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一心多用 双手平七国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3-23 20:00

第123章 一心多用 双手平七国


穆洛风先前讽刺时,将她比作张良。却不防对方取胜的计谋确实来自汉初,但不是张良,而是韩信。

多亏了沙盘能够流动水银,模仿河流湖海。甚至到而今,为了实际还原水战,还有与真实对照的大致深浅比例。故两军渡河前,都会有报信道,可渡与否,步行还是乘舟。

很明显,穆洛风的兵马因为水浅选择策马追击,却不防洪水突来,全军覆没。

《史记·淮阴侯列传》有载,楚汉交战时,韩信与楚将龙且隔潍水而阵,“韩信夜令人以万馀囊盛沙,壅水上流,然后引军半渡,进击龙且。既战,佯败退走。且追信渡水,信使人决壅囊,水大至,龙且军大半不得渡,信乘机击杀且,大破楚军。”

意为淮阴侯韩信与项羽将领龙且隔潍水布兵作战,韩信趁夜用沙袋将潍水上游堵住,对战时假装落败溃逃,引龙且乘胜追击,追到一半时放水下来,淹死敌军无数,再带兵回头追杀,大破楚军。

此战,被称为囊沙之计,虽不比牧野、长平、赤壁之战等有名,但已足见韩信筹谋全备,国士无双。

沙盘演兵既力求切合实际,且河流湖海皆在战图之中,穆洛风自己未曾多余留心,也算他思虑不全,怪不得贺贺南风出阴损。

这局比试无关揣测人心,不曾言语引导,纯碎是靠她于战图的精巧研读和细微把握,在前期铺垫性地多加试探与迷惑后,基本原封不动用了历史上最为经典的一次谋略,将南陈太子打败。

穆洛风良久才回过神来,再无多话,凝眉向对方认输。

到这里,花萼楼前的武科比试也就结束,北燕双姝以倾轧众国使者的优势,大获全胜。

眼下已是申时三刻,太监婢女们将楼上楼下瓜果糕点、闲食肉脯和酒茶汤水都做了补充更换,诸位皇室贵胄和命妇贵女们,饿了有饮食,乏了可到暖阁休息,宫人们则开始布置文科比试的琴棋书画场地,到申末时分,一切就绪。

夏日昼长夜短,酉时初还是一片清明天地,抬头便见夕阳靠山,却依旧老骥伏枥光华万千。

一应八张雕花精美的紫檀琴几,案上放了八张做工细致的七弦古琴,七国使者整衣净手后落座,正各自调试琴音。

弹琴向来有“六忌”“七不弹”之说,六忌为为忌大寒、大暑、大风、大雨、迅雷和大雪,七不弹为,闻丧者不弹,奏乐不弹,事兄不弹,不净不弹,衣冠不整不弹,不焚香不弹,不遇知音不弹。

是故从古至今,文人雅士们弹琴极重琴德,极少在琴弦上剑拔弩张争夺输赢的。所以斗琴之事,基本是由各人自觉胜负,点到为止。

参与比试者同弹一首琴曲,过程中如果因他人所扰乱了心志,或耳听八方自叹弗如,便自己收了手静坐,以示认输,直到对手将琴弹完,方起身行礼。

因为比试者众,故由主人燕帝从多首长曲中抽出其一,作为比试曲目。最后太监带来的签子,则是魏晋时嵇康的《广陵散》。

《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来源于聂政刺韩傀曲的典故。史书中有载,魏晋琴家嵇康便以善弹此曲著称,为司马昭所害后,临刑前仍从容不迫,索琴弹奏此曲,并慨然长叹:“《广陵散》于今绝矣!”全曲充溢着一种愤慨不屈的浩然正气,曲中各段又各有不同。

便如时人有评,前四段多平淡深远,缓缓弹去,则如作画时气运笔墨,若不细细审之,或“若操弦不谙斯曲,如入山阴道上,而不能见其美也”;而之后从第五段开始,却“带起拨刺,妙在不疾不离,就入乱后,一收痛快”;最后两段却又归于平静,“轻描淡写,而趣味无穷深远”。

众人等候多时,才见喝完茶的贺家三小姐与禁军女统领携手款款而来,一双温和秀目平静地扫过七国男女使者,向太监笑吟吟道:

“不如公公与大人们讲一声,索性将琴棋书画一手全比了吧,大家也好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去西山围猎呢。”

太监一愣,七国使者也是一愣。琴棋书画虽是一体不假,但哪能同时比出胜负的?

“这,要如何比……”

连李昭玉都不禁微微诧异,侧脸看向对方。

“这个容易,”贺南风一笑,回答,“这七国使者无论男女,可选自己最擅长的一项来比,南风与昭玉姐姐两人同时应对。”

太监不解:“同时应对?”

贺南风点头,转向李昭玉道:“姐姐可还记得,我们春天在庄子弹琴自娱?”

