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5章 遇旧人

作者:看人间
2021-03-12 09:01

第105章 遇旧人


当年初见,他似是春风拂面,自日光中来,高洁俊俏。

如今再见,却是他一身锦缎,背光而现,脸色自是一片阴沉。

“柳大人到是清闲,竟然会躲在这里?”年汀兰是未曾想到,竟然还有人与她一样,躲在这后院,未曾前去拜见帝王。

柳中和如今跟在四皇子身边,虽说在朝中上不得台面,在四皇子这里,他却是有着一席之地的。

“时有凑巧,方才解决了一点自己的私事,本官倒不似年小姐,能随着自己的心意行事。”柳中和将年汀兰扶稳当,二人站着了合适的距离。

年汀兰听出柳中和话中的揶揄,倒也不想再与他多做计较。“方才,多谢了!”

年汀兰道谢欲走,身后的柳中和却是冷笑一声,“倒是难得,年小姐还会说‘谢’之一字。”

“柳大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从来便不了解,你不该妄加评论。”

年汀兰说完便疾步走开,方才前边有人在说有死人,这会子怕是惊动了不少人,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只是还未来得及走出两步,便被人拉住了手臂,“你不能乱跑,就在后院待着。”

柳中和显然是来阻止年汀兰的,年汀兰转过身,看着柳中和,“你知道死的人是谁?”

柳中和的手紧了紧,“四殿下说了,你就在此处待着。”

年汀兰冷哼一声,“柳大人不是一直想要报仇吗?此时此刻,若是外头乱起来,我受此牵连,不是正合你意?”

柳中和的手又紧了几分,捏得年汀兰生疼。“你当我想管你?若不是受人之命,我恨不得此时就将你扔到那些刀剑堆里!”柳中和这话说的发狠,哪里还有往常那股子书生模样?

年汀兰看着他,忽然才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柳中和吧?他的温润儒雅,其实都是装出来的,或者说,只是在年芷兰的面前才会有,实际上的柳中和,心思阴暗狠绝。

“那何不趁此机会?”年汀兰是想明白了,柳中和其实就是来看管自己的,将自己禁锢在此处,故而年汀兰有心诱惑。

“你不要觉得我不敢,年汀兰,你死了,也能一解我心头之恨。”柳中和眼神冷漠,“只是,四殿下说了,你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便也就不用再在他身边待了。你觉得,我会受你激将?毁了我自己的大好前程?”

年汀兰面色微微一动,终究是前程重要些,所谓的女人爱恨,怕也只是他的借口。

“柳大人好眼力,那我便与柳大人待在这里,听柳大人这话,这四殿下对我是在意得紧,改日我与四殿下说道说道,你这人阴暗狠绝,还是莫要用了,不然,这四王府,我是再也不敢进的。”

“你!你个小人!”柳中和红了眼,伸出另一只手,险些要打在年汀兰脸上。

谁知年汀兰却是脸一偏,“打,你最好是打下来,脸上留了印,我才更好给四殿下诉苦!”

柳中和气的收回了手,恶狠狠地说,“早晚有一天,四殿下会看穿你这毒妇的心肠,看你还如何嚣张?”

年汀兰冷哼一声,想起上一世,柳中和与四殿下最为最终得力的两个人,这心里头,便恨得牙痒痒!“那便不劳柳大人关心了!”

柳中和胸口起伏剧烈,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未曾放开手,年汀兰听着前头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心里头是越来越不安,死的人,究竟是谁?这个时候有死人,究竟预示着什么?

“一个男子,这般拉扯一个女子,当真好吗?”

如果说,年汀兰以前从不觉得墨卿桑的声音好听,这个时候,他的声音在她听来,却是犹如天籁。

“墨先生?”年汀兰眼里的高兴,是掩藏不住的,墨卿桑瞧着她安稳在这儿,略微宽了心。

墨卿桑一袭白衣,佩戴了墨蓝的腰带,没有完全白衣那般单调,莫名给他添了些色彩。

年汀兰与一般女子一样,喜欢好看的东西,好瞧好看的人,以往的墨卿桑总归单调了些,今日莫名多了些看头,若不是因为今日有事,她还真打算好生与墨卿桑坐一坐,瞧一瞧,这个美男子。

“还不放手?”墨卿桑走到两人面前,柳中和也许是有些紧张,手下的力道紧了紧,年汀兰脸色略微吃痛。“柳大人,莫不是想要我与你动手?”

