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与你从头说来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17 20:00

第116章 与你从头说来


高座之上,凌祁面沉如水,冷眼扫过太子和三皇子等人,无奈子孙虽繁,也个个低下头去,不敢直视皇帝。

小小黑白两子,却成了整个大燕最位高权重又盛名远扬的一群人,当下最大的难题。

“我王一向告诉子民,中原华夏礼仪之邦,诗书琴棋传世,而今一看,也跟我吐鲁火国无甚区别嘛。”阿速儿又道,语气轻蔑无以复加,双手一摆,便扬长坐下。

“好无礼的番夷小王——”忽而一句女音响起,众人看去,见竟是六公主庆元。她一身华贵凤鸾宫裙,姣美的五官带着些许气愤,向阿速儿一声冷笑,继续道,“不就是棋局么?本公主这就解给你看!”

说完,在众人愕然目光中,不顾身旁姐妹的拉扯,从旁夺过卷轴拿在手里,一面指出棋子位置,一面胸有成竹道:“此局盘战的焦点在下方,执白者要打破僵局,拆二必然,既确保白三角大片安全,又可威胁黑棋三角数子。”

那棋局之上,黑白两子的主要战场确实在东南,虽其余方位也有相争,却不如下方这般紧密焦灼,互为掎角之势。故庆元所言,实有道理。

“黑棋要确保黑三角数子和下方一子的联系,只能跳子,在上方形成退让,却得以封锁白棋三角大片。白子虽然暂时无虞,但必定埋下隐患……”

“住口——”

众人又是一惊,因庆元公主还未说完,便被皇帝厉声打断,向她冷冷道:“不懂便不要多话。”

“父皇——”庆元公主不解,满目委屈,还欲争辩两句,却又见凌祁脸色阴沉,未敢再讲。

“坐下。”

庆元公主神情挫败又难过,还是坐了回去。贺南风便见她一旁的长公主盛元,倒露出几分无奈笑容来,看着自家妹妹摇了摇头,似早知对方会有这个结局,但没有劝住。

贺南风不由微微一顿,她先前只知盛元长公主仁慈和善,是公主中颇有贤名的,未想对方对棋局谋奕之事,也这样精通。

要说,那残局确实难,故而庆元开口时,贺南风也十分意外。但其实最难的部分还不是破局。而是,若不能用破局之法,要如何解开。

因为,那根本不是棋局,而是战图。

庆元说得不错,棋盘黑白两子相争,看似纷繁复杂,实则主要在下方。而白子接下来收益最大的走法,也确实是拆二保护三角大片。如此黑子要想保留反攻机会,只能舍弃上方数子,跳子合围白棋三角。

想必就算不是每个人都一开始就看出,到庆元公主言及此处时,也必定都明白了过来。那局中黑子,代表北燕。四方白子,则代表周边他国势力。

黑白争斗僵持,主要势力聚集东南,因为燕陈两个大国自前朝后便一向争斗不断,几番边境更迭。而下方棋局走势,也正是眼下燕陈布兵格局。白子若走,则黑子只能弃西北数子,来求保全下方。就算白子不走,黑子为了防患未然,接下来依旧只能顾全大局。

也就是说,以眼下燕国形势,接下来但凡有战事,都只能舍弃西北之地。

照棋局看,此手不乏高明,舍小为大。但这却不是棋局,而是战图。阿速儿要的,就是燕人自己说出舍弃西北数子的话。

与其说是试探态度,不如说是有恃无恐,告知北燕朝廷,吐鲁番汗国对哈密等地志在必得,其挑衅之意,不言自明。

故这棋局本身已是难解,还得看先出如何破,再看出不能说。这吐鲁番小王,便是存心戏耍和挑衅北燕众人的。

女眷大多不知如何破解,而大臣们看出其中深意,便也都不敢开口。所以难的不是破局,而是这破局之法不能说也不能用,又该如何去解?

这就是为何金吾将军李延广看完棋局神色微怒,也是储渊、贺佟、王守明等看完棋局神色凝重,无人敢答的原因。

若是解不了,只留下燕臣无能的说辞,为阿速儿轻视嘲笑一番罢了。若是回答,便正中对方下怀,落人口实又显得燕人愚笨无知,就如六公主庆元一般,更为皇上呵斥不喜。

前尘,六公主已嫁为萧琰之妻,但婚后生活似乎并不美满,故而无心对吐鲁番小王挑衅做出回应,因此这棋局,并没有人回答。

而今不知是真为燕国颜面气愤,还是一图在众人面前显示才华——毕竟此前白芷曾告诉贺南风,说宋皇后似乎有意南北联姻,故而近日来六公主与南陈太子穆洛风相处,颇为频繁。然却发觉太子殿下跟他那弟弟一样,对禁军女统领都有些过于关注,大抵猜测对方不喜寻常小女儿情态,便刻意也学着穆穆林下风气。

不管为何,总之居然撞上刀口去,正如了阿速儿小王的愿。但看那厮此刻笑得越发轻狂,便知心中有多么得意:“燕国大臣们既然不懂,公主有解法,皇上为何不让她说完,也叫小王开开眼界。”

