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0章 帝王心

作者:看人间
2021-03-08 09:01

第100章 帝王心


郑国兴战,年阶在前线请求支援,玄渊主动申请出战,倒是打消了朝中之前,对于玄渊执意退亲的议论。

兵部紧急筹措军用物资,用以支援前线。

年寻作为之前对战郑国最为主要的大将,一度十分繁忙,终于是送走了玄渊,这才来得及在天黑前赶回来与一家人一道用膳。

“公公,也不知相公,可有公公八分实力?”

众人放下碗筷,卫玲珑终究不放心,将年皓轩交给奶妈,趁着年寻尚在,忍不住询问。

这年阶虽说是年寻的儿子,但是这行军打战,毕竟不是儿戏,卫玲珑心中担忧,也实属正常。

年家军的实力,大家都是听说了的,可是年寻的实力?以往他都是在父亲的名下护着,由着年少将军的称号,可谁又知道他究竟有几分年大将军的实力呢?

年寻与何木珍相视一笑,都是过来人,这儿媳妇关心儿子,他们两人也是乐于瞧见的。何木珍拉起坐在身边的卫玲珑的手,“担心阶儿了?刚走那两日,是谁说的,他走得时候,话都没有留一句,等他回来,还要寻他麻烦的?”

卫玲珑被婆婆打趣,颇有些不好意思。

“婆婆,玲珑只是随便问问。”

卫玲珑是不愿意承认的,年寻的能力不差,她自然是相信的,但是真刀真枪在阵前,想着年寻这么多年,都能平安归来,这要是自家夫君能得了公公几分真传,想来性命该是无虞。

年汀兰坐在卫玲珑对面,嘴里慢吞吞的嚼着橘子瓣,瞧着母亲与卫玲珑她们,对于如今年家的和睦喜乐,年汀兰这心里头,是当真柔软。

“嫂子,哥哥打小跟着父亲在边关,就父亲那些本事,不说十成十,那也是有个八九分的,你且放心就是了。”

年汀兰这般说了,卫玲珑还是有些不放心,她们都是妇人家,哪里知道年阶真正的本事?卫玲珑又瞧着年寻,等着公公给她吃一粒定心丸。

年寻略微一咳,饮了一口茶,这才慢吞吞的说到,“年寻嘛,自他十四岁开始,我们再作战的时候,几乎都是他在出点子,说来,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卫玲珑算是松了一口气,听见公公这样说,心里是越发高兴。

“公公到是不甚谦虚,哪里有像您这般吹嘘自己儿子的。”卫玲珑话是这样说,但是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出卖了她此时已经稳定下来的心情。“公公婆婆,还有汀兰,你们聊,我去瞧瞧轩儿,今儿他吵着要玩水,别奶娘她们管不住。”

“嗯,去吧!”

何木珍看着卫玲珑,这个儿媳妇,她是越看越顺眼,满心欢喜。

“汀儿,你还不回房?”

要说年汀兰,可以说是她们几人中最为忙碌的,别说这般静静坐着了,就是吃饭都像是男儿家一般,囫囵几口下肚,便匆匆离去。今日这般久了也不见动静,到是让何木珍有些诧异。

年汀兰点点头,“母亲,女儿有话想与父亲说。”

何木珍笑了笑,看着她那模样神秘,“怎么?想要与你父亲说些悄悄话?”

年汀兰点点头,何木珍故意做了委屈的脸色,“母亲都听不得?”

年汀兰又点点头,何木珍笑着嗔了年汀兰一眼,“都说女儿越长到后头,越是与母亲亲厚,怎么我家的你就是个反的?越长越黏着你父亲?”

年汀兰不再说话,只呵呵一笑,何木珍自是识趣的自行离开。

“怎么了?可是在外头遇着什么麻烦了?”在年寻看来,年汀兰又是做生意,又是开学堂的,总归是要遇着棘手的事儿,才能想着自己的父亲。

年汀兰脸色正经,目光坚定的看着年寻,“父亲,此战,可是皇上的意思?”

年汀兰这话想问许久了,不然,若不是年寻一直在忙,她也不至于忍到如今。

完达与玄宸合谋造反一事,年汀兰总归是没有相通,如今这些事情,桩桩件件一缕,能够设下这么大的局的,除了皇上,怕是别无他人了。

汉郑两国,停战不过一年多,按理来说,郑国作为战败国,不该再敢轻易挑起事端的,偏偏这个完达来了,还异常奇怪的与三皇子合谋,最要紧的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皇上的掌控之中。

世间有巧合,可是当所有的巧合都遇着一起,那便不可能是巧合了……

年寻神色一紧,看着年汀兰有些不可思议,“皇上志存高远,有心一统诸边三国。”

年寻这话说的轻,诸边三国?

