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31章 得人助

作者:看人间
2021-04-02 09:00

第131章 得人助


“你是何意?”墨卿桑的招数明显慢了下来,尤为擅占卜,这是巫国的巫师一向最为厉害的手段。墨卿桑找了尤为多年,一心要拿尤为的命,但是涉及年汀兰,他也只能停下了攻势。

也正是因为他这一停,给了尤为机会,大笑三声,猛然窜起,迸出老远。

“哈哈哈,墨家小儿,老身好心提醒你,那年家小姐,会死在她挚爱之人的手上,哈哈哈……你就是擒了老身,报了仇,你往后也只是孤家寡人!”

“轰!”

就在尤为洋洋得意,觉得自己逃出了墨卿桑的困势之时,四周猛然以圆圈的形状,射出了无数支带火的箭,箭如雨下,一个个火球,直逼尤为。

“啊!墨家小崽子,你竟半分机会也不留!”尤为如何也未曾想到,墨卿桑除了他自己,除了包围渊王府的那一批人,竟然还有特意为他准备的这么些人,没有给他留下半分余地。

墨卿桑冷面而来,“我是只要你死,不一定必须得死在我的手上!”

尤为被火焰包围,几乎没有冲出重围的机会,“墨卿桑,放我一命,说不定我可以改变你孤独终老的命运,你相信我!”

尤为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他兢兢业业策划多年,为的就是能逃一死,谁知道竟终究是逆不过天命。

墨卿桑紧紧握住手里的折扇,孤独终老的命运?

“你想一想,那个年家小姐,像你喜爱她一样,她也同样的喜爱于你,两情相悦,携手终老,岂不美哉?”

尤为心有不甘,还在句句引诱墨卿桑,就像当初诱惑当今皇上一样。

那个时候的尤为,一朝算出自己将命绝于墨家幼子,费尽心思,希望巫国的国王能够将墨家灭门,尤其是墨家幼崽,谁知道,那巫国皇帝,不但不愿意动弹墨家,更甚者,还起了要废他这个法师的心思。

这种事情,尤为怎么可能会愿意眼睁睁地看着?

自然是另辟蹊径,索性他遇到了当时的汉国太子,玄仲!

玄仲此人年纪轻轻,但是却对长生之术特别有兴趣,尤为自然是抓住此等机会,特意接近玄仲,以长生之法为诱饵,引得他有了兴致。

堂堂汉国太子,只因为尤为说,“这世上,想要以自己的躯体作为长生,暂无术法,但可以血亲的身体为媒介。”

“以血亲为媒介,此话是何意?”

当时的玄仲,年不过二十,处在汉国皇帝身体大衰之时,看着自己的父皇,每每受病痛折磨,痛不欲生,就是坐拥天下,那又如何?他连自己的病痛与寿命都解决不了,每每痛的厉害了,便拿后宫嫔妃与手下御医来发泄,却也是,于事无补。

外出云游,遇见了别有用心,特意接近的尤为,听了他的理论,瞬间便来了兴趣。

尤为那个时候头发还未曾全部花白,偶有灰发,整个人到显得更像是得道高人。

“殿下可知,这子女,可是父母的传承?不仅仅是家业财富,更是身体血液,子女与父母几乎是如出一辙,为父者,若想要获得永生,便只能借助子女的躯体。”

尤为的话极为合理,相比于许多炼药的道士,整日里说什么靠着丹药永生,简直是不知道合乎情理了多少倍,这法子,说到了玄仲的心上。

“法师,这事,可有人成功过?”玄仲极为期待,若是他能够成功获得永生,能够不断的通过得到下一代的身体,从而让自己不再面临死亡,那不是快哉美哉?

玄仲的眼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此事,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借此,将尤为奉为座上宾。

尤为面露得意,“自然是有的!”说完别有深意的看着玄仲,“实不相瞒,老夫便是通过此法,已经活了有近二百余年了。”

这事更是给了玄仲,天大的希望。

“法师高人啊!高人!”玄仲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一心想要永生,便能遇着了尤为。“法师,本殿该如何做?才能与法师一样?”

天大的喜事,降临到玄仲身上,那种激动之貌,委实无法言表。

尤为灰色的眼珠一转,一计上心头。

“不瞒殿下,这获得下一代的身体,咱们还得选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殿下,不过……”

尤为卖了一个关子,特意停顿片刻。

“不过什么?”

“不过巫族女子体质特异,殿下若是能与巫族女子通婚,诞下的孩子,有巫国血统,这样血液最为相融,应该会是最为安全的。”

巫族女子?

