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7章 鬼面人

作者:看人间
2021-03-19 09:01

第117章 鬼面人


这个密室,是什么样的构造呢?

以血为水,以床为炉,血流循环,在玄渊身边流淌,至于玄渊,他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未曾动弹。

“玄渊?!”年汀兰大喊一声,躺在床上的玄渊猛的做起来,年汀兰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穿插了两根管子,一根进血,一根出血。

这,这等换血之术,年汀兰只在墨卿桑救她的时候见过,但玄渊这个,明显不是的。

玄渊的脸色,似乎很是惊恐,万万没想到,年汀兰竟然会寻了过来。“你怎么来了?”玄渊大喝一声,脸上一瞬间的情绪,连忙隐藏。

“自是来救你!”

玄渊脸上的神色变化莫测,“此处危险,你快些回去!”“不,要走咱们一起走!”年汀兰很是坚定,看着玄渊没有半分犹豫。

“待会儿那人回来,你若是被人发现,只会与外头那些人一般,汀兰,听话,你先走,不要管我。”玄渊悉心劝导,谁知年汀兰却是个倔脾气的。

没有丝毫犹豫的摇了摇头,“玄渊,你此番失踪,我才知道,什么是心急如焚,整整失眠了两日,终于还是沉不住气,出来寻你。”玄渊心下动容,年汀兰这人向来护短,年家人在她心里,那是一等一的要紧,平日里,其他人哪里在她眼里过?

“玄渊跟我一起走,就当是为了我,你也一定要平平安安的。”追着年汀兰多年,什么时候见她有过如此直白的时候?

“我身上这两条管子,轻易拔不得,若是断了管,又止不住血,逃出去,也是一样的死路一条。”

年汀兰拿着那两条通红的管,那些血液进进出出,异常鲜红。

“这些东西,究竟是用来干嘛的?”年汀兰看着那些渗人的玩意儿,那管子明显柔软无比,看样子似乎是什么东西的透明肠子,在那里头,血流速度异常的缓慢。

玄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正在犹疑之迹,外头传来了声响。“你快躲到这后头来,莫要被那人发现!”神情慌张,眼神凌乱,“快些!”低喝一声,年汀兰这才慌忙跳过那道细细的“血河”,躲到玄渊的床后头。“不管发生何事,都不许出声。”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进来,看着玄渊半坐着。“你躺着会好受些!”那黑色面具人声音其实很年轻,只不知为何,年汀兰听来却又觉得异常的沧桑。

“一直躺着也不见得是件舒服的,还有多久结束?”玄渊神情变得自然,故作镇静?

年汀兰眉头一皱,玄渊的话,是什么意思?

“快了,这一次,有那几个练武之人的血液,你可有觉得,有何不同?”这话问的更是奇怪,玄渊许久未曾回答,年汀兰在后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玄渊与那个人是认识的?

“并无不同,只不过,要热一些。”哪一个被绑的人 ,会与绑匪说什么感受?年汀兰不是傻姑娘,也不是会装傻的姑娘,几乎是第一时间,她便觉得自己上当了,或者说,是有什么东西,并不是她知道的,恰恰是她一腔热血,多管闲事出来寻人,一不小心又给撞破了。

那人一声轻笑,颇为熟稔的说,“如此,以后可多为你寻些这种血源,说不准,你这身子,还更要强健些。”

玄渊又是很长时间的停顿,那人似乎发现了异常。“你今日有些奇怪?”

玄渊摇了摇头,“可能当真坐不得,头晕得很。”

那人点点头,“早就与你说过,这换血之事本就危险,快些躺着吧,别把肠管弄断了。”

玄渊并不想再多说,那人今日却依旧话题不断,“今听说你那个年小姐,出来寻你了,看样子,这是对你上心了。”

“你今日话有点多!”玄渊有些怒意,“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这无事!”

那人觉得今日的玄渊有些奇怪,莫名其妙的怒气,“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若有不对的,一定要告知我,我也好做调整!”

“我这身体好得很,你先回去吧,无需担忧!”玄渊假意闭上了眼睛,明显的不耐烦,鬼面人看了玄渊半晌,觉得他今日异常,奈何他又性情不爽。

“这换血工程复杂,轻易不得情绪波动,你尽量平复心情。”鬼面人交待完,略作停留,便关门走了。

年汀兰跌坐在地面,这四周温暖,那人待玄渊如此客气,哪里像是被抓的俘虏?

