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5章 关心乱

作者:看人间
2021-03-18 09:01

第115章 关心乱


“不行,你一个姑娘家,出去也是枉然,你给我就在府中,好好待着!”有了上一次去山上请郭一品,何木珍生了好大一场气的经验,这一回,年汀兰到是老老实实的与母亲申请,本就不报太大的希望,谁知道,她竟是一口便回绝了。

卫玲珑在一旁帮腔,“母亲,妹妹也是在担心二殿下,这也是人之常情,咱们多派些人跟着,想来不会……”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这一回,谁说都不管用,那二殿下是被人刺杀,本就危险,汀儿若是再跟着去寻,那不是直接将自己往火坑里送?”何木珍本就有些后悔这场婚事,这会子,也顾不得女儿的未婚夫婿一旦没了,女儿又会有怎样的后果?

只是她已经想好了,若是那二殿下回来便罢了,若是没有回来,那个情愿为她连命都不要的墨卿桑,想来是不会嫌弃她的,再者说来,这墨卿桑,似乎是比二皇子玄渊,家世还要简单一些。

卫玲珑是媳妇,婆婆那般坚决,自然是不好再多说。

年汀兰知道自己是说不通的,只能给青鱼使了个眼色,不出片刻,管家便来报,墨卿桑求见。

何木珍对墨卿桑颇有好感,立马便命人将其请进来。

“年夫人!”

“墨斋主莫要多礼,你是我年家的大恩人,往后莫要这般客气。”何木珍瞧着墨卿桑是丰神俊朗,这眼里是越看越满意。“你来寻汀儿?”

瞧见何木珍对墨卿桑异常热情,卫玲珑连忙低声在她耳边道,“婆婆,妹妹是许了人家的,婆婆可莫要一时糊涂,坏了妹妹的名声。”

何木珍却是并不当一回事,“名声值个什么价?这日子是自己的,得要你妹妹过着好,那才是正儿八经的事儿,哪里顾及什么名声一类?”

墨卿桑是练武之人,这听力是极好的,虽然无心插足年汀兰与玄渊之间,只听着心爱之人的母亲,可以这样认可自己,也算是有些安慰。

“年夫人,卿桑来此,是有一事与夫人商讨。”

“哎,你说”

“不瞒夫人,卿桑此来是邀请年小姐一同前往洛河一带,年小姐颇有做生意的头脑,洛河地热,年小姐的冰糕若是往那一带开起,想来会更上一层楼。”年汀兰不仅仅是有做生意的头脑,最要紧的是,她有在为未来一步步的打算。

何木珍一听此事,想着正好可以挡了年汀兰打算去寻玄渊之事,心下暗喜,“你可有兴致?”

年汀兰神色不快,“母亲,我已经做了打算,如何再能有其他安排?”

知子莫若母,年汀兰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孩子,若是她一口应下,何木珍只会怀疑她到时候会趁机去寻人。

何木珍脸色变得难看,“你的打算,我是不许的,若是你实在要出去,便只能随着墨斋主一同去,而且,哪都不能跑,不然,看你回来我如何与你算账?”

“母亲,若是您不同意,我便是逃也会逃出去!”

“你敢!你是想气死老娘吗?”何木珍腾地站起来,就差跑到年汀兰面前来,狠狠的给她一巴掌。“怎么就半分你哥哥的懂事劲都没有?从小到大,恨不得气死我?”

年汀兰自从醒来之后,是再也不愿惹母亲生气的,只是这一回,这心里实在不安,担忧玄渊的安危,她不得不故意惹母亲生气。

眼看着母女俩之间的争执要开始了,墨卿桑连忙插嘴,“年小姐,是何种打算?”

“没什么,她就是想溜出去玩。”何木珍随口隐瞒,她并不想在墨卿桑面前,提及年汀兰如今对玄渊的心意。

年汀兰却是打断了母亲的话,“墨先生神通广大,想必是听说了,二殿下失踪,我这是打算去寻他。”

何木珍被年汀兰唱反调,气的是大气一出,“年汀兰!”

墨卿桑假意低头一想,“如此,年小姐到是情意深重之人,这样吧,年夫人,洛河在南,正巧与皇陵的方向是一致的,我便陪着年小姐走一遭,如此两全其美,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何木珍看着墨卿桑那神情,他对年汀兰的情意,何木珍是亲眼看见的,就在年汀兰受伤中毒那一天,她甚至是要自己的女儿死,也是想要保全女儿的名声,不让这个男人将人带走。

可是就在年汀兰活着回来的时候,何木珍突然便想通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孩子的性命更重要,更没有什么东西,比孩子日后的安全和幸福重要。这皇家,终究是是非之地,年家是已经在这个泥潭里了,何必还要将女儿也拖在这里呢?

