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9章 似家人

作者:看人间
2021-03-14 09:01

第109章 似家人


年汀兰重伤,在杏林斋养了近三日,年寻如约而来,带着马车,等着杏林斋门口。

“你父亲来了,我抱你出去……”墨卿桑看着楼下的马车,他说过,三日为期,将年汀兰送回。

年汀兰看着脸色同样苍白的墨卿桑,“墨先生,我自己可以,不劳烦了。”这几日年汀兰对墨卿桑,是越发的客气疏远,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她此时正是愁苦。

“年小姐,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我还你一命,只不过是两不相欠而已,无需介怀。”话是不错的,但是声音里,带着刻意的讨好,年汀兰的心里到更是难受。

伤势算不得好,尤其是左肩处,稍有动作,便是一阵钻心的疼。

年汀兰却也还是忍着,墨卿桑见她的额头已经冒出细汗,提步上前,一把将人抱起来,两人一路沉默,走至门口,有一高头大马,疾驰而来,众人看向声源处,却是一身戎装的玄渊。

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马匹未稳,他已经飞身而下,自墨卿桑怀中,一把夺过人。

“二殿下,你怎么回来了?”玄渊身上,一股酸臭之气,脸上的胡渣满布,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盯着墨卿桑,冰冷刺骨。

“我若是再不回来,只怕被人撬了墙角,还不知道是为何?”玄渊阴恻恻一句话,让年汀兰说不出话来,她出事,不过三四天的时间,从边关到京都,如此长的路程,他只怕是彻夜未眠的赶回来。

这人便是如此,情意太重,莫名便会有了压力,就像是墨卿桑对于年汀兰,如今就像是一种负担。

“殿下,墨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殿下不该如此态度。”年汀兰面上是在责怪,但是亲疏之间,立马便分了个彻底。

玄渊与年汀兰是未婚夫妻,二人通体,这墨卿桑只算得外人,玄渊自然是要与年汀兰一同感谢的。

墨卿桑脸色是更加苍白,玄渊却是哈哈大笑,“对,汀兰说的不错,待本王送你回府,再备下厚礼,重谢墨先生,救命之恩!”

眼看着年汀兰一行人走远,墨卿桑脚步不稳,心口一阵闷疼,似乎有一股血腥之气涌上。墨邪连忙上前扶住,“主子,可是有何不适?”

墨卿桑生生那一口血腥憋了回去,“没有,可能是她上车,动了伤口吧。”

墨卿桑生生那一口血腥憋了回去,“没有,可能是她上车,动了伤口吧。”

秦阳听说年家来接人了,匆匆跑出来,只来得及看见玄渊抱着人上了马车,自家这傻斋主,在那里暗自神伤。

“怕是自己伤了心吧?放不下,又不忍去抢,你若是想要得到一个人,那还不得有一百个法子?何苦总要这样折磨自己?”秦阳看着那马车渐行渐远,这墨卿桑的眼神便没有挪回来过。

墨卿桑笑了笑,那笑容又苦又涩,“抢?那她会开心吗?”

秦阳面色不屑,“开心?斋主啊斋主,你对那年小姐真心一片,若是她与你在一起,都不开心,你当她与那居心叵测的二殿下成亲之后,当真能开心?”

秦阳的话,敲打在墨卿桑的心上,“自己能给的幸福,不把握在手里,妄图看着别人给她幸福,墨斋主,人心隔肚皮,你当真看得穿那个二殿下吗?”

是了,这杏林斋的人脉广布天下,就是皇宫秘事,也能探听一二,偏偏这个二殿下的事儿,这杏林斋,知之甚少。

玄渊能如此快便得知年汀兰的事儿,还得多亏了卫玲珑的传信,他抱着人进府,众人都是一片诧异。

“二殿下!?如何这个时候回来了?”何木珍心里头是吓得不轻,阵前无诏回京,这得是多大的罪过?

“夫人不必担忧,玄渊不久前已经接到圣旨回京,只是有事拖沓,这几日才赶回来。”寥寥几句,却已经明确的说了,他回京,是有旨意的。

众人关切,尤其是何木珍,再三确定年汀兰安好,这才出了年汀兰的院子。

等众人纷纷散去,玄渊依旧端坐在年汀兰的床边。

“二殿下说,皇上的圣旨许久便下了?约莫是多久?”年汀兰在心里盘算着,见识了一次之后,她不得不怀疑,这一次三皇子的事儿,也是他们事先预谋的。

玄渊有些不高兴,“玄胤的婚事定下的时候,圣旨便来了,我需得在他大婚后回朝,过几日,你父亲会前往边关。”

年汀兰细心盘算,果然是她预料的那般,三皇子,也是被逼着反的。

“殿下,三殿下此番失势,最为得势的便是你了吧?”

