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6章 落陷阱

作者:看人间
2021-03-19 09:00

第116章 落陷阱


“有人来报,那一批刺杀的人,直逼四殿下,一直到了这处山脚,才不见了踪影。”

墨卿桑很有目的性,他在决定带年汀兰出来寻玄渊那一刻起,便已经做好了许多准备。

年汀兰看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山,满山的树,满地的石头,满目的荆棘,就算是往山里藏,那玄渊也不见得能藏的多久。

“追到这里来便没了?那多半是逃脱了,只是都这么多天了,怎么会都还没有回去呢?”年汀兰总觉得是不对劲的,若是玄渊当真逃了,毕竟还有自己在杏林斋请的那四个人,一直跟在玄渊身边,不可能不大家都没了消息。

“你们杏林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方式?这样万一他们不见了,但是你们还可以寻到那种?”

墨卿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我就说你,实在是聪明,联系方式是有的,只是,那联系方式,也是到这里,就没了。”

年汀兰眉头一皱,墨卿桑这才给她指了指地上的一处黑色梅花拓印,若是不仔细看,还当真不会注意。

“这是我杏林斋死士随身携带的黑梅印,为了之后的人好寻到,一般都会随时作下记号,只是这次很奇怪,黑梅印,只到这里就没了。”

年汀兰与墨卿桑脚踩的这一处,就是一块空旷的沙地,若不是墨卿桑特意指点,她还不一定可以发现。只是这东西,只到这里就没了?“会不会,是我们没有看得仔细,要不再四下看看?”年汀兰环顾四周,除了山,还是山,就算是有黑梅印,应该也是不容易发现的。

墨卿桑摇了摇头,“你若是不信,可以等到夜间,这黑梅印有荧光散掺杂,在夜间的时候,会有光亮发出,这方圆五里地,就只有这一处有了。”

“你是怀疑,人就在这周围?”

墨卿桑点点头,他并不是怀疑,而是肯定,肯定玄渊应该就在这附近,只是这里,实在是找不出半点人的影子。

几人就在这周围好一番找寻,却仍旧是没有半分眉目,眼看着天色渐晚,墨邪与青鱼到山脚寻了些柴火,又将包袱里的厚衣物之类的取出来,铺在火堆旁边。

“小姐,要不先休息一会儿?”青鱼实在是担心年汀兰的身子,这两年她实在是受了些折磨,旧伤好了新伤来,这不过吹了些山间晚风,她便三四个喷嚏,接二连三的打起来。

年汀兰摇摇头,死死的盯着那出隐隐发光的黑梅印,又不停地在四周一阵张望,渴望再看到点什么东西。

“青鱼,你说那山里,会不会也有这个记号?”年汀兰忽然想起,会不会找人的人,会忘记了到山里去看看?

青鱼直接摇摇头,“不大可能,杏林斋的人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不会犯下这样大的错误。”

年汀兰有些失望,这眉间愁云,是化也化不开,直直的盯着那一处黑梅印,弃了青鱼方才披上的披风,不由得走到那印记面前。

“别碰!”墨卿桑大喝一声,吓得年汀兰连忙缩回手。“那东西有毒,若是有人想要抹去,沾染半点便会肢体麻痹,难以动弹,若是不碰它,三日之内,它自会消失。”

年汀兰吃惊不已,这东西,竟然还是这般厉害的?

“人在江湖,有时候,这东西随身,可以用来当毒药使,能在危机时候救自己一命便是最好,若是不能,就是自己口服了,也能瞬间殒命,那也好过被敌人抓住,白白受了折磨好。”

墨卿桑走到年汀兰身边,看着她满脸疑惑,下意识的便给她解释。

“这东西,是你想出来的?”

这得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人想出这样的法子来?

墨卿桑点点头,“是,小时候便受过生不如死的折磨,便想着,若是再被那人控制,便情愿自行服毒死了才好。”

控制?年汀兰突然有一个颇为奇怪的想法,这玄渊遍寻不到,莫不是被人给控制了?

“墨先生,你说,玄渊会不会,被人控制在什么地方了?”

年汀兰挨着印有黑梅印的石头坐下,手不自觉一靠,忽然一阵大风,地动山摇,重心不稳。有黄沙飞起,迷住了墨卿桑的眼,“汀兰!”

只听着墨卿桑一声大喊,年汀兰顷刻间便没了踪影,方才出现的一处裂隙,这个时候,又恢复了原样。

青鱼和墨邪都还未曾反应过来,刚刚注意到这边的时候,便只看见了墨卿桑一个人在那里,“墨先生,小姐呢?”

