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奇闻故事:纸上谈兵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九一
2021-03-11 11:00

①谜面A(小镇说书)

在小镇的东边,有一家茶楼。

那茶楼原是家酒馆,生意惨淡,后一说书先生携吴悲、吴喜俩徒弟流浪至此,暂居于酒馆,每日讲些异闻传说于往来的商队听,以此来赚些盘缠。

“话说啊,在江南一带,曾发生一奇案,此案奇在何处,各位看官莫要心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那说书先生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拿起桌上的折扇,不急不缓地讲了起来:

“世人皆知,苏州的富庶,那是其他州县远不能比拟的。故江湖大盗、九州名捕多出于此,今日老朽要讲的故事,便与一位姓王的捕快有关。

此事发生于早春之季,一位吴姓秀才进京赶考之前,宴请好友为自己践行。

宴请的名单中便有我刚刚提及的王捕头,此外还有一位名叫周毅的秀才,和一名李姓行商。

宴请的地方呢,就在苏州有名的酒楼中,当时那位李姓行商有事未曾赴宴,于是到场的人便只有吴秀才,周秀才,以及王捕头。

收到请柬时王捕头刚将一名要犯缉拿归案,正值志得意满之际,恰有酒兴,故此很爽快地选择了赴约。

王捕头赶到酒楼时,周、吴两位秀才已恭候多时,见自己来的晚,王捕头为表歉意,自罚三杯后方才入座。

三人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随着交谈的继续,酒一杯一杯地入肚,三人都有些晕眩。

在一次敬酒之后,周秀才不小心将自己和王捕头的筷子撞到了地上。

大家都知道,酒宴之上,扔掉筷子那可不是小事。

主人扔掉自己的筷子,或是扔掉了客人的筷子,那是在变相辱骂客人。

而客人扔掉自己的筷子,那相当于狠狠地在主人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事怎么看都不算小。

但吴秀才看他们二人醉醺醺的样子,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恰好那位行商没来赴宴,吴秀才便将那位行商的筷子放到了王捕头的桌前,示意他别生气。

后又拍了拍周秀才的肩膀,喊来店小二,又要了一双筷子放在周秀才桌前。

三人继续推杯换盏,好不快活。

却不曾想,王捕头突然倒地不起。

怒目圆睁,竟已气绝身亡。

现场酒客众多,很快就有人报了官,不出众人所料,仵作查出王捕头身中剧毒,死于他杀。

凶手用的是一种烈性毒药,入肚后即刻发作。

所以王捕头的死,只能归咎于桌上的酒菜。

但奇怪的是,官府反复查验了桌上的酒菜,茶水,都没有任何毒药成分。

况且,周、吴两位秀才并无中毒的迹象。

那毒,似乎是凭空出现在王捕头肚中的。

官府反复查验,竟找不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此事只能不了了之了。

后两位秀才进京赶考,中榜之后将此事说于圣上。圣上又将此事传于朝堂,群策群力之下,方才揪出真凶,还王捕头一个沉冤得雪。”

说到此处,说书先生卖了个关子。

“诸位看官不妨来猜一猜,凶手是谁?毒又藏于何处?”

②谜语A(听众推理)

一口气讲完这么长的故事,说书先生只觉口干舌燥,拿起茶杯,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那徒儿忙着听故事,竟忘了给他看茶。

发觉师父神情不对,身后吴喜眼疾手快,喊来店小二,又迅速将师父茶杯的杯盖打开,待店小二加满茶水后,默不出声地将杯盖盖上,退立一旁。而吴悲此时仍在沉思,

说书先生怒其不争,重重地拍了吴悲一巴掌,示意他该下去收赏钱了。

“这投毒杀人,得有动机啊,老头儿,那王捕头可曾与人结仇?”有看客在下方大声问道。

“这位看官你可就说笑了,那王捕头整日缉拿要犯,江湖上不知结了多少恩怨,暂且不论他人,单是那请客的吴秀才,还有在场的周秀才都曾与其结怨,只不过后来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前嫌尽释,还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再有那未到场的李姓行商,与王捕头也有着一些私人恩怨。据说是王捕头在一次搜捕行动中,拦下了那位行商的车队,耽搁了对方的行程,双方就此结怨。

而吴秀才宴请那位行商与王捕头,未尝就没有做个和事佬,调节双方矛盾的念头。只不过那行商脾气倔,听闻宴请人员中还有王捕头后,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反而放了吴秀才的鸽子。

再说说那家酒楼,在场的多是一些生意人,想必不用我说也能猜到,那酒楼表面上对王捕头恭恭敬敬,背地里还不知怎么诋毁王捕头呢!”

