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不破楼兰誓不还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12 20:00

第111章 不破楼兰誓不还


穆洛宸到鹤鸣时,果然很早。

被茶倌领进二楼包房,入目便见贺南风一席浅紫色衣裙,正跪坐席上亲手煮茶。

自来唐时烹茶,宋代点茶,故而唐色青,宋色白,流传至今,多为青绿散茶。而她这茶叶却是团团紧致,黢黑油亮,汤色橙黄通透。

红炉碳火之上,一只赭色双耳陶制茶釜,里头茶叶随火气升腾,在汤中慢慢翻转着。贺南风系了攀膊束袖,温软白皙的五指握在陶勺的长柄上,仔仔细细先挑出浮沫刮去。

闻得脚步声近,便抬眸向对方一笑,一面继续刮着沫子放进盏中,一面不紧不慢解释道:“茶经所载,唐时烹茶三沸,要将精华与众客分匀,才不算失礼。而今惯了散茶泡法,世人却以为这沫子是茶叶中的灰尘,凡有此沫便是不洁,实属枉也。”

唐宋的茶都是碾碎为粉末居多,方便制作茶饼茶团,也方便点茶之娱。故而唐时茶汤上浮起的这一层被视为精华中之精华,要先刮出分匀,才算公平。后来高祖废团茶改制散茶后,又多以泡茶法,便不会再出现这种茶沫儿。

到重华号的黑茶面世,因加烘焙加工手艺不同,茶形茶色,茶性茶法也自然不同,可泡可焖可煮,且以煮茶口感最上,如此便又有了一层茶沫儿。民间不知,便以为是茶中灰尘,都要刮去,不晓这才是最有利身体之物。

她动作清缓,神色温和,精致眉眼略施粉黛,在淡淡水汽氤氲中,显得越发美丽。叫穆洛宸看得兀自一呆,随即含笑道:

“你居然还这样懂茶。”

贺南风为对方舀出一盏,淡淡然回答:“微有涉猎。”

穆洛宸便坐到蒲团上,一边端起茶盏闻香,一边道:“这种茶来得新奇,去年传入宫里,我父皇母后都觉别具一格十分喜欢,后来还命人找到那商号,要每岁都买最好的一批作为御用之茶呢。”

贺南风浅浅一笑:“你父皇母后很有眼光。”

她自然知晓,正因精通药理的万俟皇后,一句“此茶可喜”,叫重华在南陈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险些比北燕卖得还好。

穆洛宸点了点头,自己抿下一口,回味片刻,道:“你这煮的,跟我在宫里喝到的还不一样,要更浓郁顺滑许多。”

她是重华之主,黑茶的研制者,自然手里握着原料最好,制作最精,存放最久的老茶。贺南风闻言笑道:“我煮得好吧。”

穆洛宸以为然,想了想,又道:“我母后说这种茶不会寒身,不会扰眠,所以体弱衰老的人也宜喝。”

不仅如此,老茶还能安神助眠,调节脾胃,疏通经络,促进气血,可做常备养生之物。

南陈皇帝穆宇因胎中不足,自来体弱多病,一年中大半岁都靠御医将养着,这也是万俟皇后学习药理的原因,便于日常照顾。穆宇的皇子公主们也多身体不好,亏得太子穆洛风同幼子穆洛宸,算是两块病海遗珠。

贺南风想着,抬眸看向小皇子的目光里,便有了几分怜惜。因为这专心品茶的少年尚且不知,他父皇大半年后就会仙去,登上皇位的太子穆洛风,对这继母后和同父异母的弟弟,可不如从前那般好了。

再加上,他喜欢的女子嫁做嫂嫂,日日面对却求而不得,小皇子前尘这段日子,也必定十分煎熬吧。所以,宁愿金枝玉叶请命亲上战场,只盼远远离开,不想却死在王守明手中。

“殿下,”她顿了顿,一面添茶,一面缓缓道,“昭玉姐姐有夜惊之症,她自塞外归来后,我便叫她常喝此茶。”

这是实话,旁人不知,她却一早就预备着。除了孜孜不倦送茶过去,一半撒娇一般要求,叫对方务必天天饮用外,李昭玉每回去庄子时,但凡略有难眠之态,她都会替她熏香艾灸,就为了前尘南尘皇宫中,那面罗刹太后的围墙,绝不会出现。

穆洛宸一怔,随即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先学会如何煮茶?”

难怪叫他早些来,果然是有经验要传授的。穆洛宸心中欢喜,神情跃跃欲试,看得一旁红笺好笑不已。

贺南风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道:“这是其一,我的意思是,殿下要想跟南风一样,同昭玉姐姐走近,务必要事无巨细,多为她考量。”

穆洛宸沉吟片刻,看着少女严肃模样,点了点头。

“昭玉姐姐智慧无双,武艺高强,却一向不懂得如何体贴自身。”贺南风叹了口气,继续道,“她是看着冷,心底也冷。”

穆洛宸一愣,这样内外俱冷,那他还有机会么?

