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19章 计往后

作者:看人间
2021-03-20 09:01

第119章 计往后


杏林斋的人,最是有效率,年汀兰前脚被他们救下,不出一日,墨卿桑便带着墨邪青鱼,浩浩荡荡一群人出现在了小庙村。

年汀兰浑身脏污,索性青鱼带了换洗的衣物过来,墨邪张罗着命人烧了热水,青鱼手脚麻利的伺候年汀兰沐浴更衣。

救了年汀兰的小女孩,名唤小茹,连带还有她的阿爷阿奶,已经两个弟弟,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看着突然跑来的许多人,众人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年汀兰站在门口,看着远处天际微亮,这一日,她就这样呆愣在一旁,感受着这村庄里的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庄子里大多是老幼病残,几乎没有一个壮年人。就像是小茹说的那样,许多人,年轻力壮的,不论男女,大多出去做事了。

|“墨先生,小茹说,她爹娘已经许久没有回来过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墨卿桑站在年汀兰身边,看着她头发凌乱,衣裳沾污,就是脸上也还有未净的污渍。

她是年府千金,向来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消失近两日,她能够这样完好的站在墨卿桑面前,已经算是幸事。

若不是那笔挺的身姿,以及姣好的容貌,此时的年汀兰当真不会让人觉得,她是那侯府嫡女。

“汀兰,咱们洗漱之后,便南下吧,至于那个人,我会派人去寻!”

“不必了!”年汀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口绝了墨卿桑的话。

墨卿桑目露疑光,“你找到他了?人在哪里?”

年汀兰置若罔闻,只看着小茹的小弟弟张奎,在一旁睁着大眼睛,一双小手羡慕的伸出来,想要摸一摸跟着来的侍卫腰上的佩剑。

“你看那个小朋友,是小茹的弟弟,小茹说她爹娘已经十一年都没有回来了,但是五年前,有人给他们送了个小男孩来,说是她爹娘生的老三。”年汀兰并没有回答墨卿桑的话,反倒是说着墨卿桑并未放在心上的东西。

墨卿桑知道是这家人救了年汀兰,早就命人送了布帛粮油来,当然还少不了诸多金银一类。

年汀兰情绪有些奇怪,墨卿桑却也不逼她,她愿意说便说,若是不愿意,那他就慢慢查……

青鱼有些担心,“小姐,这两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摇摇头,微微叹口气,事已至此,已经发生的事,她该怎么说?那样的玄渊,那样的亲事,一腔真心错付,她还能如何?

“没有,你待会去问问小茹和她的两个弟弟,愿不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走,我看他们已经长大了,只怕也是难逃厄运。”年汀兰在心里估量,这小庙村的人,会不会便是那些白骨?

青鱼点点头,“小茹那个丫头不愿意走,说是她阿爷阿奶年纪大了,弟弟还小,她需要留在家里照顾,到是她的大弟弟,杜康,愿意跟着咱们一起走,想去京都寻一寻他爹娘。”

“杜康多大了?”

“十五了,和文松差不多大的年纪,只是人看着比文松小些。”

年汀兰略微一想,“杜康爹娘的事,只怕是凶多吉少,你将他带在身边,随时调教。”

“小姐的意思是,咱们留着用?”青鱼还未带过人,只不知道这个人可是个好调教的?

年汀兰很肯定,“咱们文有明杰院里的人员输出,这武,身边不能没有人,我这身子骨,总不能时时刻刻都要你跟着。回去后,你选些人,由你亲自调教,就是不能及你十全十,有你五六分,那我出门,也要安全得多。”

经过玄渊之事,年汀兰忽然觉得,既然要在这些纷繁复杂的场合里游走,那她身边便不能少了护佑之人。青鱼将年汀兰看了又看,不知道她是觉得自己护佑不周,还是此次失踪,遇着了险象重生的事儿,以前的年汀兰,从未想过要自己调教武人。

“小姐,墨先生说过,杏林斋里的人,小姐可以随意调遣,若是小姐确实有需要,大可用一用那里面的。”青鱼毕竟是杏林斋里出来的,最是了解,那里头培养出来的人,少有可及。

年汀兰面无表情,青鱼已经收了梳,将她的一应东西,收拾齐全。

“终究不是自己手上的,你是觉得自己做不下来?”

