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宋珮最后的请求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4-05 20:00

第135章 宋珮最后的请求


贺承宇愣住,随即哑然失笑,摇头道:“朱家恁多男儿,怎会由女子管事?南风你在说笑吧。”

但贺南风却没有笑,只无奈看着兄长,半晌,等对方平息下来,才开口道:“为什么不会?”

“为什么会?”

“你别忘了,西北之地可是北魏时期,就出过花木兰替父从军的。”贺南风道。

北魏是华夏历史上少有的蛮夷小族政权,却能维持那般长久和繁荣的,而其中流传于后世最有名的人,便是替父从军对抗柔然侵犯的女将花木兰。当初北魏一开始定都的平城,便离太原不远,她似想借此说明,西北从来有女子行男儿事的风气,且人们也不像中原般少见多怪、小题大做。

虽言之有理,贺承宇还是不信:“你是说朱家小姐扮成花匠,想听听我上门说些什么?”

“不错。”

“我不过是简单拜访罢了,如何值得这样大费周章?”贺承宇笑道,“再说,她若想知道谈话内容,事后问自己哥哥不就行了,干什么非要扮成下人?”

自然是,探听谈话之外,还想见一见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但这话,贺南风不能说。因为总不能告诉兄长,她此前曾派人去西北查探朱家小姐的事,据回来的手下所言,应该是被朱家人察觉了,不知为何十分避讳。毕竟不愧太原本地的大族,兴许顺藤摸瓜知晓了是文敬侯府派的人,所以一到兆京便最先登门求见,肯定也是心存好奇和试探的,可惜只由绾夫人接待,并未见到贺家父子。

后来听说贺承宇前来,朱家如何不会慎重对待,朱嬛又如何不会心生怀疑?是故,才扮作花匠在全程在旁。

一切皆因自家妹妹先打草惊蛇,叫文敬候府引起朱嬛关注。且对方必定不会想到查探自己的人,是个十三岁女儿,便将怀疑和试探都放在了贺家父子身上,尤其是登门拜访的贺承宇。

“大哥你出身名门,又年少有为,早就名扬四方了。”贺南风思量片刻,笑地明媚道,“南风听说那朱家小姐可是才貌双全,聪慧大方,论起来也是婚嫁年纪,只怕这回亲自进京,就是打算选择夫婿的。她听说你登门拜访,自然想亲自见一见。”

便是如此,也侧面证实了,朱嬛若非在朱家举足轻重、说一不二,她哥哥朱敇也不会容忍一个大家小姐这样胡闹。

贺承宇闻言,对前一句话明显十分受用,却又在听完之后,略微蹙了蹙眉:“你是说,朱家有意将女儿嫁给我?”

朱家和朱嬛这时,未必有那个意思。但贺南风话已至此,只能顺着说下去。

“有可能,”她道,“朱家虽不算皇室贵胄,但也颇得朝廷看重,朱小姐又美丽聪慧,南风瞧着,倒也算良配,大哥不妨——。”

“胡说。”她话未讲完,便被贺承宇打断道,“什么良配不良配的,你一个女儿家,随口就是这些话,传出去成何体统?”

大公子极少对小姐红脸,而今这番呵斥,便将疏影阁几个丫鬟都吓了大跳。红笺尺素想要劝慰,却又不敢上前,便转眼看向一旁的贺南风,似示意对方能赶紧说几句软话。

贺南风却也是微愣之后,便蹙了蹙眉,沉寂片刻,向兄长道:“大哥心头想的,不是什么良配,而是宋珮吧。”

贺承宇一怔,愕然看着妹妹。

“我是真不明白,从前昭玉姐姐说大哥在宋珮之事上,实在不可理喻,明明是自己遭了背叛摈弃,反而为维护对方的名声跟人打架,尤其叫她迷惑。南风那时还觉大哥是用情深切,慢慢就会改变的。”贺南风一声轻笑,回身坐下,继续道,“可这都一年多了,大哥难道还没有想通么?”

贺承宇眉头紧锁,不知是因为背叛摈弃的话,还是想起往事,眼中隐有怒意,又碍于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无法表露,沉默半晌,才抬头道:“我的事,不用你当妹妹的管。”

“我也不想管。”贺南风回答,“可长幼有序,当初大姐先行成亲,已叫侯府受朝野诟病。若是旁人也就算了,大哥你因为那么一个女子,迟迟不愿另择良配。南风和二姐,可是都要嫁人的。”

真实缘由自然不是这样,前尘贺承宇一直未娶,贺家其他人还不是风言风语里该嫁就嫁了。但她只有这般说,才能叫对方相信。总不能告诉兄长,自己早知宋珮非宜,而这朱嬛小姐,却是你命定的伴侣,你不可再买椟还珠、本末倒置了。

贺承宇一愣,似不曾想到竟是这个缘由,又似随即意识到,这确实是他给妹妹带来的问题。自来长幼有序,他作为长兄若一直不成亲,下头弟弟妹妹难道也一直拖着么?尤其南风,是已跟凌释定情了的。

青衫公子默然许久,脸上仿佛愧疚,又仿佛无奈,最后叹了口气,道:“是大哥,拖累了你们。”

贺南风未答。

“南风,”贺承宇看向妹妹,缓缓道,“阿珮她,也是可怜人。”

明明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贺南风不知宋珮哪里可怜了,但还是忍住没有反驳。

“上个月,她的丫鬟找到我——”

“她还有脸找你!”贺南风不禁高声道,随即又见兄长神色不好,便强自住了口,只放低声音问道,“她找你干什么,想回头么?”