玄仲有些犯难了,巫族是个小国,但是巫族里的人,都是不与外界联姻的,就是普通男女成亲,都必得是自己国家的人。

更甚者说,巫族里的女子本就不多,他如何迎娶?

往年里,也有巫族女子外出,与邻近地界的汉国男子成亲的,但最为奇怪的是,但凡是嫁出来的巫国女子,几乎是没有一个人有过孩子,也正是因为此,渐渐地,汉国的男子也大多不会再迎娶巫族的女子了。

“此法,只怕有些犯难啊,莫说我一个汉国皇族,婚事自是有父皇母后做主,就说你们巫族地界极偏,女子从不外嫁,这事儿也是颇为困难的。”玄仲并不好意思说,巫族的女子外嫁不易受孕,毕竟怀孕这回事,有可能是别人女子的问题,但也可能是男子的问题,在此事上,玄仲还不至于敢直言觉得自己“不行”。

闻及此处,尤为哈哈大笑,给玄仲说了一个巫国的秘密。

“殿下不知,我巫国女子体型特殊,受孕之事,除了巫国男子,其他国家的男人,的确有些难以做到。不过,只要咱们这巫国的女子破了身子,怀过孕了,其他男人再来,便容易受孕的多,而且生出来的孩子,体力极为强健,才智格外聪明。”

尤为说的很是得意,这件事,一直是巫国的秘事,除了巫国的巫师一族,几乎无人知晓,巫师们,也不愿意将此事外传。

一要保护本国的血脉,二要防止有人当真不介意二婚,与巫国女子诞下混血之子。毕竟,这巫国大大法师本人,便是这么来的!

虽说这是一个长生之法,但是想着要与身子已经不干净的女子,生下孩子,玄仲还是有些介怀。

“别无他法?”

尤为摇了摇头,“别无他法!”

玄仲考虑了许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往巫国走一趟。

女子可以自己选,但是选中的女子,必须要舍弃,任由她与巫国之人成婚生子之后,玄仲再接回自己身边,这样才能诞下属于自己的孩子。

眼看着玄仲答应了,尤为将他送到了巫国的一处小镇,遇到了浣纱采莲的卫惠安,玄仲一眼就看中了她,模样姣好,身如细柳。

玄仲与卫惠安相遇相识,相知相恋,都显得特别美好,卫惠安弥足深陷,却并不知道玄仲的居心叵测,一腔爱意付出,只希望能嫁了有情郎。

尤为再出现的时候,便是时机成熟了,玄仲需要离开,后面便是尤为一系列行为。

这卫惠安,哪里是尤为随意选的人呢?

巫国小王早在幼年便与卫惠安相识,只是一直没有禀明国王与王后。

知道卫惠安与汉国之人相恋,巫国小王以玄仲是敌国尖细,前来刺探巫国军情的借口,亲自带兵追杀玄仲,最后还是卫惠安主动献身,这才给了玄仲得以脱身的机会。

这一切,都是尤为有心设计,后面的事儿,大多也就按着他的步子来了,巫国小王与玄仲记恨上,玄仲一心寻求永生,借口发动战争,在尤为的帮助下,灭了巫国,夺回卫惠安。

世人都说卫惠安红颜祸水,引得巫族全国尽灭,却不知是上位者别有用心,以此为借口罢了。

尤为逃不出墨卿桑的火圈,他在那里面是越加难受。“墨卿桑,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就算是不想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那你可愿意看到你心爱的你女子日日以泪洗面?”

尤为还想做一做挣扎,墨卿桑是他的命数,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但是他还有玄渊,玄渊会是他的异数,只要他能够再拖延一二,等到玄渊出来,他便能有机会。

“尤为,我不会相信你的!”

墨卿桑话音刚落,便给身边人使了个眼色,一阵风起,火势直接向尤为蔓延。

就在要烧到尤为身上的时候,一大盆清水从侧边泼来,火势有了缺口,自然就给了尤为极好的机会,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尤为一下子,便跳了出来。

墨卿桑愤恨的看向泼水之人,不是玄渊,又是谁!

“太子殿下!放虎归山,你可能承担后果?”眼看着尤为逃远,墨卿桑冷着声对玄渊说,今日一切,都算是白费了。

“墨先生,我还不想死……”玄渊手里紧握着水桶,他听闻皇上被烧,尤为被困,安顿好年汀兰之后,便匆匆赶来,索性,还来得及!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