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心有七窍张良计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22 20:00

第122章 心有七窍张良计


贺南风看着温婉和气,行事也不似另一姝那般张扬,故而并未如打擂一般口出狂言,要以一对七。

然她一介文候之女,在沙盘前指挥若定的模样,还是叫众人多多少少都吃了一惊。随即便见那端庄大方,举止柔美的贺三小姐,于谈笑之间便将吐鲁番女官困于城池,剿灭殆尽,心中的惊讶就越发不止了些。

沙盘与对手抽定后,双方会先根据地形攻守,挑选一主一副两类兵种,在同样数量不同侧重之下排兵布阵,最后赢下城池的便是胜者。

第一轮吐鲁番女官成竹在胸,来得气势庞大、寸土不让,未防守城的贺南风坚壁清野几番拉扯,耗得对方人困马乏弹尽粮绝,又不愿丢弃所得阵地退守百里,结果被合围包之,输得捶胸长叹,多有不甘。

吐鲁番原本来势汹汹,不想第一轮就败北,瞬间传为夜郎自大的笑话,叫阿速儿小王气红了胖脸。

战况传上花萼楼时,王守明看着身旁震惊之余又颇为骄傲的贺佟,笑着摇了摇头,假作不知道:“原来令爱还会兵法。”

贺佟其实的确只晓得女儿什么书都读,史书、兵书、杂谈等等,为此还受过老夫人不少训斥。未料她而今琴棋书画之外,竟然对行军布阵也有心得,又不愿折下面子,遂顿了顿回答:“南风琴棋书画皆通,自然不算难。”

琴棋书画四者对习练兵法却又裨益,尤其里头下棋一项,与行兵布阵颇为近似。但实际应用起来,时机、格局、变化却都有很多区别,故多数文人各般才学再好,也不能带兵。因为文武从胸怀志气便大有不同的。

如贺南风这般,出身文候之家,尚习琴棋书画,出落得温婉大方、知书达礼,却又能谈笑之间,对行兵布阵运筹帷幄的贵女,确实罕见。

王守明淡淡一笑,道:“其实此局之中,令爱最厉害的不是兵法。”

贺佟对领兵向来不通,闻言不解:“那是什么?”

王守明看向楼下紫衣少女,缓缓道:“是对人心的揣摩。”

“人心的揣摩?”

王守明点头:“比试之前,令爱不言不语,看似以为临场生惧,实则却在观察对手举止形容,揣测其性格、行事。她看出火国女官虽熟悉兵法,却性子浮躁,耐心不够,便先以谈笑轻慢,和多番固守激怒对方。同时少量放出土地城池,吸引对方继续攻伐,却又久攻不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到其疲乏之际,再迅速以骑兵突击合围,故而出奇制胜。”

贺佟一怔,他只知女儿用了以逸待劳、请君入瓮之计获胜,并不知在最终布兵之前,已做过恁多准备,也不禁满脸诧异,再次向贺南风望去。

少女身姿窈窕,笑容温善,此刻正抽了第二轮的名签,向东璃对手微微施礼,便开始选择兵种。贺佟仔细打量,这才确信她果然随时随地,都在不可查觉之处观察着对方,从打扮每一个细节,到细微的每一个表情动作,再到对周遭人事的每一次反应,半分不露。

随后见她淡淡一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尔后又抬眸,向那东璃代表说了句话。遂心头一动,差小太监去打听女儿方才那句话是什么。

小太监动作迅速,不消片刻回来复命,道贺三小姐说,东岛虽小,但水兵优良,东人也极擅水上做战,她今日讨教了。


贺佟正微微思索,就听身旁王守明问道:“他们对抗,是哪幅地图?”

小太监回答:“是‘赤壁决’。”

此图为复原三国赤壁之战地形基础上,工匠对水陆各处都有丰富和改动,但主要还是以长江水战为主。

贺佟想了想,对王守明道:“她这是轻敌之策?”

既已知贺南风战前揣摩和引导对手,贺佟举一反三,便猜测这句比试前的夸赞,是为了叫东璃人自恃多年水战经验,难免轻敌。

王守明却摇了摇头,一笑道:“非也。东人擅长水战不假,历来大败于华夏的时间也不少。就如唐高宗时,大将刘仁轨便领兵鏖战于白村江,大破当时的倭国水军。所以他岂会因为一句夸赞,便得意忘形,轻视对手?”

贺佟不解:“那是为何?”

王守明沉吟片刻,道:“她是为了,迷惑对方。”

“迷惑对方?”