巫族已破,郑国如今是被迫再次挑起战争,依着父亲的意思,皇上还有心攻打西戎?

“父亲,您征战多年,不是一直都在说战争的危害吗?为何突然之间,又成了挑起战争的帮凶呢?”

“放肆!”年寻忽然吼了声,瞪着年汀兰,“为父的心志,岂是你能明白的?”

年汀兰也不甘示弱,直直的盯着父亲,“父亲的心志?父亲不就是觉得一旦战事停了,武将便没了用武之地,年家便会就此没落吗?”

年汀兰直言不讳,年寻脸色越来越难看,“谁给你说的这些?”

“这谁还要与我说吗?父亲一直不就是这样做的吗?都说父亲对母亲情深义重,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父女俩争锋相对,年寻气的巴掌高高举起,年汀兰冷哼一声,“父亲用手打,哪里有鞭子打来的痛快?父亲若是觉得被女儿说破了心思,大可取了鞭子来,女儿还受得起!”

年寻的巴掌终究是没有落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你一个女儿家,不懂这些,自己去做你的学堂就是,能得个好名声,对你与二殿下日后,也有好处。”

“父亲既然有心利用女儿巩固势力,便不该对女儿有所隐瞒。”

年汀兰依旧没有收敛的意思,年寻转头,盯着年汀兰,这个女儿,他一直养得骄纵,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似乎突然间便长大了,什么时候,她的心思也能这般玲珑婉转?

“为父养了你十八年,宠了你十八年,这十八年来,事事由你爽快,随你心意,独独这婚事,为父没有偏私于你,为着年家考量,将你许了皇家,你便要这般想为父?”

年寻眼中痛苦,若不是迫于无奈,他又如何会拿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来玩笑?若不是那人只得托付,他也不敢轻许掌上明珠。

年汀兰吸了一口气,她这是在做什么呢?说好了这一世,一定要好生对待父母的,怎么能因为一两句话,又有父亲争执了起来?“父亲,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女儿也并没有怪你,将女儿许给二殿下。”

年汀兰自从醒来之后,最大的感悟便是,一定要好好说话,尤其是与自己的家人,要用最温柔的态度,还有最温暖的言辞,一家人在一起,不就该是相互温暖的吗?年寻有些动容,看着年汀兰,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父亲,您看看女儿,女儿已经长大了,许多事,女儿可以为您分担了,女儿已经不是那个时时刻刻都需要您护着的小丫头了。”

年汀兰此番与父亲谈话,其实也就是想要知道,皇上对郑国的心思,最为要紧的,是皇上对玄渊的心思。

年寻重重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年汀兰的肩膀。“汀儿,是为父太过紧张,错怪你了。”

年汀兰笑了笑,“父亲,你我父女之间,都是为着年家的,何必说那些,只是父亲,为何一定要挑起战争?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在一起,不好吗?”

年寻重重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年汀兰的肩膀。“汀儿,是为父太过紧张,错怪你了。”

年汀兰笑了笑,“父亲,你我父女之间,都是为着年家的,何必说那些,只是父亲,为何一定要挑起战争?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在一起,不好吗?”

年寻摇了摇头,站起来,背着手。

“汀儿啊,你知道,四国对峙,有多少年了吗?”

年汀兰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历史,“上下加起来,应当有三百多年来了吧?”

年寻点点头,“是,三百多年了,你知道三百多年里,汉国、郑国、西戎、巫族,四国之间,不论是哪两国之间,几乎每年都会发生战争,这些战争,都是为了抢人、抢粮食、抢土地 ,你知道,每一年,一个国家会因此损耗多少人、财、物?”

年汀兰静静地听着父亲的话,心里颇有些震动,她是幸运的,生活在实力最强的汉国的国都,那些东西,她都不甚了解。

“父亲的意思是,咱们皇上心存大志,想要将战争彻底杜绝?”

年汀兰的脑袋转的快,父亲略微一说,她便能想得到后头。

年寻点点头,颇有些欣慰,“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统一四国,当大家都是一个国家的时候,便会着力于发展农业,解决老百姓的温饱,便不会再一心想要通过战争与抢夺,来解决大家的生存压力了。”

年寻看年汀兰听得认真,“也不知道,与你说这些,你可明白?”

年汀兰有些羞愧,要说她一开始,的确是误解父亲了,以为父亲是为了年家继续受到重用,所以不惜引发战争。“明白的,父亲!”年寻在年汀兰的眼里,忽然间变得更加高大了。

“可是父亲,这一同四国,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你们当真考虑好了吗?”

年寻走到门口,看着不远处的月亮高高升起,“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才要培养与皇上有同样心思的继承人啊……”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