“好孩子,你,当真是个好孩子。”

这世上的男女情爱,哪一个不是想要霸占?偏偏这个墨卿桑,大爱无私,当真是事事为着年汀兰着想的。

墨卿桑看着何木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心中一阵苦恼,若不是明白自己没有机会,他又哪里会想要去担这个“好”字?

“年夫人……”

“去吧,我年家欠你一条命,此事,你既愿意,你陪着,我也放心。”

轻装上阵,年汀兰与青鱼一同女扮男装,墨卿桑带着墨邪,四人各自一匹马,一同出了京都。

“若是他们此去,能够携手天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何木珍站在门前,自从年寻走后,她想的事是越发多了。

卫玲珑伺候在何木珍身边,如今她这婆婆的想法,她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婆婆,妹妹定的可是皇亲,她若是跑了,咱们年家满门,可是以欺君之罪论处!”

何木珍叹了口气,冷冷瞧了卫玲珑一眼,“我不过这么一说,你便是这般怕了?”

卫玲珑也不知道,婆婆是哪里突然来的脾气,她自问这些年,他们的相处还是颇为愉快。

“婆婆,我不是怕,只是咱们年府这么多人,总不能都为着妹妹……陪葬吧?”

何木珍摇了摇头,“是,不为着你妹妹陪葬,却要你妹妹为你们日后的富贵荣华,做出牺牲。”

卫玲珑听出何木珍这话里的意思,她这是知道了公公与相公的打算了?

“你和年阶都还年轻,有冲劲自然是好的,要怪也只能怪我当初没有想得透彻,都是皇子,他如今还是最大的,能力也是不俗,如何就会甘于平凡?只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们都打着那一份算盘的,偏偏年阶他们父子,还要将我瞒着,活活的将汀儿往火坑里推。”

“婆婆,这事儿,怪不得您,若是儿媳不与相公成亲,也许就不会需要妹妹与皇家……”卫玲珑伺候何木珍这么多年,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婆婆,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有时候,自己卖惨装可怜,到能得她几分怜悯。

何木珍重重叹了口气,“行了行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策马疾驰,自北境回来,年汀兰已经许多未曾骑马,这会子心中挂念才不得不快加了速度,顾不得臀下疼痛,自一出年府便未曾停歇片刻。

“就是你不休息,这马儿也得休息片刻吧?”墨卿桑瞧着年汀兰不管不顾,只能策马在旁,劝说汀兰。“这会儿都是午时了,咱们也该吃些东西,你这伤势刚好,哪里经得住这些蹉跎?”

墨卿桑几乎是用吼的,这年汀兰充耳不闻,几人也只有跟着,直到路过一河流处,马儿径直偏了跑道,往河边跑去,年汀兰如何也勒不回缰绳。

“小心!”眼看着马儿要踏入河岸,那上头布满了鹅卵石,年汀兰重心不稳,到是墨卿桑反应极快,一脚蹬了马背,落地飞奔,将年汀兰一把扯下马背。

墨邪和青鱼二人连忙下马,二人都被那一场景吓得不轻。

“小姐,可有受伤?”青鱼匆忙上前,年汀兰木讷的摇了摇头,脸色一片煞白。

墨卿桑气得不轻,“年汀兰,你疯了?!你不是说过,你是为了你年家?你如今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到底是为了年家,还是因为那个人在你心目中,比你自己的性命都重要?”

年汀兰被墨卿桑一阵吼,她此时也是一阵莫名的慌乱,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这心里头,只一直在想着那个人,只觉得,如果那个人没有了,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多大的乐趣了。

甚至于一想到,他是血淋淋的躺在哪里,她都是心如刀割的。

“墨先生,我害怕,害怕我来不及救他。”再多的未卜先知,在真正的关心面前,那都是虚妄,当你真正关爱一个人,哪怕只是一点小伤,那也会各种幻想,觉得他受到了天大的伤害。

墨卿桑从未见到了年汀兰这样恐惧,就像是失了魂,整个人的状态明显不对劲。

一时间,也顾不得男女之别,将人一把抱住。“汀兰,你冷静些,我们已经出来了,我这陪你去找就是了,你别自己胡思乱想。”

墨卿桑此时心里有多难过,不无为外人道,自己费心费力救回来的姑娘,满心满意装的却是其他人。

“墨先生,谢谢你,对不起……”

年汀兰这声道歉,来的实在是突然,听得墨卿桑心凉一片,谢谢?谢谢他作陪?还是谢谢他的成全?

对不起?这种喜爱一人,可以胜过生命的体会,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他的感情,她做不出回应,便只能给这三个字!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