“照你这么说,投毒的是那李姓行商?”

“那李姓行商都未曾到场,如何投毒?”不待说书先生开口,便有人出声反驳。

说书先生便在一旁看着,不出一言。

行走江湖多年,他深刻领会到,只有将听书人的胃口钓起来,才会有赏银可赚。

“这简单啊,将那店小二收买下来,将毒抹匀在王捕头的酒杯中,待倒入酒水后,毒溶于酒中,自然也就在杯中检查不出毒药了。”

“那你又如何解释,王捕头喝了那么多酒后才中毒身亡,要知晓烈性毒药入肚后,三息之内人必定气绝身亡。”

猜行商买凶杀人的那位男子一时语塞,沉默了下来。

“要我说啊,投毒的可能是酒楼中的食客。王捕头在江湖上仇敌众多,那人得知王捕头在酒楼中后,趁他三人微醺之际,装作过路人将毒药巧妙地丢入王捕头的酒杯中,这酒楼鱼龙混杂,就算是猜到了真相,也揪不出凶手,如此一来,这王捕头的死,自然也就成了悬案。”

无人提出反驳,众人都接受了这样的推论。

③谜面B(中毒身亡)

说书先生吹了吹杯中的茶水,有些烫嘴,还不能饮用。

见众人沉默,他只好咳了咳干哑的嗓子,“这位看官说的在理,让小老儿钦佩不已。”顿了顿,又道,“只是刚刚小老儿已经讲过,宴席之上的酒菜,茶水都未曾查出毒药的痕迹,若有人在王捕头的酒水中投毒,又怎会检查不出?”

“那莫非是周、吴两位秀才?那吴秀才请客,客人出事儿了他也逃不了干系,想必不会是他,如此一来,凶手铁定是周秀才无疑。”

“这位看官,这凶手哪有那般容易揪出,不如你来猜猜,那毒药究竟藏于何处?凶手又是如何让王捕头服下毒药的?这也正是此案‘奇’之所在。”

那男子皱眉思索良久,不得其解。

而有人已按耐不住,催促道:“老人家,您还是别吊着我们了,快讲吧。”

看听众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而杯中茶水此时恰好温热,那说书先生边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后,不急不缓地拿起折扇,准备为大家揭晓谜底。

“要说这凶手是谁啊,那诸位看官可都猜错了,他既不是酒楼店小二,也不是那位李姓行商,他藏毒的地方呢,不在酒中,也不在菜肴之中。小老儿也不瞒着各位了,那凶手便是……”

说到此处,说书先生故意拖了个长调,环视四周。

听书的众人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不料说书先生却突然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吴起迅速反应过来,上前扶起说书先生。

众人上前查探,才发现说书先生已没了呼吸。

看这死相,八成是中毒了。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有人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④谜语B(屈打成招)

县衙的官兵到来之后,立即将相关人员羁押入狱。

多方审问后,得知说书先生这一日的早饭与吴悲、吴喜吃的一样,排除早饭有毒的可能性。

而后说书先生便只饮了两杯茶水。

茶水是店里的小二添的,茶楼众人饮的都是一壶茶水,自然也就排除了茶水有毒的可能。

照此发展,说书先生的死,似乎将成为一桩新的悬案。

但此地的县令却是新官上任,正在为三把火从何处烧起而烦心,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县令大人凭借着他浩如烟海的智慧,推测出茶水有毒。

并非是茶壶中的茶水,而是说书先生茶杯中的茶水有毒。

既然有所怀疑,那剩下的事便好办了。

找了几个死囚,当着被羁押众人的面,把能用的刑法都向那几个死囚身上招呼了一遍。

很快就有人指出,店小二在向说书先生杯子倒茶时,趁众人不注意,撒下些许不知是何物的粉末状物体。

店小二自是极力否认,但在众口一致地指认下,又挨了几板子,无奈之下只好画押认罪。

于是此案便有了定论:店小二贪图说书先生的银两,蓄意谋杀,企图趁乱拿走财物远走高飞。

此案虽说仍是疑点重重,但却无人再提出疑问。有个替罪羔羊平息了县官大老爷的怒火,大伙也就顺水推舟,索性就装起糊涂,不再过问。

说书先生死后,吴悲、吴喜俩师兄弟便顶替了师父的名头,继续流浪天涯,以说书谋生。

至于那死去的说书先生,就近葬在了小镇外的山野中。

生前仍是漂泊客,死后何须归故土?

