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1章 身后人

作者:看人间
2021-03-16 09:00

第111章 身后人


今日宫中事多,三皇子叛逆被抓,皇后被废后宫,眼看着,又是一年清明将至。

年汀兰入宫,特意带了上好的茶叶和糕点,私下见了大总管程玉。

“年小姐,费心了”程玉将东西接过来,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能被主子惦记,算不得一件坏事,尤其是如今,三皇子失势,这成年的皇子中,只有二皇子与四皇子。“这些日子,皇上在忧心‘选人’的事儿,年小姐若是有心,大可谋划谋划。”

程玉说话不拐弯抹角,他在宫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巴结他的人不少,金银财宝送的更是不少,只是那些个东西,轻巧的东西不值钱,贵重的又是有来历的,程玉在皇上跟前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哪里敢拿出去花了用了?也只能丢在府中生了灰。

到是这年小姐,每每来,都只是送些小东西,不值钱,但都是一些皇家贵族才用的上的,这一点,在程玉这里,很是受用。偶尔一两句交流,他说的不多,却也够年汀兰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

“程公公知道的,我最近也是在风口浪尖,圣上面前,我是唯恐避之不及”年汀兰并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心思,这程公公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对皇上的忠心,肯定不是他们这些人轻易撬得动的。“再者说来,皇上选人,那是多番衡量的,我这小女子家家的,哪里能做什么谋划?”

程玉点点头,眼瞧着年汀兰,神情自然,倒不像是扭捏作态。

“那年小姐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夫婿是人中之龙?”

年汀兰心中警铃大作,这程玉说话,不该这般没有分寸的,程公公这话,想来是皇上授意的,心下思虑良久,这才开口,

“程公公,莫说我如今还是年家的女儿,爹爹说过,咱们年家效忠的,只能是皇上。就算是我日后与二皇子成亲,二皇子是何种身份地位,那也是皇上做主,我年家儿女,当以守护疆土,忠君报国为己任。”年汀兰说的是冠冕堂皇,正气凛然,

程玉看着她,好一番深沉的打量。“那你就没有半点私心?”

年汀兰狡黠一笑,“程公公说笑了,我等都是凡人,哪里能没有私心?谁不想往上走一步?只是有些东西,皇上在那里,他愿意给,那才是我们的,他要是不愿意给,那咱们争和抢,都是徒劳,你说呢?”

程玉脸色一喜,“年小姐,到是个通透的人儿,难怪二皇子会独独中意小姐为妃。”

年汀兰笑了笑,双十年华,花朵一样的年纪,脸上的笑容,那是纯真又干净。

“公公说笑了,之前听说惠嫔娘娘着了风寒,我这去瞧瞧。”

“送年小姐!”

二人道别,年汀兰径直往惠嫔的小院去,程玉转身拜见墙后站着的人。

“皇上,对年小姐可还满意?”程玉手里的糕点并未放下,皇上微微带着笑意,点点头。

“这年寻是个忠义的,以往只觉得年寻教导的这个女儿,嚣张任性得很,不曾想,长大了却是个与她父亲一般性子的。”皇上这话,是对方才年汀兰的一番肯定了。一双深邃的眼睛,瞧了瞧程玉手中的糕点盒子。“你这些年,应该是收了不少的好东西吧?”

皇上此话一出,吓得程玉连忙下跪,“皇上明鉴,这哪一位娘娘,哪一位大人送来的东西,奴才可都是记录在册的,不敢有丝毫挪动。独独这年小姐,是个小姑娘家,总归是送些吃食一类,奴才想着,这东西放不得,又是些小玩意,故而便不曾报了圣上。”

程玉战战兢兢,额头隐隐有细汗冒出,“再者说了,年小姐,给各宫都送了的,就是皇上的那一份,她也是亲自送去了御膳房……”

“行了,朕不过问了一句,你便能扯出这许多来,要说这年家丫头,这糕点生意,到是越做越红火。”皇上转身欲走,程玉连忙站起来跟上,“还是有点本事的!”

“是了,这蓉花糕坊,如今可算是京都里,响当当的名号了。”皇上点头说好,程玉自然是只有跟着附和的。

“你说咱们这御膳房,如何连一个民间糕坊做的东西都不如?这年汀兰,一个闺中女子,在哪里寻来的这等能人效命?”皇上一把掀开程玉的食盒,看着那里头金灿灿的蛋黄酥,那模样让人都忍不住流口水。

程玉暗自叹口气,这皇上啊,哪里都算的好,就是这疑心病,重的很。

“皇上,咱们这御膳房的师傅,算的是咱们汉国里头最好的了,只是皇上吃惯了他们的手艺,乍然尝着别处的,觉得新鲜罢了。”

“果真?”

