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强人所难卫王爷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14 20:00

第113章 强人所难卫王爷


回廊转角之外,红笺回头看着方走出的包房,问出了一个她思量多时的疑问:

“小姐,你真的觉得这样有用吗?”

贺南风笑意还未散,闻言放下袖子侧头道:“什么?”

“像侯爷同夫人之情,红笺记得他们共读诗书、琴瑟和鸣,从头到脚无一处不是契合的。”红笺思量着,一边道,“所以夫人去了那么多年,侯爷始终牵挂在心,无法割舍。可李小姐同七皇子殿下,却从头到脚无一相似之处,小姐也认为,他们真的有可能么?”

贺南风道:“绝对可能。”

“为什么?两人毫无共通,如何心心相印呢?”

贺南风一笑,回答:“这你便不懂了吧,就要有所不同,才能别出生面,越发吸引,是为互补。”

红笺越发不解:“那岂非相同相异,都能促成一对儿,男女姻缘便没有定数了?”

贺南风思量片刻,道:“男女之情确实无定数,不过却总有大势可循。”

“什么大势?”

“还是共通。”

“可小姐方才说,要不同才能越发吸引,是为互补?”

贺南风止步回头,道:“看似不同,故而吸引;实则相一,故而终成。”

这世上男女,一拍即合不离不弃的,是一类,如贺佟与云汐;初以为契合,慢慢发觉相去甚多,而渐行渐远的,是另一类,如天下多数夫妻爱侣;再有看似全然不同,却莫名被吸引或相互吸引的,又是一类,如云寒对青鸾,穆洛宸对李昭玉,和前尘的贺南风对宋轩,以及古往今来恁般多身份性子相差极大,却相亲相爱的男女。

但三者究其根本,都在共同上。即便是最后一类,看似天差地别,实则内心相一,才会让看到的外在差别,更成为一种吸引,貌离反而神合。

云寒清冷,青鸾热烈,他却心底是向往那热烈肆意之情的,所以一遇上便多年不忘,其他与自己看似相同的贵女,反而入不了眼。

穆洛宸活得简单自在,一身红尘烟火,李昭玉为人深沉冰寒,对一切漠不关心,前者却厌恶束缚,觉她这样才是世间最大的自在,因此惊为天人;而李昭玉也会渐渐看清,自己冰冷外壳之下,有跟少年一般澄澈纯粹的初心,她的外壳,也只有这样的对方能够穿破。

前尘的贺南风温柔善良,宋轩阴狠狡诈,可那海棠月夜之下,她真正的孤独被唤醒交织,生出的怜惜也许对他,也许透过他看到的,只是自己罢了。

还有她与凌释,他们都是温柔善良,重情重义之人,故而才相互怜惜,又相互深爱。

世间真正相爱之人,必是内心契合的,哪怕看起来不同,实则也是共通的。所以有些看起来如出一人的,却反而不会动心,因为外在表现的形容,和内里期许的自己,并不尽然相同。

这是贺南风前尘今时,历经沧桑之后,体味人心深处,而得出的结论。并因此才会确信,自己这番安排必能奏效。

红笺愕然,似未听懂,又隐约觉得颇有道理,随即想到自家小姐十三岁年纪,就看透了尘世恁多事情,不禁微微蹙眉道:“小姐你怎么将任何事,都看得这样明白。连男女之情,也找到其中能够言说的根本。这样是不是,过分理智了些。”

言外之意,这样条条理理看待事情,哪像个女儿家,尤其还是文人家的女儿,万一最后一切了然无趣,看破了红尘,可怎么好……

贺南风闻言一顿,随即淡淡笑道:“那照你这样说,凡知道最终要死的人,就都不会好好活了?”

人人都知道自己最终会死,但因此自暴自弃枉费人生的,还不是寥寥无几?这话是道她虽看透这些不假,却并不会因此变得冷情。相反的,因为看透,才能更加明智,更懂得取舍,也更懂得珍惜。

这便是她当初画飞鹄的心境,心似双鹄出尘,却又因所爱而坚韧。高处大局观瞻,与置身其中体味,并不冲突。

红笺似懂非懂,还未回答,便见小姐忽然愣住,叫她险些撞到对方背上,霎时抬头,也是不由一惊。

原来那转角之外,不知何时竟站了个卫王爷在,这厢与主仆二人迎面相对,脸色还似乎有些奇怪。

他怎会在这里?何时来的?岂非将她们方才的话都听了去?

贺南风回神,随即浅浅福身一礼:“南风见过王爷。”

凌夙今日一身青白色长袍,腰间一条红宝石玉带,更显得皇家贵气,手中一把象牙做骨的折扇,使得贵气之中又带着几分飘逸。

他淡淡一笑,示意对方免礼。

身后一个茶馆神情为难,向贺南风点头施礼,明显按小姐摒除闲人上楼的,但卫王爷身份高贵,他没敢阻拦。

那应当来得不久,只不知方才那些话,他在转角听去多少。贺南风不动声色,又浅笑道:“王爷也来喝茶么?”

