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男女同比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18 20:00

第118章 男女同比


这番,哪里是什么点到为止?堂堂贵女为奴婢,说出这话,都是有伤风雅。

明德殿中,从燕帝凌祁,到后宫妃嫔,到皇子公主,到文臣武将,到命妇小姐,再到各国使者,都知吐鲁番小王此举,不过为报复方才言语挫败之仇,棋谱之事未能如愿,便想借花萼楼盛会,意图羞辱燕国贵女。

随即,便有不少人都将目光,落到了贺南风身上。

凌祁也看过去,只见少女神情安然,依旧保持着浅浅笑意,似乎没有听到火使骇人听闻的言论一般。

众人正诧异间,却听燕帝不过短短迟疑片刻,居然就答应了阿速儿这样荒诞不羁的提议:“好。朕再赐三尺红珊瑚一棵,作为武斗的彩头。”

阿速儿大喜,似乎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拱手作礼道:“陛下英明。”

凌祁又转向女宾一侧,道:“你们谁愿意去这比试?”

本来不少贵女想去文斗一显才华的,然阿速儿这番话后,都不禁陷入迟疑之中,半晌无人回答。

“贺三小姐既然连《湖上十局》这种书都如数家珍,想必代表大燕比试,应该不成问题。”

说话的是六公主庆元,不知是将先前受气发泄在旁人身上,还是对再次夺了风头的贺南风不满,故言语之间嘲讽十足。一双秀眉之下眼角流光,斜瞥着紫衣少女。

这世上女儿,有的讨人喜欢,有的叫人嫉妒,有的想要嫉妒却无从下手时,便索性退而成了憎恨。

好在贺南风并不是第一回面对于此,遂丝毫不会在意。闻言只抬头,面对随这话涌来的目光浅浅笑着,起身道:“南风年少无知,只怕有辱使命。”

庆元公主一声冷笑:“三小姐才貌双全,何必自谦。依本公主看,此人选非三小姐莫属。”随即不是是否想到了贺南风为人奴婢的情形,兀自轻笑。

贺南风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沉吟片刻,回答:“既然公主相信,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南风愿代表大燕,与各国使者切磋。”

旁人含沙射影,她便顺势而为了。庆元反而是一愣,眉宇间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来。

凌祁淡淡一笑:“准。”

“多谢皇上。”

一旁宋皇后道:“皇上,那还有一人,谁去?”

贺三小姐是出了名的博览群书,必定参与文斗,那剩下一女是要武斗的,这满殿虽百花盛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谁敢应下话来?

果然,凌祁示意太监道:“传禁军统领进殿。”

“嗻。”太监直起肩头,高声向外道:“传,禁军统领李昭玉进殿——”

贺南风抬眸,见那南陈两个皇子,都朝大门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消片刻,一身黑衣的李昭玉果然随内侍进殿来。

她因为习武,身形比大多数贵女要高挑许多,步伐干脆而又平静,如画眉宇下,那双极黑的眼眸,目不斜视,径自向皇帝行礼。待赐座后,才淡淡扫了众人一眼。

尔后,在南陈小皇子热烈的眼神示意下,微微蹙了蹙眉,迅速转开去。

“朕欲让禁军统领李昭玉与贺南风一起,代表大燕与各国比试文武,不知李大人意下如何?”凌祁道。

李昭玉早听说了宴会进展,知晓自己为此而来,何况也是不能拒绝的,遂看了看贺南风,淡淡道:“臣无异议。”

“好。”凌祁笑道,“我北燕便派双姝前往,各国使者也可今夜安排人手,明日花萼楼前,文武比试。”

“是。”众小国使者唯唯诺诺,纷纷起身应承。

唯有陈国小皇子扬声笑道:“可是皇上,我们陈国随行的都是男人,只有四个起居嬷嬷和宫女,要怎么跟北燕的双姝比?”

一旁太子穆洛风神色有几分无奈,又不好再阻拦,只得任由弟弟说完,方起身告罪。

明眼人都知这场文武斗,不过是吐鲁番对北燕的第二次挑衅,其他国家无非做个陪罢了,谁敢有叫北燕双姝做奴婢的心?便是南陈国力相当,也何必蹚这个浑水,也唯有穆洛宸才认真对待,提出疑问。

凌祁示意无妨,顿了顿,看向贺南风道:“你们说,当如何处置?”

吐鲁番和吐蕃两国来了近百人,其中不乏女官贵胄,自前朝起多习汉文汉礼,且两地女子素以彪悍闻名,是故阿速儿有恃无恐。而南陈本来是最与北燕相当的,如今无人可上场,便果真只留吐鲁番、燕国相争,最多,加上一个吐蕃。

李昭玉一声轻笑,淡淡道:“没有女人,男人来比不就行了。”

众人又是一怔。

见统领大人一双丹凤眼倨傲却又高贵,微勾的唇角蔑视里又带着几分真诚,向皇帝道:“否则下官胜之不武,便不如不比。”

她是说他国不限男女皆可出战,北燕双姝都能应对。而在她李昭玉眼中,男人和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下,原本凑热闹的、看好戏的,和心存挑衅的,都被激起几分血性来。吐蕃使臣身形雄壮,蓦然起身道:

“李大人莫要太嚣张了,我吐蕃男儿岂可欺负两个女子?”

