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贡品

作者:亦白
2021-03-08 21:00

每年中元节临近,乡村大都流行子孙后代到逝去的先人坟前祭拜,烧香烧纸钱,上贡品等,以祈求祖先保佑后人来年风调雨顺。

每到要上贡品时,总要担心上贡给祖先的贡品,被等侯在周围的孩童们偷吃,冲撞了祖先的安宁,招来霉运。

于是大人们,常常告诫自家孩童,切不可偷吃贡品,以防惹“祸”上身。


小胖和我是我们村里胆子比较大的两个小孩,阿爹在我们还是婴儿时便意外去世了。

只留下阿娘含辛茹苦,拉扯着我们俩兄弟长大,阿娘平时忙于农活,就对我俩管的少,我俩又都是不安分的娃儿。

每到中元节上贡品时,我俩就远远望见村外后山坟,人来人往,每人手里拎着各种吃的去祭拜先人,我们望着心里馋的直痒痒,决定在那些人上完坟后,前去“享用”这些美味。

于是中元节那天,我俩便早早从家里溜到后山坟头,等黄昏时,上坟的人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拿起我们早已准备好的大布袋,迅速走到有贡品的坟前将贡品全都一扫而空,留着回家慢慢吃。


中元节那天的黄昏与往常有些奇怪,我和小胖在村里悄悄地跟在上贡的人们后面,一直跟着进了后山坟,之后我俩便找了一块凸起的土墩,等待上贡的人都走完。

当我俩刚坐上土墩后,忽然感觉周围什么时候刮起了冷风,周边的树林里响起“嗦嗦嗦”的声音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又好像婴儿“呜呜呜”的哭声。

一时让人难以分辨到底是什么声音,树叶刷刷的落下,从我们这看好像一个个黑影朝我们一闪而过,周围随着天色变暗逐渐变得阴森,诡异起来。

白天不见阳光的后山坟,到黄昏也逐渐变的阴森寂静,而我和小胖也渐渐感觉寒意上身。

正值炎夏,即使是黄昏,天也是炎热的,可我们却感觉身体在发冷,不禁打了个冷颤......


“小胖,我好害怕,我感觉今天后山坟有点恐怖,而且我现在好冷,要不我们回家吧,别拿贡品了,而且村里的大人们都说偷吃贡品会走霉运的!”抱紧颤抖的双腿,不安地对小胖说。

“小莫,怕什么?都是大人们编了吓唬小孩的,咱们吃几个给死人的贡品又不会怎么样,别怂啊!”小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于是为了缓解周围阴森的氛围,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寂静的吓人,仿佛我俩的心跳声都能听见,天空灰蒙蒙的像被人刻意捂住双眼。

只映射下一道道诡影在后山坟前,我和小胖开始打喷嚏,鼻孔也流鼻涕,身后开始冒冷汗,突然后背感觉有东西搭上肩头。

那触感柔软且阴冷,我俩此时不敢出声,倒吸一口凉气,慢慢转过身去,却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


只有被风吹起的野草在肆意舞动,在昏暗的视线中如同地狱来的恶鬼般让人胆战心惊。


我俩长舒了一口气,小胖生气地跺了一下,脚底疏松的黄土,又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生气地骂“我靠!吓死小爷了,呸!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哼,结果一转身看什么都没有。”

我不安的看了下远处的坟头对小胖说:“我俩要不就拿一个坟头的贡品走吧,现在上贡的人都走了,我们赶紧拿完回家吧,我怕等天黑了,后山坟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活动。”

小胖看了看天不情愿地对我说:“行吧,看时候也不早了,就拿一个坟头的贡品吧,在这待久了真晦气!”

我快速的点了点头,然后我俩从土墩上起身,寻找摆放贡品最多的坟头。

最终我俩一致把目标,锁定在位于我俩东南方目测有五十米远的坟头,小胖最先跑向那个坟头,我紧跟在他身后踱步到达坟头。

这坟是这周围几十座中最大也是装修最豪华的,怪不得摆的贡品那么多,我俩心里暗自窃喜,这次没白跑一趟后山坟了!

于是我俩赶紧拿出随身装的布袋,将坟前的贡品悉数搬空,在偷拿贡品前我对着坟头周围一连磕了三次头,又在坟前正中央,向墓主人跪拜,嘴巴颤抖着说了一堆祈求墓主人原谅,不要责怪我俩的话。


小胖用惊讶地眼神,看着我怪异的行为,摇了摇头说:“小莫,你真怂,拿个贡品还要拜死人,胆小鬼哟!”

