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4章 得消息

作者:看人间
2021-03-18 09:00

第114章 得消息


幼时交好,玄胤向来是年汀兰的小跟班,年汀兰调皮捣蛋,逃课生事,往往也会带上了玄胤,到不是说有多喜欢玄胤这个人,只是一个是侯门嫡女,向来娇纵,一个是贵妃独子,皇上又心疼得紧,两个小朋友都是聪明的,若是被皇家的人训斥,便说是年汀兰带的,若是被年府的人逮住,只说是玄胤挑唆。

这一来二去,两个人少了不少的责罚。

只是幼时……对年汀兰来说,那也只是幼时,隔了两世的距离,再加上上一世,年家惨遭灭门,柳中和出了不少力,那他背后的四殿下,不是主谋也是帮凶,至少在灭年家和废太子这件事来说,四殿下,是唯一最为得利的人了。

玄胤,那只能是年汀兰心头之恨,就是此时此刻的虚与委蛇,也是心存目的。

“自与二哥定了婚事,你这两年,对我是越发冷淡。”

玄胤比年汀兰略小,二人按着之前的相处模式,向来没有什么过多的弯弯绕绕。

年汀兰要往城里走,却并不上车,她有心与玄胤说事,自然要留着些机会,玄胤本就自我惯了,这会子皇上一走,他小小年纪,任监国一事,心里头更是得意,面对年汀兰也多了几分霸道与穷追不舍。

“四殿下,你我今时不同往日,你若是想找人作陪,你府中的四皇妃性子最是温和,对你自然也是热络的,再不济,你还可以像你三哥一样……”话,说多,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独独这种只有半截子的话,最是引人遐想。“像我三哥一样?我三哥怎样了?”

这三皇子,如今最是敏感,玄胤听了,自然是要追问。

春日暖阳,初之阳照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睛,自然也就遮掩了人的情绪。年汀兰抬着头,迎着阳光。

“不过是我 偶遇一回罢了,四殿下若是有兴致效仿,大可自己派人去打听一二。”

此中神情淡然,玄胤不疑有他,只觉得年汀兰说的东西,总归能让自己寻到些蛛丝马迹,这三殿下,莫不是还不安分?

有了三皇子这一念头,玄胤对年汀兰是再没了兴致,“我那三哥莫不是还不安分?汀兰先且回府,待我得了空闲再来寻你。”

年汀兰并不将玄胤的话放在心上,如今玄胤监国,清明将至,只怕清明一日,玄胤便会将消息送到黄陵了。

整整三日,年汀兰打点生意、置办产业,她的日子到是充实忙碌。

如今手里有了银钱,便能更好的养人、差使人了,渐渐的,年汀兰手里也开始有了消息。

清明默哀,不止是百姓的风俗,就是皇室中人,那也是青衣素缟,以示对先人的尊重,以及对鬼神的敬畏。

偏偏三皇子府中,有丝竹、调笑之声传出,有路过的百姓受惊,前往四皇子府上通报此异样之事。


引得四皇子携朝中名望大臣,纷纷前往三皇子府中一探究竟。

谁知正好撞见了三皇子关着门,饮酒作乐,玩弄舞姬,一屋子的淫靡味。

四皇子厉声劝诫,奈何三皇子仗着自己是兄长,又是被抓住的作乱之人,一时间觉得自己行迹败露,竟恼羞成怒,取了短刀,将四皇子刺伤。

众人协力将三皇子控制,四皇子受重伤,众臣亲眼目睹三皇子行事荒唐,联名写了奏折,快马加鞭送往黄陵,请皇上降罪三皇子,不论清明风俗,此罪立判。

年汀兰听着青鱼说着这些事,恍若是在自己眼前发生一般。

“这四皇子受伤,到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想来这四皇子为了斩草除根,也是舍得,连自己的身子都不放过。”年汀兰笔起墨落,每日写一页字,已然成了她的习惯。

青鱼点头附和,“是啊,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这四皇子的文治武功,一直都为众人所称赞,想来不会轻易受伤,要说也只能是他故意的了。”

年汀兰也只是笑笑,如今还是他们几兄弟 ,为了一个皇位争夺的厉害,玄胤虽说是皇上看中的,但是玄渊毕竟会成为太子,年汀兰已然想好了,只要她把握住玄渊成为太子的那半年,或者说,只要在这半年内,玄胤也没有了机会,那么玄渊这个太子,会不会来的便更要稳固些?年家,是不是也就更要安全些?

“小姐,黄陵那边也来了消息。”年汀兰的思绪久久还未回来,听到青鱼这样严肃的语气,顿时一股子 不好的预感袭来。“怎么了?”

