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昭玉含华,自天钟秀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20 20:00

120章 昭玉含华,自天钟秀


第二天巳时刚过,花萼楼前已人山人海。

毕竟万寿佳节,宫人也都得了恩准,可以到楼前围观文武比斗,于是从高楼前道御花园大片空地,都热闹得似元夕街头般,各国使者各色装扮夹杂其中,颇为惹眼。

到午时一刻,燕帝身边的大太监昂着尖利嗓门,再次宣读了万寿盛会的目的和今年比试的规矩,接着代表各国应战的男女出场,北燕双姝外,居然除去吐蕃、吐鲁番和两个西南小国各有一个女子,其他都是男人。

尤其那吐蕃和吐鲁番的武士,看着实在雄壮无比,叫众人都不禁为即将打擂的李昭玉,着实捏了把汗。

文武两科比试顺序,由燕帝凌祁提前抓阄决定,结果先出的是武科,这第一项是射箭,第二项便是擂台比武。

《魏宗室常山王遵传》曾记载了北魏孝武帝,在洛阳华林园举行了一次射箭比赛,即把容两升的酒杯悬于百步之外,让人先后竞射,射中者可得此杯。后世宫廷对此多有模仿,但北燕万寿节花萼楼盛会,还是按照军中比箭的方法,立靶于百步之外,每人三箭射出,中红心多者为胜。

结果自然明显,李昭玉三发三中拔得头筹,但吐鲁番和南陈代表也相差无几,遂此项三人并列第一。

接着就到擂台比武,按规矩是八国武士通过抽签第一轮比试,胜者抽签进行第二轮,再获胜者最后分出输赢。

此项各国代表中,只有李昭玉一个女子。然待第一轮淘汰了澉浦只和朝鲜三个畏畏缩缩的小国后,轮到李昭玉对战东璃岛武士时,那黑衣束身的女统领却露出极不耐烦模样,忽将手中名字牌丢开,向身前四人道:

“不如你们一起上吧,若赢了,算你们都赢。”

众人一怔,随即见清冷少女,似又露出昨夜明德殿中,那种倨傲却又高贵,蔑视里又带着几分真诚的模样来。

“你——”吐蕃武士一马当先怒不可遏,胡子一吹道,“你这女人竟敢小瞧我们?”

李昭玉淡淡一笑:“这是为了你们节省时间。总之最后不管是谁,都会落败。”

“好大的口气!”吐鲁番武士冷笑道,“你是不知道爷爷这战刀杀过多少人吧,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敢口出狂言。”

李昭玉容色清冷,并未理会。

三人一时僵持不下,南陈武士便看向了自己的太子,后者沉吟片刻,道:“李大人,擂台比武向来是一对一,再说他们都是男儿,怎能合力欺负一个女子?”

李昭玉看了他一眼,道:“太子殿下有去过战场么?”

穆洛风微微一怔,随即摇头:“不曾。”

“本统领去过。”李昭玉笑道,“战场四面为敌,故而早已习惯。再说,凭这几人,若单打擂台,才是欺辱。”

堂堂四国武士,堂堂七尺男子,若跟她单打,算她欺负弱小,有辱声名。

这般大的口气,再次叫众人都是一。半晌之后,往楼上传报情况的太监回来,说既然统领大人坚持,皇上也准许了这般比试,人们抬眸看向高高花萼楼上燕帝凌祁,便见帝王眼含笑意,对擂台旁的人点了点头。

那一刻,贺南风只觉,凌祁跟前尘,竟也有些不同了。大抵是今时文臣武将的有力,以及昨日筵席的成功反击,叫这心怀壮志却垂垂老矣的皇帝,也再次迸发了几分大气与智慧。

前尘亦有这样胸有成竹,不可一世的李昭玉,却未得多少机会展现。而今是时博文广知,辩解连环的贺南风,则根本不曾出现过。原来变化的不止她、贺家,还有李昭玉、凌释同王守明,原来随着重回之后的一举一动,整个北燕上下,都有改变。

尔后,擂台四打一的局面开启。

吐鲁番武士所用,是一种火国特有的战刀。刀柄短,但刀锋极长且极锋利,背面四五环扣,随着他举起战刀的有力动作,发出铿锵声响。

吐蕃武士所用,是一把银柄的刀剑。刀剑可刺可砍,剑刃上明暗相间的线条遍布,似流水蜿蜒,据说是因为铸剑师将较软硬两种铁嵌套而成的缘故,使得刀剑更加坚硬和锋利。

南陈武士形貌便要文秀许多,看着不过二十余岁年纪,所用的是一杆白蜡长柄梅花枪。枪身一看便是混铁精钢打造而成,长过六尺,枪头为银鎏虎头形,虎口吞刃,为白金铸就,锋锐无比。

东璃岛国武士五官年少,头上却留着少见的银杏髻,脚下木履在上台时发出啪嗒轻响,似乎因为四打一的局面,感觉自己受到羞辱,神情十分不快。他的武器则是一柄类似华夏南北朝时期的太刀,前窄后宽,刀形优美,但刀锋刚健。

此四者四般兵刃,已叫围观之人觉得寒风阵阵,随即,便都看向了一身黑衣的李昭玉。

统领大人清冷的目光从四人身上淡淡瞟过,随即抬手,一个禁军打扮的手下,便恭恭敬敬奉上她的兵器来。

李昭玉接过,拔下剑鞘,在手中一个轻盈回腕,那闪烁着潜龙之气的利剑便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其中有识货的,不由愕然一怔,随即大声惊呼道:

“这是七星龙渊剑!”