贺承宇摇了摇头,回答:“不是,她只是跟我道歉,说一直应该跟我说一句对不起的,可惜没有机会。”

猫哭耗子假惺惺,当初叫贺承宇沦为北燕笑话时,她可还一心梦想嫁进卫王府,半分不觉有愧。贺南风腹诽,微微撇了撇嘴,断定宋珮此举必有所求。

果然,就听贺承宇顿了顿,似有些迟疑,但还是继续道:“阿佩她,她不知从何处听说,卫王爷对你情有独钟,她想让我跟你说说,看在往昔情面上,能不能叫卫王爷娶她进门……”

贺南风震惊了。

身后几个丫鬟,也震惊了。

谁也不会想到,那看着端庄清高,内里无知轻浮的宋家小姐,临了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居然还敢对贺南风提出这种要求!

她是怎么想的,怎么敢开的口,而贺承宇居然认为有可能接受吗?

贺南风凝眉,只觉忍无可忍,还是尽量语气平和,道:“首先,卫王爷没有对我情有独钟。其次,卫王爷娶妻纳妾,和她宋珮嫁不嫁人,都跟我没有关系。”

她语气淡淡,却明显没有丝毫商量余地。贺承宇便沉吟片刻,道:“阿佩说,卫王爷自她以后,就没有再新交旁人。她从前一直以为,是因为对她还有留恋不舍,后头才知,王爷是喜欢上你了。”

宋珮的父亲宋安国是太傅,而今还在教导皇子皇孙修习功课,必定是从宫中听到了什么。

贺南风神色厌弃:“大哥难道不知卫王是什么样的人,这些话也信。”

贺承宇的确清楚凌夙为人,但看他什么,这些话也不是空口虚言。

“不止公主皇子们这样说,阿佩的母亲,曾经不住她苦苦哀求,私下带她见过卫王。”他叹了口气,继续道,“是卫王亲口告诉她的。”

贺南风戏谑道:“告诉她,他钟情于我?”

“卫王告诉阿佩,若他将来会娶妻,也只会娶贺家三小姐一人。从前再多,都是过尽千帆,往日烟云,他顾不了那么些。”

贺南风一怔:“什么时候?”

“就上个月。”

上个月,也就是鹤鸣相见之后。凌夙当时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连贺南风也有几分不解了。

“南风,”贺承宇看着妹妹,眼神中居然带着几分请求般,缓缓道,“阿佩她如今,过得很不好,不嫁给卫王,便没有出路。你就当做件好事,帮一帮她,也算替大哥的从前,做个了结。”

仿佛,宋珮若不得归宿,日日佛堂清修,却又不安清修,伤心垂泪,他便也不得解脱,无法另择良配一般。

贺南风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李昭玉有时候面对自己的感受。

“你就是拖拖拉拉想得太多。”李昭玉经常这样抱怨,觉得她许多时候,都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并总笑侯府一脉貌似专情其实完全不可理喻,贺南风若跟贺承宇再像些,她便要失去耐心了……

从前不觉,此刻面对自己的兄长,才深深明白,有时用情太深,心地太善,确实累赘又愚蠢。

“路是自己走的,大哥。”她顿了顿,抬眸道,“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南风跟卫王并不算熟悉,但依旧可以确信,当初他与宋珮交好时,绝对没有说过会娶她这样的话。宋珮是人,有自己的智慧,能够权衡,她既然选择义无反顾,就该承受这个结果。”

早在三四年前,连皇帝意欲赐婚时,都被凌夙拒绝,宣称自己没有娶妻打算,不愿束缚在家里,还沦为朝野笑谈,连父亲贺佟都叹气,道他是受恒顺公主荼毒太深了。

凌夙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所以那些前仆后继落到卫王爷怀中的女人,要么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会是特例,如此愚蠢;要么是同样不在意名分婚配,跟凌夙一般轻浮浪荡,倒两相得益。

宋珮明显,是自以为是那种。贺南风对她没有好感,也不存丝毫怜悯,更不可能,为了她去请求凌夙。

贺承宇听懂了妹妹的意思,知晓没有转圜余地,咬了咬唇,似做最后努力一般,道:“就算为了大哥,也不行么。”

贺南风神情未改:“不行。”

“你就不担心,会影响我们兄妹情分么?”

贺南风一笑,道:“不至于。但若大哥真因为这样荒唐之事,疏远自己的妹妹。就像宋珮该为她的理智和选择负则,这是南风的选择,南风也能承受选择的结果。”

贺承宇愕然,定定看着他美丽温柔,又博学聪慧的妹妹,良久,没有说出话来。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