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8章 险得救

作者:看人间
2021-03-20 09:00

第118章 险得救


密室空旷,年汀兰虽是将门之女,奈何舞刀弄枪一类,一向没有兴致,好容易之前请墨卿桑教了一段时间,自己又坚持不下来,再加上之后受伤,本就伤了元气,年汀兰被堵在门口,手无缚鸡之力,也只能乖乖站在里头。

“毕竟是年寻的女儿,放了她吧。”玄渊这话近似祈求 ,那鬼面人却是面色一变,紧紧盯着玄渊。

“妇人之仁!年阶与你交好 ,忠心于你,这个年家女儿娶与不娶,都无甚干系。”鬼面人说话阴冷,那双藏在面具下的眼睛,盯着年汀兰,那眼睛里的寒意,似乎要将年汀兰冰冻。“既然来都来了,今日便一起用了!”

鬼面人一把抓住年汀兰,年汀兰挣扎不下,惊恐的看着他,“你放开我!”

“年小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怪不得我了!”

鬼面人说的要将她给用了,如何用?就像外面的那些人一样?年汀兰心里充满了恐惧,之前她身中一箭,那是无知的,这个时候,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面临死亡,无边的恐慌袭来。

就像是上一世,即将奔赴刑场,再多的求饶和恐惧,都不能挽救她被砍头的宿命。年汀兰心有不甘,她才重生没有多久,她还没有改变年家的命运,她不能死。

“放开我!放开我!”年汀兰不停地拍打,奈何那人禁锢住她,纹丝不动,年汀兰被他拖着,狠狠的往外脱。

“放开她!”玄渊大喝一声,鬼面人却是理也不理会。“如果你再动她一下,我便扯了这些肠管!”

这一回,玄渊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鬼面人停下了动作,侧脸看着他,冷笑一声,“你若是敢扯,那无异于自己找死!”

“你可以试一试,若是她没有安全出去,我这跟肠管随时会断!”玄渊将管子扯在手里 ,那里面的血液几乎快停止了流动。

鬼面人愤恨出声,一把丢了年汀兰,“好,我带她出去!”

“站住!”年汀兰被那人一拉一扯的,却又不敢多说,这是她头一回,感受到这种死亡恐惧,本听着那人答应放过她,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玄渊又忽然呵住。

“你就在这里,等她自己出去!”

玄渊这是不相信鬼面人,他如今受困在这里,不能有大浮动的行动,若是任由鬼面人带年汀兰出来,这人究竟是送出去了?还是又被捆在了铁刺之下?玄渊并不能知晓。

“哼,为了一个女人,你当真要拿你自己的性命玩笑?”鬼面人话中不乏讥讽,“她如今可是发现了你的恶行,你觉得,她一旦走出这个门,还会对你有兴趣吗?”

玄渊最怕的,其实就是这一处,不由得看着一直背对着他的年汀兰,“汀,汀兰……”

年汀兰并未理会他,鬼面人一声讥笑,“看看,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人,所以说,这世间,最不可信的,便是这男女之情,只不过是空口白话,说些爱情之语,便觉得自己得了真心人?当真是笑话!”

“汀兰,沿着你来时的路,第一处油灯灯盏,便是阶梯出口,你顺着阶梯走,便能安全出去。”玄渊并未理会鬼面人,只悉心叮嘱年汀兰。“出去了,莫要多说,我这身后,还有人,我担心往后,护不住你。”

鬼面人让出一条道,年汀兰头也不回,径直开了门就往外跑。

“就这么放了她?”鬼面人冷冷看着玄渊,玄渊一直看着自动合上的门,眼睛里布满了落寞。“那位那里,你打算如何交待?”

“此事,你不说,我不说,该是无人知晓。”玄渊无心再想这些事,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

鬼面人冷哼一声,“你当那人那么好糊弄?你我行事,他就无人监督?”

玄渊的气息显得越发紊乱,脸色一片惨白,鬼面人看着,他竟紧紧抓住肠管,心下一急,连忙上前,一把打下他的手,“你不要命了?!”

血流通畅,玄渊的脸色才逐渐恢复,只是这心里的压抑感,却久久弥散不去。

“要不,我再去将她的记忆改一改?”鬼面人忽然这样说,玄渊一把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除去你那一次,卫玲珑也给她催眠过,如今她身子弱,若是再来,只怕她受不住。”玄渊心里压抑难受,忍不住阻止鬼面人。

鬼面人面具下的嘴唇紧抿,“二殿下,你的真心太过了。”

“回去我便会请旨赐婚,她没有法子,必得嫁我,接入我渊王府,一切便都在我们眼皮下了,无须过多担忧。”

“你是打算用强的?”鬼面人有些好笑,这玄渊之前便说自己失了先机,一切重头,希望自己可以得到她的青睐,想尽了办法,这才终于得了别人的心,如今一切前功尽弃,没想到,却是打算强制来了?“不再求真心了?”

