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7章 陷昏迷

作者:看人间
2021-03-13 09:01

第107章 陷昏迷


“未曾伤及心脉,只是这毒药的毒性太强,咱们只怕得早些用药。”卫玲珑终于是将伤口的血给止住了,只是这箭头上的毒,怕是有些棘手。

墨卿桑脸色阴沉得可怕,将年汀兰给放好,叮嘱卫玲珑,“好生照顾,我先出去看看。”

“先生,外头都是刀剑,这门一开,只怕凶多吉少。”卫玲珑好心提醒,虽说他今日所为,实在是不甚合礼,但毕竟是在关心年汀兰,卫玲珑也好心提醒。

“先生,外头都是刀剑,这门一开,只怕凶多吉少。”卫玲珑好心提醒,虽说他今日所为,实在是不甚合礼,但毕竟是在关心年汀兰,卫玲珑也好心提醒。

“若是能在一炷香内,让我用上药,应当可以逐渐缓解。”卫玲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三皇子造反,实在是好心思。

这箭上的毒,散发的很快,一旦这箭射到皇上身上,这一场作乱只需尽量延长时间,皇上也得必死无疑。只是三皇子他们,应该如何也未曾想到,年汀兰会受了这一箭,偏偏,卫玲珑多年行医,短暂控制毒性的蔓延,她也有的是法子。

“好,你等我!”

墨卿桑整理了衣衫,衣袂飘飘,那模样,若不是一张脸冷若冰霜,如何也算的是浊世翩翩佳公子。未看众人一眼,径直出了门,屋内独独留下皇上与贵妃等几位妇人,等的是心焦如焚。

不足片刻门外头,终于是传来了敲门声,“父皇,一众逆臣尽数拿下,还请父皇定夺!”

四皇子的声音响起,明显的兴奋,这一场大婚,三皇子会打下主意,皇上也早有安排,父子二人暗中较量,只是三皇子终究是差了那么些,如今造反失败,等待他的,只怕是无尽的深渊。

大门打开,皇上并未急着出去,“方大人可来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平日里一直跟在皇上身边的方统领不见了人影。

“回父皇,宫里来了消息,说是已经控制住了,方大人稍后便到!”四皇子长这么大,是头一回参与这样的事儿,他在皇上的宠溺中长大,这样的时刻,是少之又少。

皇上微微点点头,“四儿今日是好样的,可有受伤啊?”

“多谢父皇关心,小四今儿带了些小伤,不碍事。”

墨卿桑出现,身上沾着点点血迹,“皇上,年小姐的伤势等不得,还请容草民等人,先行带走!”

不知为何,皇上看着眼前这个人,莫名有些眼熟,却又半晌想不起,这个人究竟是谁?只是瞧着他出门不过片刻,这外头的形势便稳定下来,想来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你是谁?”面对皇上冷声询问,墨卿桑略微抬了眼,那双眼睛清冷寡淡,无所畏惧,不见悲喜。

“草民杏林斋,墨卿桑。”

“皇上,求皇上容许臣妇先带汀儿去医馆,玲珑说了,多耽搁一刻钟,汀儿便愈加危险,还请皇上开恩呐。”何木珍也已经等不及了,她心乱如麻,如今情势已定,年寻却不见踪影,想来是还在外头做事,她没得依靠,她的孩子,却还在等着她去救,就是拼着皇上不高兴,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走吧,路上小心些。”

“多谢皇上,多谢皇上!”这个时候,年寻还在外头拼命,皇上总不能不管别人的女儿,寒了大将的心,对自己也不见得是好事。

墨卿桑连忙进门,跑到床边就要抱人,“你做什么?”一把被卫玲珑挡住!

“抱她去医治!”墨卿桑推开卫玲珑,此时此刻,他已经派了墨邪去请灵医阁主候命,将人交给他,他这心里才要放心许多。

卫玲珑瞧了瞧何木珍,何木珍也是错愕,“墨先生,这是我年家的事儿,你还是莫要再插手了。”


墨卿桑神色一僵,“我要救她!”

话音一落,墨卿桑便将人径直抱了起来,他知道何木珍她们的担忧,无非就是担心年汀兰名节被毁,于年府皇家不利,可是如今形势,他又哪里顾及得这么许多?只要手上的这个人,性命可保,其余都是小事。

“墨先生,将汀儿还给我!”何木珍也是有血性的女子,哪里容得女儿这般被人抱走?

眼看着何木珍与人起了争执,玄胤也踏门进来,瞧明白墨卿桑怀里的人是年汀兰,瞳孔缩紧,方才还觉得突然出现的墨卿桑,让他与三皇子的人作战,有如神助,还以为要有一场应战,却被他一声大喝,许多高手窜出来,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些人给解决了。

“这是怎么回事?”