李昭玉微微思忖,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年初春光大好时,贺南风常拉着李昭玉弹琴作画,写诗下棋,美其名曰磨炼对方平和心性,一开始只是两人一人弹琴一人作画,或是对弈半日难分胜负,后来开始花样变换,叫李昭玉同她一左一右,各自单手合弹一张琴,余下另一手则还要下棋,或是作画写诗。

如此一心多用,又高手过招步步惊险,回回看得几个丫头汗毛倒竖,心叹这世上哪来恁般聪慧的两个女子,才能这样惊世骇俗地势均力敌。

《广陵散》整曲弹完,需得半炷香时间。刚好够下一局棋,也够寻常作一幅书画。

李昭玉随即失笑,无奈摇了摇头,道:“那我下棋,你作书画罢。”

“南风也是此意。”

两人各一手弹琴,另一手一下棋、一书画,刚好琴棋书画四者全备,一劳永逸。

大太监听得愕然不已,遂一面吩咐手下同七国使者沟通,一面亲自往花萼楼上向皇帝回报,看此法可否施行。

不想燕帝听闻后非但没有反对,还大笑着另下旨意道:“若双姝任何一项落败,便算燕国输,使者赢。朕将库里的红珊瑚通通搬出,作为赏赐。”

可见其对自己亲封的双姝,十分自信。

那吐鲁番人经历文科惨败后,早没了先前气焰,对此虽是不忿,却也没再多余挑衅。如此本就是展示风采的盛会,既然燕帝都这样说了,众使男男女女只得应承,都憋着心中一股狠劲儿,仔细选择最擅长的一项。

于是最后七人,东璃与澉浦只两使弹琴,陈太子下棋,朝鲜与骠国两使写诗,吐蕃与吐鲁番两使作画。穆洛风落座时,抬眸淡淡瞟了紫衣少女一眼,其中意味难言。

贺南风暗自摇头,太子虽好,但到底拘谨了些。尚不知对李昭玉这般女子而言,因为她对你无所求,所以穆洛宸天真的直率,远比穆洛风装腔作势的礼貌,更加动人。

各自准备完毕,便由太监宣布开始。

李昭玉与贺南风相对而坐,两人一侧是琴几,另一侧则一个是陈国太子和棋局,一个是摆了笔墨纸砚的书案。从花萼楼上看,底下人群中间一几、三人和一案,形成了个微微变形的椭圆。其他使者,则各自在原位写诗作画。

燃香清浅,琴声渐起。

贺南风左手吟猱,右手作画;李昭玉右手勾踢,左手下棋。围观众人都看向了那两个女子,毕竟这般一心多用的比试场合,实属前所未见。

弹琴的双手分在两人身上,一人左手吟猱,一人右手勾踢,左手按、右手散,合而成空弦之音,这不仅要求两人都有极其高超的琴技,更需要相互之间毫无罅隙的默契,才能完成。尤其是《广陵散》这般,转承变化丰富的曲子。

但两人应付自如、配合默契,脸上不见半分犹疑,指间仿佛流水潺潺,顺畅无比。未过多久,澉浦只使者一声刺耳拉响后,收手静坐,先输一城。

而书画两项,前者为开场前抽定主题限定,但不限体裁格律的诗词现作;后者则主题风格自选,任由画师取舍。

今日作诗的主题“大成若缺”,取自《道德经》。老子曾言,“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又说“洼则盈”,故而“大成若缺”。意即充满本就在残缺中,欲要其圆则必有其缺,类于《诗经》所言的“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历来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中,也处处不乏残缺而成的美,如苏东坡“缺月挂疏桐”,可谓韵味无穷。

此项比试,不仅比诗词功力,更要比书法造诣。人们向文候之女看去,但见她如画的眉眼依旧温和,一手弹琴的同时,另一手点墨做画,无丝毫辍笔粘滞的时候。有先前见过在元夕夜,见过对方画鹄题诗的公子小姐,便不由心中暗叹,果如世子宋涟所言,文敬候一家是不给天下文人雅士们半分机会的。

再看向另一头的李昭玉,琴声正到激亢之处,她右手力道似乎也大了不少,然左手在棋盘一收一落,依旧淡然平稳,她若抬头打量对手,便会知那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南陈太子,已渐渐蹙起双眉来,大抵一是棋局厮杀激烈,二也是,对方一介女儿尚且只用一半心思,便叫他僵持不下,必定身负巨大压力……

终于,琴声落下。而人们这才发现,原来那东璃使者也已不知何时收手于袖,到此刻便同澉浦只使者一齐起身,向北燕双姝作礼。

显而易见,这琴之一项,燕国获胜。

太监刚宣布结果,就见花萼楼上皇室大臣们居然也都亲自下来,要看一看各人作品。围观者便更多了些,里里外外昂首探望,四处低声议论。

接着是棋局。李昭玉和穆洛风的棋坪上,黑白双子杀得胶着而凶险,一看便经过好几次大局起落,险胜险负,然最终结局,还是李昭玉的白子经历层层困阻,得捣黄龙,取得了虽不算大,却实打实的胜利。

穆洛风的神色,却仿佛历经风雨之后反而归于了平静,丝毫没有因为输给一个女子而半分羞愧或是不甘。他一身玉衫好似梨花雪白,额间通透宝石映衬着俊美五官,缓缓站起身来,向李昭玉一笑道:

“统领大人棋术非凡,在下输了。”

从开始下棋相对至今,李昭玉这才抬眸看了对方一眼,淡淡一笑道:“昭玉侥幸,太子谬赞了。”

随后,未管穆洛风的注视眼光,再无多话,随旁人一起,都看向了宫人摆出的五幅诗画。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