“找!方才,就在这里不见了的!”

墨卿桑在地面不停的寻找可疑之处,只一切都是最开始看见的模样,这哪里有门道?方才那一阵大风,来的实在是蹊跷。

再说年汀兰,顺着那缝隙掉落,下头却是一片空旷,只是地方看起来颇有些古怪,许多的骨头铺在路面,两边还有是许多动物的头骨,火把点的少,四周显得黑魆魆一片,可能是点火的原因,这地方,充满了一股子煤油味。

那骨头踩在脚下,会发出奇怪的摩擦声,却算不得多么害怕,只是在这空旷的地方,显得有些突兀。

年汀兰走得小心翼翼,这里只有这么一条道,看起来都是用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尸骨铺成的,越往里走,便有一股莫名的血腥味传来,让人忍不住作呕。

“年小姐?”突然有人喊自己,声音虚弱又无力,年汀兰望声源处,这才注意到,那漆黑的墙面上,哪里是当真的黑色?不过是缠绕了许许多多的黑色铁链,至于喊她的,便是一个被黑色铁链拴住的人。

“你是谁?”

“年小姐不记得我了?你花了百两金,请了我们四人保护二殿下,临走前,你还咱们还见过的。”那人明显已经没有多少力气。

年汀兰大惊,“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们都在这里,只不过,他们三人,都昏迷了,年小姐若是再晚来几个时辰,只怕我也要受不住了。”

这几人,都是杏林斋一等一的高手,就是在江湖上,那也是有名头可排的。

“你们,怎么都被关在这里?玄渊呢?”

“二殿下应该在最里头,年小姐若是要救人,得要趁着这个时候赶紧些,只怕不久,那个鬼面人便会回来了。”

年汀兰听此,看着他们身上捆着的铁链,一时间倒有些懊恼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小姐不必顾忌我们,若是小姐带着二殿下出去了,便请小姐通知斋主一声,这铁链上,有无数钉刺,小姐柔弱,是没有法子的。”

年汀兰听他这样说,这才注意到,他竟然是赤身裸体的,虽然全身都被铁链缠绕,但那些铁链明显是紧贴着皮肤的,隐隐还有血迹渗出。

年汀兰一阵恶心,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儿。

脚下一滑,跌坐在那些骨头上,想到脚上踩得这些东西,说不定也是被那些带刺的铁链,放完了血,然后活生生没了性命,化作白骨的人,年汀兰的胃里更是一阵翻江倒海。

只这都还不算的,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往一边的凹陷处呕吐,却发现,那处巴掌大的小渠里,流淌的,正是从他们身上一点点“汲取”出来的血液,这更是将年汀兰惊的脑袋一翁,浑身一片冰冷。

“小姐若是看着害怕,便往内室里头去,二殿下应该是被单独擒在那里,只是这些时辰都没有听见二殿下说话,也不知他究竟是如何情状?”年汀兰强自忍着,逼着自己站起来,她是肯定不能倒在这里的,她的找到玄渊,救他出去。

“年小姐,那人回来的时候,便会发出骨头摩擦之声,你若是听见声响,一定要先藏好,莫要被他发现。

年汀兰点点头,不由得多看了看那人,“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没有名字,我们都是斋主的随身侍卫,跟着斋主姓,我排行老大,众人便唤的我墨一。”

听及此,年汀兰心中越发愧疚,墨卿桑,竟是将自己身边的人给了玄渊?

“好,若是平安出去,我定亲自感谢,若是救不出你们,下一世,汀兰再做赔罪。”

墨一轻呵一声,“我们都是死士,年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年汀兰点点头,墨卿桑的手下,当真是好样的!

这地洞里头,过了那条人骨铺成的狭窄通道,便是一处灯火通明的圆形地坛,四周是流淌着的鲜血,闻起来都是一股血腥,中间地坛上还有一个类似八卦炉一样的路子,那下头,还在烧着隐隐的炭火。

正对面,便是一间带着门的房间,那门上,刻着繁复的文字,年汀兰看着有些熟悉,却又不知道是在哪里见过。

年汀兰越是靠近那一处门,越是觉得一阵热气,四下望去,除了满目石墙,却也未曾发现其他东西。

刚刚伸手想要推开那门,一股温热袭来,那间房,为何要弄的这般温暖?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