方绮雯畏畏缩缩走到玄胤面前,“年小姐方才,替皇上挡了一箭,箭上有毒,这位先生想要带着年小姐去解毒。”声音不大,但是言辞清晰,几句话,就将前因后果,意欲何为,讲得清楚明白。“年少夫人说了,若是再晚半柱香,只怕无药可救。”

“年夫人,放心将她交给我,不出三日,我定还你一个鲜活的年汀兰。”墨卿桑声音有些颤抖,紧紧抱着怀里的人、

“不行,我年府自会想法子,你不得这般无礼!”说话间,何木珍就要去抢人。

墨卿桑瞬间闪过,“年夫人,得罪了!”

躲过何木珍的墨卿桑神色一凛,错过何木珍的阻挠,何木珍见此仍旧不放过。

“滴答”一声,年汀兰伤口上的血迹浸出来!

“婆婆,不要再与他争了,小妹的伤口已然裂开!”卫玲珑是最先发现,“他若是能救便请他救,此毒凶狠,我要下手也无万分把握。”

玄胤听此,反应迅速,一把拉住何木珍。“年夫人,救人要紧!”

就何木珍愣神之际,玄胤忙转头,“先生快走!”

墨卿桑并未多做耽搁,抱着人便匆匆离去。

眼看着人都走了,一屋子的人都唏嘘不已,这可当真是新鲜事儿,已经与皇家许了亲事的侯门嫡女,竟然与一个江湖中人这般交好,这闺阁女子,与一个男子这般密切,可不见得是件好事!

何木珍心中不堪,可是此时被人禁锢,只能眼睁睁瞧着女儿被人带走。等年寻赶来的时候,就只瞧着何木珍被四皇子困住。

“殿下,这是何意?”

玄胤瞧着年侯来了,这才将人给放了。“年侯莫怪,方才事出紧急,这才失礼。”

“侯爷,快,咱们的女儿被人抢走了,侯爷快些去追!”何木珍看着年寻,便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

“汀兰?她怎么了?”年寻满脸疑惑,他才刚刚处理完乱臣贼子,这还来不及喘一口气,自己的女儿又是怎么了?

卫玲珑见母亲情绪有些激动,便将方才的事儿又解释了一遍,年寻眉头紧皱。“你没有把握救治?”

卫玲珑摇摇头,“那毒发作的极快,我就是有法子,却也没有真正医治过,并无把握。”

“如此,过三日,我亲自去杏林斋接人!”年寻神情凝重,紧紧握着大刀,打定了主意。

“行了!今日之事,谁也不准四下议论,若是敢坏了年家小姐声誉,朕,严惩不贷!”皇上突然开口,众人大惊 ,皇上这意思,是要包庇年汀兰了?

就算是年汀兰与那个男子,关系不浅,那也不会影响年家与皇家的联姻?

“是!”众人明眼看着皇上偏袒,却也不敢多说,毕竟今日之乱,年家唯恐,又是首功!

皇上冷眼瞧了瞧众人,冷哼一声,走出门外,看着满地横尸,满脸冷漠,“回宫!”

四皇子今日的喜宴,是做不成了,皇宫那边,只怕也是像这边一般乱,“玄宸那个逆子,可捉到了?”

“回父皇,听说带着皇后与闻太师等人逃了,儿臣已经派了人去追。”玄胤跟上皇上的步伐,这会子要紧的,是要先回宫处理这些纷乱。

乱事是平了,众人纷纷离开血气冲天的四王府,何木珍拉着年寻,“侯爷,汀兰不能交给别人,这名声事小,生死是大,若是汀兰没了,我,我受不住。”何木珍说到此处,都忍不住要哭出来。

年寻见着皇上已经出了门,他本该一路跟着的,可是何木珍此时情绪激动,还是忍住心中烦乱,安慰道,“夫人,玲珑都说了她没有把握,既然那个墨先生有把握,你何不先由他试一试?”

“不,侯爷,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咱们尚且不甚了解,这汀兰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咱们身边,救活最好,若是救不活,救不活,我也要她死在我身边。”年汀兰是何木珍从小带到大的,不同于年寻一直带着年阶在边关,年汀兰一直与她相依为命,可以说是她的命根子。

这年汀兰若是没了,她也没法想象,她该如何活下去?

年寻还未来得及安慰,便有将士来报,“侯爷,皇上寻您问话!”

年寻点点头,手又被何木珍紧紧抓住,“夫人,稍后为父回府,再与你去寻。”

“侯爷!”何木珍眼看着手被年寻拨开,一片慌乱,“侯爷,被带走的,可是咱们的女儿啊!”

“婆婆,皇上召见,今日事多,婆婆莫要耽搁公公才是。”

卫玲珑见状,只有去拉,众人都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哪里会来帮衬一二?年家颇受隆恩,向来风光无限,这会子女儿出了这等事,大家茶余饭后,到有了谈资。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