⑤谜底A(推理试探)

一年后,在苏州某个茶馆中,吴悲在说完书后,灌了一大口茶水下肚。

吴喜则是在一旁数着今日的赏银。

待听书的众人散去后,吴悲走到吴喜身旁,开口道,“苏州富庶,每日来听书的人中有不少豪客,照这个速度下去,咱们再在这苏州呆上数月,就能为你我寻一份不错的亲事了。”

吴喜数着银钱,问道:“师兄,咱师父中毒身亡那天讲的那篇故事你可还记得?”

“时间久了,记不真切了。”

“那日讲的是苏州一带一名捕快的故事,师父正是在说出凶手前身亡的。你跟随师父的时间久一些,之前可有听师父讲过此桩悬案?”

“我想想啊……”吴悲回忆良久,说道:“我之前的确听师父说过一次,那杀人者是吴秀才,他料定李行商不会赴宴,却在桌上摆了四双筷子,那多出来一双筷子,便是淬了剧毒的。后周秀才不小心将筷子拌落在地,也是由吴秀才引导的,其目的,便是让王捕头用上那双淬了剧毒的筷子。而王捕头中毒身亡后,吴秀才又趁众人慌乱之际,将王捕头那双淬毒的筷子重新收入袖中,换上一双新的筷子摆在席面之上,如此一来,官府自然是不可能再查出毒藏于何处了。”

说罢,看着吴喜依然在深思的模样,吴悲喊道,“别想那么多了,走,去陪我喝两盅。”说罢也不等吴喜同意,抬脚便走。

⑥谜底B(真凶现行)

“师兄。”吴喜喊了他一声,语调中似乎带有一丝哭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疑问。

“嗯?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下毒杀害师父?”

“你说什么呢?师父是被那黑心的店小二下药毒死的。”

“你明明听过那篇故事,那日你又为何要装作深思的模样?你让我为师父看茶,为的便是不触碰茶杯,以此来洗脱你投毒的嫌疑。而后师父中毒身亡,你却是众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若你真的沉迷于故事中,那时你当同众人一样思考凶手是谁,又怎会有如此敏捷的反应?”

“吴喜你疯了吗?那日我从头至尾未曾碰过茶杯,又如何下毒?”

“你真的未曾碰过茶杯吗?你所用的伎俩,与那吴秀才一般无二,皆是偷梁换柱,漫天过海之法,你在师父专心说书,众人认真思考之际,偷偷将师傅茶杯中的茶盖换走,新换的茶盖早已被你淬了剧毒,添入热茶后,水汽蒸腾,将毒药溶解后再落回杯中,那无毒的茶水便混入了剧毒。怕人查出端倪,你在师父中毒身亡的第一时间便冲到师父身旁,那时众人的注意力皆在师父身上,你趁机再次偷梁换柱,将有毒的茶盖收于袖中,如此一来,你便可高枕……”

还不待吴喜说完,吴悲便吼道:“够了!”

⑦尾声(不欢而散)

“你想报官抓我吗?”吴悲面目狰狞地看着吴喜。

“我……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那老头子把所有的银钱收入囊中,却连一件衣裳都舍不得给我们添,他把钱全拿去买酒了,凭什么?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为他洗衣叠被,看茶倒水,他呢?就知道对我吆来喝去,有媒人来给我说媒时,那糟老头子竟是丝毫不顾我的感受,一口回绝,凭什么?”

吴悲似是被激起了全部的怒气,“男大当婚,他凭什么断了我的姻缘?现在没了她,赚了钱我想怎么花怎么花,再没人能对我指手画脚了,多好。你难道想毁了这一切吗?去啊,去报官抓我啊。”

吴喜看着陷入疯癫的师兄,跪了下来。

“对不起。”说罢便起身跑了出去。

吴悲在屋中等了良久,却始终未曾等到来抓他的官兵。

吴喜最终还是没有报官。他无法面对弑师的师兄,却也不忍将对方送上刑场。

往后的诸多年里,吴悲始终向北漂泊,一生未娶,后来收了两个徒弟,对他们视如己出。

吴喜向北流浪,在边远要塞中娶妻生子,了此一生,再无遗憾。

也不知会不会在某一天,听到某个说书先生口若悬河,在众目睽睽下地讲起这个吴悲吴喜的故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