李昭玉抬眸扫了对方一眼,冷笑道:“使者说笑,你吐蕃男儿,欺负不了本统领。”

“你——”吐蕃使者一噎,凝眉半晌,狠狠道,“好,咱们明日见真章!”

吐鲁番小王正中下怀,笑道:“男女同比可以,但赏罚可是不变的。”

“可。”李昭玉神色淡淡,撇开眼去。那形容确倨傲到了凌驾众人的地步,让在场男男女女皆是倒吸了口凉气。

凌祁倒觉十分有趣般,转向贺南风道:“李统领要男女同比,你意下如何?”

贺南风笑了笑,回答:“南风都听昭玉姐姐的。”

众人这才发觉,温柔美丽如南风拂面的文候三小姐,其实淡淡笑容中,居然也有与禁军统领一样的倨傲在。难怪,她们能交好。

于是花萼楼盛会之事便就此定下,各国无论男女均可代表,北燕则都由双姝应战。

筵席散后,神情清冷、长身玉立的李昭玉,与姿容缱绻,窈窕绰约的贺南风,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亲昵携手走出殿来。

方下丹墀,便闻得背后有人呼唤,随即就见南陈小皇子快步追上,向两人笑道:“你俩真厉害,今儿可是好多人大开眼界了。我大哥都忍不住低头说了句,燕女跋扈呢。”

李昭玉不答,贺南风就笑道:“明儿文武斗,不如你同你大哥代表陈国出战,再见识一番什么叫真的嚣张跋扈?”

穆洛宸摇摇头,回答:“我大哥说擂台比武有伤风雅,派侍从去就行了。”

李昭玉闻言轻笑,回头道:“他是怕为我奴婢吧。”

穆洛宸便摸着后脑勺傻笑,顿了顿道:“阿宸愿意为昭玉姐姐的奴婢,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李昭玉脸色乍变,虽夜幕之下,还是隐约可见耳根微红,向穆洛宸负气一声冷哼,甩袖离去。


后者正要追上,被贺南风拉住衣袖,笑道:“殿下今夜就别烦昭玉姐姐了,她明儿要比武的。”

穆洛宸这才作罢,看着女统领身形走远,似有几分不解般,又向贺南风道:“十七王爷为什么说,昭玉姐姐命格不祥,叫我离她远些?”


贺南风一怔:“他何时说的?”

“昨天花园遇见,他见我给昭玉姐姐送茶,就这样提醒。”

贺南风无奈,心道这凌夙真是惹人讨厌,到处多嘴多舌。

前尘虽无她插手,穆洛宸对李昭玉必定也是十分热络的,只可惜对方并不领情,甚至只觉莫名其妙。而后面太子穆洛风求亲时,之所以随意就答应了,则也有几分因为,万寿节里不知谁人将她天煞孤星的谣言传了出来,闹得朝野沸沸扬扬。

前尘花萼楼文武斗没有这样剑拔弩张,但李昭玉依旧随意便脱颖而出。命格之事,她虽不在意,因为本就是自己所设计的,但从皇室众人到文武百官再到各国使者,对这一身黑衣的禁军统领都视为罗刹一般,当面背后指指点点。李昭玉多少,还是难免有些厌烦。

唯有南陈太子穆洛风,那样身份高贵却居然公开求娶,似挑战甚嚣尘上的流言蜚语般。其到底是真心喜欢,想要拯救她离苦海,还是其他原由,则不得而知。但后来对方刚继位不久便驾崩仙去,则更印证了李昭玉天煞孤星的话,也为后来罗刹太后之名,留下最有力证据。

凌夙虽天真浅薄,却无恶毒心机,他提醒穆洛宸多半是听别人说了什么。贺南风沉吟片刻,道:“那是旁人想叫殿下远离昭玉姐姐的阴谋。”

“啊?”

“定是他们看出殿下和昭玉姐姐女才郎貌,十分般配。故而心生嫉妒,想要殿下离姐姐远些,他们才有机会。”

穆洛宸眉头一锁,迟疑片刻,点了点头道:“本殿下就说十七王爷都快二十岁了,怎么还不曾娶妻,原来他在等昭玉姐姐。”

贺南风不想对方会这样认为,还是“嗯”了声,诚恳道:“昭玉姐姐能文能武又生得美丽,不瞒殿下,这朝野内外觊觎她的公子哥儿可不在少数,殿下务必好生把握。”

穆洛宸闻言神色严肃,半晌之后,才又点了点头。

“那有的人吧,求而不得便出言诋毁,”贺南风继续道,“什么命格不祥、天煞孤星之类,都是无中生有的谣言,殿下听见千万莫要相信。”

“我不会的,”穆洛宸道,“我本来就不信和尚黄老的学说,只是不晓得旁人为何这样讲她。听你这么一说,就明白了。”

贺南风看着少年清澈爽朗模样,心中十分满意。向他浅笑清甜,缓缓道:“不破楼兰誓不还?”

穆洛宸也笑,抬手做了个起誓的动作:“不破楼兰誓不还!”

编辑有话说:

期待明天与大家一起看第119章 阿释的偿还.......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