凌夙一笑,摇头道:“我们去七姐家吃驴肉,路过时发现你的马车在路边,就上来看看。”

他口中的七姐,便是指老郑王之女恒顺公主,当初在皇族晚辈里排行第七。

坊间巷陌都知贺家三小姐时常来鹤鸣茶馆,故而她到这里时从不会掩饰行踪。倒不想凌夙今日看见,会找了上楼。

他话音刚落,便有个小厮在楼梯下道:“王爷,皇孙殿下叫您快些呢。”

这群年轻子弟,跟谁亲好,偏常去恒顺公主府厮混,能学到什么好东西?贺南风暗想,尚未言语,就听凌夙回头道:

“你让他们先走,我晚些自己过去。”

“这……”

“去吧。”

“是。”

小厮虽不解,还是恭敬退了下去。凌夙这才又重新看向贺南风,眉宇含笑道:“听说三小姐颇通茶事,不知本王今日可有口福,能饮上一盏三小姐煮的茶。”

虽对他忽然改主意,留在鹤鸣茶馆也有几分诧异,但堂堂王爷开口,自然不好拒绝。贺南风平素会提及李昭玉在此,叫凌夙望风而逃,眼下却不合叫旁人知晓。便只得笑着答应,抬手请对方进了旁边一间临街的包房。

不消片刻,茶倌已将一切器具备好。屋里炉火微热,凌夙就打开象牙折扇,轻轻摇晃着。抬眸见贺南风挽袖煮茶的模样,沉寂片刻,将扇子举在她身慢慢扇风:

“三小姐平时在侯府,也会自己煮茶么?”

贺南风察觉,笑了笑道:“得空时会。”

凌夙点头,顿了顿,又道:“上回王府游园会,你怎么没来?”

说的应该是,谷雨后在庄子上,绾姨娘传信说收到庆元公主帖的那回。贺南风当时还觉奇怪,自年初春宴后公主们明显对自己不喜,又怎会特意相约游园赏花?而今一听这语气,便不由猜测,难道是卫王爷有意相邀,才托公主侄女下贴的?

贺南风回答:“南风当时不在府中,来回不便,就没能去成。”

凌夙“唔”了声,笑道:“原来如此,本王还以为你是因为宋珮的缘故,躲着本王呢。”

她确实一向对他能躲则躲,但不是因为宋珮。且这兆京内外多少男女躲着卫王爷,这人好似半分没有自知之明。

贺南风闻言淡淡一笑:“岂敢,王爷多虑了。”

“本王听说你喜欢牡丹,”凌夙笑容清澈,继续道,“就特意叫人从洛阳和济州买回了几十盆最好的,可惜你没去。明年花开的时候,你一定要看看。”

贺南风微微凝眉,又转瞬即逝,沉吟片刻,抬眸道:“南风喜欢这世间所有的花,不拘牡丹。”

凌夙道:“这样,那本王回头,将后花园重新扩建,多种些花木进去,保证四季有花开,三小姐一定会喜欢。”

说话间,茶汤开始翻滚,贺南风便端起小钹,洒了灰进炉,让碳柴保持小火慢慢煎煮。

整个过程及其流畅,又极其温和,凌夙看着只觉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

待一切放好,贺南风才又抬头看向对方,不急不缓道:“王爷为何要这么做。”

凌夙沉寂片刻,道:“难道本王的心思,三小姐不明白么?”

贺南风摇头一笑:“不明白。”

凌夙也笑了笑,丝毫不恼:“我方才听你对丫头说,这时间男女情意不定,但有大势可循。许多人看似不同,实则相一,所谓共通。”

他果然听到了。虽不知前头李昭玉那部分可也有听见,但哪怕只有后面什么不同相一的,一个十三岁的闺阁少女,对世间男女情意之真谛,如此来了然于胸娓娓道来,难怪卫王爷方才脸色那般奇怪。

贺南风默然,没有接话。

“那三小姐不妨说说,本王与你有何共通之处?”凌夙道,含笑看着对方。

她既认为男女之间的情意,外在区别无关紧要,要以内里相通为根本,使得看似的不同,反而成为形式的互补和吸引。那浪荡之名远扬的十七王爷凌夙,和才德享誉兆京的文候嫡女贺南风,可算是看着最大不同的了。

凌夙这样问,便是告诉对方他们这样不同,他却明显被她吸引,故而问起共通之处。看似疑问,实则告白,可见十七王爷于儿女小情趣上,确颇有几分功力。

然贺南风却是哑然失笑,神色淡淡道:“王爷这可是强人所难了。”

“为何?”

“王爷的情意,素来只看皮相。只论入不入眼,再看腻了与否,哪能到共通这一层?”

凌夙一怔,她这是在,嘲笑他浅薄么?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