于是高座之上的凌祁,脸色也更加不好了些。

今日寿宴,贺南风早知如此却并不打算插手。毕竟其实不管使者是讨好,还是挑衅,以吐鲁番汗王性格,对哈密一带势在必得,若边关卫所无力,什么都是虚妄。可惜前尘景帝听信谗言,有一王守明而不用,白白送出西北大片疆域。

再者,此棋局有解,却是前尘万寿节后三天,护国公四子宋轩找到的,虽则时机早过,还是显出对方才学极好,并非虚名。而今的贺南风不知为何,就是不想,用他的东西。

她既打算与他再无牵扯,却又用对方前尘所有,来为自己谋取名利,便旁人不知,贺南风自己也觉不齿。

紫衣少女沉寂,发间银色玉簪的几缕流苏长坠儿,在她无暇的侧脸旁静静垂着。整个人仿佛一幅画,于华贵与喧嚣之中与世无争,却又自成天地。

片刻,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眸时,就对上兵部尚书那如有所思的面容。王守明器宇轩昂正襟危坐,向她微微点头示意。

贺南风一刹那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是在让自己开口。

在经历寒山之乱,江南山贼平定等事之后,王守明早知晓她的奇特之处,也确信若今日此局有人能解,必定是她无疑。

贺南风一怔,随即眼前便闪过挂在床边的几个大字,心向光明。

她小小女儿顾虑国家大事,百姓安生,王守明回复心向光明。此刻她能为燕国反击不怀好意的使者,却不打算做,王守明再次暗示,心向光明。

贺南风忽而失神,蹙了蹙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她一切谋划再好,贺家再安稳,到底还是北燕国人。

罢了,她向对方淡淡一笑,款款站起身来。

“火使言重了,王爷大人们不是不懂,只是不欲开口。公主年少,为有心之人所激难免动气,故这破局之法虽可行,却也不是最上。”

满殿之人愕然抬头,都望着那浅笑吟吟的浅紫色罗衣少女。

她这是说王爷大臣们知道答案,不屑开口。而公主方才被皇上呵斥的那些话,也是因为火使别有用心激将所致,故而并不周全。

阿速儿小王闻言微有怒意,似笑非笑道:“本王诚心求教,你这小丫头却说他们不想回答,燕人便倚仗大国之势这般无礼,对外使如此桀骜么?”

贺南风面色温和,向高座之上的帝后端庄一礼,这才转身回答:“火使既提及礼义,不妨咱们便从头说来。”

“从头?”

“不错。”贺南风淡淡一笑,看着对方不紧不慢道,“前朝塞外鞑靼族人曾大举侵南,兵过杭州城下,俘虏残杀汉人数万。后在中原设立傀儡朝廷,为其统治百姓。不少汉人志士一身才学,不甘为异族效力,便三三两两结伴散游于西湖之上,逃避朝廷征用。”

吐鲁番汗国便是鞑靼人后裔中的一支所建,故阿速儿小王听到此处,以为对方要借前朝南侵之事驳斥自己,遂冷笑道:“我吐鲁番自建国来,一向与大燕交好,你提这些陈年旧事,意欲何为。难道是挑衅两国关系么?”

贺南风依旧言语淡然神情温和,似未听见对方的话一般,继续道:“这西湖闲士中,最有名的两人,便是施西夏和林甫屏。”

施西夏和林甫屏,都是前朝风骨万年的诗词大家,在场之人无论北燕南陈,甚至吐蕃和西南一众效果使者,都一听便如雷贯耳。

“施林两公平素除了种梅养鹤,诗词应答,最喜的便是下棋。林公的学生将两人精妙棋局记录,便留下一册《湖上十局》,可惜后来被朝廷追剿,棋谱便遗失了。不想,原来落入吐鲁番地,而今又被火使带了回来。”

她话音落,阿速儿便是不由一愣,不仅对北燕,施林两人向来在南陈也是民族英雄、文坛义士,若鞑靼人后裔拿着《湖上十局》的棋谱来中原挑衅,冒犯的可就不止北燕一朝了。

他微微凝眉,随即冷笑道:“你既说棋谱遗失,又如何知晓本王的棋局来自其中?”

贺南风一笑,回答:“棋谱虽遗失,记文还在。我燕人对施林两公向来钦佩,对林公《西湖闲情》之文,个个耳熟能详。火使棋局甫一入眼,便能轻易分辨,这是十局中的第七局。只未料到火使不仅以施林棋局为题,还将这绝妙棋局为一己私心做出改动,以图戏耍我燕人。”

众人愕然,看向少女的神色,不由几番变换。

编辑有话说:

责编排版出了点小问题,重新调整了116章和117章的顺序,并且为表示歉意,今天加更一章,希望一起追更的大家看得开心,这几张南风的绝代风华也期待大家一起多在评论沟通啊,以及透露一个小秘密,第119章阿释要来喽~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