“汀兰?”玄渊重新坐起,肠管不够长,他的活动范围并不大,看不到年汀兰的表情,只能看着她跌坐在地的头顶。

年汀兰缓缓站起来,面上一片冰冷,玄渊心头一阵发凉,“汀兰,你听我说……”

“好,你说……”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这明显是已经看出来了,玄渊有一肚子的话,想要与她解释,可是当真她站在那里,等着他解释的时候,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汀兰,我,并不知道你会出来寻来,而且还会找到这一处……”在玄渊的心目中,以往他失踪三五日,并无人会担心他的生死,这一次,是万万未曾料到,她会跑出来,而且还这般不巧的,能够寻到这个地方。

年汀兰扯了扯嘴角,“若是知道我会寻来,是不是就会将那些人,重新换个地方去杀了?”

玄渊哑口无言,年汀兰见他词穷,冷笑一声,“还是说,你会提前计划好?就像欺骗我的心意一样,再编织一次谎言?”

年汀兰咄咄逼人,几乎没有给玄渊留下丝毫余地,心里着急,一急便乱了情绪,这一乱,便更加着急,这话竟不知从何处说起。

“汀兰,我这身子打小便是这样,自六岁起,每隔五年,便经历一次这样的换血,若不是迫于无奈,我也不想这样,你相信我。”玄渊想要走近年汀兰,奈何又被那些管子牵掣。

年汀兰厌恶的看着他,“不换血 ,你便会死么?”无心一句话,毕竟是正当壮年,哪里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

谁知玄渊却是点点头,“是的,不换血,我便会死!”

年汀兰浑身一僵,在玄渊的性命面前,如果这是唯一救他的法子,年汀兰似乎又没有那般气愤了,同样是人 ,年汀兰不漠视每一个生命,但是这个人是自己放在心上的,莫说每隔五年,就是每一天他需要血液,她都会竭尽全力的满足,哪怕是用自己的血液,也在所不惜。

可是想到方才那个鬼面人说的话,显然玄渊接近自己是别有所图的,他接近她,为了年家的帮助便罢了,他攻心掠地,还以她的心意为得意之处。

“如此说来,外头那些路上的白骨,都是为你换血的人了?”玄渊点点头,并未否认。年汀兰看着眼前的人,只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恐怖至极。

“二殿下,相比用那么多人的性命为代价,我情愿是你自己去死!”年汀兰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或者说玄渊将她当做了猎物,这样的感觉,让年汀兰尤为不爽。

玄渊说不出话来,他并不想死,他很想活着,他刚刚体会到,有人在意自己,虽然只不过是一时片刻,但是看见她不顾一切的寻来,听见她方才真心实意的表白,玄渊觉得自己,真的不能死。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六岁那年我得重病,好不容易活了过来,虽然活的艰难,但是自从认识了你,我便再也没有想过死了,以前,你虽然待我冷淡,但是走到你身边,融入你的家庭,一直都是我的目标,如今,你的心里有我 ,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在我失踪的时候,来寻我的人,汀兰,我真的不想死。”

玄渊几乎带着哭腔,他熬了许多年,好不容易觉得自己快要熬出头了,实在不想就这样放弃。

年汀兰眉头越皱越紧,“二殿下,不要拿我做借口,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一番行为,究竟是有什么作用或者目的,但是请不要将一切罪责推到我身上。”

不为所动,年汀兰再一次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她好不容易承认了对玄渊的感情,这个时候又断的干干净净。

玄渊闭上嘴,一言不发,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年汀兰走至门口,正要拉门,却被玄渊喊住,“年小姐,今日之事,还请保密,不要探查究竟,也不要四处张扬。”

年汀兰紧紧握住双手,“若是我偏偏要一查究竟,你待如何?”

“年小姐,你知道的越少,对你,对年家,才是越是安全,若是你实在是好奇心重,那我……”玄渊的话说不出口。

年汀兰此刻背对着玄渊,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那你待如何?”

玄渊思虑良久,这才道,“那我也保不住你!”

年汀兰边哭边笑,只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好不容易重生一世,说好了不再沾染情事,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竟然会再次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年汀兰不再说话,伸手拉门,泪眼模糊,却仍旧被眼前这张鬼脸吓到,“啊!”

年汀兰惊呼一声,玄渊猛地看向门口,却见那黑衣灰发的鬼面人,直接将年汀兰给堵回来,冰冷开口,恍若地狱之鬼!

“二殿下,当真要放过她吗?”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