程玉连点头,“不瞒皇上,这年小姐送来的东西,奴才还要给别人分些,可若是皇上赏赐下来,奴才都是独自享用的,舍不得!”

皇上被程玉这话说的哈哈大笑,甚是满意,上位者,向来都喜欢自己拥有的,都是这世间最好的,这虚荣心,总得是要得到满足,才能少些人遭殃不是?

青鱼跟在年汀兰身后,“方才墙后有人,小姐觉得,会是谁?”

青鱼的耳力极好,该听到的东西,她都能听到,不该听到的,那也逃不过。

年汀兰心中了然,“敢听大总管说话的,你觉得会是谁?”

“小姐猜是上头那位?”主仆二人边走边说,声音都压的极低。

年汀兰点点头,今日程玉说话的风格,完全与往日不大相同,这其中,自然是少不得有人授意。

“如今宫中形势很是紧迫,二皇子调回来,我父亲又被派往边关,咱们在这里,得小心再小心一些。”二皇子封太子,这是年汀兰心中有底的,这是与太子位一同来的,便是两年之后,年家的灭门之灾。

青鱼并不是很明白年汀兰这话的意思,只是既然年汀兰都这般说了,她自然是要照着做的。


惠嫔娘娘的风寒见好,穿着薄衫,站在园中整理花草,见年汀兰来了,便将人带进了屋子。

“渊儿可好?”说来玄渊进京已经快有月余,却一次都未曾入宫拜见。惠嫔思念儿子,便只有请了年汀兰入宫,与她一诉衷肠。

年汀兰知道惠嫔的心意,“娘娘稍后,待会二殿下见过皇上,想来会来拜见的。”

惠嫔双眼放光,“果真?”

年汀兰点点头,她昨日收到惠嫔召她入宫的消息,便知道她这是想儿子了,便早早得派人给玄渊送了信。

要说玄渊这人倔强,但在年汀兰这里,他却是听话得很,年汀兰有心缓和惠嫔与玄渊的关系,便也只有趁着有她在得时候,让母子二人多多见面。

“可是,他已经许久未曾来过了,今日,他回来吗?”惠嫔心里头,又有些打鼓。

年汀兰肯定的点点头,“娘娘放心,殿下虽说忙,但心里是有娘娘的,毕竟哪个孩子,不渴望母亲的爱护呢?”

惠嫔高兴,有些手足慌乱,“既然如此,卫嬷嬷,快些,备些二殿下喜欢的吃食,咱们今儿一同用一下午膳。”

这母亲,对于孩子的喜爱与关心,从来就是藏不住的。

年汀兰到是庆幸,二殿下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至少她深得皇上的爱护,连带着,若是小心利用,二殿下应该能够度过那一劫。

“娘娘莫急,就是殿下来了,再备东西也是可以的,再说了,若是皇上留了人,他怕是午膳时分,还来不了的。”

年汀兰的话,无疑给惠嫔娘娘泼了盆冷水,心里好一番激动,又只有归于平静。

再说到此时往惠嫔娘娘这里赶来的玄渊,心里头也是五味杂陈,与惠嫔置气多年,如今受年汀兰邀约,往她那里去,这心里,好是一番不自在。在这路上,走两步,又往后退了三步,走走停停,也未曾走出一米远。随身侍卫钟宇到底看不过,“殿下,您究竟想往哪里去?”

玄渊脚步一停,方才他主动与皇上申请,往偏殿见母妃,皇上到是颇为高兴,一口便应下了,可如今,当真要玄渊去,又有千万般不自在。

“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

“殿下在军中向来雷厉风行,如何去见自己的母亲便这般犹豫?再者说了,殿下若是觉得有不爽快的,年小姐不是在那里吗?殿下这般久没有见着她了,难道就不想见一见?”

钟宇是玄渊的左膀右臂,这玄渊是什么心思,他不说知道的十全十,却是个七七八八不会错。就算是惠嫔娘娘让他想要逃避,那不是还有年小姐,那么一个巨大的“诱惑”在吗?

果真,钟宇话音刚落,玄渊便似是下定决心一般,“走!”

健步如飞,生怕再有丝毫犹豫。

钟宇还未反应来。无奈摇头,连忙跟上,自家这主子,还当真是要年家小姐来收拾。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跟着走,身后走出来了贵妃与曾素之,“瞧见了,那年家的,才是你那未婚夫婿心心念念的,素之啊,你是被年家害得不轻啊!”

曾素之的手,紧紧握住手帕,那一方帕子,还是当初,年汀兰为了她兄长之事,特意给她寻来赔罪的,没想到,她兄长的事过了,她又来了。

“姑姑……”曾素之略带哭腔,模样委屈又可怜。

“行了,好好帮衬着四皇子,到时候,就算她年汀兰成了二皇子妃又如何?只要四皇子上位了,你这个皇帝的表姐,想要什么样的夫婿没有?”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