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3章 姑嫂气

作者:看人间
2021-03-11 09:01

第103章 姑嫂气


明杰院,郭一品与年汀兰站在屋外,看着如今已经被分作三批的孩子们,明杰院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有一百余人了,孩子们是越来越多,开销到是越来越不见得大。

毕竟多了好些富家子弟,一户人家送来的东西,上交的银钱,差不多可以养五六人。在明杰院,大家吃食穿衣,都是一样的不论家世,只论成绩。

一般来说,富家子弟,大多是玩在一起的,那些被年汀兰收养的孩子,大多又是几人处在一堆。

“徐家这一回,怕是遭了大灾,那个徐极环,你打算如何处置?”郭一品看着闷头睡觉的徐极环,他这一次,能够还未曾波及,也算是幸运。只是家中大难,他心中苦闷,与书本无心,也是正常。

正如年汀兰之前预料的,徐家的夫人娘家,趁此机会,囤货居奇,皇上因此打发雷霆。割了徐父的工部尚书之职,充了徐夫人娘家的大半家产。

年汀兰看着徐极环,“那个孩子还是算好的,至少,在你的手上,已经好了许多。只是,徐大人这里被割职,接下来,只怕更是不太平。徐极环性子跳脱,你觉得,将他送往军营如何?”

年汀兰几乎可以预见,皇上已然出手了,接下来,便是三殿下与皇后,要想彻底扳倒皇后与闻家,最大的罪名,莫过于造反!一旦这个罪名成立,与玄宸一党的众人 ,又有几人能逃脱厄运?

郭一品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将徐极环送往军营,是最好的。边关急需人 ,到时候上高皇帝远,就是再大的祸事,到了军营也得缓一缓。”

“只是不知道,徐夫人会不会答应?”年汀兰有些担忧,这徐极环算是徐大人的嫡系独苗,这可舍得?

郭一品瞟了眼年汀兰,“说服人,不一向是你的强项?”

年汀兰低头一笑,她如今倒是忙得很,处处都需要她去说道说道。“好,明日四皇子大婚,我自当前去,若有机会便与徐夫人说一说。”

“此事越早定下越好,只怕皇上那边动作迅速,咱们来不及反应。”郭一品想到当年恩师之事,不由得一阵唏嘘,不过就是一夜之间,皇上便能彻底将偌大文家灭门,谁能预料得到如今,这个文家的余根“闻家”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呢?

年汀兰安慰的拍了拍郭一品的手臂,“郭先生是个洒脱之人,过去的事,便莫再多想了。”

郭一品并未再多说,什么算是过去的呢?自己不在乎的事儿,才算是过去,可要是自己在乎的,便永远都过不去。

四皇子大婚,年府备下重礼,一行人坐了马车往四皇子新开的府邸去。

曾素之是四皇子的表姐,早早就跟着众人在门口招呼各府夫人,身形瘦削了不少,年汀兰在马车上远远就瞧见她。

“可是有些不好意思?”卫玲珑瞧着年汀兰的神情,今日的婚宴,来宾极多,马车已经排成了长长一条道,王府的人手想来不够,年汀兰等人便只好等在后头。年皓轩如今快到两岁,正是什么都好奇的年岁,何木珍逗弄孙儿,好不开心。

卫玲珑与年汀兰两人,相互说着话。

年汀兰耸耸肩,“怎么说呢?有一点吧,如今长大了,毕竟不像幼时那般亲厚,许多事,都有了自己的心眼和考量,再见面,就是连面上的亲厚都装不出来了。”

卫玲珑对于玄渊会退亲曾家一事,一直都有些不满,玄渊实在是冲动,这曾素之就是再不济,那也是曾家的长孙女,就算他们的心思,是想要拉拢玄渊,用以扶持四皇子,那也是不至于闹僵至此的。

卫玲珑拉上年汀兰的手,“好妹妹,你如今是懂事得多了,这曾家于二殿下是怎样的助力,咱们都心知肚明,还是莫要处的太过不去。”

年汀兰沉默,卫玲珑见着她并不反感,继续道,“若是能劝着殿下,莫要退了婚事,那便是最好的。”

话音刚落,年汀兰便一句话怼过去,“嫂子”

“嗯?你说……”

“你觉得,这曾家姐姐若是作为平妻,给大哥娶进门,如何?”