“但是,”贺南风知晓对方所想,笑了笑道,“你若一旦真正走近她心中,那便是世上最温柔之地。她因为在意的少,一旦在意,就会全心全意。”

其实这一点,跟贺南风也很像,前尘今时都像。所以要么情窦未开,要么爱一个人,便是深入骨髓。因此前尘的贺南风才那般难舍宋轩,但一旦舍了之后,又会对凌释一心一意。

而今的李昭玉不过还未动凡心罢了,但从她对李亭煜到对贺南风,都可窥见日后对心爱之人会如何深情。

穆洛宸微微蹙眉,思量片刻,认真问道:“那,我要怎么做,才走得进去呢?”

贺南风看着美貌少年期许神色,笑道:“殿下当真,喜欢昭玉姐姐么?”

“我,”穆洛宸抿了抿嘴,“我喜欢。”

“为什么?”

少年踟蹰道:“因为,她救了我。”

“就这样?”

“还有,我回南陈之后一直想起她,后来天天都想,母后说我都瘦了,每天叫我喝药。”穆洛宸似有几分委屈,叹了口气,“父皇来不让我来的,说什么这次北上是太子哥哥的事,不让我瞎搅和,但我就想来再见她,就求了母后放我偷偷出宫,好容易才跟上大哥。”

果然,跟贺南风之前所料不出二致。她又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南风责无旁贷,应该向殿下传授经验。”

穆洛宸眼睛便亮了起来,后背一挺直:“你说——”

贺南风示意对方稍安勿躁,一面将长勺放下,端庄道:“南风叫殿下早些来,就是有四字要诀,九字真言要告诉殿下。”

“什么四字要诀,九字真言?”

贺南风一笑,煞有介事娓娓道来:“要走近昭玉姐姐,需得这四字要诀为根本,再以九字真言为指点,方可奏效。”

“是什么?”

“四字要诀是,死皮赖脸。”

“死皮赖脸?”

“对。昭玉姐姐天神般的人物,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她会打你,但是也不能一直畏畏缩缩,否则没有效果。若要接近她,需得循序渐进但大胆无畏,关键在于越挫越勇,死皮赖脸。”

穆洛宸愕然愣住,半晌才回过神来,似乎深思熟虑后,目光坚定道:“那九字真言呢?”

“九字真言是,莫犯蠢,莫撒谎,莫掩饰。”

穆洛宸不解:“什么意思?”

贺南风风回答:“因为昭玉姐姐喜欢聪明人,所以你最好不要犯蠢。”

“那种蠢?”穆洛宸道,神色心虚,似乎对这个条件,有些底气不足。

“比如对她撒谎和掩饰,就是最蠢的。因为她必定能一眼看出,此后对你视若无物。”贺南风一笑,继续道,“总结就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务必由心而发,在一诚字上,不要弄那些虚情假意,半点都要不得。”

穆洛宸神情肃穆,沉默许久,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贺南风对他这般反应十分满意,语气温和下来,又替对方加了热茶,方含笑道:“殿下放心,南风有足够信心,你便是我未来姐夫。”

“真的?”

“真的。”

她举起茶盏,做出相敬的手势:“南风今日便以茶代酒,预祝殿下出征凯旋。途中有任何疑问,可以随时对我差遣。”

穆洛宸严肃举盏,向对方敬后一饮而尽,颇有几分豪气万丈道:“妹妹放心,哥哥不破楼兰誓不还!”

贺南风不由失笑,正此时,外头脚步声起,随即便听茶倌道:“小姐,统领大人到了。”

“请她进来。”贺南风回答,一面含笑看向穆洛宸,示意看他表现了。

穆洛宸临危受命般,点了点头。

片刻,便见一身黑衫的李昭玉缓步而来,入目见此情形兀自一愣,微微蹙眉向贺南风道:

“他怎么在这里?”

穆洛宸慌忙起身,恭敬行礼道:“昭玉姐姐——”

“谁让你这样叫的?”李昭玉止步,面色不喜道。

贺南风笑着起身,上前挽住了李昭玉胳膊:“他跟我同岁,自然该这样唤你。姐姐不要生气,先喝口茶。”

李昭玉虽神情防备,还是顾及贺南风的面子,围炉坐下。转脸看着南陈小皇子那一脸讨好的笑容,不由又是微微凝眉。

“你们贺家规矩恁多,怎么跟一个外男同室喝茶,你就不避讳了?”李昭玉道,语气略有责怪。

贺南风笑答:“旁人自然不行,殿下可是老相识,远道来这么一趟,请喝口茶总是应该的。”

李昭玉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贺南风便替对方小心舀茶入盏,一面道:“方才殿下还说呢,去年中元多亏姐姐出手相救,他一直想要亲口道谢的。”


李昭玉淡淡道:“不必了,我也不是故意救他。”

“那可不行,”贺南风一笑,“殿下连我这旁观的都送了谢礼,昭玉姐姐怎么能空下?”

李昭玉侧头:“谢礼?”

“嗯。”贺南风便从身后拿出那只撞着簪子的小锦盒,向对方示意,随后又取出一只更大的紫檀长匣,递向李昭玉道,“这是殿下给姐姐的,姐姐打开看看?”

穆洛宸一怔,他这趟逃得匆忙,那贿赂贺南风的簪子还是拿来以备路上典当花费的,哪有备过这样大一个礼物?

然李昭玉推诿不过,将信将疑打开木盒,却蓦然也是一怔,诧异无比地抬起头道:

“这是,七星龙渊剑?”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