这一天终于是要来了,年汀兰计算着,正宫嫡子,作乱造反,按着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这玄渊的太子之位,怕是要落到头上了。

年汀兰在心里盘算着,自己如今的家当,能够有多少实力,筹集人马,以备不时之需。

年汀兰这话里问的意思,玄渊并未听得明白,“汀兰此话,是何意?”

“殿下,你我即将成为夫妻,这年家与殿下自是绑在一处的。汀兰说句话,殿下唯恐不爱听……”

受伤的年汀兰,说起话来更显得温柔,不见平日的高傲冷淡,此时的模样,到是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除了气我伤我之词,你说的哪一句话,我是不爱听得?”玄渊看着年汀兰,似乎是看不够一般,身上的异味,在热气下渐渐散开,年汀兰倒也不嫌弃,开口道。

“最先是大皇子,如今又是三皇子,二殿下,这两人,哪一个皇上没有出手?”

再多大逆不道的话,年汀兰是说不出口了。点到即止,玄渊轻易便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现在是两个嫡子,都解决了,接下来,无非便是自己这个顺位的“长子”。

“殿下,您瞧瞧皇上的心意,事事偏袒四皇子,咱们这一方,唯恐是下一个三皇子啊!”

年汀兰想了许久,只能想到,这皇上向来最为中意的,便是四皇子,他若是当真有长生不老的心思,那么这个人选,只能是四皇子无疑,可是要顺应天命,让四皇子登基,他前头的这些个哥哥,便必须得一一铲除,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四皇子登基,皇上,依旧是“皇上!”

“你是觉得,父皇在给四弟铺路?”玄渊这话说的更是直接,年汀兰点点头。

“我只是这般猜想,不论是与不是,咱们都该有所准备。”

玄渊伸手,牵着年汀兰的手,“汀兰,你放心,不论局势如何变动,我定护你周全。”

年汀兰摇摇头,“殿下,我说过,年家周全,便是我周全,事事,以年家为重。”

在年汀兰的想法里,她与柳中和已经没有做夫妻了,许多事,大方向虽然没有变动,但是许多小事,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这样一来,说不定,年家惨遭灭门之事,还是能够有所转圜的。玄渊的手紧了紧,他实在无法理解,这年家在年汀兰的心目中,分量如何就那般重?想到自己,虽然出身皇家,但是父皇的心意难测,母妃自八岁起,便对他不闻不问,这些年来,他实在是未曾体会过这亲人之间的情感。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我在你心目中,也能有你家人一般的分量?”玄渊这话说的可怜兮兮,一双疲惫异常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在祈求一点爱怜。

年汀兰有些无法招架这样的眼神,她虽然选择了玄渊为婿,但是这一生,实在不敢再将一腔真心随意付出,男女情事,伤一回,便让她万劫不复了,若是这一回再错,那她可还有机会?

“你我成亲之后,自是夫妻一体,你也便是我的家人了。”终究不忍见他伤心,年汀兰只能这般安慰。

玄渊有些欣喜,将她的手反复摩挲,“你待我真心,便好。”

这一路上,玄渊想了许多种可能,这年汀兰生死与否,那个所谓的杏林斋主,在年汀兰的分量几何?一切的一切,他都是想了又想,却是没想到,年汀兰平安无虞,更甚者,立场坚定。

这让玄渊有一种时来运转的感觉,也许,幼时受的所有磋磨,都是为了遇见如今的年汀兰。

“殿下一路风尘,快些去洗漱了,进宫面圣吧!”接下来,只怕还有许多事,等着玄渊去应付。

玄渊面色微红,身上的异味,他自己也是闻得见的,若不是护妻心切,何至于这般失态?“呃,边关少水,故而洗漱的少了些”

其实是玄渊自己赶路,三天三夜未曾合眼,未曾收拾仪表,很是正常。但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说,是担心媳妇被人抢了,所以才心急如焚,不愿梳洗吧?

年汀兰实在疲惫,知道玄渊好面子,便未曾说破。

“好,我理解!”

玄渊脸色更红,年汀兰是理解什么?他实在是不好意思问,只能叮嘱,“那你好生将养,得空我便来陪你。”

三皇子作乱,牵连甚广,身为二皇子的玄渊,哪里是说有空便有空的?这一去,再相见,已经是清明时分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