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2章 缺物资

作者:看人间
2021-03-11 09:00

第102章 缺物资


战事吃紧,汉国上下,许多粮食衣物,开始疯涨,兵部筹不到银钱,许多军用物资,也开始逐渐供应不上。

年汀兰如今与墨卿桑以朋友相称,关系到是越发亲厚,连带着,杏林斋的人,都当了她半个主子。

“还没有那个法师的消息?”墨卿桑的人脉之广,可纵使如此,依旧无人知晓那个人存在于何处?

墨卿桑摇摇头,“那人擅长隐藏,又有通天晓地的本事,轻易不好寻。”

“寻他,是要报仇?”

年汀兰以为,墨卿桑是放不下以前的国仇家恨。

墨卿桑的茶水一饮而尽,“巫族国小,被打过吞并,那是大势所趋。可是,这个法师,掌握奇门异术,我是担心,他做出有违天命之事。”

“比如?”年汀兰并不能理解墨卿桑的担忧,一个法师,除了通敌卖国,那还能有什么有违天命之事?再者说来,那法师本就是巫族的,既然当初为汉国皇上效命,如今巫族都成了汉国的,那也没有什么更大的破坏了。

“巫族有一暗术,可续人血脉,供人长生。”墨卿桑略微停顿,“我是担心,他会不会,施此等暗术?”


年汀兰只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又想到自己都是重生一世,那也无可厚非。

“可是,我这段时间在宫里进出频繁,不论是皇上还是惠嫔身边,都没有他的消息。”

两人如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两人并无隐瞒。

“汀兰,我有一个念头,不知当说不当说?”墨卿桑忽然有些犹豫,瞧着年汀兰,她如今,是越发长开了,眉眼间多了几分成熟。

年汀兰一笑,“你我之间,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你若是再瞒我,我可不会再原谅你的。”玩笑是玩笑,墨卿桑脸色却是有些苦涩。

“皇上对四皇子尤为宠溺,平日里,四皇子有分毫伤痛,他都颇为紧张。我是在想,四皇子,会不会是那个被选中的血脉?”

年汀兰手中的茶杯忽然落下,选中的血脉?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暗术,是怎么一回事?”

依着墨卿桑的意思,那个法师是为皇上卖命的,莫不是,皇上有心长生不老?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了解”墨卿桑也有些无奈,纵使他坐拥杏林斋,广罗天下奇书,手上的人,集满天下最新最快的消息,他却仍旧不知道,这一暗术,究竟是如何一回事。“我唯一能了解的,便是,若是暗术要实施,就必须得有自己的血脉,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这样才能得到永生。”

年汀兰皱着眉头思考,“你的意思是,老子占据儿子的身子,以此获得永生?”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墨卿桑点点头,肯定了年汀兰的猜想。

“所以我在想,依着皇上对四皇子的宠爱,会不会,那个人,就隐藏在四皇子身边?”

年汀兰久久未曾回过神,良久才说,“若是当真如你所说,这事儿到是有些眉目,四皇子的正妃,方绮雯,便是皇上从小养在身边的,该莫不是他为自己……”年汀兰越想越害怕,墨卿桑说的若是真的,那皇上未免也太可怕了。

“听闻四皇子从小便与你交好,你若是得空。可以与他多多走动一二”墨卿桑的意思很明显,他派去的人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便只能由年汀兰自己出马。

“下月四皇子大婚,我自当趁此机会前往一观”想到方绮雯对自己面上还算是友好,她大可趁此机会,走动一二。

二人沉默,各自心思,这杏林斋下头,许多人在奔跑,脚步声大得都惊动了六楼的墨卿桑与年汀兰。

“墨邪,下头,是怎么回事?”

“回主子,边境少了粮,皇上下旨收粮,许多人都在抢购粮食。”

年汀兰眉头一皱,“朝廷收粮,老百姓抢购粮食作甚?”

墨卿桑剜了眼年汀兰,当真是年府大小姐,不知民间疾苦,挥手命墨邪下去,给年汀兰添满了茶水。

“一般像这种战争一起,物价都会跟着涨,朝廷都开始收粮了,这说明朝廷的粮食也不多了,许多老百姓,都会趁着粮食涨价前,多囤一些。”

年汀兰摸了摸额头,看着墨卿桑许久,到是把墨卿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可是我记得,不久前,皇上才命兵部送了粮食前往边关的。”年汀兰应该是没有记错的,当时皇上的旨意,父亲是摆在桌案上的,她去书房,无事的时候随意看了一下。

墨卿桑也跟着眼神一跳,“可是半月前?兵部送了一批军用物资那一次?”