王守明点头:“‘赤壁决’本就沿长江而成,水上争夺至关重要。她又在比试前特意强调了东人擅水战之事,说明她对东国水兵有过了解同研究。故对方必定越发重视水面的布局和应对。却不想,正中了令爱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之计。本官敢肯定,最后一定是由陆路奇袭,一锤定音。”

这哪是水陆兵战,分明早在两军主将照面时,就从心战上分出了高低来。

贺佟恍然大悟,随即在为女儿惊叹的同时,也再次深刻感知这位同僚的文武兼备。比试才刚开始,他便已经看穿前后,知晓结局。

难怪女儿常对自己讲,朝中行事可多与尚书大人商讨,还力劝兄长进到兵部任职。诗词歌赋之外,王守明的文武之才,确实是他所不能及的。

不久后,楼下果然分出胜负,而过程结局,也果然与王守明所言一模一样。

《孙子兵法》道:“兵者,诡道也。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

一切筹募布局,无不因时、因势、因形、因地作出分合变化,而贺南风或许其他比不了沙场悍将,此中察觉细微、因人而异,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术,却是许多大丈夫所缺失的。也就难怪她当初能在平定山贼时,给王守明那样三个看似着眼小处,却事关重大的锦囊妙计。

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兵部尚书一般看得那样清楚。故上上下下见最后与南陈太子沙盘相争的,竟是文候之女贺南风时,无不讶然。

而这对于穆洛风,则更属意料之外。

八国参与比试的人员早有告知,南陈太子既然认为比武打擂有伤风雅,故岁自己允文允武,还是叫了陈国武士代替。但此后从兵法比试到接下来的文科众项,殿下都将亲展风采。

世人皆知北燕双姝一文一武,却不想李昭玉打完擂台,居然换了贺南风来比试兵法,而且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最后对决。

叫他此刻面对着笑意吟吟的紫衣少女,再望向不远处气定神闲的李昭玉,和她身旁笑得谄媚的弟弟穆洛宸,不禁怀疑贺南风此番,是明知最后将与自己相对,而为了避免他同李昭玉的多余接触,才代替对方比试兵法。

虽不知她为何要这样做,还是难免蹙了蹙眉,一向温润如玉的五官,便带着几分冷淡,向贺南风似笑非笑道:“三小姐张良巧计,本太子自感弗如。”

这是借夸兵法精妙,讽刺她苦心孤诣,要成全李昭玉同穆洛宸。贺南风听出,面上无半分在意,笑了笑道:“太子殿下勿要自谦,不过时也命也,南风侥幸罢了。”

时也命也,是暗指他与李昭玉本就无缘无分,她不过偶然插手么?

穆洛风神情一顿,越发冷了些:“那就沙盘上见输赢吧。”

贺南风含笑应答,心里却不禁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两个皇子,是确实都真心喜欢李昭玉的,哪怕方才见识了对方凶悍武艺后,一个只想着拉她平定百越,另一个明明心中惊骇,却回过神来,依旧不肯舍弃。

可见缘分一事,着实奇妙。要么不来,要来就一齐来了两个。

第三轮比试,比前两回进行得更加胶着。

穆洛风形貌昳丽,风度翩翩,又那般身份高贵,故一举一动都叫不少北燕贵女为之痴迷。且作为皇室子弟,弟弟穆洛宸就不说了,哪怕跟北燕皇子比较,他也算极有真才实学。

于是人们便见那一向浅笑吟吟的贺家三小姐,居然不知何时微微蹙起眉头,一看便是陷入苦思。连李昭玉都不禁站起身来,望着沙盘旁的两人,隐约有几分担忧。

之前庆元宫主在背后,会一半不屑一半讽刺地,称呼贺南风为笑面虎。李昭玉觉得好笑,又不禁认同,因为那丫头确实无论何时一张笑面,里头却有万千算计,旁人根本无法看见。

这时笑面虎居然失了笑容,可见沙盘之上,战事激烈。

沙盘演兵,对抗双方不会直接见证战况,而是由专门传话和布兵的太监完成沙盘演练,直到最后由判官定出胜负。

这时山水磅礴之间,数座城池挺立。贺南风听闻她的三路兵马,于下野河道处被敌方伏击,损兵折将,而毫无还手之力,眉头便也凝得更紧蹙了些。

她迟疑片刻,向布兵的太监道:“撤。”

但陈军哪里容与她的兵马逃走,迅速策马渡河追击。不妨刚到半途,忽见那原本水落石出的河流忽然汹涌而至,将士兵尽数淹没,就在此时,贺南风的兵马回杀,将勉强渡河的少数陈军也尽数消灭……

当然真实的情形,是沙盘之上原本干涸的水银道忽然重新流出,将穆洛风渡河大军全部浸染,被主事判为淹没,剩余十中之一,也判定被贺南风兵马剿灭。

南陈太子穆洛风,负。

贺南风在对手和众人无比诧异的目光中,缓缓站起身来,向穆洛风浅浅一笑,道:“太子殿下难道不曾读过,《史记·淮阴侯列传》么?”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