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龙渊剑铺路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13 20:00

第112章 龙渊剑铺路


七星剑由来已久,春秋战国时就已出现,因剑身上嵌有七颗钉,形如北斗七星,故得此名,前朝至今更是广为流传,从皇室、武将到民间侠士,都喜此剑。

但据《吴越春秋》所载,最初的七星龙渊,是由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并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宛如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

后曾有伍子胥送与就自己性命的渔翁被拒,故后世视为信义高洁之剑,传到唐朝因避讳高祖李渊之名,改为七星龙泉剑。再后来有传言说此剑随唐朝皇帝入了陵寝,也有说在战乱争夺中被毁了的,总之唐宋之后再未出现。

直到前朝太原冶炼世家的朱氏掌门人耗尽毕生心血,得依古法重塑此剑,据说炼了七七四十九个日夜出炉,可吹毛短发,削铁如泥,且依照最初之名,改回七星龙渊。可惜后来被外族觊觎,也在争夺中下落不明。

太原朱家而今也是北燕官方合作的兵器作坊,多年来一直中央兵器房监管之下为朝廷打造兵器,整个家族里外供养的各类工匠约摸三四千人。而对于遗失七星龙渊剑的寻觅,朱家也从未放弃过,不仅朱家未放弃,朝野习武之人也一直试图找回,但多年来终一无所获。

此刻,那锦匣之中,古剑寒光闪闪,好似龙潜于渊,只待一日破水而出,饮血人间,其凛冽的王者之气,明显非常人可驾驭。

李昭玉缓缓拿出,只觉一股冰寒透过皮肉直浸骨髓,便不由微微凝眉,随即细细看去,就见剑柄之上,刻着一个“朱”字。

这,便是前朝朱家先祖用尽一生,才炼出的七星龙渊无疑。

李昭玉愕然愣住,抬眸不可置信地看向穆洛宸:“你在何处得的此剑?”

要知这把剑,可是百余年来多少习武之人朝思暮想的东西,他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就算身为南陈皇族,也怎会如此轻易得到,又如此轻易送给旁人?

穆洛宸并没有她这样了解来龙去脉,但见对方如此震惊又爱不释手的模样,也猜出此剑非凡,一时间愣住半晌,才支支吾吾道:“我,我……”

李昭玉察觉异样,两人同时看向了贺南风,却见少女神色淡然,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方含笑道:“他从我这里买的。”

“你这里?”

“嗯。”

“买的?”

喝茶两人又都各是一怔。

“嗯。”贺南风点头。

李昭玉怀疑道:“你如何得到的这把剑?”

贺南风一笑,回答:“我之前派人到西北办事,不想走运,顺带找到了这把剑。”

世上怎有这般轻松的事,李昭玉自然不信,但以她对贺南风的了解,出其不意也属正常,大抵又有其他门路,便也不加多问,继续道:“你卖给他,再让他送给我做谢礼?”

贺南风道:“南风知晓姐姐必定喜欢,但任何事都讲求一举多得嘛。”

意思是她本可自己送给李昭玉的,但中间多这么一环,就多了不少好处,可谓事半功倍。

短短一句话,便将小皇子立在被她坑害的位置上,使得李昭玉不禁蹙眉,看了看英俊无辜的穆洛宸,又瞪了贺南风一眼,道:“你倒真是雁过拔毛。”

贺南风失笑,一副得意模样。

这剑确实是她手下前不久才从西北带回的,便是那日说要借给凌释的那些人。她派他们去西北也确实另有安排,只临行前贺南风想起,前尘新帝继位不久,便有人在吕梁山中的一座不知名墓穴里,挖出了这柄古剑,随后被邀功官员进献给燕帝。

她之前在庄子上见李昭玉剑有疵痕,便想着日后替她换一把,于是吩咐手下顺带去山中墓穴,将七星龙渊带回。本来就是要给李昭玉的,不过正好叫穆洛宸借花献佛,又知蒙骗不过李昭玉,便索性一举多得罢了。结交万俟氏要做,但不是此举的主要目的。

然此刻的李昭玉并不知晓具体,又摇摇头,将剑放回匣中递还对方:“这是朱家的剑。”旁人的东西,再名贵,她也不要。

贺南风笑道:“朱家自前朝失剑,此物早已易主数回。也没见兰亭集序非要还给王家不是?朱家又不习武,这剑能到姐姐手中,才是它正命所归。”

言之有理,李昭玉还是摇头道:“我不要,你坑了他多少钱,都还给人间。”

贺南风回答:“我没要他钱。”

“没要他钱?”