青鱼性子好强,被小姐这样一问,连忙否决,“不,我既是杏林斋出来的,该知道的训练法子,我是每一个都经历过的,要训练不亚于杏林斋的人,那是定然没有问题,只是,这人和场地,还有装备……”

“担心银钱?”年汀兰看着青鱼,她说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这言下之意,便是如此了。

青鱼点点头,“最近容花糕坊虽然生意尚可,但是小姐手里的银钱终究得来辛苦,若是能省的,咱们还是省着些。”

年汀兰的手反复摩挲,糕坊的生意算是一处重要的来源,但是私下,她还买了不少的田地,许多产业,也跟着墨卿桑略有投入,有亏有赚,但是因为杏林斋的行事缜密,年汀兰大多时候都赚得多些。

“这钱你不用担心,若是需要,只管说一声,我想要的人,你都需得给我训练好了,以备不时之需。”

年汀兰已经做好了打算,玄渊每隔五年便要吸血一次,着实不是父兄应该辅佐的对象,他若是登基为帝,只怕这天下都会成为他的血库。

只是,父兄那里,她又该如何劝说?

年汀兰一心都是玄渊换血的事儿,独独忘了,玄渊说过,他的身后还有人!年汀兰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因为想要阻止玄渊为帝而蓄意培养的人,最后会成为推着玄渊登上帝位,最要紧的人手。

年汀兰收拾妥当,一行人准备走了,杜康与他的家人们好一番依依惜别。

“孩子,你跟着去了京都,定要好生打探一番你爹娘的消息,这么些年,只见银钱,不见人,阿爷这心里,终究不安。”

“是啊孩子,若是见着他们,便告诉他们一声,阿爷阿奶的年纪大了,这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着实干不下来了,就等着他们回来了。”

两个老人家都拉着杜康手,千叮万嘱,好是不舍。

忽然想起她之前在墨卿桑那里借的人,想着杏林斋的规矩,这人死了,她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她之前支付出去的银钱,也会如数退回,也不知那些人,可还有亲人?

年汀兰心里很是愧疚,明明知道,自己若是告诉墨卿桑,如果他找去了,说不准,那些人,还能有一线生机。

可是玄渊,只怕是命悬一线!年汀兰终究还是放不下,不忍心他当真没了性命,下意识地催眠自己,哪怕是墨卿桑此时带人闯进去,那几个人只怕也早就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暂且稳住玄渊,这样也好给大家留下余地。

“墨先生,你给我的那四个人,可还有家人?”

年汀兰忽然问到,墨卿桑楞了片刻,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

“若是他们回不来的话,便把那些定金分给他们的家人吧,我再出一百金,到时候也一并给了。”墨卿桑与青鱼都是满脸错愕,一百金?年汀兰从来就不是出手阔绰的人,她的钱,就是一钱一两都是用在刀刃上的。这会子,如何会想到给那些不相干的人,一百金了?

年汀兰一直看着他们惜别,墨卿桑又紧紧看着年汀兰,年汀兰此次失踪,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按着她这话的意思,那几个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小姐,斋主给你的那四个人,是他的死士,轻易是不会出事。”青鱼并没有听出来年汀兰话里的意思,只觉得她情绪不对,想着好生安慰一番。

年汀兰并未说话,青鱼接着道,“那些人从小便跟着斋主,无父无母,所以小姐所说的给金一事,也无从说起。”

年汀兰心里更是压抑,本想着多给些钱财,缓解自己心里那一两分愧疚,奈何……

“如此,那些定金便由墨先生处置吧,不必再退回来了。”

年汀兰幽幽说了这么一句,墨卿桑看着反常的她,默默给身边的墨邪吩咐了两句话,与此同时,杜康已经与阿爷阿奶说好,站到了他们跟前。

临走前,年汀兰命青鱼置办了许多的衣物家具一类,顺便命人请了工匠,将他们的房屋略微修葺,若是给钱,这家老人,傻等着儿子媳妇回来修建新房,只怕是再也等不到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做点实际的,也免得苦了孩子吧。

“小茹!”年汀兰将孩子叫到自己身边,将伸手的一块佩玉交到小茹手上,“这东西你拿着,若是遇着难事,便想办法寻到有杏叶标识的店子,请他们将你带往京都年府,拿着这块玉佩,便会有人相信你。”

年汀兰已经能够料到小茹的命运,她一直待在这个村子里,只怕,她爹娘的命运,便是她的命运,年汀兰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几年,可以解决掉玄渊,但是她必须得要给这个救命恩人一线生机,只要她来年府,便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