“皇上在祭祖之后,便立即启程回来了,就像小姐预料的,在路上果真遇见了刺杀,二殿下为了保护皇上,暂时消失了。”

“吧嗒”一大滴浓墨落在纸上,年汀兰的心尖一颤,握笔的手一僵。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青鱼从未见过年汀兰这幅神情,那双眼睛里 ,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看起来摄人得很。

“就是,皇上先行往回走了,但是咱们的人,还有二殿下,都不见了踪影,咱们的消息,便也断了!”

年汀兰心头有些堵塞,“被马,咱们往杏林斋一趟。”

“小姐,杏林斋也来了消息,说是请小姐稍安勿躁,皇上已经派人去寻了,杏林斋也会在得了消息,第一时间给小姐送过来。”

青鱼这边话音刚落,门外头,便传来了卫玲珑的声音,“妹妹!妹妹1”

卫玲珑一路小跑,年汀兰听闻玄渊消失,这心里头正是一片乱,这卫玲珑这个时候来,便未曾得了一张好脸色。

“妹妹,听说二殿下不见了,妹妹可得到消息?”没有任何迟疑,卫玲珑直接说明来意,这关怀的神情,倒不像是一般的嫂嫂关心妹妹。

年汀兰的脑海里,只是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便被玄渊消失一事给淹没了。

“青鱼方才告知我了。”

“妹妹,嫂嫂听说那个杏林斋,不仅仅是一个书斋,更是这三国最为全面的消息网,妹妹与那墨卿桑关系不俗,可能前往那里,打探一二?”年汀兰这心中更是一阵疑问,这嫂嫂未免对玄渊也太过关心了。

“少夫人,方才杏林斋已经来人说了,暂时没有二殿下的消息。”青鱼见年汀兰并不想回答。

“那可如何是好?”卫玲珑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双手不停地来回磋磨。“你大哥又不在,那些出去寻的人,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

“嫂嫂,你为何如此担忧二殿下?”

年汀兰看着卫玲珑的神情,她到是比自己还担心,此话一问,卫玲珑便惊觉自己失态,连忙收拾了情绪,极力隐藏。

笑了笑,“嫂嫂这不是,在担心你吗?若是你的未婚夫婿出了事,对你来说,这可如何是好?”

年汀兰并不接受卫玲珑这样的解释,但是此时此刻,她也顾不得去怀疑那么多。

“为今之计,咱们只有等了!”

年汀兰也是故作镇定,这杏林斋人脉广布,她也只能希望,能够高价从杏林斋得知玄渊的消息了。

只是两日之后,皇上都已经回到了皇宫 ,玄渊的消息未曾等到,年汀兰却等来了墨卿桑。

时值深夜,墨卿桑并未命人通报,只径自翻了墙,站在年汀兰的窗前。

“听说你已经两日未曾合眼?”墨卿桑的突然造访,让年汀兰有些意外。


连忙从床上跳起来,打开窗户,“可是有玄渊的消息了?”

墨卿桑看着眼前这张憔悴不堪的小脸。摇摇头。“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年汀兰瞳孔睁开,坏消息?莫不是玄渊……猛地摇摇头,不对,玄渊不会这般轻易便死的。

“什么?”虽然心里是这般安慰自己,但是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我怀疑,这一次刺杀皇上的人,并不是想要刺杀皇上,而是……”墨卿桑话都未曾说完,年汀兰便一把拉住他的衣衫。

“你是说,有人要对玄渊下手了?”年汀兰的紧张与关心,那是装都装不出来的。

墨卿桑点点头,年汀兰一时间慌了神,“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三皇子一出事,接下来就是玄渊了,皇上,一定是皇上!”

“汀兰,你不该这般武断,按着皇上平时的行事,他不会直接派人暗杀的。”

对啊,不论是之前的太子,还是如今的三皇子,他都是“名正言顺”的将人给解决了,万万不该,对玄渊就这般“特别”。更为要紧的,郑国未灭,玄渊还有用武之地。

“那你的意思是?”

“杀二殿下的,肯定是另有其人,只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咱们还得好好分析分析。”墨卿桑的话点醒了年汀兰。

“四殿下?”年汀兰不由得怀疑,玄渊出事,离太子之位最近的玄胤,便能更加稳固。“不对,玄胤如今还在对付玄宸,不该有这么多心思,而且他没有那个实力,找到那么多高手,能将玄渊逼得消失不见。”

墨卿桑看着年汀兰神情焦灼,又在不停的念叨,“我怀疑,是江湖中人,但是我并不知道,玄渊平日里,可有得罪过什么江湖门派?”

年汀兰眉头深皱,江湖中人?“玄渊一个皇子,不是在朝廷,就是在边关,哪里会与江湖中人牵扯?”年汀兰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不管了,如今最为要紧的,便是寻到玄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年汀兰实在是说不出那两个字。

“你又想自己出门?”墨卿桑是了解年汀兰的,当别人做事,达不到她的满意度,她往往便会亲自出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年汀兰肯定的点点头,几乎没有一点犹豫,这事儿,她已经想了许久……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