊足够好,不过是辅佐玄渊,能够利益最大化罢了。可纵使如此,年汀兰却仍旧赞同父亲的想法,她这辈子,再无自己的儿女情事那一番心思了,不过是为着年家考量,做出一切最为有利的决定罢了。

玄渊等年寻彻底走远,这才看着年汀兰,目光炯炯,那里头是年汀兰无法理解的浓情。

“二殿下,如何这般看汀兰?”玄渊的眼神,让年汀兰有些难以招架。

良久,玄渊才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开口道,“只是想多看看你,你不说了,一年都不再与我见面?要是不把你记在心里,刻在眼里,这一年里头,我想你了,可如何是好?”

年汀兰初始,只当玄渊是个冷冽的人,不善言辞,不懂风花雪月,哪里知道,他说起情话来,却是这般肉麻,说的年汀兰面红心跳,难以招架。

玄渊瞧着年汀兰女儿情态毕现,这心里头才是一股暖流,好受了许多。

“二殿下,留我下来,只是与我说这话?”

年汀兰就是年汀兰,前一刻分明是有了羞涩,转瞬却又收拾好了心情,一本正经与玄渊说话。

“汀兰,你也在怪我?”玄渊一番心思,不过是在兑现之前对年汀兰的承诺,他承认,一开始他是犹豫不决地,他一直在挣扎,到底是那个位置重要,还是眼前这个女人重要。

可是等到那一次,看着她在一片刀光剑影中穿梭的时候,玄渊忽然就明白了,什么江山皇位?什么权利富贵?她的性命比自己的性命都来的重要,那些东西,与她相比,真的只是枉然。

年汀兰摇摇头,“不,殿下一番情谊,汀兰很感动。”年汀兰的眼睛里闪现着温柔的光芒,她是彻底爱上玄渊了,爱上这个她一直在克制去爱的人。

玄渊的举动,已经深刻的感动了自己,更或者说,是打开了自己的心扉,能够被一个人,不顾危险,不顾利益的喜爱着,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啊?

“只是殿下,如今你我在风口浪尖,事事都要小心谨慎才是”年汀兰太明白如今大家的处境了,玄渊算是长子,可又势力单薄,他们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便是万劫不复。

玄渊听其他人说他鲁莽,只觉得心中不痛快,可是听年汀兰这般说来,却又觉得她是在为着自己着想。这人便是这般奇怪,自己喜欢的人,如何说都是对的,这心里,都能如同吃了蜜糖一般的欢喜。

“好,那我日后小心行事便是,只是,这一年里头,你可莫要变了心意才是,不然我这一番努力,到是白白浪费了。”

玄渊自发现年汀兰的心中有自己,说话到是越发露骨,年汀兰被他这样一说,又是脸上一阵发烫。

“我有什么心意了?殿下可莫要乱说。”

玄渊看着年汀兰笑,转而却又想到了什么,“汀兰,我待你一片真心,你可千万莫要负我,什么我都可以舍弃,端端是你,是我由来已久的执念。你行事不是一般女儿家规矩,出门在外,千万要多带些人,护自己平安才是正事。”

玄渊细细交待,这人,总得要经历些什么,才能知道自己最想要得是什么。

年汀兰点点头,“我自是知道,我在这京都,总好过你前往边关,来的安全。”

玄渊脸色微变,看着年汀兰,有些难以置信。她,知道了什么?

年汀兰眼里狡黠,那双眼睛透亮又深邃,里面是玄渊看不到的深渊。

“你,猜到了我的打算?”

玄渊说的有些紧张,如今郑国起兵,年阶一个人在边关,京都还会去人,那是肯定的,年寻年事已高,只怕不会是首选。年汀兰之前在大殿之上,只说自己与玄渊不在私下相见,并未曾说在人多的时候不见面。

可在玄渊的嘴里,却变成了一年都不再相见,这只能说明,玄渊已经有 了打算,只是玄渊这个打算,到底是一开始便考虑好了的,还是突然生出来的,年汀兰便不得而知了。


毕竟,推迟婚宴这个想法可是自己提出来的。

玄渊颇为震惊,看着年汀兰点头,“你是,如何猜到的?”

年汀兰笑了笑,“皇上平日里的脾气虽说算不得好,但里算是明白事理,今日我一进大殿。皇上便将责任往我身上推,引发曾年两家的矛盾。想来是皇上之前已经下了圣旨,定下婚期,奈何君无戏言,又不能无缘无故的撤了婚事,便只能想出这样一出,推迟婚事。”

年汀兰停顿片刻,又看着玄渊满脸不敢相信,继续道,“我猜,殿下应该是与皇上唱了一出戏,表面上皇上对殿下又厌恶了几分,实际上,殿下请兵出战,是皇上私下授意的吧?”

要说年汀兰这番心思婉转,在大殿上便猜出来了,所以,与其的皇上说出来,还不如她自己说出来,这样一来,至少不会太过尴尬。

只是皇上分明是看中玄渊的,为何又要将曾家得罪,引得曾家对玄渊产生隔阂呢?

玄渊面色有些难看,被人看破心思计划,而且还是她全然不知得状态下,年汀兰实在是有些太过聪明。

“汀兰,你,实在是太聪明了。”

年汀兰笑了笑,她猜,皇上的心思,应该不只是这么一点。“殿下,为什么要推开曾家?”

玄渊脸色微微一僵,“汀兰,这些是朝中的事儿,你不该参与。”

“不,你我之间,既然要携手并进,便得坦诚相待,殿下,你不该瞒我。”

皇上此番举动,既能让玄渊放弃婚事,前往前方作战杀敌,又能保住自己“君无戏言”的声誉,将一切过责,都推到了他们这些人的身上。

玄渊微微的瞳孔微微一颤,“曾志帆,毕竟是老师的外祖父。”

此话一出,彻底震惊了年汀兰,这哪里是皇上不想如期举行二殿下的婚礼啊,这分明就是,皇上已经在着手处理四殿下了!

皇家这一潭浑浊深水,着实是让人摸不清真心与假意。

“殿下,皇上待殿下,可是真心?”

年汀兰有些难以相信,皇上表面上,对四殿下可以说是极尽宠爱,可私下里,竟是处处防备。

那么玄渊呢?表面上,玄渊一直不是皇上看中的皇子,可是私下里,感觉却又是在处处为他谋划,偏爱。

玄渊忽然上前,将年汀兰抱在怀里,趴在她耳边,低声道,“不论他是真心与否,只要你待我能够真心,便足矣。”

年汀兰心头一软,她到是未曾想到,竟然会有一个人,这样期盼自己。

“殿下,战场凶险,万事保重!”

“京都诸事,便由你关注,你心思透亮,看得透,可千万莫要再与其他人说破,身边的人,也要小心防备,若有需要用人的,便差你明杰堂的管家做事,他能调动我这京都诸多人脉。”

玄渊说完,便将年汀兰给放开,二人眼神默契,冥冥之中,形成了一种默契,往后余生,携手并进!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