“我只是让小皇子回南陈后,在皇后和国舅面前多多美言,南北商家互市互利,岂不美哉。”

穆银宸又是一愣,贺南风提过这些,商家互利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李昭玉却是一听便懂了。

从黑茶商号重华,到绸缎商号叫衡远,到药材商号叫朱襄,再到年初新开的珠宝商号十仪等等,皆是从北燕向四面发展。陈国近十年来都由皇后的万俟一族把握着商业命脉,是皇亲之故,自然受朝廷多加保护,故而贺南风的商号入陈,难免多方受阻。

若交好了万俟皇后同国舅,于燕商进陈大大有利,将来所赚金银无数,龙渊剑再珍贵,也无法做比。而穆洛宸年纪尚小,他对经商之事不懂,也不甚关心,答应认为自然无妨,便应了她的要求,用北商入陈换取七星龙渊。

说起来,还真是一举多得,各得其所。确像贺南风会有的算计,合情合理。

李昭玉无奈,看向穆洛宸道:“你这傻子,你不跟她换,她也会送我的。”

穆洛宸确实对什么商家之事不懂,也不在意,这厢回神,便憨笑着挠了挠头,道:“那不算什么,只要昭玉姐姐喜欢,阿宸做什么都可以。”

李昭玉闻言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贺南风察觉,顺势将剑匣递到穆洛宸手中,示意他交给李昭玉,一面笑道:“殿下一番拳拳感激之心,姐姐就不要推辞了。”

李昭玉低头,还是没有回答,神色却明显缓和了些。

“昭玉姐姐,”穆洛宸收到指点,双手托起木匣,举到齐眉处规规矩矩又满心真诚道,“多谢你去年鬼市搭救之恩。”

小皇子就那样端端正正地托着,似对方不接,他便用不放下一般。李昭玉沉吟半晌,又看了看贺南风,终究还是抬手拿了过来。

“也罢,那就多谢了。”她道,有几分无奈。

穆洛宸大喜,笑得越是欢快,拿了长勺给对方加热茶。

旁边贺南风一面放碳下炉,一面看着两人满含笑意。

果然,李昭玉不会欠旁人人情,也不在意旁人欠自己的人情。但若是那人因贺南风卷入,她便不好拒绝。而且这如此一腔热忱的小皇子,又因为单纯清澈,似乎被人借机小小算计了一番,她对贺南风无奈,对上当的穆洛宸,便没有先前那般推拒和防备了。

贺南风加完碳火,便用帕子擦了手,向两人道:“昭玉姐姐,方才齐叔说有事找我,你替我先照顾殿下,我去去就回。”

李昭玉一愣,便见对方已然干脆站起身来,便不由道:“你去多久?”

贺南风笑道:“去去就回,姐姐同殿下先喝茶,要吃什么叫门口小倌传来就是,南风请客。”

说完,便径自提裙出门,临了处还又回头对穆洛宸一笑,其中意味明了。随即,红笺合上房门,里头便只剩一男一女。

李昭玉一下,觉得窘迫起来。握着茶盏的手微微用力,明显居然有些紧张。

穆洛宸其实也紧张,但想起方才贺南风说的四字要诀,遂立即堆起笑容,向李昭玉关切道:“昭玉姐姐喝茶——”

“唔。”李昭玉应了声,果真低头喝茶。


“昭玉姐姐,你平时不当值时,都做些什么呀。”

李昭玉沉吟片刻,回答:“练剑,看书。”

“看什么书?”

“史书,兵书,还有……没了。”她顿了顿,还是觉得话本之事不提为好,遂止了口。

穆洛宸一笑,道:“这些书阿宸也看,母后总叫我看。”

“唔。”

“可我哪里看得懂,我又不是太子哥哥。”穆洛宸继续道,“有一回我就把《搜神记》夹在《尉缭子》里,一看就是半日。结果被母后发现,遭重重打了手心。”

《搜神记》是志怪闲书,《尉缭子》是经典兵书,看来万俟皇后一番苦心,大概是都付流水了。

这小皇子跟他兄长真完全不同,不仅话多,半分没有皇家倨傲和拘谨,连这种事都对外人讲。李昭玉不禁想,又望着他那几分委屈的模样,一时间不晓得怎么回话。

穆洛宸又笑道:“昭玉姐姐喜欢看这些书,我母后一定很喜欢你。说起来,我们南陈宫里上下,没有一个像昭玉姐姐这样的女子。姐姐要是去了,一定叫他们都大开眼界。”


李昭玉顿了顿,微微蹙眉道:“我去南陈皇宫做什么。”

穆洛宸道:“江南山水极好,昭玉姐姐可以去看看。”

“不感兴趣。”

“我们皇宫仿造南朝齐梁陈,亭台楼阁遍布,可谓雕梁画栋。禁中还保留着由南宋时飞龙池和万岁山,改做有小西湖同雁留峰,实属人间仙境呢。昭玉姐姐若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李昭玉一笑,淡淡道:“没有机会。”

穆洛宸认真思量片刻,回答:“那可不一定,前朝南北便是一国。万一何时再打起来了,昭玉姐姐带兵南下,直逼皇宫,叫我父皇母后弃宫外逃,可不就见到了。”

“……”

李昭玉一愣,顿觉哭笑不得。

狠人还需狠人磨,诚不我欺也。门外的贺南风抬袖捂嘴,这才转身离去。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