年汀兰说话,少有这般不讲情面,说的是卫玲珑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竟不知,该如何搭这句话才好。

“汀兰,如何这般与你嫂子说话?”何木珍插了话,抱着年浩轩,递了块绿豆糕点,小浩轩吃的津津有味,不再吵闹着要下车去玩,大家也算是得了会安静。

听了母亲训斥,年汀兰连忙收话,神情微敛。

何木珍刚刚训斥了自己的女儿,转而又看向卫玲珑。“汀兰性子傲,你都接受不了的,何苦要她去受着?”卫玲珑听母亲这般说,一时间着了急,“婆婆,不是媳妇要汀兰接受,相公前两日才来了信,要媳妇多多劝解妹妹,要为着大局着想。”“说到年阶那个混小子,前头我还当他当真是在为他妹妹着想,事事安排的妥当,选的人也想是不差的,偏偏又来了这么一出,我这个做母亲的,都还没有说道他呢,这会子二殿下自己说了,只娶汀兰,他又来这么一出,还当不当汀兰是他妹妹了?”何木珍性子急,说到她的敏感处,也忘了在当着儿媳妇说话,卫玲珑一时间脸色通红,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满心以为拉了年阶出来当挡箭牌,总归要比自己劝说有些益处,谁知道竟是惹得何木珍更加生气。

“母亲!母亲”年汀兰看出卫玲珑脸色不对,连忙打断何木珍的絮叨。

何木珍半天回过神来,一瞧是在对着儿媳妇说话,心里有些愧意,嘴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化解。

“母亲,说一说便罢了,莫要当真记在心上。”年汀兰解围,“嫂子,我明白,你也是一片好意,只是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当如何,还是交给我自己处理吧。”

卫玲珑瞧着年汀兰并不反感,连忙收起了委屈,“如此甚好,汀兰,你与曾家小姐,本就从小交好,我这是与她不熟,担心日后处着伤了和气……”

听着卫玲珑还在说,年汀兰一把抽出刚刚被她握住的手,“嫂子,我与你宽慰,却不代表我便是接受你这提议。”

话是冷漠,面上无情。

卫玲珑一时间更慌,她在年府多年何曾被众人纷纷嫌弃?

也是她关心则乱,竟然忘了分寸。

“娘……吃糖糖……”小浩轩一下便发现自己母亲情绪低落,只一下,便将手中的绿豆糕递过去。

卫玲珑笑了笑,接过糕点,抱起孩子。“轩儿乖,娘不吃,轩儿吃。”

马车内一阵沉寂,有人在心里气,有人在心里恼,也有人浑然不当一回事儿,自己想着该如何与曾素之开口……

马车开动,前头的人纷纷下了,念了年府的名字,年汀兰最小,自是先下的。

一连撩开帘子,便是曾素之带笑的脸,“来了?”

年汀兰有瞬间的愣神,这好几月了,由秋入冬,再到如今的开春,两人已经许久未再说话。不曾想,曾素之却是这般大大方方。

“素之姐姐”伸手不打笑脸人,年汀兰自是先唤一声。

曾素之婉转一笑,向她伸手,“快些下来,莫要挡了你嫂子与母亲。”

年汀兰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顺着她的手下了车,与她一起接了年浩轩与母亲。

曾素之送他们一行人入了王府,好一番招待之后,才又径直去忙了。

何木珍看着曾素之的背影,不由得赞叹,“这才是大家闺秀,说话行事,没有半分不妥当的。”

瞧着何木珍眼里的欣赏,卫玲珑一时间脸色变了花样,自己方才与婆母才闹了不愉快,这会子她又在夸赞别的女子,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相公之前有过婚约的女子。

卫玲珑这心里,是如何也想不过去……

“是啊,母亲打小便觉得曾姐姐比我好,可惜啊,那不是母亲的女儿……”年汀兰打趣,缓解了卫玲珑的不快。“如今她是连做儿媳妇的机会也没了,是吧,嫂子?”

一家子人,就是有瞬间的不快,那也是极快便缓解下来。卫玲珑也是识趣的,心里头的结一下子便打开了。

忽然有有些不好意思,年府一门,对她可以说是真心实意,但是她始终是记挂着玄渊,事事以玄渊的将来为重,这样一想,卫玲珑对于年汀兰到颇有些愧疚。

“妹妹,方才,是嫂子想错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嫂子没有顾及你。”

卫玲珑心里头明白,有哪一个女子,会愿意自己的相公有诸多妻妾?妾室便算了,毕竟是奴才,可若是多了一个平妻,那是与自己一样位置的,这让一向养尊处优的年汀兰如何受得了?

“嫂子,你就是为我想得多,想得远,所以才会忽略了一些小事,无妨。”

年汀兰愿意原谅家人一切“不小心”的伤害,因为他们的初衷是好的,至少,他们是她最重要的倚仗!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