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2章 小醋意

作者:看人间
2021-03-16 09:01

第112章 小醋意


春日的阳光充足,带着微微的暖意,惠嫔将饭菜置办在小院中,颇为费心的,还加了一个烧着炭的小炉,上头放着一面架子。

“这是?”年汀兰是没有见过这样的菜式,什么菜需要拿炭火炉子来做?

惠嫔牵着年汀兰出来,指了指石桌上摆着的小肉串,“渊儿小时候,喜欢这种吃法,将肉放在那上头烤,边烤便吃,最是惬意。”

难为惠嫔还记得,玄渊脸色有些动容。

“这是我们老家的吃法,东西少而精,就吃个味道,你尝尝?”惠嫔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不停的与年汀兰分享,又借此机会与玄渊说还,“渊儿,还是你来烤,给汀兰尝尝?”

母子二人都有些尴尬,好在惠嫔倒是会找第三者帮腔,提到年汀兰,玄渊的神色便缓和了不少,本不知道该不该与惠嫔搭话,这个时候,也因为惠嫔的招呼,回了神,“哦,好!”

年汀兰瞧着二人虽然多年未见,但依旧可以做到如此,也算是极好了。

惠嫔与年汀兰坐在一旁候着,玄渊在小炉面前仔细烤着那一串串小小的肉串,偶尔看一看年汀兰,三人在小院中,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仿佛他们本就该是一家人,或者说,上一世,就是一家人。

玄渊将肉串第一个递给了年汀兰,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第一反应,骗不了人,年汀兰有一瞬间的失神。“二殿下,惠嫔娘娘在呢”

要说年汀兰平日里对玄渊不甚热络,他这番操作下来,却是羞红了年汀兰的脸。

“你先吃,我平日里嘴馋,便会吃上几根,你在北方长大,想来是没有吃过这种小玩意儿。”惠嫔含笑看着两人,那目光里的慈爱,自是话语都描述不出来的。

一顿简单又特别的午膳,三人吃了许久,气氛温暖,恍然似是普通百姓人家。

眼看日头西落,年汀兰退了周围的人,将茶水煮好,给惠嫔与二殿下参上。

“不久便是清明祭祖,到时候,若是皇上命二殿下留守京都,不知娘娘可能请陛下带了您与殿下同往?”清明祭祖,若是当真按着皇上的意思,玄渊是下一个太子人选,那么必是他的留守京都。

这京都里头,三皇子还在,就是叛逆大罪,皇上也还未曾大动闻家,至少玄宸此人,谋逆未成,皇上还在彰显自己的“仁慈”,那么他铁定会再次揪出三皇子的错处,给三皇子一党,予以重重的一击。

那么出这个手的人,只会在玄渊与玄胤两人中间出现,玄渊一直低调,他面上又一直与玄宸交好,那么他一定不能是这个人。

“这事儿,皇上之前与我说过,这次皇后出事,他的意思也是留下四皇子在京都,带着贵妃与我们同往皇陵。”惠嫔的声音很是软糯,不同于方绮雯的娇软,她的声音是属于那种带着清风拂面的软糯感。

年汀兰眉头一皱,皇上本就打算留四皇子代政?难道,她猜错了?“皇上,可还说了什么?”

“只说,渊儿如今武艺了得,有他在,放心些。”

年汀兰陷入沉思,皇陵祭祖,皇上有心带着二殿下前往,又说了这样的话?

眼看夕阳西下 ,年汀兰与玄渊一同告别了惠嫔,惠嫔今日异常的高兴,临走前,一直说,要他们下次再选了同一日进宫。

“殿下,若是在去往皇陵的途中,遇着意外,保障自己安危的同时,竭尽全力,护着皇上。”年汀兰忍不住叮嘱,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便是皇上可能会趁此机会,考验玄渊,也有可能,他是想趁此机会,就将玄渊给……?

想到此处,年汀兰不由得摇了摇头,不会的,今生的大历史,肯定不会出错,玄渊肯定会成为太子的,只是,按着以往惯例,玄渊从来不是皇上的首选,如今他主动点了玄渊,这着实让人有些难以匪夷所思。

玄渊头一回被年汀兰这般叮嘱,“难道不是该拼死拼活,护着皇上?”玄渊微微低了头,在年汀儿肩头耳语。

微微一股酥麻感传遍全身,年汀兰一下推开玄渊,“二殿下!”年汀兰这一声恼,也不知是在恼他挨的太近,还是在恼他方才的话。

玄渊瞧着年汀兰难得羞涩,心头一阵暖流,还未高兴几分,猛然瞧见年汀兰变了脸色,侧身一看,竟是同样要欲出宫的曾素之。

穿着一身鹅黄的衣裙,站在不远处,脸色僵硬,一双原本含春带水的眼睛,此时此刻,冷若冰霜。

“曾小姐……”玄渊先打了招呼,年汀兰紧着一张唇,不知这声“素之姐姐”该不该唤出口?