我使劲地瞪了小胖一眼说:“毕竟我们偷拿人家的贡品本身就不太好,还是得有点敬畏之心,你说话多少也要敬畏下,即便人家已经去世了,在人家墓前说话也要小心点”

小胖听完懒得理会我了,哼着歌一直专注着拿完剩余的贡品。


当最后一个贡品被装进布袋后,我突然觉得周围的风声更大了,地面上的黄土和没烧完的纸钱,在半空中慢慢聚集,好似一个骨瘦如柴,且佝偻着身躯的老人。

身体在不断变大,而我俩就像两只蚂蚁般弱小,那身躯在极速增大朝我们步步逼近,我的后颈此时不断有阴冷的风吹过。

感觉下一秒再不跑,就要被这古怪的身影,无情地吞噬在这冰冷的坟前,小胖也似乎察觉到异样,他赶快把装满贡品的布袋打了个活结挂在他左肩上,然后利索地起身拉起旁边呆滞的我,转头就向村子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我俩头也不敢回,拼命向村子跑去,耳畔响起了鬼哭狼嚎般的风声,身旁的景象,也发生着诡异的变化,那些快速变幻的树林,像各种千奇百怪的厉鬼,张牙舞爪的对着我俩咆哮道。

我和小胖看到这些恐怖的变化,更是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像乘着风一般终于跑回到灯火通明的村子里。



回家之后,阿娘生气地问我俩跑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家?模样怎么十分惊恐?双手在变凉?

我俩大脑飞速运作,编了一个谎话,骗阿娘说是去隔壁村找朋友玩,回来抄小路被路边的流浪狗追的吓成这样。

阿娘看我俩十分虔诚的模样,又念在我俩年纪尚小也不会欺骗她,便不再追问,只是嘱咐我俩以后出去玩早点回家,绕大路走人多,那些流浪狗就不敢来追着我们了。

我俩认真的听着点了点头,之后便回房睡觉。


疲惫的我便回到房里准备关门睡觉时,小胖突然一把挡住门,将他进屋时偷偷藏好的布袋拿出来。

又从他那个布袋里拿出一个小布袋,把装满贡品的那个布袋里的贡品分了一半装在小布袋里递给我。

“小莫,拿着贡品,咱俩平分。”

我回想起不久前在后山坟可怕的经历,便快速摆摆手说不要了,但小胖仍旧硬塞给我,我也只能颤抖着双手收下了。

关门后,我连脸和脚都懒得洗了,便把那装着贡品的布袋,放的远远的更不敢吃一口,之后困意又涌来便拉起被子睡觉了。


那晚我熟睡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后山坟头。

周围不再是坟,只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让人看不清,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来,那身影骨瘦如柴佝偻着身躯,我忽然发现,那不就是我们拿贡品时看到的身影吗?

莫不是墓主人来找我了,我心里可怕的念想涌现,却不曾发觉那身影,已站在距离我只有五米的地方停了。

一声苍白而有力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你们这两个顽皮的娃娃,怎么去偷我的贡品?还在我坟前说话,还毫无敬畏之心?念在你俩还是两个无知的娃娃,也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只是以后不要再干这种事,对鬼神多少还是要有点敬畏之心。”

听到这我连忙吓的哭起来,便忙答应着“我们错了爷爷,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可别让我们霉运上身啊。”

“你这娃娃霉运上身倒不至于,不过另外一个娃娃倒说不准了,怕是要吃点苦头才长记性。”我突然愣住了,那不就意味着小胖要遭殃了?


之后我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惊醒,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是阿娘惊慌失措地哭喊着问我,小胖到底跟你去哪儿?他怎么发高烧了还一脸痛苦?

听到阿娘这么说,我想起梦里的那个老头对我说的,我只能一五一十的,跟阿娘坦白事情经过,阿娘听完,脸色大变,这小胖一定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盯上了。

那晚阿娘连夜去请村里神婆,向她讲述事情的经过之后,大伙们来到小胖的床前,只见小胖脸色煞白,面如死灰,头上冒着碗豆般大的汗珠,然后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

这时那个神婆拿出了一堆米粒朝东南方撒去,双手作势嘴里又念叨一些听不懂的话,之后叫小胖喝了碗东西,又赶忙让小胖迅速起身,朝漆黑的门外东南方向,虔诚地磕五十个响头。

说来也奇怪,小胖照做了之后,第二天清早便好了。

经历过那次诡异的事情后,每年中元节,村里上坟时少了两个偷贡品的小鬼,却多了两个对鬼神存有敬畏之心的孩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