鬼面人带着看笑话的语气,询问玄渊。

玄渊并未回答他的话,只是大喇喇的躺在床上,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年汀兰再出来,并不是她当初掉下去的那个地方,她在一口干枯的井内,又饿又累,也许是恐惧,也许是伤心,她真的没有了半分力气。

不由得望了望头顶,月亮已经变得淡淡的,想来已经快到黎明了。

年汀兰不会武功,这样的枯井有些高,她根本没法出去,不由得咧开干涸的嘴唇,笑了笑,玄渊当真是是骗子,说什么以自己的性命相换,如今却是将自己引到这口如此深的枯井里,她如何上去?

就算是从那个吸人血的地方出来了,如今她被困在这里,那也是难逃一死。

玄渊啊玄渊,你究竟是如何狡猾的心肠?

“阿姐,她什么时候可以醒来?”幼童的好奇声,传入年汀兰的耳中,模模糊糊睁开眼,瞧着这四周一片陌生。

老朽的木床,破败的墙面,还有一股淡淡的异味,“这是哪里?”年汀兰喉咙发干,声音沙哑。

“你醒啦?”有一女孩跑到年汀兰面前,年汀兰打量着她,梳着长长的辫子,穿着破烂的衣衫,一张小脸有些发黑,实在不是一个好看的女子,好在她有一双干净的眼睛,看着年汀兰的时候,充满了笑意,看那模样,应该也有十五六岁了。

“有水吗?”相比于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这干痛的喉咙,更让她渴望水的滋润。

那小女孩连忙点头,“有,你等等!”

一碗水下肚,年汀兰这才有了些力气,“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小女孩看着年汀兰,眼神虔诚,“这是我家,我家大弟在村外路过枯井的时候,瞧着你落在井里,我们就想法子将你给救出来了。”

小女孩瞧着年汀兰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好看,年汀兰这模样,也是一等一的好瞧。

看着迷了眼,都不忍心挪开。

“大姐姐,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落到井里去了?”小女孩回答完了年汀兰的问题,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年汀兰笑了笑,有些虚弱,“我是京都的,不小心遇着了恶人,被人掳了,半途我跑出来,可能是渴急了,以为那口井里有水,谁知道竟不小心摔了下去。”

是啊,她年汀兰可不就是,对爱情实在是太过渴望了,哪怕是在尽力隐忍,最后仍旧逃不出玄渊的死缠烂打,一头扎下去,却发现是自己错了,那些东西,竟都是虚妄。

小女孩“呵呵”直笑,本是天真浪漫的笑声,年汀兰忍不住看向她,奈何露出了一口泛黄的牙齿,年汀兰一阵皱眉。

“阿姐,薯,红薯……”那小女孩身边,还有一个约莫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小女孩这才想起,连忙跳到不远处的火堆旁。


一把抓起一旁的木棍,在火堆里掏了掏,两个裹着灰的红薯被掏出来,在脚边翻滚两下又停下了。

小女孩吹了两吹,一个给了一直守在身边的小男孩,另一个递到年汀兰面前,“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吃些东西吧。”

年汀兰从未见过这样的红薯,看着那小女孩,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

“这东西,能吃吗?”年汀兰自出生起,便没有吃过这样的红薯,虽然闻着隐隐有香味飘出来,但是那浑身的灰尘,实在让人难以下咽。

小女孩瞧着年汀兰那模样,笑了笑,那红薯本就滚烫,在手里滚来滚去,瞧着她似乎是不知道这东西该如何吃。

“我帮你剥……”

小女孩话音刚落,便将手里的红薯一分为二,红薯露出黄色的心肝,一股香气飘出,小女孩低下头吹了两吹,引得年汀兰眉头再次皱起。

“吃吧”,剥好的红薯递到年汀兰面前,许是饿极了,瞧着一旁的小男孩吃的香甜,年汀兰忍着心里那股子不适,接了东西。

吃了东西,喝了水,年汀兰这才渐渐恢复了力气,开始了解她身处的这个地方。

小庙村,村子里没有什么人,大多是些老弱病残,就像是救她的这户人家,其实也是爷爷奶奶在带着她与她的两个弟弟,问及父母,只说父母外出做事了,每月都有人邮寄了银钱回来。

这村子里,许多青壮年,都是在外头去做事了,只是出去了的人,年年月月,都是只见钱回来,却不见人回来。

年汀兰走到窗前,看了看外头,大部分人间的房子都修建的极好,独独他们家,仍旧是破烂不堪。

“我阿奶说,我爹娘辛苦,若是要盖房子,得要等他们回来了,才能再盖,这样他们也能住上崭新的。”小女孩解释,眼里泛着兴奋的光,转瞬即灭,有些落寞,“只是,他们都出去十一年了,一直都没有回来。”

年汀兰不知为何,想起了那处密室里的白骨,会不会,那些人便是……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