“这把剑,居然在李家小姐手里!”

……

随着似此起彼伏的惊呼,那四国武士便也看了过来,然后当宝剑入目的一刹那,便也不禁一愣,微微蹙眉。

擂台之上,李昭玉神色淡淡,似根本没有听见旁人如何惊讶。擂台之下,南陈小皇子却兴致勃勃地向众人讲起了七星龙渊剑的来历,言语中炫耀之意,对北燕女统领佩剑的与有荣焉,叫人一时间分不清,他到底是哪国皇子。

不久,比武开始。

从前人们只知金吾将军之女自幼习武,十余岁便随父兄亲上战场,后来只身北上,用将近一年寻找兄长下落。但极少有人,能亲眼见到李昭玉对敌的模样。

自来形容女子习武有个词,叫做花拳绣腿,便是因为女子即便招式到位,但毕竟天生柔弱,力道就会差上许多。看起来身形灵活、招招轻盈,其实实打实的力度并不够,故而常如绣花一般,对人隔靴搔痒。

但不消片刻,众人便都看出,李昭玉是不一样的。

吐蕃武士雄壮,力拔千钧,却灵活不够;吐鲁番武士刚劲,招招狠厉,却应变不足;陈国武士矫健,挥洒自如,却决心不定;东璃岛武士含怒,叱咤勇猛,却理智不存。

唯有一对四的李昭玉,修长身形矫捷而轻盈,一招一式准确而专注,面对四人夹攻,四种兵器的袭击,神色平静,半点惊慌或迟疑都不曾出现。而她的力道,更是强悍到众人见所未见,在吐蕃武士蓄力一砍却被少女举剑格挡,未移半步便生生挡在半空时,擂台四周便不由一片惊诧之声。

这要多么强大的臂力,多么稳健的身手,才能承受得住这重重一击。不仅四周观者,连台上几人也都是蓦然一怔,望着黑衣少女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

不远处廊上端坐的贺南风,闻得身旁有人说话,侧头见对方竟是长公主盛元。

“李大人真是天生习武奇才,”公主身份极高,却衣着收敛,年过三十却美如破瓜,只眼底眉梢特有的平和与安宁感,显出不符容貌的稳重。待贺南风转过脸来,便又对她笑了笑,极其和善道,“北燕双姝,旷古难遇。”

贺南风微微诧异。一是长公主身份,应当在花萼楼上观礼的,却不知何时坐到自己身旁,似刻意有心交谈一般;第二便是,在此之前哪怕多番宴会、游园照面,盛元公主都不曾纡尊降贵,跟任何命妇小姐闲话,更别说这般夸赞了。

倒不是公主自恃身份高贵,对旁人不屑一顾,而是公主身份虽高,却又颇为特殊。

之前说过,在宋皇后之前,最早的皇后姓胡。燕国一向忌讳外戚干政,胡皇后便因为母族功高名盛,父亲又官居宰相,竟被皇帝以谋反罪名,诛了九族。而此后北燕宰相一职,也就此作废,改为了六部直接受皇帝统管。

而盛元公主,便是那胡皇后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也因为是女儿,当时又在襁褓之中,故得苟活下来。后来太后可怜,教养在自己身边,长大之后,嫁给了一个当时看来,算德才兼备的翰林学士。

盛元性子温和端庄,又进退有礼,颇得太后欢心,加上或许景帝对胡皇后之事也有几分愧疚,便在公主产子后为其加封了长公主。但身份虽高,却不过虚名罢了,很快太后一过世,宫里宫外便再无人正眼看她。

也就是说,公主本是反臣之后,当初胡皇后在位时,又对身为贵妃的宋氏多有欺压,故公主多年活得小心拘谨,自然洁身为要,不会到处结交命妇贵女,引起宋皇后其他公主猜忌。

贺南风淡淡一笑,回答:“长公主谬赞,南风替昭玉姐姐多谢了。”

盛元也笑了笑,示意她不必拘谨,随即又看向擂台之上矫健如黑龙翻腾、飓风侵袭的女子身影,缓缓道:“本公主在你二者之前,从未想过有一日,真有女子能为天下人之先。”

贺南风不由一怔,莫名想起当初寒回京时,自己在马车上对段静说的话。

“古时候久雨无日,世人都道有女子将兴,所以阴盛阳衰。”

久雨也沉淀,过两年时光了。

她心头微动,似察觉什么一般看向对方,盛元公主却是浅浅一笑后,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