年汀兰跟着点头,她虽然不甚关注朝中诸多事,但是大概她还是了解的。“你可知,皇上对外公布的物资里头,都是铠甲与棉衣?”

一份旨意,要拟做两份给众人看,皇上的葫芦,是在卖什么药?两人都有些难以猜测。

“一般来说,这种哄抢货物,最为得利的,便是商人……”年汀兰缓缓出口,一国之君,竟然会想要百姓恐慌,争抢东西。不是别有所图,那还能是什么?

“听说前段时间,三殿下纳妾了?”

墨卿桑没头没脑一句话,却是一下子惊醒了年汀兰,“是了,三殿下娶了徐大人的小女。”

三殿下娶了工部尚书的小女儿,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三殿下因为前头的事儿,已经被封了亲王,有皇后母亲,又有太师外公,如今又有了工部加持,这样下去,皇上就是不封太子,那也得要被逼着封太子了。

二人一同想明白了,相视一笑。

皇上这是,打算处理三殿下了……

一想到此处,年汀兰不由得背脊一阵发凉,虎毒尚不食子,可是如何这般分析下来,却觉得皇上是这样的让人恐惧?

皇室中人。这真心到底有个几分?

“咱们,袖手旁观?”年汀兰这般问。

墨卿桑却是一笑,“难不成,你还想插上一脚,这么些年,皇上想要解决的人,哪一次是没有连根拔起的?这怕这一次,皇后母族,也难逃厄运。”

“若是皇上当真想要长生不老,那不仅仅是玄宸,只怕是玄渊,也难逃厄运。”

年汀兰并不高兴,她看到了玄宸的前途,几乎便能看见玄渊的未来。

墨卿桑瞧着她眼里的担忧,她的心里,果真是已经装了人,那一副神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墨卿桑放下茶杯,安慰道:“就算是要轮到二皇子,那也得是三皇子之后了,再说了,凭借着皇上对惠嫔的情深,二殿下的命,至少是不会有问题的。”毕竟玄渊如今,与年府联姻,这皇上对惠嫔娘娘,就是在她已经与他人成婚产子,依旧能够这般待她,应该也是不差的。

年汀兰面上瞬间愁云密布,“也不知是不是我多想,若是皇上真如你我所猜想,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那能这样真心对待一个女人吗?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惠嫔娘娘的宠爱,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不相信男子会对一个女子有所情深?”墨卿桑有些无奈,按理来说,年侯夫妇恩爱,她应该是相信男女之间的情意的,可是为何,她却似乎一点也不相信男人?

年汀兰摇摇头,“不是不相信男子会对一个女子情深,只是不相信皇上,就像你所说的,皇上当初抛下惠嫔,回了京都,既然如此,为何最后又要故作情深?”

就算是当时的京都,形势严峻。为了惠嫔的安危,皇上不想带回来,但是一个保护她的人,都没有留下,任由她被巫族小王侵犯……

墨卿桑幽幽叹了口气,“也许,只是想给自己发动战争,找一个借口吧?就像是这一次,对郑国一样,不是吗?”

是啊,皇上为了不激怒渴望和平的百姓,故意设计,杀害了敌国王子,引得敌国兴兵来犯。年汀兰想起,亏得自己当初还当汉国有危险,那般急切的去与年阶报信,原来自己也不过就是皇上的棋盘上,那颗可有可无的棋子。

年汀兰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皇上对惠嫔的遗弃又宠爱,可能真的只是想要给攻打巫族一个合理的借口。

“墨先生,你说。惠嫔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那么为什么,皇上还要私下与她恩爱这么多年?如今甚至还明目张胆的宠爱?”

墨卿桑看着年汀兰,二人都想不通,惠嫔与玄渊,这这一场棋局中,究竟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年汀兰回府,忽然就打定了主意,近日,她得经常进宫看看,就算是不为自己,为着玄渊谋划,她也得深入虎穴。

“主子,为何不告诉年小姐,您的猜想呢?”墨邪瞧着年汀兰走了,与墨卿桑站在栏杆之上,主子什么都告诉年小姐,但是唯独自己心里一直的怀疑,却又不说出来。

墨卿桑微微叹了口气,“也许,我还有一点私心吧……”

墨邪忽然便哑了口,他还真当自己的主子大爱无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与他们订婚成亲,当真可以不当一回事,没想到,却是仍旧有私心的。

“主子是想,袖手旁观?”墨邪这样问,墨卿桑并没有回答,他如今的心里也在挣扎。

如果那个人没了,她会不会……?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