良久,曾素之才微微抬了下巴,一脸冷漠的,打他们面前走过。

她这一番出现,打断了年汀兰与玄渊之间的美好,两人的亲密,似乎是从伤了她,从她那处偷来的一般。

“此事,是我一人所为,汀兰,不必介怀。”玄渊突然牵上年汀兰的手,手上老茧丛生,年汀兰握着心头一阵疼。

“不会,只是觉得,多树了一个敌人,咱们的处境又艰难了几分。”曾素之方才的眼神,年汀兰一眼便看穿了,没了对玄渊的爱意,剩下的,都是幽怨和嫉恨。

玄渊舒了一口气,“还当你抢了别人的夫婿,这心里头会愧疚一二,不曾想,你竟是个浑不在意的。”

年汀兰一把抽出手,与玄渊对视,“你什么时候成她夫婿了?我又为何要愧疚?”年汀兰这脾气,说来就来,撂下一句话,径直便走了。

玄渊脑袋一懵,这,他该如何招架?

眼看着年汀兰越走越远,玄渊连忙跟上,总不能留着她独自生闷气吧?

年府的马车在前头走,玄渊的骑马跟在后头,年汀兰在生玄渊的闷气,这玄渊头一回遇着年汀兰这般生气,先前死皮赖脸缠着的厚脸皮也没有了,这一回这般无厘头,弄得玄渊都不知该从何下手。

到了年府,玄渊将此事与卫玲珑详细说了,卫玲珑这才打趣解释,“二殿下好生愚钝,你是说错话了,惹得咱们妹妹吃醋了,这生气好哄,这要是吃了醋啊,怕是只有酸着她自己了。”

卫玲珑就站在年汀兰的门口,声音放得大,无疑是说给年汀兰听的。

“嫂嫂,你便教教我,如何才能叫她不吃醋?我这好容易见她一次,不想她就这般带着坏心情,总得哄哄才是。”玄渊听出卫玲珑这是在给自己解围,只是瞧着年汀兰心情不好,他这心里也难受,恨不得自己替她受了。

卫玲珑瞧了玄渊一眼,这玄渊,奈何也是个痴情种子,放弃了曾家那么好一桩联姻,虽说年家是比曾家有用些,但是他这一门心思都在年汀兰的身上,着实不见得,是件好事。

“哄什么哄?你只需得告诉她,这二皇子妃啊,只她一人,这心情便能大好了。”卫玲珑不再在汀兰小院待着,叮嘱了玄渊,“殿下稍后就在府中用膳吧,玲珑先且去备着。”

“用什么膳?父亲与兄长,谁准他在这府里用膳的?”年汀兰心里头还在不高兴,却仍旧是经不住嫂嫂打趣,开了门。

玄渊这才连忙上前,“好汀兰,我这是知错了,千不该万不该,说你抢了别人的夫婿,是我说错话了,你快别生气了,气着了也只对你自己不好,莫要再记在心里。”

堂堂一个打战的皇子,浑身的孤傲之气,这会子低声下气的哄自己的心上人,卫玲珑忽然在玄渊身上看到了年阶的影子,这便是一个男子真心悦爱一人的表情吧?虽说埋怨他不知轻重,舍弃了曾家一门亲事,这个时候却也只能体谅,真心相爱的感情里,又哪里容得下他人插足?留着他们二人打情骂俏,卫玲珑带笑出了汀兰小院,在门口遇着何木珍,瞧着她一脸愁容站在那里。“婆婆,怎么了?”何木珍叹了口气,“这二皇子,也不知是好是坏?”

卫玲珑听见是此事,连忙扶着何木珍的手臂,将她扶着往前院走。“婆婆先前不是担心妹妹与他人共事一夫,会委屈?如今二殿下都未了妹妹违逆了圣旨,硬生生退了曾家的亲事,婆婆如今怎么还在担忧?”

何木珍讥笑,嘴角皮肉一动。“你瞧着如今的形势,对二皇子,可以说是极为有利的,若是当真只是个皇子便罢了,他若是生了其他心思,往后,还不得有更多的女子?你说你妹妹,可能好过?”

卫玲珑一时间哑然,虽说玄渊的心思,表露的并不明显,但是何木珍这双眼睛,倒是看得透彻。

“婆婆,往后便是往后的事儿,至少如今二殿下对妹妹,那是当心肝儿一样疼的。”

“玲珑啊,你不懂,等轩儿再大些,你便会为他筹谋计划了,这当父母的,哪一个不是要为子女步步筹划?”何木珍幽幽一叹,“这二殿下是不错,可那一日,那个墨卿桑,对汀儿,那才是当真的命都可以舍了,只是可惜,他怎么就没有早些出现呢?”

卫玲珑听何木珍这一番念叨,心里头好是不快,这都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如何她还能另做他想?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