柳中和并未见过墨卿桑,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头,只是觉得此人气质不凡,只怕不是普通人。

“你是谁?”柳中和在年府多年,并不知道,年汀兰有认识这样的人物。

“杏林斋斋主,墨卿桑。”墨卿桑自报家门,没有半分遮掩。

柳中和也许是被震惊了,墨卿桑他可以没有听过,但是杏林斋,却是文明天下的,这孤本藏书,哪一本不是在杏林斋的名下?

就是皇宫里头,诸多书籍不全,都要靠着去杏林斋筹借一二。

柳中和的手略微一松,年汀兰立马便挣脱开来,三两步跨到墨卿桑身边,“可瞧见我母亲与嫂嫂了?她们可安好?”

墨卿桑脸色一黑,“你母亲与嫂嫂都是在战场打拼过的女子,寻常险事她们是应付得来的,你如何将青鱼给遣走了?白白受人钳制!”

年汀兰顾不得与他理论,径直往出事的方向跑去。

墨卿桑见她不理会自己,脸色更事无奈,她如何就能这般任性?对自己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终究是担心她出事,三两步跟上了她的步子。

柳中和也不能丢了自己的任务,今日大事,虽然他也很想一展拳脚,奈何却被四皇子吩咐,来保护年汀兰,心里头是有诸多不平,但是总不能连这等小事都做不好,白白惹得上头不高兴吧?

“杏林斋向来不结交权贵,怎么?墨先生也看上侯门嫡女了?”柳中和同墨卿桑一道,跟在年汀兰身后,他实在不能理解,怎么会有男子喜欢这种另类的女子,自以为是,又自私自利,仗着父兄权势,便为所欲为,甚至在外头抛头露面,做些男人家做的事儿。

墨卿桑的眼睛一直盯着年汀兰,小心的关注着四周。

“我瞧的上她,她却不见得瞧的上我。”

柳中和眼眸一沉,果真如此,要说这四皇子看上年汀兰,那是从小的情谊,好而不得,这是每个男人心里的结,在柳中和看来,一旦四皇子当真得到年汀兰了,未必会像如今这般念叨。

可这个墨卿桑,又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能让超凡脱俗的杏林斋斋主瞧上眼,更甚者,她还并不将他放在心上。

“也许被人只瞧的上王妃的位置,毕竟是皇亲,不是吗?”

墨卿桑顿住,“柳大人,不要把每一个女人,都想得与你的亡妻一般,喜好权势不是错,但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权势,那便是死有余辜了。”

脸色一阵阵红白相间,柳中和被怼的说不出话来。都说死者为大,死都死了的人,谁还会去责怪?哪曾想,这个墨卿桑却是半分颜面也未给柳中和留,说的是直白又干脆。

柳中和人微言轻,在墨卿桑面前本就自觉的矮了一大截,这会子更是自觉地闭上了嘴,只是心中又在嘀咕,自己毕竟是朝廷命官,如何就在一个江湖中人面前,没了地位?

墨卿桑一心在年汀兰身上,瞧着她利索的钻进人群,众人瞧着是她,纷纷给让了一下。毕竟年家如今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谁又能惹得起?

这死人之事,本就晦气,但是在深宅大院里待惯了的夫人小姐,哪里会真切的看到这些东西?尤其今日还是四皇子大婚之上,看热闹不嫌人多,众人都为着这院中的池子,看着尸体被打捞上来。

年汀兰看到人的时候,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是方才还在与自己说话,一身锦衣华服的徐夫人。不倒一炷香的时间,徐夫人便没了命?

“她的嘴唇青乌,看样子,是先服毒,后头才跳的水。”

墨卿桑站在年汀兰身边,看着神情悲悯,想来是已经有料到,徐夫人会有此一劫了。

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那是徐夫人,方才都还在与我说话。”

墨卿桑其实很想拍拍她的后背,奈何今日人多眼杂,便只能细声安慰,“此事生在这里,想来皇上会出手的。”

皇上出手,他再是出手又如何?徐夫人终究只是这场斗争里的先见者,她老早就看到了自己命运,不愿意邋遢的死去,选择这般彻底又轰烈的死亡,只怕是,还能给她夫君,做下最后的助力……

一想到此处,年汀兰连忙四下张望,她的身量不高,只能求助墨卿桑,“墨先生,帮我看看我的母亲与嫂嫂,她们在哪里?”

年汀兰此时,心里头都是她的家人,这会人群都在往这里聚集,事发突然,只怕王府的防备都会有所打乱。

这个时候,若是趁此作乱,便是最好的时机……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